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妖合記之蛇妻》第89章
番外 胡毓生的綠帽危機 1

  靜虛開門時,春日裡的雨水已經將門口的桃花打濕了,淅淅瀝瀝的雨不停地下著,把花瓣打落在了地上。

  他抬起頭來,不遠處,胡毓生正在跟那狐女開心的聊這些什麼。

  靜虛心中一緊,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這狐女身姿娉婷,長相嬌媚,十足十的狐族美人,再加上嬌憨的語氣,恐怕是個男人都要拜倒在她的紅羅裙下。

  胡毓生大概也不意外。

  這麼想著,莫名的苦澀泛上了心頭。與胡毓生相處數年,為他誕下三名狐兒,耳鬢廝磨時傳來的是胡毓生甜膩的海誓山盟,靜虛也難免沈溺其中,可當這多次數顯的狐女再次出現時,靜虛再也不能欺騙自己了。

  在深沈的愛意,也抵不過冗長的時間吧。海誓山盟不過是說出來自欺欺人,這世間哪有一生相守的璧人,哪有亙古不變的誓言?何況狐族每個人都是多情種子,而說不定胡毓生也倦了吧。

  不行!靜虛握緊了拳頭。

  他靜虛從來不是知難而返的人,從當年師弟的事情上就可窺得一斑,於是靜虛閉上門扉,拿出了那兩個精緻的錦盒。

  他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錦盒,而盒中的,正是兩根巨大的玉勢。

  想當年,自己與胡毓生到了蛇族,不知哪位蛇族的貴人就數次鴻雁傳書,以示愛意,靜虛的性子宛如高嶺之花,自然置之不理,前幾天,那蛇族竟然膽大包天送來了兩根巨大的玉勢,送來的小童還臉紅著說這是按照主人的尺寸做的,靜虛自然大為氣結,本想丟回小童手中,可不知為何,竟然陰差陽錯的留下了。

  看著玉勢的尺寸還有上面逼真的紋理,靜虛突然有些口乾舌燥,而這幾日以來,沒有被疼愛的後穴也隱隱發癢,微微的濕意也讓靜虛的身子傳來空虛的癢意。

  挑開竹簾,此時胡毓生還在與那狐女興致勃勃的說些什麼,靜虛憤怒的甩上了竹簾,卻故意將竹簾沒有完全合上。

  “嗯……唔……相公……相公的東西好大……”靜虛甫一將那陽物含入口中,便發出了淫亂的呻吟。

  狐族人聽覺敏銳,雖然隔著一段距離,但靜虛確定,胡毓生一定能聽得到。

  就是故意要你聽到,靜虛心想。論心機論計謀,胡毓生雖然與他不分仲伯,可胡毓生心疼自家娘子,自然娘子說什麼都聽,靜虛正是吃準了自己是胡毓生的軟肋,才故意用計勾引撩撥。

  “淫婦的淫穴好癢……嗯……嗯……”一說出這樣淫亂的話語,就算心如止水的靜虛,也忍不住面色赤紅,這些話都是胡毓生教給他的,可靜虛卻從來沒有在床榻上說過,連相公都只是叫過那麼一兩次。

  “唔……唔……”靜虛想象著這根是胡毓生的陽物,再加上有意挑逗,不僅言語淫亂,嘴上更是服侍的殷勤,只見他將陽物努力含入口中,唾液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嗯……唔……”胡毓生你怎麼還沒來,靜虛心煩意亂得想,莫非玩夠了後庭真的要被那狐女勾去了?

  不,我絕不允許。可沒想到,只不過是用計勾引胡毓生,胡毓生非但沒有勾引來,反倒弄得靜虛後穴一陣陣淫癢,差一點掀開簾子把胡毓生叫進來好好白日宣淫一番。這麼想著,靜虛決定下一劑猛藥。只見他拿起了身邊另外一根玉勢……

  胡毓生正說的開心,忽而聽到了耳邊的聲音,忍不住側目望去。這時,只聽狐女輕笑幾聲。

  “怎麼?”這聲音勾的胡毓生心猿意馬,忍不住馬上回到家中,看看自家娘子到底在做什麼事。

  “快回去吧,”狐女輕輕推了推胡毓生:“要不然你家娘子可要被慾火燒死了。”

  聽得外人奚落,胡毓生俊臉一紅:“那大家姐,我這就回去了。”

  原來這女子不是靜虛所想的是來勾引胡毓生的狐女,竟然是胡毓生的姐姐,那女子狡黠一笑:“你啊,不在床上滿足你的老婆,小心被跟隔壁山頭的白兔精家的老婆灰狼一樣,給相公戴綠帽子哦。”

  “我才不會呢!”說完,被懷疑床上功夫不到家的胡毓生臉上一紅,隨後微微拱手權當是跟姐姐告別,大步流星的走回家中。

走到門邊,靜虛的呻吟聲更大了:“啊……啊……好大,相公的陽物,好大……淫婦,淫婦受不了了……快,快給淫婦……”

  這幾聲呻吟更是煽起了胡毓生心中的慾火,勾弄胡毓生胯下那物站了起來,可胡毓生不是魯莽之人,今日裡靜虛太過反常,竟然主動說那些從未說過的淫亂話語。

  莫非……胡毓生眼光一寒:莫非真的有了姘頭,胡毓生在自家門口就被人戴綠帽子了?難道是隔壁那個花妖,還是一直對靜虛眉來眼去的蛇妖?

  不可能,自家道爺相夫教子,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可,自家娘子到底在做什麼呢?胡毓生這麼想著,輕輕的掀開了竹簾。

  作家的話:

  ……揍~豆豆老婆不許淘氣!再淘氣老公不給你燉肉吃!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