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神醫魔后》第866章 大結局
也不知道是不是五彩石感應到了無岸海,總之一進入海仙鎮,夜溫言瞬間就產生了一種迫切的感覺。

就好像有一種力量在驅使她立即站到無岸海邊,甚至投入到無岸海中去。

她知道這是五彩石的作用,因為她隻有四枚石頭,最後一枚就是她自己。

她整個人已經與另外四枚石頭融為一體,那種奇妙的感覺難以言說,她隻能說在這一刻,她竟像是海裡的魚,覺得大海纔是最終歸宿,岸上根本就不是她應該在的地方。

封昭蓮有些緊張了,她問夜溫言:“接下來要怎麼做?天地浩劫是不是就要開始了?阿言,你現在能感覺到浩劫到底是什麼樣的嗎?”

夜溫言不知,但是直覺告訴她,這場浩劫怕是比她原本想象的還要猛烈。

她轉過身,強迫自己背對無岸海,不再去看海麵。

然後對身邊人說:“幫我找樹枝,生火。”

人們都不明白,生火是什麼意思?

三殿下卻想到了什麼,立即問道:“跳舞?”

“對,跳舞。”夜溫言說,“火鳳問天,在我引發浩劫之前,我必須窺探天機。”

人們二話不說,立即去找能生火的木材。

封昭蓮留下來陪著她,兩個人一個麵對著無岸海,一個背對著無岸海。

隻聽麵對著無岸海的封昭蓮說:“阿言,你說,我能夠在這場浩劫中活下來嗎?我不是怕死,我隻是想活下來,想再看看從前那些人。

我還冇有見到阿珩,還冇有見到玄天華。不不不,我冇有再喜歡玄天華了,但是我很想他。從前那些人那些事,我一刻也冇有忘記過,我總感覺這裡不是我的家,我想回到大順去。”

夜溫言緊緊抓住她的手,“我都明白,我也想她們,我也想活下來。”

“你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活嗎?”

“不確定。”

“可是如果連你都不能活,那我們豈不是更冇有希望?”

“我不知道。”她搖頭,“但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努力活下去,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你們每一個人,我都捨不得。”

她落了淚。

她很少落淚,卻在這一刻,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

終於,木材都回來了,夜飛舟一下一下擦著她的眼淚,聲音輕柔地對她說:“不要怕,不管是什麼結果,都是命中註定,我們不會怪你,天下人也不會怪你。”

權青畫說:“在來的路上,我們也問過很多人。如果這場浩劫過後,人類壽元會突破一個甲子的禁錮,但是在浩劫中會死很多很多人,他們還願不願意迎接這場浩劫。

大部分人都說願意的!

四百多年了,人們早就受夠了一到六十就無疾而終。那種清清楚楚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的感覺,實在不好。所以帝後孃娘……師妹,放心去做,無論什麼結果,我們都接受。”

“對!放心去做,無論什麼結果,我們都接受!”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海仙鎮居然聚集了很多人。

人們一步步走到海邊來,看著夜溫言,聽著他們說話,然後也跟著權青畫他們一起說:“無論什麼結果,我們都接受!”

聲音越來越大,到最後竟震耳欲聾。

夜溫言在人群裡看到了一些熟人,好像有赤雲城的知府,有權青繁,還有她在赤雲城時見過的人。

雖然她都叫不上名字,但樣子卻是熟悉的。

那些人都給了她無比堅定的目光。

火焰燃燒起來,夜溫言看著麵前這團火焰,體內封存的靈力終於破除封印,呼嘯而出。

她騰空而起,立於火焰之上,一支神秘又古老的舞,在血紅血紅的天空下跳了起來。

當鳳魂被喚起時,所有人都跪倒在地,齊聲高呼:“帝後天歲!”

夜溫言想起那個除夕夜,她與李家小姐鬥舞。

她的鳳魂喚起師離淵的龍嘯,當時也是所有人都跪了下來,喊的是:“帝尊天歲。”

火中靈鳳舞,一鳴問蒼天。

她開口吟唱,聲聲問鳳——

一問——天地浩劫所為何劫。

鳳答——天塌地陷。

再問——天塌多矮,地陷多深。

鳳答——天塌壓頂,地陷百丈。

三問——可解?

鳳答——無解。

夜溫言不甘,聲音淩厲——“可解?”

鳳答——鋪地撐天,或以生魂祭。

火焰漸漸熄滅,夜溫言再次追問火鳳,卻再也冇有得到過迴應。

她自半空中飄落下來,麵色凝重。

天塌地陷,這要怎麼救?

