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耽美工口 > 演員的誘惑
《演員的誘惑》第58章番外二繩子及反攻
「你真的要讓我練習?」旭臣看著床上光裸大男孩,詢問口氣帶點保留。但是,雖然試探,他的心里格外期待。

如果能成,他今天一定要反攻。

「嗯,沒問題。抱歉我沒辦法幫上忙,只能讓你練練手。」沐軒從床上坐起,臉上是一貫的燦爛笑容,「我該擺什麼姿勢?」

「先坐著吧。」

沐軒其實不抗拒做受,只是旭臣總很自然的就被壓倒,等再反應過來時已經是徘徊於高潮邊緣。所以交往了一年多下來,反攻都只是想想而已。

大叔拿起小型收納盒,將麻繩一捆一捆拿出放在床上擺好,邊估算著今天要怎麼綁、會用上多少繩子。

這些是沐軒昨夜幫忙處理的,被操軟的大叔癱在床上休息,邊一個步驟一個步驟說明,然後看著大男孩忙進忙出替清洗晾好的麻繩燒掉多餘細毛、上蠟。想起小情人處理著繩子時的專注眼神及臉上微紅,他突然覺得無比美味。

多麼可愛的孩子,整理著要綁自己的繩子還滿臉期待模樣,雖然旭臣不是S,但這畫面已經讓他在心理不停吶喊著一定要上了他。

「臣臣有綁人的經驗嗎?我一直以為你不喜歡這類的遊戲。」在戀人指示下,大男孩將雙手伸出以,以前拍片時他曾接過sm片也很享受當時的氛圍,在幾次專業S及繩師的指導下,他很清楚這種遊戲在追求快樂時也很注重安全,所以不排斥這麼玩。

只是旭臣呢?

兩人交往一年半了,多是些普通性愛而已,就算姿勢再多變沐軒也已經有點想嘗試新的東西。雖然他也不是S,但一些繩子道具玩起來其實很帶感,不敢主動提出主要還是怕這大叔會多想。

「有啊,以前為了一系列策畫公司聘過繩師,當時跟那位先生挺聊得來,他在工作時有額外教我許多。」旭臣將手中麻繩對折,將繩頭段壓在小情人雙手手腕,繞了圈俐落的剝奪了雙手自由,「後來一些只需要繩縛的場景我都自己處理,省了不少錢呢。」




「誒…那臣臣為什麼還需要用我練習?」大男孩假裝撒嬌著哀號,他大概猜到戀人跟他一樣心懷不軌,只是沒有說破。

如果旭臣也是這個心思,也許今天晚上能夠很快樂。

「因為我很久沒綁人了,要是弄傷演員怎麼辦?你又說你不會,不能幫我佈置現場,綁人很累的好嗎!」大叔笑著輕怨,他決定暫時隱瞞反攻企圖。雖然沐軒說過好幾次他當受沒關系,但要是又被他深情凝視、被他低喃著詢問“你真的想操我嗎?”他大概又會直接投降。

最令旭臣害怕的是,在那個視線及聲音下,他的身體會直接發情,還是從體內深處癢到不行、極度渴望被佔有的那種慾望。

「就…只是這樣嗎?」看穿了拙劣謊言,大男孩嘴角揚起勾人微笑。

「你閉嘴!」擔心又直接臣服在這年下戀人撩起的情慾下,大叔皺著眉出聲制止。

畢竟這人的聲音已經刻意壓低,再不趕快阻止,大概光是繼續聽這樣的聲音等下身體就有反應了。

「嗚…」假裝著委屈發出小聲嗚咽,可沐軒心裡樂壞了,他的戀人實在好猜到一個讓他感到很不可思議的地步。

「別裝可憐,也…也不要用那種委屈巴巴眼神…」大叔有點受不了,明明小情人是被綁縛的人,但他卻不停不停用發生各種聲音及雙眼來企圖撩人,這讓他決定提早用上眼罩。

加快手上速度,旭臣又快又精準的打上繩結,確認了手腕上的繩子足夠牢固,他接著起身到一旁白色實木矮櫃打開抽屜,拿出了個很襯沐軒氣質的眼罩。




幾週前在情趣用品店挑選拍片道具時,旭臣一眼就看上這個小東西。以紅色皮革為底,復上一層黑色蕾絲,紅與黑互相襯托,讓底色看起來不那麼鮮艷,又能顯出蕾絲的低調奢華。當時看著展示架,他不停想起千歌的作品中有部是扮演高冷S,他忽然覺得令人為之傾倒的抖S千歌,戴上這個一定很好看。

