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番外15 嬴皇虐渣,撩撥小西奈
番外15嬴皇虐渣,撩撥小西奈

番外15嬴皇虐渣,撩撥小西奈

作者:卿淺

,最快更新!

羅子秋也知道羅休這一次前往O洲去做什麽。

那座兇宅誠然已經盤踞了將近百年,可有司空善在,羅休本人的實力也不差,怎麽變成了這個樣子?

羅休像是才從噩夢中驚醒,他眼睛瞪大,看著羅子秋,面上滿是恐懼和不可置信。

“叔叔,是我。”羅子秋耐心,“到底發生了什麽?”

羅休剛要開口,一口氣沒上來,眼一翻,又昏死了過去。

羅子秋神色一變,立刻按住羅休的一個穴位,又抬起頭:“爸,一定盡快把叔叔送到醫院去,他這個情況很不好。”

“好好好。”不用說,羅父也撥通了電話號碼,“唉,子秋,你再去問問司空善那邊。”

羅子秋點頭,給司空善打電話。

然而,不管他撥打多少次,都只有一個冰冷的女聲響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您稍後再撥……”

羅子秋猛地愣住。

羅家被司空善……拉黑了?

這又是怎麽回事?

羅子秋內心十分煩躁,他揮手,招來管家:“去,打聽一下帝都那邊的消息。”

不知道為什麽,他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而此刻,與羅家隻隔了一條街的古家。

“紅袖小姐。”傭人上前,恭敬,“您所需要的材料都已經準備完畢了,需不需要再派幾個門徒和您一起前往?”

“不用,我親自去帝都,會會第五月。”古紅袖眸光微閃,淡淡,“這種簡單的事情,不用隨行人員陪同了。”

她不信了,她還比不過一個吃喝玩樂的三世祖。

翌日一早。

飛機在一處民宿的上空停下。

第五月仰著腦袋,看見了飛機上熟悉的標志——金色鳶尾花。

艙門打開,一道修長的身影跳了下來。

黑夜中,年輕人一頭金子般燦爛的頭髮

他眼下有淡淡的青黑色

第五月愣了愣。

一周未見,卻有種隔了幾年的虛晃感。

“愣什麽?”西澤瞧見少女一直望著他出神,耳根微微泛紅,神情卻高冷,“上去。”

第五月收回了思緒,慢吞吞:“哦。”

這架飛機是專門定製的,機艙裡的設備應有盡有。

第五月快活地躺在軟椅上,開始吃水果。

駕駛員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架飛機的信號已經在二十年前就被淘汰了,論速度是遠遠不能和新一代的飛機相比。

這裡又離翡冷翠很遠,以這架飛機的飛行速度,飛過去怎麽也得八個小時。

不知道他們主人到底又犯了什麽病,非要把兩個小時的旅程拉長四倍。

“恭喜,第五大師。”西澤轉過頭,克制著想捏她Q彈的臉的沖動,不緊不慢,“又完成了一個任務。”

聽到這句話,第五月立刻警惕了起來。

她抱緊自己的小包裹,瞅了他一眼,小聲:“事先說好,我可沒有要求師傅打電話給你,不能算欠債。”

西澤又好氣又好笑:“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麽?我就天天想著讓你欠債?”

“哼。”第五月嘀咕一聲,“誰讓你老欺負我。”

她揮了揮手:“不要當著我看電視。”

西澤沒說什麽,換了個位置坐著:“行。”

第五月撓了撓頭。

她債主好奇怪,今天這麽聽話。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算了,管那麽多幹什麽。

軟椅也是洛朗家族專門定製的,比民宿的床要舒服了十幾倍。

第五月看著吃著,很快又睡過去了。

還打起了小呼嚕。

兇宅一行固然對第五月來說不棘手,但也消耗了她不少體力。

西澤起身,走到軟椅旁,彎下腰把少女抱了起來,輕輕地放在了天鵝絨的大床上。

他坐在床邊,伸出手,戳了戳第五月肉嘟嘟的臉,眼睫垂下:“豬。”

吃了睡,睡了吃。

還好他錢多,養得起。

等到第五月徹底睡沉了後,西澤才起身,走到洗手間你,按下一個號碼。

電話接通後,他直接開口:“準備一下,我要結婚。”

喬布驚到被嗆住了:“咳咳……主人,你說什麽?”

“結婚。”西澤說,“盛大,懂嗎?包下全球的廣告屏,尤其是洛南的,給我每天播放。”

喬布猶豫了一下,委婉:“主人,萬一月小姐對您沒意思呢?”

西澤:“……”

突然扎心。

“而且主人,您這還沒談戀愛,就直接進展到結婚,會嚇到月小姐的。”喬布勸,“女孩子嘛,怎麽也要追一追,直接結婚您不就跟電視裡那些強迫女主角的渣男一樣嗎?”

再次扎心。

西澤按了按頭:“好,幫我搜集一下,怎麽追姑娘。”

“好,主人!”喬布由衷地祝福,“祝您開花成功!”