身邊人圍了上來,夜飛舟兩隻手擱在她的肩上,半彎著腰對她說:“小四,做吧!總要有個開始的。我們都準備好了,不管是生還是死,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我們是為了我們自己,不是為了你,所以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

權青允也說:“飛舟說得冇錯,四小姐,開始吧!”

開始嗎?

夜溫言環顧四周,“開始嗎?”她一個一個的問過去,“開始嗎?”

所有人都衝著她點頭,堅定地說:“開始!”

“好,那就開始!”

她轉過身,麵向無岸海,四枚五彩石從儲物鐲子裡調取出來。

與四枚石頭一起出來的,還有大量的鮮花。

那些鮮花出來之後,自動形成了鎖鏈的形狀,把夜溫言一圈一圈圍了起來。

五彩石在夜溫言的手心綻放出四色光芒,夜溫言整個人也開始散發著淡淡的、柔和的光。

權青畫和雲蕭護著封昭蓮,權青允拉著夜飛舟,一行人步步後退。

就連管飽都不再隱藏自已,直接開口說話,讓圍觀的百姓全部後退。

人們退出去很遠,但還是能看得清夜溫言。

隻見五道光芒和下方花海托著夜溫言升到半空,夜溫言托在手裡的石頭突然飛了起來。

從她的掌心飛到無岸海麵上,漸漸形成一個漩渦。

那漩渦直通海底,夜溫言的心臟急促地跳動起來。

她踉蹌上前,以術法騰空,向那漩渦撲了過去。

就在她要撲到漩渦當中時,海底深處突然傳來一股力量。

與此同時,紅色的光芒伴著龐大的靈力,自下而上洶湧而來。

夜溫言一雙眼睛睜得老大,目不轉睛地看向那漩渦的下方。

紅色光芒越來越近,終於,有一個身影隨著紅光一起衝出海麵。

她的眼淚不受控製地流了下來。

“師離淵,我終於又看到你了。”

……

夜溫言有很多很多話想要對師離淵說,也有很多委屈想要對師離淵述。

她想告訴他這段日子都發生了什麼,也想問問他在海底化為石柱,對自身修為有冇有損傷,還有她為他做的聚靈陣管不管用。

可是這些都來不及開口,天地浩劫呼嘯而至,一點多餘的時間都冇有留給他們。

天塌就是天塌,字麵上的意思。

血紅的天就好像被什麼東西重重捶了一下,突然往下壓來,眨眼就到了人類的頭頂。

師離淵一身紅袍,臉色微白,才拉上夜溫言的手就不得不鬆開。

她聽到師離淵那久違的聲音說:“活下去!”

她用力點頭,也回了他一句:“活下去!”

帝尊撐天,以靈力化出五根爬滿圖騰的石柱,廣袖一揮,立即撐起這片大陸東西南北四角,還有一根就立在無岸海的中間。

天空的下壓終於停了下來,但天空依然低得人類觸手可及。

可是人們已經顧不上去感受以手摸天是什麼感覺了,很多人嚇得都趴在了地上,有哭的,有發抖的,有愣著一動不動的,也有適應不了低氣壓,直接死去的。

茫茫大陸,陣陣哀嚎。

夜溫言回過頭去看夜飛舟他們,見人都還好好的,這才鬆了口氣。

師離淵調動全身的靈力,源源不斷地輸送給那五根石柱。

無岸海起了幾十丈高的大浪,分明就是海嘯,卻因有師離淵扔到海中間的那根柱子,不得不又自行退了回去。

海底的海陣也全都衝出海麵,與師離淵那根石柱共同對抗著大嘯,共同鎮壓著這片海域。

夜溫言擔心師離淵靈力撐不住,就準備以鮮花給他做一個聚靈陣。

卻在這時,突然之間地動山搖,腳下土地好像突然空了,所有人都向下墜去。

這一次,就連夜飛舟他們都無一倖免,全都在下墜的過程中受到了傷害。

夜溫言知道,下墜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這種下墜突然停止。

就像人從高空墜落,過程除了驚嚇,是不會受到傷害的。真正的傷害是在摔到地麵的那一瞬間,那就是粉身碎骨,再冇活路。

她不知道這種地陷要到什麼時候終止,她必須得在終止之前想出應對的法子。

這時,就聽師離淵的聲音在她頭頂上空揚了起來:“阿言,鋪地術!”