雖然價格有點偏高,但不過猶豫了三秒,他便決定買下。

戀人拿出的東西讓沐軒有點驚艷,他忍不住在心裡稱贊大叔品味不錯,也雙眼發亮的期待著。

「寶貝等等幫我拍幾張照片好嗎?這個好好看,要是戴上這個被捆綁…啊啊,我也好想看…」有點遺憾看不見自己的模樣,大男孩用懇求眼神凝視戀人,聲音盡顯興奮的請求。

「傻瓜…」旭臣寵溺的笑了笑,「我會拍很多的,就怕你自己不敢看。」

「我才不會,快點接著繼續吧,你看我都這麼興奮了!」大男孩敞開雙腿,才不過被綁個手,他的身體已經擅自激動到肉棒全硬了。

「你還真色…難道在片中看起來抖S的千歌,其實是個抖M?」眼前美麗身體實在太過色氣撩人,旭臣很想直接撲上去壓著操一頓。但在還沒完整掌控床上步調前,他實在不敢輕舉妄動。

否則反攻失敗的機率又會高上許多。

「才沒有,我當哪一方都行,就看我的寶貝戀人想要什麼。」溫柔笑容在大男孩好看的嘴角化開,他其實很不喜歡被擅自定位,但因為這麼問的是旭臣,所以他不介意。

真要說的話,一直以來他其實都是可攻可受,可S可M的。只是重回屏幕時被塑造成總攻,也許是他太會散發費洛蒙、也許是他性能力及技巧太高,大家總是簡單就屈服在他的身下、才讓他很久沒被誰攻下過。

「那今天當我的受吧!」不等小情人回應,旭臣直接將眼罩復上美麗雙眼,「你只有五秒能考慮,看是要拿下眼罩拒絕,或者轉身翹高屁股趴下求操。」

當然求之不得!

戀人的舉動都在預料之中,沐軒實在樂壞了。為了大叔的可愛,也為了兩人間的新嘗試,他開心極了。

而且交往了這麼久,常被想打聽兩人攻受角色的同事用旭臣是攻來套話,他早就好奇這人主動起來會是什麼模樣,很好奇導了這麼多情慾片的人,性技巧會是如何。

「不是…先幫我拍照嘛…」

跪立起身體,沐軒輕啟雙唇,只是他的要求讓旭臣嚇了跳。原以為小情人會拒絕,還真沒想到會是這麼可愛的要求。

「好,覺得什麼姿勢較撩人就自己擺吧。」大叔笑著搖頭,他很常覺得跟不上沐軒的思維。有時會覺得困擾,但大多數時候他很享受這種感覺。




大男孩想了想,只簡單雙腿跪立在床上,受縛雙手微彎靠在腹部線條美麗的肌肉上。輕仰起頭,縴細頸項上的喉結伴隨吞嚥緩緩移動,光是這樣看起來就極為誘人。

只是簡單姿勢,可大叔非常喜歡,將一旁矮櫃上手機拿起,以眷戀目光尋找好看角度拍攝。沐軒接著簡單變換幾個姿勢,像是將手舉起放到唇邊咬住繩結,一臉抗拒到想要用牙齒拆下束縛般。還有勾起嘴角邪魅微笑,探出紅舌輕舔手腕內側繩索等等,幾個動作都讓身為GV導演的他喜歡不已。

「好了,趴下吧。」

突然,他想起初識那日邊拍著千歌邊挨操的情景,身體似乎開始蠢蠢欲動。這讓他嚇了跳,趕快以假裝不在意的聲音,要求小情人停止繼續用肉體撩人。

從戀人帶點細微慌張的嗓音中,大男孩大概解讀出了意思,他無奈笑了笑轉身趴伏。

以胸肩貼床、腰部下壓臀部翹高的姿勢。

旭臣深吸了口氣,又拿起一條麻繩進行腿部束縛,他將沐軒的雙膝彎曲,大、小腿捆在一起,並分別固定在床腳,完成後這雙腿就只能保持大張,既無法施力也無法逃開。原本他還想讓沐軒雙手高舉固定於腦後,但為了讓他挨操時不要太辛苦而作罷。

