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耽美工口 > 躋身上流
《躋身上流》【十一婚後番外】
付西元覺得,陳書競和江橋結婚的事,雖然令人驚奇,可仔細一想,也不是不能理解。

要談結婚,有效力的只有四點:有顏,有錢,有地位,能舔。其餘什麼善良孝順都是狗屁,沒決定性。

這些他心知肚明,但面上絕不會提。

事實上,越多人沉迷偶像劇,相信那種霸總不在乎你普通貧窮麻煩清高甩臉子,就愛你純潔無邪的破劇情,他越容易釣魚。

這四點,江橋至少佔了兩點。

他漂亮,對男人好,學歷還行,工作可以,家庭也不算太累贅。就陳書競那個性,找大小姐確實要命,是該找他,讓自己高興。

但偶爾,付西元也會懷疑:也許這是真的愛情。誰有權利界定愛情?

國慶將近,他身在上海,剛買了新房,裝修得光怪陸離。一邊實習,一邊開party。

這天,陳書競找他要上海迪士尼的Fast pass,說帶江橋玩,喜歡熱鬧的氣氛,又不想排隊。放假七天,打算六個樂園都去一遍。

他就盡地主之誼,請倆人到新家聚會。

開車接人時,他突然好奇:“中秋怎麼過的,小情侶?”

江橋捧著臉,甜蜜地笑道:“沒怎麼呀,雙方父母吃了頓飯。”

“哇,可以。”

“你呢,和家人團聚?”

“沒有啊,”付西元笑吟吟,“我媽在新加坡,下個月回上海。我爸在廣州,明年調回北京。他倆都有人陪,伴兒比我還小,我跟誰聚?”

“抱歉。”江橋怔住了,“我不知道你父母……”

“沒關係,不離婚就行。”付西元不在意,“那會影響政治形象的,不可能。對我來說是個保障。”

中途,江橋去衛生間,陳書競把煙點上,敲了付西元一下,說小公主,我們打算住迪士尼酒店,搞個驚喜,你有什麼推薦?

“放煙花?八點半關園,你買個十二點開始的,按秒收費,順便為祖國慶生,多有排面。”

“沒創意。”

“那我想不出了。……哦,樂園有那種小劇場,場景不錯,可以包場,給你做沉浸式表演,還能弄一段你倆的動畫,劇情你想。”

“幾點能包?”

“閉園後吧,國慶啊,別人得玩兒。”

陳書競想了想,“可以。”

付西元打量著他,不太理解,“都結婚了,還搞這些。”

“不然呢。”陳書競白他一眼, “我聽說婚姻需要經營,不搞事情哪兒來激情?”

“那要真沒激情了呢?”

“男人要有責任心。”

“哇這話……你爸說的?”

“嗯。”

“那你家庭還挺幸福。”

“確實。”

“……”

真不謙虛。付西元突然有點酸雞,“沒想到您遇著真愛了,哥哥,真行。我就不行。”

陳書競:“誰讓你作逼。”

付西元輕哼,故意噁心他:“對啊。可惜咱倆……是我辜負了你。”

陳書競冷笑,“滾邊兒去。”

付西元笑嘻嘻。

他這個人,很容易喜歡誰,也喜歡追情人。但對方一旦回應,他就立刻厭煩。

迄今為止,幾乎所有人都會回應。

太沒勁。

吃完飯,陳書競上了牌桌。付西元靠著窗台,吞雲吐霧製造新鮮的煙灰,撒在黃浦江畔。

江橋跑過來,送給他一袋禮物,“付先生,抱歉。上次跟你見那位迪士尼負責人,我留了名片,這次想弄個驚喜,就搬出你了……對不起。”

付西元驚訝,“你也……你要給陳書競驚喜?”

“是啊,我買了閉園後的煙花。”江橋羞恥地解釋,“感覺挺童話,他可能會喜歡的。”

真不一定。

“你買的幾號?”

“十月一日。”

那不跟陳書競的安排撞了嗎?一個室內一個室外。付西元覺得好笑,意有所指地說:“麥琪的禮物。真有意思。”

“啊,什麼?”

“大部分驚喜都達不到目的。”

江橋沒聽懂,他又不看歐亨利。迷惑地頓了會兒道:“可是驚喜本來就不該有目的吧。”

“拉倒吧。”付西元聳聳肩,“什麼叫驚喜,不就是費心思辦傻事,指望對方開心,由此來證明犯傻有意義,否則你會傷心。這也叫沒目的?”

江橋一愣,覺得沒錯,“可我還是想做。就算結果不盡如人意,至少是特別的回憶。”

“你倆還挺配。”

“這還是他教我的。”

“陳書競……”

“他真是很好的人。”

“……”

付西元懶得搭話了,直翻眼皮。

情人眼裡出西施,真是。

正好陳書競來消息,問江橋在哪,他就跑回去了,坐在牌桌旁,高高興興地端茶倒水,趴上肩膀。

江橋小聲:“你這張牌出錯啦。”

“那現在這張呢?”

“很棒!”

“因為你回來了。”

“哎呀!”

付西元看得吐槽:“開房去吧,你倆!”

十一那天,迪士尼的煙花放了一晚上,住酒店的遊客都驚異非常。也不知道這倆人在幹嘛。

付西元覺得有病,有錢沒處花。

但他想著這事,居然睡不著覺,開始翻iCloud相冊,翻到中學寫的小說和詩,詞藻華麗,內容貧瘠。

他想起自以為是的愛情。

暗戀過很久的人。

微信上標明姓名年齡星座,學校,生理期的各種魚。

快嚐遍了的刺激行徑。

歸根究底,生活太容易了,很無趣。

他在心裡冷笑:婚姻能真的幸福?傻子才信。

但他還是睡不著。於是開車出門,開到迪士尼酒店,住了進去。在這兒能看見遙遠的煙火,砰砰地響著。

他突然很想寫點東西。

他打開備忘錄,可惜曾經記日記的習慣早就退化,文筆也差。反反复复,最終只留下幾句話。

他看了下,笑得不行:什麼玩意?

手機米白色的屏幕上,那些話莫名其妙,亂七八糟。

他寫道:今天十月一日,我的朋友陳書競,和他對象江橋,給迪士尼送錢去了。作為股東之一,我很高興。

今天十月一日,浪漫還沒有死。真是兩個傻子,但我還是想祝福他們:繼續下去吧,有情人。看你們能愛多久?

今時今日,但願浪漫不死!

真愛永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