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我在驚悚遊戲裡封神(無限)》第521章 女巫審判(251+252)他是遇到……
他不愉地看向自己的主教父親, 這樣冒犯的眼神通常在平時會招致對方的訓斥,但今天對方對他反脾氣特別好,蹲下來友善地平視著他,笑得非常慈愛:“你今天這身裙子非常好看, 你的母親的確沒說錯, 你跳起舞來比她當年還美。”

 “二歲啊……”主教喟歎一聲, “麽美好的年紀,正適合跳舞。”

 主教含笑詢問他:“你想去天空城上跳舞嗎?那是最適合現在的你跳舞的地方。”

 天空城是她前去跳舞的地方, 他早就想幫她跳舞,讓她別那麽辛苦了, 於是他眼前一亮,不假思索地點:“我去!”

 “不許去!!”他的聲音和她歇斯底裡的拒絕幾乎同時來。

 她眼裡盛滿驚恐的眼淚地望著主教,聲音顫抖:“你答應過我, 只要我是名片, 你就絕不帶他上島!”

 “讓我想想,你做了久的名片了……”主教漫不經地從她的全身掃過, 種隱晦的嫌棄和厭惡, 但他表面上還是禮貌的,仿佛只是遺憾, “我當然也遵守和你的約定。”

 “但你作為一張名片, 就算現在再美,也些舊了。”

 主教從容地笑起來:“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喜歡舊名片,你的美貌讓大家對你寬容到現在, 已經很不容易了。”

 “畢竟你已經三三了。”

 “我也該換一張新名片了。”主教的視線隱晦地看向還穿著輕紗的他,他就像是看到了一枚超乎自己想象的美味果實般,滿足地輕聲喟歎, “你願意為了你的母親,今晚上島為我跳舞嗎?”

 他同意了。

 於是他被主教帶上了島,就像是《莎樂美》這故事裡的莎樂美一樣——他扮演著莎樂美,給他名義上的父親跳了一支舞,然後來了。

 原來這就是跳舞,難怪她每次來的時候衣服都破破爛爛的,正在洗澡的他想,但他並不覺得這樣跳舞什麽,或者說他理解不了這是什麽,但他依舊在洗完後,就像是當初跳舞完的她一樣,快快樂樂地跑去找她說話了。

 那混蛋主教父親告訴他,只要他以後時不時晚上上島給不同的人跳舞,她就再也不用跳舞了。

 他非常爽快地同意了。

 畢竟這樣跳舞還是很辛苦的,他小大人般歎氣地想到——幸好他會跳了,以後可以靠他跳舞養她了。

 她就不用受傷,不用那麽辛苦了。

 他這樣想著,臉上的笑容越發愉快,他就像是前每晚聽她講故事一樣,敲響了她的房門。

 然後他怔住了,他在床上看到了一前所未憔悴的她。

 她的眼神一片空洞,她望著換上了睡衣的他,望著睡衣下那些淤青和傷口,她顫抖地深呼吸了兩下,原本想裝作什麽都沒發生一樣對他按照往常對他擠一微笑,但最終卻自控地捂臉嚎哭了起來。

 “對不起!!”她崩潰地,撕裂肺地慘嚎著,她用力地擁抱著他的背,眼淚大顆大顆地往下滴落,“對不起!!”

 “我不該讓你來到這世界的!!”

 “對不起!!”

 “都是我的錯!!”

 他怔然地頓在原地,仍她的眼淚迅速地染濕他的肩膀。

 這世界上很事情是他理解的,就像是他不明白為什麽在他幫她去跳舞了後,她比前自己跳舞都還要加倍地憔悴了下去。

 每一次他從島上下來,論洗得麽乾淨得去見她,她依舊可以迅速地從他身上看他去跳舞的痕跡,然後一點一點地,一點一點地枯萎下去。

 “我不辛苦的。”他笨拙地表達自己,“你別擔我了,就跳跳舞已,這什麽,他們都誇我是島上跳舞最好看的。”

 她用一種非常複雜的眼神望著他,就像是他是什麽都不懂的孩子,然後擠一笑:“嗯。”

 “你是最好看的。”

 她笑著流淚:“你是最寶貴的。”

