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H Game王子不愛公主》第24章
第三章 - 露出馬腳(1)

  「是我誤會了。」

  冰染冷哼一聲也沒回答,自顧自的……就算在迷路中也耍帥的轉頭就走。

  青年望著他目中無人離去的模樣,再瞧瞧他走進的宅邸,若有所思的……

  冰染這回倒是瞎貓遇上死耗子,隨便一走便摸到了那個圓弧形的拱門,確定回到了青瀾住的宅子,只是這麼一想不由得覺得納悶,怎麼剛才千回百轉的就像鬼打牆似的回不到這?明明就是在隔壁的啊!

  還是說剛才撞見的人物是關鍵角色?一定要遇見他之後才能離開那裡?

  越想越覺得十之八九如此,冰染走著走著又讓花叢給刺傷,美麗的淡色薔薇受到他的催殘落在地上散成片片,頓時間馨香四溢,芬芳得教人神醉。

  他一邊哀著被尖刺扎傷的手疼又一邊哀著倒楣,卻渾然不知他方才是以多麼岌岌可危的蛇形姿態繞過那匠心獨運的人造菡萏池,在如此巨大且形狀天然的荷池邊閉眼走著,沒失足落水已是相當驚人的運氣了。

  前方傳來此起彼落的哀號聲與宛若風中殘燭的抽氣聲,靠著耳力感受外界已有一段時間,大約聽得出這這些來路不明的人都是在室內的,聲音隔著一層阻礙,從青瀾的角色到目前為止的劇情來推斷……這些大概是像自己一樣,被青瀾收留的病患,只是一天就這麼豐收……當是在撿流浪貓狗嗎!

  在心裡翻了翻白眼,一面又為了自己竟不是唯一的而吃味,繼續再往前,發現人聲更是嘈雜,猜測大約是接近了前廳……更向前走不只喧囂,連對話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神醫……我這多年的殘疾竟然給治好了……真是神醫啊!」

  「您真是活菩薩、活神仙哪!」

  「您慈悲心腸、妙手回春……求神醫救救我兒呀……」

  「不需要你推我擠的,主子說了都會一一看診,各位鄉親父老們都別急,一個一個來都會輪到你們的……」最後以較大的聲音壓過群眾的是紅葉,她似乎在維持現場一團亂的秩序。

  冰染雖然看不見也能憑聲音想像此時門庭若市的情景,哼!怎麼他人人景仰他卻人人喊打呢?不公平!真是太不公平了!

  那時是覺得殺手聽起來威風,現在真悔不當初,要是情況反過來,青瀾瞎了還會全身痛得動彈不得向他求救,他還不把握機會整他一番?

  只是,現在說什麼都為時已晚了。

  「神醫大人,能佔用些時間嗎?」

  冰染一愣,這聲音不是他剛才在巷裡遇到的那個青年嗎?

  「喂喂喂……不是說了一個個來嗎?你怎麼……喂!」

  「敢問閣下可是與蛇蠍美人有所過節?」完全不理會紅葉的阻擋,青年強行穿越人群到了青瀾面前發問,那表情說是咄咄逼人也不對,就是有些冷漠。

  「沒有。」

  「那為何你執意要救被他所傷的人?」

  面對這不速之客,青瀾搖一搖摺扇不卑不亢地莞爾回答著:「你多慮了,我只是因為他令許多人嘗到喪親之痛,想要幫助這些無辜受害的群眾……更何況就算不是毒傷,我同樣也會診治的。」

  「這樣啊……」青年垂下了眸淡淡說著:「聽聞神醫之事在街上傳得沸沸揚揚,我原先還以為你和那妖孽有交情呢。」

  「我不認識他。」

  「是嗎?那……那人又是誰?」青年冷靜的神情不變,揚了下顎意示那躲在牆邊的冰染說著:「和傳聞中一樣看不見……也和傳聞中一樣美麗呢。」

  青瀾朝他所指之處望去,就見到冰染站在牆邊偷聽,或許失明的他以為自己躲藏得天衣無縫,但事實上他雪白的裝扮已相當顯眼,甚至有一大半的身體是露出來的,哎,真是笨得可愛啊。

  「他不是,證據是他的雙眼便是為蛇蠍美人所毒傷的,同其他人一樣,暫居在此等待治療。」

  冰染還在狀況外的偏著頭思索著,赫然發現這話根本是在說自己,急急忙忙的縮進牆後,這才失了身影。

  「是這樣啊……」

  這時急急忙忙闖進一人,驚惶失措的大聲叫嚷著:「不、不好了!隔、隔壁孫府死了好多人啊──」

  原本還在暗罵自己的迷糊,為自己的丟臉舉動感到不悅,結果聽見了接下來的事,冰染更愣了,他怎麼就選了隔壁執行任務,這麼做豈不是讓自己的嫌疑更重了嗎?

