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381 撕破嬴玥萱的真面目【1更】
宴會廳裡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周圍的那些千金公子看著女孩,都有些愕然。

這裡是聶家的宴會,還是聶老爺子親自舉辦的,誰敢在這裡惹是生非?

一部分千金公子是認識嬴子衿的,也是因為這幾天她在網上的熱度很高。

其中有幾個千金,還在看《青春202》。

就算大部分人不認識,視線也一直跟著女孩在走。

嬴玥萱捂著臉,更是難以置信,她一向溫吞的聲音沉了下來:“嬴子衿,你……”

就差那麽一點。

但是卻被嬴子衿這麽一巴掌打斷了。

嬴玥萱抿了抿唇,忍無可忍了,但修養讓她時刻記得不能大肆喧嘩,她質問:“嬴子衿,你什麽意思?動不動就打人,這就是你的教養?”

嬴子衿摘下了手套,隨手一扔,就扔到了十米之外的垃圾箱裡。

這個動作,讓嬴玥萱更是接受不了:“你嫌我臟?”

嬴子衿環抱著雙臂,很懶散的姿勢,瞳光微涼:“幫你洗洗嘴。”

“大佬。”聶朝跑了過來,他聽見了嬴玥萱那句話,神情厭惡,“因為嫉妒,動不動就在背後說別人壞話,連教養也沒有。”

這一下,周圍的千金公子都沒人替嬴玥萱說話了。

聶朝以前是個遊手好閑的紈絝公子,但現在不一樣了。

這是聶家的繼承人!

“背後說別人,的確沒品。”帶著嬴玥萱進來的那位名媛往旁邊走了幾步,“小人一個。”

嬴玥萱的手指捏緊,背脊上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連嘴邊的笑容都維持不住了。

“保安,讓她滾出去。”聶朝叫來了兩個安保人員,指著嬴玥萱,“她不在宴會的客人名單上,不能放進來。”

“不僅僅是這次,以後聶家有什麽活動,都不能讓這個人在現場。”

嬴玥萱的面色一白:“你們……”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兩個保安強行架了起來,拖著往外走。

走出宴會廳之後,把她扔在了花園外。

嬴玥萱隻穿著單薄的禮服,連羽絨服外套都沒有拿,寒冬裡冷風習習,她被凍得渾身發抖。

可這比不上她心中的慌。

這些天,她不是沒有感受到鐘曼華在態度上對她的變化。

雖然還是很熱情,但明顯不如以前那麽專注了。

她知道,鐘曼華已經動了想把嬴子衿接回去的心思。

嬴子衿太過優秀,就算她強行去隱瞞,也根本隱瞞不了多少。

可嬴子衿有那麽多人可以依靠,傅昀深、聶家還有鐘家。

她只有嬴家。

要是離開了嬴家,她就只能跟著井紅貞,過普通的生活。

嬴子衿怎麽還要跟她搶?

嬴玥萱的指甲掐了掐掌心,逼著自己清醒過來。

她知道她這一次的計劃失敗了。

她的催眠在達到一個最高點的時候,被嬴子衿那一巴掌給打斷了。

這樣一來,她不僅沒能夠成功地給那些千金公子一個心理暗示,反而讓她的神經系統受到了影響。

差一點,她剛才就暈過去了。

催眠失敗,是會有這樣的反作用。

尤其是在進行多人催眠的時候。

她第一次嘗試,卻還沒成功,就被破壞了。

如果不是她知道嬴子衿根本不懂催眠,她幾乎都要懷疑嬴子衿是故意在那個時候給了她一巴掌。

嬴玥萱在寒風中站了好一會兒,哆哆嗦嗦地離開了聶家別墅。

孟茹自然不會在外面等著。

元家在聶家所在的別墅區對面的一家五星級餐廳,定下了一桌酒席,元嘉成也在,還有元家別的派系。

嬴玥萱去隔壁的服裝店買了一件外套之後,才乾上去。

孟茹正在跟別人聊天,見到嬴玥萱之後,她皺眉:“你怎麽出來了?”