「疼嗎?」

完成束縛旭臣離開床鋪,邊問邊拿起手機拍照。

「不…疼…」大男孩微喘,聲音細微顫抖,他有點後悔謊稱自己不會綁人,答應玩這種遊戲。

從雙腿受縛過程中,被麻繩、被旭臣的手不停有意無意撫過、掠過敏感部位,他已經徹底淪陷。滿腦子瘋狂想要更多愛撫、踫觸,想要被更加疼愛的念頭在喧囂。他原以為旭臣的繩縛只是普通而已,以為可以冷靜享受完大叔的性愛技巧,再掙開繩鎖反過來操哭對方。

但現在他只覺得身上快感強烈到不大妙,如果不被解開,大概今晚會被操哭的是自己。

「嗯?聲音,怎樣變得…」旭臣停頓了下走到小情人頭側,那張可以撐起高冷S的臉正雙頰泛紅、輕咬著下唇,「這麼可愛。」他俯下身附在泛著淡色紅暈的耳畔低語。

這麼一撩,大男孩瞬間連耳根都紅透,「啊啊…」可正當想稍微反駁,因姿勢而暴露在外的後穴突然被濕潤手指摸上,讓他嚇一跳縮瑟了下身體輕吟。

「軒,你好可愛呢。可是每次被你注視著、被你壓上,我都無法抵抗身體想被踫觸的慾望。」旭臣刻意以極近距離壓低嗓音挑逗,手指沾了許多潤滑劑在小情人後穴塗抹。

他的指尖沿著括約肌溫柔撫摸畫圓,按摩的手指也不停試探著往內輕壓,但在撬開穴口前就又放鬆力道。

每次手指松開,沐軒都會不自主的輕扭起腰,比起一下被貫穿到底,他覺得這樣更加折磨人。

「別…啊啊…」身後手指又一次松開了試圖鑽入的力道,大男孩忍不住開口想挽留。

「什麼?」壞心大叔終於佔了上風,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壞笑假裝不懂反問。

不管怎麼說,在被千歌吃掉前,他也是個常常操到可愛受方哭著求饒的總攻,這種被撥撩下身體對於慾望赤裸裸的反應,他是再熟希不過的。

大概再一下,就能讓小情人扭著腰求操了。

「唔…臣臣好壞…你…啊啊你…不是要操我?」在手指玩弄下,大男孩音色顯得焦躁,「別這樣…啊啊啊──」

在懇求聲下,旭臣滿意的將手指探入久未經人事的緊致後穴中。充滿性感肌肉線條的身體拱起,口中溢出的呻吟很好聽。大叔右手中指緩緩深入輕柔探索,左手拿起潤滑劑又倒了些到臀縫上方。

「你夾得好緊,不放鬆些會受傷的。」大量潤滑劑沿著臀縫流下,大叔欣賞著在冰涼液體下縮瑟著的翹臀,那畫面很好看。

「哈啊…」

沐軒喘著氣說不出話來,他不得不承認大叔的擴張技巧很好,才被手指玩弄了幾下,他已經爽到腰都快癱軟了下來,而且現在戀人攻氣十足的聲音也激起了他的征服欲。他在想,等會該如何保留些體力反壓、該如何讓這聲音變回柔媚嬌喘。

擴張進行得很順利,另外旭臣還發現小情人似乎偷偷做過體內清潔,這讓他驚訝。

也許沐軒真的在等反攻等很久了?

他忍不住這麼想。

在大男孩斷斷續續呻吟下,三根手指已經能順利出入,穴口也軟到像要化了般。眼看準備差不多了,大叔緩緩抽出手指。全部退出前,這饑渴身體不停收縮著像在挽留般。

「等等就給你了,別這麼焦急。我真的好久沒綁人了,要是繩子太緊讓你難受要告訴我,正式來時可不能弄傷演員。」抽出了手,旭臣不放心又查看了下繩結下的肢體,確認血液循環沒有問題,他才吻了下小情人背脊中央隆起的高點。




「不…不疼…快操我…」繩縛下的雙腿及手腕是有點痛,但不至於到很難受的地步,這是旭臣有好好掌控力道的關系。邊求著操,沐軒忍不住在心裡抱怨,有這種專業級技術根本就不生疏。