 但論他怎麽勸說,怎麽安慰,怎麽做,她還是一日一日地憔悴了下去,就像是生了一場『藥』可醫的重病,到了最後,他從島上下來的時候,甚至都不敢去看她,怕她用那種死寂的眼神望著她,臉上卻還為了安慰他擠蒼白的笑意。

 最後,在他四歲那年,論他用了少辦,她還是重病到一可挽的地步。

 短短兩年,她就從那麽明媚的一人,衰敗到死亡的地步。

 他守在她的床前,別過臉,很艱難地維持一副冷硬的外表——這樣他才能不哭來,讓她擔。

 她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地握著他的手,突然解脫般地笑了起來:“我一直不懂自己該怎麽做。”

 “我不想留在這裡成為束縛你的東,我覺得自己是累贅,但我知道在你裡我不是的,我是你的信仰,對嗎?”

 “——就像是當初的你對於我言。”

 “我害怕我的離開讓你徹底失去方向,但怕我不離開,你一直往錯誤的方向裡墮落。”

 “但現在上帝讓我解脫了,他替我做了選擇。”她眼裡全是淚,但笑得很釋然,“離開天空城,離開這裡吧,你跳舞那麽好看,更廣闊的地方做你的舞台。”

 “除了那些畜生,會很真正看舞的人讚賞你的美麗——他們存在的,我見過。”

 她離開了,在一安靜的午後,他整理了她的遺物,在其中發現了一張她坐在主教膝蓋上,陽光明媚微笑的照片。

 照片裡的她還不知道她的未來即將經歷什麽,是在幸福地微笑著。

 他不喜歡這張照片,但她的照片實在少了,更不用說還笑得這麽幸福的了,於是他忍著惡,留下了這張照片——他本來是準備將她背後的主教給剪碎的,但最後舍不得燒毀和損害這張照片,怕真的損害到,於是那麽惡地留了下來。

 他將她埋在花田裡,然後一人在日光下站了很久很久,突然瘋了一樣地轉身離去。

 他的眼淚在奔跑中肆意流淌。

 她說要他去更遠的地方,那他一定要去。

 但他失敗了,主教很快將他抓了來,整島周圍都是教廷的船,他根本處可逃。

 他從生以來,就活在大海的天空的孤島上,在她離開後,他就處可去,人可依偎了。

 在第六七次逃跑失敗,被毒打了一頓後塞進天空島裡強製接待客人的時候,他看著主教的背影,生了一種強烈的,想要拿起旁邊燭台的叉子一刀捅死這他名義上的父親。

 但他知道不可能的,這家夥周圍少說三到四教廷的人保衛著。

 在要被壓到台子上表演的時候,這一直以來對所人態度都很傲慢的主教突然態度變得誠惶誠恐起來:“什麽?!那位先生上島了?!”

 “那位先生不喜歡外人,快清場子,把內圍所人都清去!隻接待他一人!”

 他知道內圍都哪些人,這些人隨便挑一來去外面都是呼風喚雨的存在,現在為了一他連名字都不知道客人,居然就像是被趕家門的狗一樣從內圍地帶趕了去。

 就連他都沒人管,被綁住手腳就隨便丟在一旁了。

 這待遇他在島上待了兩年,是第一次見到。

 主教恭敬地低,將某人迎了進來,被綁住扔在一旁的他努力地探,看了過去。

 這人披著一身雨衣鬥篷,穿著長靴,一隻手裡拿著黑『色』的鞭子垂到了地上,臉上帶著一鬼臉面具——來內圍的客人都要戴面具,面具裡變聲器,便於互相遮掩身份,道貌岸然地掩蓋自己來天空島的事實。

 但熟客大家都能認來。

 “我很久沒來這座島了。”這人的聲音很輕,帶著笑意,從面具裡的變聲器傳來,種嗡聲,聽不清晰,“你似乎將這座島變成了一舞台?”