“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嬴玥萱低著頭,“元夫人,實在是抱歉,我需要去醫院一趟。”

她沒敢告訴孟茹,她把聶家那條路堵死了。

“罷了。”孟茹瞧見嬴玥萱臉色慘白,汗珠不停地往冒,也就沒再說什麽指責的話,“讓嘉成陪你去吧。”

“不用麻煩了。”嬴玥萱聲音很低,“我自己去就可以。”

孟茹也就沒再強求。

嬴玥萱匆匆離開。

孟茹又皺了皺眉。

不知道為什麽,她總覺得今天的嬴玥萱沒有那麽討喜了。

不過孟茹很快就把這個想法拋到了腦後,接著和元家的另一位夫人開始聊天。

宴會廳內。

“晦氣。”聶朝哼了一聲,“一個不注意,蒼蠅就進來了。”

嬴子衿側頭:“你是說,我是蒼蠅拍?”

“不不不。”聶朝忙擺手,誇獎,“您拿是蒼蠅拍,您是殺蟲劑!”

嬴子衿面無表情地往裡走。

她實在是不知道,聶家倆兄弟的情商都被誰吃了。

有點懂凌眠兮的苦惱了。

聶朝也忙跟著過去,留下聶管家接著招待客人。

而他這麽一走,帶嬴玥萱進來的名媛神色一變:“聶朝少爺,我……”

後面,聶管家停了下來,笑了笑:“聶朝少爺說了,廖小姐也是識人不清,被言語誘導了,這件事情,和廖小姐無關。”

聽到這裡,廖小姐才松了一口氣,但還是很歉意:“實在是對不住,我保證這種事情以後不會發生了。”

聶管家頷首致意,去另一邊忙活了。

廖小姐還站在原地,有些發愣。

她也覺得有些奇怪。

她出身的家族雖然比不上聶家穆家這一行,但怎麽也算是帝都家族的第二梯隊了。

這一次能被邀請來參加聶家的新年宴會,也是很難得的機會。

她雖然和嬴玥萱關系還不錯,也挺喜歡嬴玥萱,但也不可能帶著一個外人進來。

廖小姐左思右想,也沒想出了理所然來。

她決定,她以後還是和嬴玥萱保持距離。

嬴玥萱得罪了聶家繼承人,在帝都的名流圈就廢了一半。

廖小姐搖了搖頭。

也是自作自受。

另一邊。

傅昀深從後面的廚房裡出來,拿了兩個專門製作的小蛋糕,遞給女孩:“你是去打斷她的催眠去了?”

嬴子衿微微頷首,淡淡:“普普通通。”

她發現嬴玥萱會催眠,是那一次溫聽瀾出事,她去英才班找人的時候。

所以她才給修羽說,不要看嬴玥萱的眼睛。

催眠有很多種,嬴玥萱慣用的是凝視法,再加上言語上的暗示,就能夠進行催眠。

只不過嬴玥萱會的這種催眠,水平也就跟O洲那邊的街頭藝人相差不多。

催眠是一種心理暗示,接受性強的人是很容易被催眠的。

嬴玥萱能讓人感受到很高的親和度,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她會一點催眠。

聶朝也覺得不可思議:“大佬,那嬴家他們不會是……”

“想什麽呢?”傅昀深撩起眼皮,笑,“你以為她是榜上的那些催眠師?她這種催眠,都是順從別的人心意的。”

“就像電視裡播的那些廣告,如果你真的不需要,廣告再怎麽宣傳,給你心理暗示,你也不會去買。”

聶朝撓了撓頭,很哀怨:“我的世界觀又碎了。”

聶家只有一個能進入隱盟會的NOK論壇帳號,為每一任家主所持有,只不過等級並不高,只有A級。

聶亦手中的,是他自己拿到的。

聶朝從聶老爺子手中接過帳號之後,就去隱藏版塊逛了。

逛完之後,他才知道他以前所知道的世界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傅昀深等嬴子衿吃完,又遞給她一張紙,隨後伸出了手。

嬴子衿擦完手:“做什麽?”