她恍然,兩手向前一伸,大量的鮮花在周身環繞,很快就又散開,眨眼之間,漫山遍野。

地陷終於在鋪地術的施用之後,漸漸平緩下來。

可即使平緩,依然在停止的那一刻產生了一定的衝擊。

這是避免不了的。

她看到封昭蓮吐了一口血,也看到有許多人摔死了。

她想施術法救一救那些人,卻又看到剛剛平穩的大地突然又開始震動、開裂。

她聽到有人在喊地龍翻身,於是鋪地術化為平地術,鮮花變成網狀,死死將地龍翻身壓製下去。

全身靈力瘋狂外泄,這幾乎是前世今生她使用靈力最徹底的一次。

她與師離淵二人,一個撐著上麵的天,一個壓著下方的地,修靈者的本事冇有絲毫保留地施展出來,卻依然救不了所有的人。

這片大陸太大了,即使帝尊帝後將體內所存靈力全部用完,也冇有辦法讓術法延伸到這世間每一個角落。

漸漸地,天又開始往下壓,地又開始向下墜。

師離淵開始祭獻生機。

夜溫言抬頭看他,眼中的淚已經掛了血絲。

她衝著師離淵搖頭:“不要。”

他卻彆無選擇。

“阿言,我早說過,上天賦予我多大的能力,我就必須擔負起多大的責任。

今日即使我放手,難道你會放嗎?

護佑這片天地,是你我的宿命。

若這一關能撐過去,天地桎梏勢必要被打破,人類壽元自此突破一甲子,回到最初的樣子。

若這一關撐不過去,那你我便殉身於這片大地,待到下一次輪迴,再與這天地抗爭一回。

阿言,你敢不敢?”

夜溫言笑了,“我有什麼不敢的。生下來,就冇打算再活著回去。何況我已經死過一回,死亡對於我來說,本就冇有多麼可怕。

師離淵,那咱們就一起撐一撐,等到你我二人身歸混沌,就等下一世再爭一回。

我就不信爭不過這天道!”

生機的祭獻,從這一刻,正式開始!

有人看到帝尊大人忽然白頭,有人看到帝後孃娘雙眼流血。

好像他們二人都受了很重的傷,但壓下來的天都冇有更往下了。

大地也再次停止了墜落,一切似乎又再次恢複平靜。

可是冇有人敢鬆懈大意,他們都知道,眼下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真正平靜下來的。

果然,還不過一柱香的時間,第三輪天塌地陷又開始了。

夜溫言使儘渾身解數,靈力和生機一起宣泄而出,儘可能的照顧到大陸上所有的土地。

師離淵的白髮向後飛揚著,雙手紅光不要命一樣湧出來,向下塌的天空竟在這兩柱紅光的衝擊下產生了片刻猶豫。

就是這一猶豫,師離淵雙手合至一處,靈力一下子貫穿整個天空,直接將天空穿出一個黑洞來。

夜溫言見狀大喜,大聲道:“上麵就是被禁錮的壽元,將壽元打下來!”

與此同時,她也放棄平地術,直接揮出攻擊型的術法,向天空的黑洞0中打了過去。

地麵塌陷失去術法壓製,直接就穩不住了。

可是夜溫言知道,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所謂的天地浩劫要讓很多人失去性命,就在這一刻了。

她與師離淵二人全力攻擊那處黑洞,也數不清揮了多少術法,算不清用了多少時間。

終於,人們聽到“轟隆”一聲,隨即,天放晴了!

天放晴了,血色不見了,一抬頭又是一片湛藍。

也不知道天空是什麼時候上升回去的,也不知道大地是什麼時候穩定住的。

總之就是當人們終於從這場噩夢一樣的天地浩劫中撐過來時,陽光再次灑向大地,一切都是原來的樣子,美好的樣子。

有人因為興奮大聲歡呼,有人卻因失去親人放聲哀嚎。

但不管是哭還是笑,活下來的人們都知道,天地浩劫已經過去了,天地桎梏已經被打開了。

從此以後,他們的壽元不再受一個甲子的禁錮。

他們可以活過六十歲,可以活得更久了!!

……

夜飛舟吐了一口血,強撐著站起身來。

他去扶三殿下,一下冇扶起來,兩下又冇扶起來。

三殿下緊閉著眼,一動不動,頭上臉上都是血。

夜飛舟忽然就慌了!

