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萬有引力[無限​​流]》第306章 螞蟻(二十九)“副本創意很好。可惜……
大霧『迷』漫了整個車站世界, 一天一地的風雨氣,伴隨著呼吸,進入每個人的體內。

 濃霧仍然讓人喘不氣來,但其三人再也不提“我們上車談”, 寧可在車站上忍受糟糕的空氣。

 不祥的陰雲還未褪去, 對南舟來說, 已覺得天地間一片平曠安寧。

 拉著江舫坐下不久, 便發了一聲短促的感歎:“……啊。”

 車票從的倉庫中消失了。

 永久失去了登上眼前列駛“未來”的列車的資格。

 在場每個人心中都充塞著無數的問題。

 為什麽是?

 為什麽江舫是們中唯一一個扮演了npc的角『色』?

 南舟已無權登車,好在元明清的車票還有50多分鍾的時限到期。

 們還有時間去盤一下事情的前因後果。

 李銀航腦中一片混『亂』。

 她呆頭呆腦地詢問:“舫哥, 你不應該是最後一個回來嗎?”

 她比劃了一下:“一頭一尾什麽的……”

 江舫含笑頭:“嗯,我猜維人原本應該是樣設計的。”

 南舟問:“你的副本時限是多久?”

 江舫回答:“20時。”

 南舟一頭。

 個時間是合理的。

 樣一來, 五個人的副本最多也沒有超24時的。

 一面, 不會讓維觀眾覺得江舫有被刻意針對。畢竟元明清和李銀航的通關時間比還長4個時。

 另一面,副本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要在規定時間內“通關”, 而是要自願完成“犧牲”個動作。

 總而言之, 就是突一個表面“公平”。

 江舫說:“我的副本叫做蟻巢『迷』宮。……實際上就是無數面鏡子組成的『迷』宮。”

 “『迷』宮上面有封頂, 鏡子本身也很脆弱,不能翻牆,也沒辦法佔據製觀察『迷』宮全局……”

 江舫娓娓道來之余,把帽子摘下來, 扣到南舟頭上, 好替擋一擋水汽的侵蝕:“任務說明裡設定, 我是一勤勞的工蟻。”

 “每一工蟻都渴望為蟻後做貢獻, 換取交·配的權利。”

 “我作為工蟻,意外發現了一罐質地『色』的花蜜。”

 “『迷』宮內某特定的鏡子,可以通折『射』,製造另一個‘我’, 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生命體。”

 “鏡子中的‘我’在誕生之後,它們就擁有了生命。它們是與我相貌不同的工蟻,它們會嫉妒我做的貢獻,要殺死我,從我手裡搶走花蜜,去蟻後面前獻殷勤,交換交·配權。”

 “新製造來的工蟻,可以在鏡子和現實『迷』宮間穿梭——大概是又可以實體化追殺我,又可以從我經的鏡子裡突然冒來偷襲我——不管是普通鏡子還是特殊鏡子。”

 “我要通觀察,躲避能製造‘我自己’的鏡子,同時躲避已經被製造來的‘我自己’的追殺。”

 “‘在20時之內找到處於『迷』宮中心口的蟻後、並把花蜜送到它面前’……”江舫說,“就是我的副本任務。”

 講到裡,江舫輕松地一聳肩:“……大體就是樣咯。”

 李銀航瞠目結舌。

 半晌,她做了個總結:“是人玩的遊戲嗎?!”

 江舫笑道:“是吧。我們銀航都麽說了。”

 江舫好端端地坐在裡,跟們談笑自若,證明已經從那重重危機間脫身,成功通關。

 因此任誰也提不起什麽緊張感來。

 但誰也不知道,在十數時前,江舫遭遇了怎樣慘烈的圍殺。

 那時,的視野四面都帶著血的。

 單手撐在破碎的玻璃碎碴上,旁邊倒伏著的另一個,慢慢被一片鏡子碎片吸收。

 “呼……呼……”