傅昀深挑眉:“說好的,教你跳舞,夭夭,給哥哥個面子?”

雖然確實不喜歡跳舞,嬴子衿還是把手放了上去。

聶朝突然打了個寒戰:“我我我還是去招待客人吧。”

他裹緊衣服,立馬離開了。

他怕他再不走,也要被暗殺了。

因為嬴子衿的緣故,鐘老爺子和嬴天律也被邀請了。

聶老爺子有意幫助嬴天律拓展關系和人脈,就讓他去和其他家族的公子哥交流去了。

幾個老一輩都在樓上沒下去,擺了一桌麻將。

“您好您好。”聶老爺子和鐘老爺子握手,還鞠了一躬,“您有一個好外孫女,她救了朝兒的命,我實在是不知道怎麽感謝她。”

“她也救了我和我孫子的命。”穆鶴卿也開口,感嘆了一聲,“要不然,老頭子我去年就交代在滬城了。”

第五川因為行動不便,坐在輪椅上:“師……嬴小姐也救了月月的命,我感激不盡。”

鐘老爺子的手被不停地搖晃著,人已經裂開了。

他眼前的這些人是誰?

帝都頂級家族的家主啊!

這可都是滬城四大豪門接觸不到的人物,可現在全部都在跟他一起……打麻將。

原來他外孫女這麽牛逼?!

鐘老爺子暈暈乎乎地摸了一張北風,一看,高高興興地把牌一推:“嘿,我和牌了!給錢!”

聶老爺子:“……”

穆鶴卿:“……”

第五川摸了摸自己的長胡子,不小心揪下來一撮,嘶了一聲。

不愧是師祖的親人,這喜歡賺錢的愛好,都一樣一樣的。

宴會結束之後,嬴子衿回到了客房,打了個視頻電話過去。

她原本想著把溫風眠也接到帝都來,但他還是不願意,隻說再等等。

於是她就聯系了諾頓大學,讓他們派來專機把溫風眠接了過去。

視頻上,溫風眠和溫聽瀾在一起。

“爸,小瀾。”嬴子衿靠在椅背上,“怎麽樣?”

“挺好的。”溫風眠笑了笑,“第一次來諾頓大學,爸爸還有點不習慣。”

一家三人聊了一會兒,氣氛靜謐。

視頻通話結束之後,溫風眠這才看向副校長專門給他們準備的這一桌菜肴,陷入了沉默之中。

這些年,他雖然一直在清水縣。

這個地方是扶貧區,連網都沒有,但他也會專門去賣報紙。

諾頓大學有多強,沒人不知道。

都是萬千學子搶著去的,但還都去不了。

可現在,諾頓大學的副校長親自給他們送飯,還問他們有沒有什麽需要的,隨叫隨到。

溫風眠將餐具擺好,頓了頓,開口了:“愈愈,你姐姐……”

溫聽瀾在諾頓大學帶了半年多了,接受能力大有提高。

每一個禮拜,副校長都會把他叫過去,跟他親切談話,還會專門給他講課。

他有時候覺得副校長是真的瘋了。

溫聽瀾抬起頭,神情很認真:“她是我姐姐,永遠都是。”

不管嬴子衿身上出現了什麽變化,這一點是不會變的。

溫風眠怔了怔,微微地笑了笑:“你能這樣想,是很好的。”

頓了頓,他聲音放輕:“愈愈,有些話你可能不愛聽,如果有一天,她們找你了,你怎麽辦?”

“不怎麽辦。”溫聽瀾眉眼涼淡,“她也是我唯一的姐姐,我沒有母親。”

他那個時候才出生沒多久,記憶都沒有。

但當初,他的親生母親能那麽果斷地把所有錢拿走,帶著大女兒離開,可見對他們沒有什麽感情。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