 面對這人,主教連都不敢抬,冷汗直流:“賴您將島嶼買賣給我們了。”

 “不用緊張,我不會管賣家的事情,這座懸浮島我既然已經賣給了你,那你就是主人,我才是客人。”這人笑笑,“我今天上來,只是遇到了一件傷事,所以想找人陪我一下。”

 “我聽說你們是會員製,但我沒名片也沒人引薦,直接這樣上來了,冒犯了。”

 主教瘋狂搖,眼睛發亮地抬起:“您當然不需要這些!”

 “您需要什麽樣的人來陪您?我們這裡應盡。”

 這人笑了一下:“善於模仿別人的。”

 主教和倒在地上的他都是一頓。

 ——整座島上,就沒比他更擅長模仿人的了。

 因為他算是【牌】一樣的存在,來找他的各類客人都,要求也五花八門,他兩年來都沉浸在一種角『色』扮演的氛圍裡,已經練就了只要對方給需要模仿的照片,他就能瞬間模仿對方要的感覺的技能。

 於是剛剛被毒打了一頓的他,因為這奇怪客人的要求被主教提起來洗白白,送進了房間。

 主教惡狠狠地警告了他,如果他敢不老實,對這位先生怎麽樣,就把埋在花田下的她的骨拿來挫骨揚灰了。

 因此他忍住渾身的躁動感坐在了房間裡,希望今晚的【跳舞】早點結束。

 這奇怪的客人沒像其他客人一進門就非常著急地要求他做什麽,是非常慢條斯理地解開了自己的鬥篷,將他上島抽的那張撲克牌放在了桌面上,然後坐在了他對面寬大沙發裡。

 房間裡非常昏暗,掛滿了酒紅『色』絨布的垂簾,隻兩邊的燭台上點著手腕粗的紅『色』蠟燭,燃著『迷』離的光,他借著這點光線,艱難地看清了這位客人放在桌面上的撲克牌標號——

 ——這是一張黑桃牌,具是幾看不清了。

 這位客人的面容和身形就更看不清了,他坐在絨布和燭光的陰影裡,只能看到一端坐在那裡,雙腿交疊的人形輪廓和隱約在燭光裡透來的黑『色』皮質手套和隨意搭在膝蓋上的黑『色』骨鞭。

 島外正在下雨,這人的手套和鞭子上都水。

 他對這種自帶用品上門的客人見怪不怪,已經做好了等下挨鞭子的準備,但這位客人卻突然問了他一很奇怪的問題:

 “你喜歡水嗎?”這位客人輕聲問他。

 他頓了一下:“比較喜歡。”

 於是這位客人笑了起來:“我也是。”

 “但我最親近的那孩子卻很討厭水,但他卻是在水當中誕生的。”

 “我給了他生命,但他卻如我所願產生靈魂,繼承我的位置。”這位客人的聲音非常的輕,就像是在給他說故事一般,“當他終於願意產生靈魂的時刻,他卻要離我去了。”

 “我看著他成長,卻始終得不到他的注視。”

 “真是讓人難過的一件事情。”這位客人將一件衣服遞給他,語氣很溫柔,“今夜他就要永遠地為他的靈魂歸屬背叛我了。”

 “你可以扮演他,陪陪我嗎?”

 他遲疑地站了起來,一時不懂這人是要玩什麽paly,但還是走到了簾子後面,脫下了衣服,換上了這位客人遞給他的那套。

 這是一套非常破破爛爛的福利院服侍,看起來像是幾歲的孩子穿的,還配了一綁在眼睛上的繃帶。

 他越看越『迷』『惑』,穿好走去的時候甚至幾分鍾覺得這人的xp是不是問題。

 “是這樣穿嗎?”他問。

 那位客人微笑:“是的,你穿得很美。”

 他抿唇坐下,非常自然地就要靠近伏在對方的膝蓋上,但對方卻喊了停。

 “不要過來。”那位客人語氣很平淡,甚至些懶散,“就坐在那裡,不要看我。”

 他『迷』茫地詢問:“……那我看什麽?”