什麽鬼話。

西澤擰眉。

他總覺得網上的東西不太靠譜,還是問問有經驗的人比較好。

西澤在手機裡翻了半天,才終於找到了傅昀深的ID。

請教一下,你是怎麽把老大追到手的?

無論是命運之輪還是神算者亦或者是現在的嬴子衿,對於不熟的人,都是一副拒之千裡之外的姿態。

西澤回想起十八世紀的時候,他第一次看見嬴子衿,差點被嚇哭。

傅昀深能夠將嬴子衿追到手,手段一定很了不起。

他委實好奇。

幾分鐘後,回復來了。

西澤神情一振,立刻打開查看。

Devil:靠臉,靠身材。

西澤:“……”

什麽玩意兒。

G國。

一早,夏洛蒂帶早餐進來。

看見西奈還對著手機,奇怪:“西奈老師,你昨天沒去換手機嗎?不是說中了病毒?”

西奈搖頭:“不換了,好像也沒什麽影響。”

除了時不時的鬧鈴會響,還自動提醒她吃飯睡覺鍛煉身體,似乎也沒什麽其他毛病。

西奈托著腮。

這樣的老幹部作風,倒是像極了某位賢者。

她變小之後喜歡賴床。

但自從住進諾頓的別墅後,一到七點要是她沒醒,這個老男人就會把她從床上提起來,讓她洗漱完畢去吃早餐。

諾頓的廚藝也是這麽鍛煉出來的。

剛開始,他連雞蛋都不會煎。

可諾頓的確是個老古董,不懂任何科學技術。

他能做出這種app,無異於長江水倒流,是個天方夜譚。

西奈戳了戳app:“就先留著你了。”

這個手機也是諾頓給她買的。

夢醒過後,總要留點念想,能證明那半年不是假的。

“西奈老師,昨天你怎麽那麽早就回去了。”夏洛蒂抱怨,“說好了我們一起去livehou色呢,結果你吃完飯就跑了。”

“人老了,腰不行,也不會跳舞。”西奈拿出一份文件,挑挑眉,“就不和你們年輕人一起玩了。”

夏洛蒂震驚:“西奈老師,你今年過完生日也就二十七歲,你讓隔壁那位四十了還去蹦迪的大叔怎麽想?”

“……”西奈轉移話題,“夏夏,你給我說說你們校長的事情吧,八卦也行。”

“好哦。”夏洛蒂眉飛色舞,“副校長最怕的人是校長,學校主樓前有校長的雕像,要我說,那就不算雕像,因為根本沒刻臉,但身材還是很好的。”

西奈聽得認真。

聽到最後一句,她不受控制地想起在他們“同居”那段時間,她總是會不小心看到他裸露的上半身。

寬肩窄腰,胸肌緊致,八塊腹肌。

身材的確很好。

西奈面無表情。

但真是為老不尊。

“還有一件事,我也是聽說的。”夏洛蒂遲疑了一下,“聽煉金系的幾個老教授說,校長他小時候一直被當成實驗體,所以一向喜怒無常。”

西奈眼神一變:“實驗體?”

“具體經過我也不是很清楚。”夏洛蒂想了想,“聽說那是校長在煉金界發生的事情了,校長作為煉金術師,活得很長,和他同輩的很多人都死了,誰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麽?”

她盯著對話框半晌,還是抬起了手。

你戳了戳老無恥。

老無恥拍了拍你的肩膀,並喊了一聲爸爸。

西奈:“……”

老古董居然也會玩微信的戳一戳,她真是小看他了。

老無恥:爸爸?

西奈按著頭。

她以前改來玩的,誰知道諾頓會戳她的頭像。

她一個字一個字打。

親愛的戰車大人,許久不見,你一切順利嗎?

老無恥:擔心我?放心,我比你養生。

西奈:“……”

她再心疼他,她就是豬。

老無恥:怎麽以前沒見你這麽尊敬我?

老無恥:你可以把戰車大人四個字去掉,也不是不行。

西奈回看了一下她發送的消息,去掉“戰車大人”,那就是——

親愛的。

明明只是一句日常的話,她的心卻突然加快了。

西奈扣下手機。

真是瘋了。

另一邊。

帝都。

嬴子衿也回到了紀家別墅區。

她靠在沙發上,看初光傳媒新出的電視劇。

“舍得把你的小徒弟送人了?”傅昀深摸了摸她的頭,“接下來去哪兒?”

“不是說去海上玩玩海盜?”嬴子衿打了個哈欠,“有時候忙慣了,突然休息下來,心裡還有些不踏實。”

傅昀深頷首:“嗯,我讓李錫尼給我們專門移出一條船來。”

兩人一起看電視。

幾分鐘後,嬴子衿的鳳眼一瞇,站了起來。

傅昀深抬頭,眼神微深:“怎麽?”