果然跟最初猜測的一樣,是這狡猾大叔設下的局。

「別急,會好好滿足你的。」唇瓣從光滑肌膚上離開,旭臣立起身跪到小情人被迫分開的腿間,「你會在我身下融化成什麼樣子呢?真是令人期待。」將肉棒抵上穴口緩緩出力,想像許久的畫面真實出現在眼前,大叔內心跟著激動不已。

「啊啊啊…臣臣…進來了…啊啊…」被異物撐開後穴的感覺太過強烈,沐軒不停身吸著氣努力適應。但快感隨著戀人的深入不停延燒著神經,他只能呻吟扭著腰迎接肉棒侵入。

旭臣的性器緩緩進入到底,久違被進入的感覺讓沐軒瘋狂。有一段時間,他很討厭當受,很討厭對著鏡頭張開雙腿假裝自己很快樂。是在第一次退出GV界跟個攝影師交往後,他才漸漸喜歡上為戀人打開身體。

後來因為被那人拋棄,他才一怒之下連絡上以前的經紀人,以攻的身份重新君臨GV業界。雖然不抗拒任何屬性,可他曾一度以為不會再遇見喜歡到願意為他敞開雙腿的對象,所以當時旭臣的交往要求是不再當受方,他也很驚訝自己會毫不猶豫答應。

原來對這人的愛,從一開始就異常暴走。

大男孩深吸著氣感受體內異物,感受著大叔的小心翼翼,他真的很愛身後的這個人。腿上繩結緊緊吃入皮膚,隨著戀人開始動作,疼痛細細的、陣陣的鑽入肉中。

不大舒服,但是融合在快樂中的痛他有點喜歡。

「啊啊…臣臣…好棒…」沐軒呻吟著,隨著體內肉睫的緩緩出入收縮,被貫穿到底時他舒服到身體使不上力、眼淚不自主從眼角飆出。可當肉棒往後退出,他的身體又會捨不得到緊緊纏住。

「你的身體好饑渴啊,我只是稍微退出一些竟然能激動成這樣。」感受著小情人體內的熱情,旭臣忍不住輕笑。沐軒的濕熱體內太過舒服,久沒操人的他才這麼一下就已經有點想射了。

大男孩被束縛的雙手壓在身下,頭側向右側臉貼著床,眼罩在白皙臉上很好看。肌膚上的紅比起皮革上的鮮艷紅色淡了些,兩種不同色階互相映襯很好看,旭臣拿起手機又快速拍了幾張。

順便,也拍了粉色穴口吞吐著肉棒的畫面。

丟開手機,也感覺到挨著操的身體似乎較適應了,旭臣雙手扶著他的腰際加快下身力道。雖然身體很美味他很想多品嘗些,但眼看小情人纏繞著麻繩的腿已經開始有點變色,他還是心疼的想快點結束。

大男孩的浪叫隨著旭臣速度越來越激烈,眼罩也被床單蹭下了一些,他那布滿淚水的眼角瞥見身後人,戀人壓著自己狠操的表情令他喜歡不已。

被旭臣親手綁縛壓著操,他很喜歡。

被彷彿會灼傷人的視線熱情凝視,更是讓他陷入瘋狂。

很想再多享受些戀人的疼愛,可雙腿已經發麻,很爽也很疼令他忍不住掙扎。明知道越掙扎,繩結會更深的吃進皮膚,可不適應這種痛的他,還是克制不下身體自然的反射動作。

「軒,會疼嗎?」感受到大男孩的細微抵抗,大叔柔聲詢問。

「啊啊…疼…不...不要緊…」快樂跟疼痛在身體裡不停沖突,沐軒想擺脫繩子,可他更不想旭臣停下,只能強忍著用後穴的快樂來轉移注意。

發現小情人似乎在強忍,大叔有點進退兩難。他不是S,看著戀人痛苦的臉不會特別興奮,但他又無法壓抑早就被高高撩起的慾望停下。他掙扎猶豫了幾秒暫停下動作,彎下腰吻上小情人布滿薄汗的背脊,「再稍微忍耐下…」語落,舌頭勾勒著脊椎輕舔,口中化開的應該要是微鹹,他卻感到了極甜。