 客人遞給他一本書:“看書。”

 那是一本童話樣式的書,但裡面全是各種各樣的殺人細節,且還是碎裂後再拚起來的,他翻過去看了一下書名——《瘦長鬼影殺人實錄》。

 於是他就那樣半坐在哪裡,按照這位客人的吩咐看書,那位客人安靜地看著他,看了一會兒,他實在憋不住了:“我隻用看……”

 “不要看我。”那位客人聲音平淡,“他是不會看我的,你在模仿他,所以你也不要看我。”

 “看書就可以了。”

 島外的雨聲淅淅瀝瀝,他在昏暗的燭光下低看著一本支離破碎的詭異故事書,奇怪的客人坐在他對面,一點聲音都不地望著他,絨布在他們間非常輕慢地來輕『蕩』。

 這實在是安靜的氛圍,一時間,他都些恍惚了。

 他好像是坐在自己小院後面躺椅上,她在溫柔地看著他閱讀故事書,不是在島上這肮髒的房間內,扮演一角『色』給別人跳舞。

 過了不知道久,久到他覺得自己都要睡著的時候,對方突然帶著笑意說:“你困了是嗎?”

 他猛地驚醒,下意識地否認:“沒!”

 “客人你還什麽其他的要求嗎?”他打起精神問到,但還是沒忍住打了哈欠。

 對面的客人似乎聽到了這聲哈欠聲,輕笑了一下。

 他破天荒地紅了臉,鎮定地再次端坐,直起身來,語氣緊繃地詢問:“您還什麽其他要求嗎?”

 ——終於要到跳舞了是嗎。

 “不,今晚已經結束了。”對面的客人語帶笑意地答,“你讓我度過了一很愉快的夜晚。”

 他一怔——這台詞現的是不是早了點。

 “您為什麽會感到愉快?”他實在是過好奇,還是問了聲,“我只是在這裡看書已。”

 客人笑了一下:“因為我借助你懷念了一我得到,已經背叛的靈魂。”

 “他是從來不會這麽安靜地陪伴我的。”這位客人說完後,起身拿起鞭子準備離開,帶著面具的臉看了一眼半蹲在地上,眼神還些『迷』茫的他,笑起來,“但是你會。”

 “謝謝你今晚的陪伴。”

 他幾乎結巴了一下:“不,不用謝。”

 ——這是他生以來第一次,在這座島上得到了謝謝你這種話。

 “為了感謝你今晚讓我情從糟糕變得愉快。”這人笑了笑,“你什麽想做的事情嗎?”

 這是什麽奇怪的句子,他是第一次聽。

 他搜腸刮肚地想要答這位客人,但最後只是小地詢問:“這是報酬嗎客人?如果是報酬您上島的時候已經支付過了。”

 主教那混球要是知道他敢私下收取客人小費,會把她留下來的花園給燒了的。

 “不是報酬,是交易。”這位客人單膝下跪,蹲在了他的面前,那張面具臉微微歪了一下,仿佛在看著他笑,“是你讓我情變好的交易。”

 “我的情是很寶貴的東,所以你可以提稍微昂貴一些的要求。”

 他手指緩慢地蜷縮收緊:“我,我這月都不想跳舞。”

 客人笑起來:“可以。”

 他膽子漸漸大起來:“我想把一人的骨運去,埋到真正的,沒人找得到的墓地裡。”

 客人依舊只是笑笑:“可以。”

 他語氣慢慢變小,非常小地看了這位客人一眼,提了最後一請求:“我,想離開這島。”

 “就今天一晚,一晚可以嗎?我想去外面看看。”

 客人站了起來,他的表情一瞬間冷卻下去,咬牙懊悔——果然要求提了!這種冤大可不好找!

 然後下一秒,客人對他伸了手,笑著說:“可以。”

 他完全怔在了原地,呆呆地望著這客人的面具。

 “你不討厭水吧?”客人笑著問,“離開島的話,你想去海下看看嗎?”

 他將手顫抖地放到了這客人的手裡,然後吞了一下口水,說:“想。”

 這人是怎麽事。

 他是怎麽事。

 在看到從頂飄過去的熒光魚群和鯨群的時候,他表情一片空白地看向站在他對面的客人。

 客人笑著對他說:“很美吧?”

 “所以我不明白。”客人單手抵著下頜,仿佛在沉思一般詢問他,“怎麽會人討厭水呢?明明水下這麽美。”

 他腦子空空『蕩』『蕩』,隻一想——

 ——他是遇到神了嗎?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