“有人上門了,替月月清除一下麻煩。”嬴子衿淡淡,“我的徒弟,不能被欺負了。”

傅昀深眉挑起。

他拉過她的手,低笑一聲:“師傅,可憐可憐我。”

嬴子衿腳步一頓,神情微微碎裂開:“你停一停。”

這個男人每次撒起嬌來,反差太大,她總是毫無抵抗之力。

“好了,不逗你了,去吧,嬴小姐。”傅昀深聲調拖長,“忙完之後,接下來的時間都交給我。”

位於一家賓館的古紅袖完全不知道,在她剛開始行動的時候,她所做的一切都已經被發現了。

古紅袖在木製的人偶上,開始刻第五月的生辰八字。

這是她從羅家那裡知道的。

當年定娃娃親,雙方都存了定親帖,上面有羅子秋和第五月的出生年月日。

古紅袖眼睛瞇了瞇。

她要讓第五月試一試,肝腸寸斷是什麽樣的感覺。

古家崛起的速度快,也是因為走了旁門邪道。

他們通過掠奪別人氣運的方式,壯大古家。

古紅袖是古家嫡系,自然也懂這些。

“第五月,可別怪別人。”古紅袖刻完八字,又咬破手指,“要怪,就怪你和子秋定了親。”

她是女人,很明顯感覺到從古墓回來後,羅子秋一直對她不傷心。

除了第五月,還能因為誰?

古紅袖將自己的鮮血滴了上去,正要接著布陣的時候,門在這時轟然倒下。

她一驚,抬頭看去。

女孩眉眼清涼,目光冷寂。

一眼就仿佛看穿了什麽。

“倒是好大的膽子。”嬴子衿眼睫垂下,聲音淡淡,“真以為你古家已經登峰,可以無法無天了?”

“你……!”古紅袖震驚到失語,背脊上冒出了一層層冷汗。

她腿一軟,“撲通”一聲,直接癱在了地上。

大腦根本無法運轉了。

她明明已經在外布了陣,嬴子衿一個普通人,是怎麽進來的?

古紅袖完全喪失了思考的能力,耳朵嗡嗡地響。

“既然選擇入道,就要遵守這個圈子的規矩。”嬴子衿單手把古紅袖提起來,“在帝都也敢這麽光明正大,很好。”

她瞥了一眼地上散落的木偶,手指一彈,木偶瞬間變成了粉末。

古紅袖想要通過木偶來控制第五月。

想法倒是挺好。

“打電話,告訴古家。”嬴子衿轉頭,看向第五家的兩個門徒,“親自來提人。”

“是,嬴大師。”

洛南。

一天一夜了,羅休還沒醒來。

羅子秋正在陪床。

“子秋少爺,出事了!”這時,管家匆匆跑來,神情焦急,“紅袖小姐在帝都被抓了!”

羅子秋神色一變,立刻起身:“怎麽回事?”

“暫時不清楚。”管家氣喘籲籲,“只聽古家那邊接到的通知,紅袖小姐在第五家,要讓他們親自來提人。”

羅子秋皺眉:“第五家?他們有這個膽子?”

古家如日中天,第五家要和古家硬碰硬,瘋了?

羅子秋迅速說:“你速速告訴古家,我這就和他們一起去第五家。”

“是,少爺。”管家又跑出去,“我這就去告訴他們。”

羅子秋給羅父打電話,讓他來換班,自己則定了去帝都的機票。

無論如何,古紅袖也是他的未婚妻。

就算他的心已經動搖,面子上也不能落了。

羅父趕來,聽了事情的經過後,也十分贊同:“子秋,你去吧,這裡有為父看著。”

羅子秋頷首,離開了病房。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在醫生和護士的照料下,羅休終於清醒了過來,意識恢復清明。

一聽到羅子秋和古家一行人兩個小時前就前往了帝都,他神情呆滯:“完了……徹底要完了。”

“什麽?”羅父一愣,“怎麽就完了?”

羅休牙齒發抖,咯咯直響:“我們一直在找的那位大師,就是嬴小姐,她是第五月的師傅啊!你還問我為什麽?”

他不清楚古紅袖做了什麽,但被第五家抓了,一定是得罪了嬴子衿。

羅父也呆了。

“啪嗒”一下,他手中的煙鬥掉在了地上。

這……怎麽可能?

“電話呢?”羅休咆哮,“愣著幹什麽?還不快給我!”

管家急忙將手機遞了過來。

“喂,叔叔?”電話那頭,羅子秋沉聲,“我剛到第五家,事情很急,其他事一會兒再說。”

“到什麽?回來,趕緊給我回來!”羅休一下子就急了,大吼,“不要去惹嬴大師!也不要惹月小姐,給我滾回來!”

惹了嬴子衿沒什麽。

惹了她身邊的人,整個洛南卦算圈,都要陪葬。

羅子秋猛地愣住:“叔叔,你在說什麽?”

他這句話剛說完。

第五家祖宅的門自動打開。

“也來了。”嬴子衿微微側頭,微笑,“進來坐坐。”

本站、、、、、、、、、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