 風聲回『蕩』,將的喘息聲送到極遠。

 地上散落的玻璃破片,折『射』一萬顆從額角滾落的汗珠。

 江舫的指尖草草裹著繃帶,邊緣不間斷地洇鮮紅的血來。

 雖然“工蟻”稱呼和長得一模一樣的鬼魅,然而,們都實實在在的是人,是自己。

 每一個鏡子裡,都有另一個自己。

 每一個自己都在凝視著。

 需要和每一個自己對視,確認它們究竟是真實的影像,還是滿懷惡意的魑魅。

 在江舫的目光鎖定到其中一個影子、和對視了十數秒後,鏡中人忽然毫無預兆地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江舫一拳擊碎了鏡面,卻收獲了一地碎片,一地殘影。

 那從指尖泛起的疼痛感還沒來得及消退,一股冰雪般的冷意就覆蓋了上來,替鎮靜消痛。

 現實裡的南舟在霧裡抓住了的手,輕而認真地摩挲的指關節,似乎已經猜到了哪裡受傷最嚴重。

 絲絲的曖昧癢感消解了神經繃的痛楚。

 多年積習所致,江舫還是不大習慣在眾人面前做親昵的事情,被南舟撫『摸』得臉頰微紅。

 ……好在身處霧氣裡,看不大來。

 不由輕咳一聲,繼續道:“好在‘工蟻’一被製造來,也不是為了殺我。它們把一切自己之外的敵人,都當做可以殘殺的對象,不我拿著花蜜,被殺的優先級最。”

 江舫的副本,和南舟的副本實際上有共通之處。

 維人一致認為,能對付南舟的有南舟;能殺死江舫的,也有江舫。

 某意義上,維人還挺看得起們的。

 李銀航不禁再次入,如果換自己去闖關,她能幹什麽。

 結果她越腦袋越大。

 首先,長期處在鏡海中,被無數個自己環繞,本身就是極大的精神壓力。

 其次,打碎鏡子,暴力通關絕不可取。

 鏡子是打碎越多、數量越多的特殊介質。

 按照“每一面特殊鏡子都會製造一個江舫”的設定,一旦不心打碎特殊鏡子,或者讓普通鏡子的碎片落到特殊鏡子前,都有可能會複製另一個自己來。

 再次,繞路規避也很難。

 李銀航腳後跟都能到,維人一定會把“特殊鏡子”和普通鏡子的外形特設計得相差不多。

 當江舫開始觀察鏡子的時候,本人不也會在同一時刻暴·『露』在鏡子面前嗎?

 她來去,認為最好的策略就是在觀察哪鏡子會複製人之後,盡量避戰,能跑就跑。

 實在逃不了,就乾脆把花蜜放在地上,撒腿就跑,專心『迷』宮,由得那被複製來的“工蟻”搶奪花蜜去。

 她需要躲避一暗箭,盡量提升通『迷』宮的速度,說不定能提前抵達『迷』宮中心。

 到時候,她以逸待勞,截殺抱著花蜜來到『迷』宮終的獲勝“工蟻”就好了。

 唯一的缺就是她不了解『迷』宮的構造,如果輕易把花蜜拱手送人,搞不好“工蟻”會比她更快來到終……

 到裡,她猛地一拍腦袋。

 ……她又忘了,副本的要旨不是通關,是要完成“犧牲”啊。

 在李銀航開足馬力思考時,元明清卻沒有她那樣的閑心。

 的車票的失效時間也快要到了。

 “直接說吧。”元明清說,“你是怎麽通關的?”

 江舫靠在凳子上,手指輕輕抵著太陽『穴』,讓人聽了就來火的溫煦笑音答道:“元先生真是一如既往地容易著急。我記得,當初你上我的當的時候,跑得也非常積極,非常快。”

 元明清:“……”

 強自壓下額角跳的青筋:“……講重。”

 江舫直入重,一鳴驚人:“副本創意很好。可惜不大經拆。”

 江舫在看完規則後,就覺得很奇怪。

 副本難度。

 帶著花蜜,自己就是被合攻的眾矢之的。

 放棄花蜜、借其“工蟻”之手傳遞固然是一個法,但要知道,複製來的“工蟻”是可以在鏡子中移動的,效率必然更,找到口的時間,肯定比自己更快。

 除此之外,注意到了一怪異之處。

 如果副本裡每一個江舫都認為自己是真正的江舫,那此刻的自己難道是真正的自己嗎?