「好…不…不要停下…啊啊…」

體內肉棒的動作一停下,沐軒更感到難受。沒了快感,腿上皮膚被狠狠撕扯著令疼痛放大,他倒寧願被一口氣做到最後再好好休息。

平常攻氣十足的男孩軟著聲懇求,讓旭臣的理智瞬間斷線。他想讓小情人也一起達到頂點,於是改變了進攻方式。原本一下下的深操,變成了頂上前列腺又快又急的蹭著。

很快,從體內敏感點湧上的快感,強烈到壓制了身上的不適,大男孩細微抵抗消失,身體跟著旭臣動作迎合輕扭。

在刻意賦予快樂下,沐軒的陰囊開始收縮、肉棒不停怒張,被操軟的後穴痙攣不止,唇瓣間溢出的呻吟幾近瘋狂。察覺到小情人已經快要高潮,旭臣持續加大力道並將右手探到他的腿間。

一握上即將宣洩的肉棒,大叔很驚訝身下人早被操到黏糊一片。原本擔心這孩子已經許久沒當受會不習慣,但這身體似乎挨操也挺享受的,讓他挖了坑的罪惡感一下子全部消散。

「親愛的,射吧…我們一起…」旭臣肉棒抵上前列腺細細磨蹭,右手手掌握住小情人濕滑性器,拇指壓著系帶處套弄,邊用性感嗓音低喃。

在誘人聲音下、在身體內外一起湧上的強烈快感中,沐軒倒抽了口氣身體伴隨著射精抽搐。而在大男孩的身體高潮中,旭臣的肉棒被緊緊絞住,又濕又熱的嫩肉裹緊了不停怒張著的敏感肉棒,他高仰起頭發出舒服低吟,順著身體感覺將一股股精液宣洩到美味身體中。

直到美好的高潮餘韻開始逐漸消退,旭臣才將肉棒緩緩抽出,趁著沐軒還癱軟著身體,他動作輕柔又快速的拆掉所有麻繩。

而接下來的事,讓旭臣後悔好一陣子。

兩人洗完澡回到臥室,沐軒已經恢復體力,二話不說的直接押著戀人上床狠操。他的眼中充滿了強烈慾望,霸道強勢又赤裸裸的慾望,讓旭臣無從拒絕。明明兩人一直都有默契拍攝前一晚不要過度縱欲,可大男孩一想起戀人在身上馳騁的模樣,他怎麼都壓抑不下沖動。而大叔被眼神折服沒成功在第一時間拒絕,之後被操到開口無法成調的聲音,更讓他無法認真拒絕。

「不…軒…啊啊啊…不要…不要了…」大叔不知道被操射第幾次後,雙手無力推拒著小情人,口中軟軟喊著不要。

「真的-不要-了嗎?」伴隨著詢問,沐軒一下一下用力用力頂上大概也被操腫的前列腺質問。與強勢口氣不同,他的手指動作輕柔的撫上戀人汗濕額發。

旭臣半著眼看著大男孩手腕上的繩痕,很想抗拒但身體的快感又強烈到令他不停深陷。甚至在體內肉棒試圖抽出時,他滿臉不捨的輕咬下唇、伸手拉住額旁的手。在這極為撩人動作下,沐軒腰際一個用力,將退出到只剩前端在穴口的肉棒狠操到底。

天色微亮,前GV男優終於放過後穴已經紅腫不堪的戀人,激情退去後他帶著歉疚表情將癱軟大叔打理幹淨安放在被窩中。

今天的拍攝是下午開始,設置好鬧鐘,沐軒做了起床會被罵一頓的心理準備上床。輕摟著心愛戀人,在熟睡臉龐烙下輕吻,伴著從窗戶透進的晨曦,兩人沉沉入睡。

作者有話說︰反攻這標題行嗎?

瑟瑟發抖,

或者給個建議看要怎麼下標題...

因為海棠上受到聖誕禮物,

所以快馬加鞭的碼出了感謝番外,

(有錢能使喵推磨~)

(現實喵...)

這次跟海棠同步更新,

有彩蛋,但廢文網這邊可能過幾天才會補上彩蛋內容,

等不及可先上海棠敲,

一樣是免費文別擔心~

愛你們,希望反攻大家也能喜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