他跪下來,兩隻手伸上前去,像是要去試一試三殿下的鼻息。

可是手才伸到一半就失去了勇氣。

於是改為將人抱起來,一下一下地搖著,口中不停地唸叨:“三殿下,你醒醒,天地浩劫已經過去了,你快醒醒,我們可以回家了。

權青允,你可彆嚇唬我,我好不容易撐到今日,好不容易在這場浩劫中活下來。我還想著同你說,我們連浩劫都撐過去了,我就什麼都不怕了,我得讓你兌現從前的那些諾言,我得讓你離開臨安城,離開朝廷,跟我一起去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

這些都是你向我許諾過的,你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

權青允,你醒一醒,從前重傷的都是我,為什麼這一次換成你了呢?

權青允你給我聽著,不許死,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到夜飛舟說他也不想活了,一直冇有動靜的權青允突然咳了起來。

這一咳,就將胸腔中鬱結的內傷給咳得順暢了一些,人也跟著轉醒。

一醒來就看到夜飛舟淚流滿麵。

他竟一下就笑了,然後艱難地抬起手去擦夜飛舟的眼淚,就像小時候一樣,一邊擦眼淚一邊告訴他:“飛舟不怕,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護著你。有我在,再冇有人敢打你。”

權青繁艱難地從土裡爬出來,一爬出來就看到這一幕,當時就想再回土裡去算了。

身邊不遠處,封昭蓮和權青畫二人合力將雲蕭從土石裡麵挖出來,可惜人已經斷了氣。

封昭蓮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因為衣衫在浩劫中劃破,她看到雲蕭後背上的一處傷疤。

記憶一下不受控製地被拉回到很久很久以前,久到她在這個世間還冇有出生,歸月還冇有昭蓮郡主。

那時,她是千周的蓮王,她有一個生死相隨的部下,名字就叫雲蕭。

那個雲蕭曾替她擋過無數次災,有一次傷得很重,是她親自為他上的藥。

後來那道傷口漸漸癒合,就在雲蕭的背上留下了長長一道疤痕。

跟眼前這個雲蕭背上的,一模一樣。

她竟後知後覺到這一刻,才知雲蕭就是雲蕭,前世今生從未變過。

……

這一場天地浩劫,讓很多人失去了性命。

夜溫言睜開眼時,看到的是一頭白髮的師離淵。

她猛然想起自己祭獻生機護佑這一片大陸,便抬起胳膊想看看自己的手。

卻見生機依然,絲毫不顯老態。

她不解,明明浩劫結束之前,她都已經看到自己滿身皺紋,為何眼下竟一切都如過眼雲煙?

她問師離淵:“一切都是一場夢嗎?”問完又搖頭,“不對,不是夢,你的頭髮還是白色的。師離淵,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他伸出手,輕輕撫上她的發,“都過去了,浩劫結束,天道歸還了一部分生機給你我二人。所以我們都還活著,隻需調養一段時日,狀態就可再次回到巔峰。

隻是阿言,很多人都不在了。”

他廣袖一揮,一道影幕出現在二人麵前。

夜溫言掙紮著坐起,死死盯住那道影幕。

那是臨安城的景象!

北齊京都自那次大年初一地龍翻身之後,一直都啟動著師離淵佈下的陣法。

即使後來師離淵沉入海底,那陣法有了一定的衰退,也依然要比其它地方堅固許多。

可所謂的堅固,也隻是相對而言。

在天地浩劫麵前,任何堅固都顯得那麼渺小無用,天道本就是要跟師離淵對抗,那陣法在天道麵前,就像是個笑話。

陣法摧,京都碎,有許多許多她熟悉的人,都在這場浩劫當中失去了性命。

她看到很多人都不在了……

夜清眉不在了,夜飛玉不在了,夜清瞳不在了,權青隱不在了。

夜楚憐活著,柳氏不在了。

攝政王在逃跑,有人抓著他說:“天地寶藏早在天降血雨時就已經坍塌,我們的私兵全完了,裡麵的財寶也全完了,那個六殿下也完了。”

夜溫言這才知道,原來攝政王的私兵,還有失蹤的權青祿,竟是被藏在那個傳說中的天地寶藏裡。

可她也要到那個寶藏裡去找東西啊!就全完了?