 說不定是一個鏡中的複製人罷了。

 個念頭是一閃而逝。

 但可以說,江舫是唯一一個在剛進副本的時候,就窺破了維人設計副本的心的玩家。

 而在開始實際『操』作後,江舫發現,遊戲難度比象的還要更。

 江舫殺死江舫,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所以,在親自手刃了三個自己的複製體後,江舫蹲在一面安全的鏡子前,沉思了大約一刻鍾光景。

 然後,江舫做了兩件堪稱瘋狂的事情。

 第一,把花蜜兌了水。

 第二,取了一樣c級道具,也是最無的道具之一。

 一面普通的鏡子,【愛之心,人皆有之】。

 江舫看中的是它的功能。

 【理論上可無限取。】

 【因為愛的心是不會停止的。】

 正常人會害怕破壞鏡子,製造更多的分·身。

 江舫偏不。

 在無限的鏡海中告訴奔跑,繃帶裹住手掌,打碎每一面鏡子,並一路丟下可以無限取的鏡子,順便一把的噴槍,沿途讓每一面鏡子上都沾上了蜜水。

 不到1個時,狹窄的、僅供兩人通的走道裡,就密密麻麻地塞滿了“江舫”。

 因為複製體多,鏡子裡已經塞不下了。

 無數個“江舫”像是繁殖能力極強的旅鼠,以成百倍、成千倍的速度暴漲,在擠壓之下面部變形,掙扎呻·『吟』,因為彼此身上的蜜糖香氣,瘋狂地互相攻擊、撕咬。

 江舫好像根本覺察不到個計劃的瘋狂。

 面對著在霧氣中各自目瞪口呆的幾人,遺憾道:“任務說讓我把蜜帶到蟻後面前,又沒說讓我把整罐蜜帶回去。實在不,我到時候隨便割一條沾了蜜的手臂,也算是能交差了。再說。本來是增加們的數量,讓們幫我把所有的鏡子擠碎的。誰到……”

 副本內的鏡子數量本來已經夠多,江舫短時內又增加了大量不該存在的鏡子,極大地干擾了副本的運和計算邏輯。

 更通俗易懂的話來說,蟻巢副本裡爆了太多預算之外的螞蟻,把蟻巢給撐爆了。

 彼時,維人的演播室裡也是一片兵荒馬『亂』。

 江舫了6個時,就叮鈴哐啷地把副本給拆崩潰了。

 蟻巢中的“江舫”本身是虛假的,本來要通自我犧牲來完成任務。

 但副本的崩潰,讓作為‘副本’一部分的江舫隨著副本的爆·炸,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上頭打來通訊質詢:“不是說江舫會在最後一個回來嗎?”

 導演焦頭爛額地盯著已經進入單人副本和車站副本之間的時間空隙、陷入沉睡的江舫。

 直到現在,祂被剛畫面上同時現上百個“江舫”的視覺奇觀給精神汙染得不輕。

 按道理說,江舫的確應該是最後一個回來的。

 江舫要破局,通關有一個。

 在衝破重重阻礙通關、來到『迷』宮中心後,會發現王座上的蟻後也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

 那個是被囚禁在副本深處的、表江舫本體的存在,是一個虛擬的符號。

 個江舫不能動,也不能說話。

 工蟻江舫需要心甘情願地把蜜獻給,就算完成了“自我犧牲”——一路腥風血雨的護送,就表著“犧牲”。

 但根據團隊對江舫的『性』格估算,必然會因為多疑,不肯交蜜,甚至會刺殺個真正的江舫。

 樣的話,就將一輩子被迫留在蟻巢『迷』宮裡,取蟻後的位置,和無數個自己交·配,永不停歇地產後。

 維人的如意算盤打得劈啪作響。

 江舫要麽失敗,要麽被迫完成麽長流程的『迷』宮追逃戰,最後一個返回車站。

 怎麽算祂們都不虧。

 誰得到,根本和“蟻後”沒打上照面,就直接把整個副本暴力破拆了?

 事已至此,也無法可。

 人都提前回來了,觀眾都在看著,要再通打『亂』時間線作弊,是不可能的了。

 導演定了定精神,對通訊器那邊回復道:“我們會予以補救的。”

 “我們做了planb。”導演發了狠,一字一頓道,“一定萬無一失。要是最後了什麽差錯,我就去三類世界的數據工廠撿垃圾。”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