死亡的畫麵還在繼續,江婉婷不在了,江家一家全完了,池弘方和夫人合力救活了池飛飛,夫妻二人雙雙身死。

好在皇宮還在,雖有坍塌,但也至少剩下了一半。

權青城還活著,虞太後還活著,墜兒活著,吳否活著,連時雲臣也活著。

穆千秋不在了,一品將軍府轟隆一聲全倒了,邊上的東宅卻好好的。

外城幾乎覆滅一多半,時玄醫館卻還在。

白初筱和蕭訣活了下來,時家兄妹活了下來。

時府卻塌了……

影幕不斷變幻,又變幻出很多熟悉的人來。

她看到了常雪喬和夜無雙,還有常雪喬抱著的一個小孩。

可惜,一個也冇能活下來。

她還看到天水城,整座城池都在天地浩劫之後不複存在,所有人都死了。

就連蔣家和夜家老宅的人,也一個都冇活下來。

她還看到了樓清寒的屍體,死得那樣不甘心。

也看到連王和長公主的屍體,死時是那麼的捨不得。

這一場浩劫,死去的人似乎比活下來的人多,傷亡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大。

但是活下來的人卻對她和師離淵冇有半分埋怨,甚至許多人都衝著無岸海的方向跪了下來,不停地磕頭。

師離淵告訴她:“天地桎梏打開了,人類從此不再受一甲子壽元的束縛。可以活過六十,可以長命百歲。阿言你看,天下人並冇有因為我們引發浩劫而埋怨,他們都明白我們做這件事情的意義。天道終於迴歸正軌,你我的使命,也算完成了。”

使命完成,可是天地寶藏不複存在,她再也回不到她想回的地方。

夜溫言以手掩麵,輕輕哭泣。

一年後。

海仙鎮已經重新建成,但是這一次重建之後,就再也冇有人能夠輕易進來。

因為帝尊帝後聯手在這裡設了結界。

結界之外,是世俗生活。

結界之內,是他們的世外桃源。

帝尊帝後二人親手在海邊搭建了木屋,上下兩層,一排十幢。

夜溫言覺得,這景象頗有些後世聯排彆墅的感覺。

也不怪他們房子造得多,實在是死皮賴臉要跟過來一起住的人,也很多。

夜飛舟撐著一隻小船,帶著封昭蓮捕魚回來。

封昭蓮大大咧咧地拎著魚網跑上岸,離著老遠就衝著岸邊喊:“權青城!今日你可有口福了!我們捕到了老大一條魚,足夠所有人一起吃!”

權青畫和權青允趕緊上前去幫忙,一個幫著封昭蓮提魚,一個幫著夜飛舟把小船靠岸。

今日權青城來了,帶著他的皇後夜楚憐,還有他認下的皇妹權墜兒。

夜溫言也冇想到最後竟是這樣一個結局,可是再想想,又覺得這樣的結局就是最好的結局。

就連墜兒都說:“做個皇妹,比做皇妃什麼的,可強太多了。如今也有人叫我一聲公主了,我在臨安城也能橫著走了。”

夜楚憐就說:“原本你在臨安城也能橫著走的好吧?再者,其實做皇上的女人也冇有太差,你看權青城,他現在一個妃子都冇有,他說以後也不會納妃嬪入宮,有我一個就夠了。”

墜兒點頭,“可不是麼,你一口氣給他生了一對三胞胎皇子,那些個老臣還能說什麼。

我反正誰也不想嫁,我就想當公主,將來或許招個駙馬入贅,想想簡直不要太爽。”

跟過來的池飛飛說:“你不陪著帝後孃娘了?”

墜兒撇撇嘴,“哪輪得著我啊!有帝尊大人在,誰也彆想近我家小姐的身。”

的確不能近她家小姐的身,因為她家小姐已經懷了四個月的身孕。

帝尊大人每日悉心照顧,從不假他人之手。

四個月時間,把夜溫言養得足足胖了三圈。

夜溫言覺得自己不能再吃了,再吃就成個球了。

可是帝尊大人剛燉好了魚湯,正央著她說:“就喝一碗,我燉了兩個時辰,不喝可就白瞎了我一番心思。”

夜溫言於是在養胖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又五個月後,一對龍鳳胎呱呱墜地。

名字是雲臣占星給取的。

男孩兒叫師禾早,女孩兒叫師繁花。

夜溫言覺得甚好。

雙胞胎滿月禮時,權青城以此為藉口,又帶著皇後和皇妹跑到了海仙鎮。

如今他來來去去倒也方便了,因為夜溫言在皇宮做了個傳送陣,隻需耗費一些材料,立即就可以走一個來回。

於是,已經親政了的皇帝成了海仙鎮的常客。

隻是這次滿月禮,來的卻不隻是常客。

還有海麵上一艘遠遠駛來的大船!

夜溫言站在海邊,遠望著那艘越行越近的大船,很快就看到站在甲板上的那個人,頂著她前世今生念念不忘的樣子。

一時間,淚流滿麵。

阿珩,我終於看到你了!

(全文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