  果不其然又聽見那青年話中有話地說道:「我剛才……在孫府附近的巷子撞見了那少年鬼鬼祟祟的在那兒徘徊呢。」

  「你這是要懷疑他嗎?」青瀾沒有任何遲疑的回答:「不可能的,他是我昨天才在路邊救回的傷患,剛失明幾個時辰的人行動都不易了……你看他剛才的行為便知,更何況殺人……談何容易呢?」

  每個攻勢都讓青瀾輕而易舉的化解,青年並沒有任何證據,說再多也只是空口白話於是作罷,臨走前則是怕被遺忘似的報上名號:「不好意思叨擾各位了,在下為神樂,目前正在追捕蛇蠍,望神醫有任何發現……都能知會一聲。」

  「定當竭力所為。」青瀾涼涼地回應,眼神一轉睨著那躲在牆後的美少年,隔了片牆,後者當然不知道自己正被那若有深意的綠眸盯著,心虛的又摸回了自己的房。

  「嚇!你怎麼進我的房啊?」綠柳被突然闖進的冰染嚇了好大一跳,他正在換衣裳,兩條腿還光裸著,小麥色的臉皮上羞窘的紅了,還好這人看不見,要不自己可就春光外洩沒得見人了。

  「……」冰染沉默三秒,帥氣的轉頭就走,連不好意思我走錯了之類的話都懶得說。

  「欸……你等等,你是要回房吧?還是我帶你去吧。」

  綠柳只是看到冰染停住腳步一言不發,有些納悶的,又過三秒便看到大少爺他不高興的擰眉說著:「喂!要帶還不快點,慢吞吞的幹什麼?」

  綠柳欲哭無淚的回答:「我、我在穿褲子啊……」

第三章 - 出乎意料H場景(2)

  被綠柳攙扶至房裡,才剛坐定便聽見綠柳疑惑的開口:「這裡怎麼有一包藥粉呢?」

  冰染怔了下,青瀾沒給他任何藥粉,目前為止也只出現過一回……便是冬梅強行倒入他嘴裡的時效性解藥。

  他連忙靈機應變地順口回答:「那是青瀾囑咐我要吃我不小心給忘了的,現在記起來了,等等就吃。」

  綠柳被唬得一愣一愣,呆呆的喔了聲替他倒了杯水便立即離開了,畢竟這個嘛……神秘的白衣美人和主子有一腿,和這少年共處一室瓜田李下的,雖說他問心無愧但落人話柄總是不妥。

  冰染和著水將解藥吃了下去,想著他才剛完成任務就立刻送來了解藥,這是在暗示他無時無刻都被盯?著嗎?算是種獎勵也是下馬威吧?

  系統指示:摸出紙上的字。

  冰染好奇的將桌上原本要丟棄的裝藥紙張,拿了起來緩慢的摸著,赫然發現還沾附著些許藥粉的紙上頭竟有一個個被戳出的細小孔洞,凸起部分排列成文字,神奇的是剛才那些藥粉居然沒有從那些洞中掉出。

  至於這些隱藏的文字方才被藥粉堆掩蓋,綠柳這才沒有察覺。

  鉅細靡遺地撫摸著,發現上頭寫著的是一個人名與……死。

  相當簡單明瞭的指令,冰染覺得這劇情真是緊湊,事件一個接一個發生教人措手不及,但緊湊也總比一開始慢吞吞活像烏龜爬似的好,冰染不自覺的揚起了嘴角。

  只給個人名就叫他出任務這不是擺明捉弄人嗎?難不成要挨家挨戶問,到時誰人不知他就是殺人兇手呢?

  不過呢……三天三個技能,其他兩個剛才都派上用場了,最後一個他還在想肯定只能擺著好看,不過事實證明他的運氣一如往常的好啊!

  在學校他的成績十分優異,除了他的確天資聰穎之外,只要任何必須做出「抉擇」等需要一些氣運的題目……也就是所謂的選擇題,他都能易如反掌的全數猜對。

  而技能列表也是供他選擇的,雖然他的確沒選到聽音辨位,但陰錯陽差的選了個搞笑的NPC雷達,現在便得來全不費工夫,不行,他都快為了他的聰明才智仰天大笑了。

  奇怪,他剛才迷路怎麼就忘了還有這方便的玩意兒?

  但在腦中有內建尋人地圖是一回事,一個瞎子要怎麼不引起眾人注意摸到目的地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冰染想了想,決定晚上再動身。

  晚風沁涼如水,拂得樹影搖曳生姿,一片夜闌人靜,卻有條人命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消逝,全身的血液以驚人的擴散速度降溫,冰染看不見他發紫的雙唇,看不見他結霜的瞳孔,只覺得他同自己一般,越來越冰冷。

  側耳傾聽,確定外頭沒人經過,冰染輕手輕腳的踏出房,正在設定搜尋紅葉回到青瀾家,忽聽後頭傳來腳步聲,冰染心一跳,不加思索便立刻打了上去,那人雖然反應過來卻還是閃避不及,沒直接打上依然讓掌風掃過,寒氣入侵骨髓。

  那人不退反倒藉著冰染的欺身過來更順勢迎了上去,沒料到他竟這樣不怕死朝自己貼過來,冰染襲了個空,右手一陣吃痛竟是被定住,他這下倒是安分的任那人扣在懷中。

  不是因為動彈不得,說起來麻痺的也只不過是手腕,而是由於那人使的竟是針,淡淡的藥香也自衣襟傳入他鼻尖,冰染咬著唇心裡頭一陣紊亂,怎麼青瀾會跟來啊?

  青瀾是笨蛋嗎?劇情這麼亂玩Game over怎麼辦?他可不想就這麼一直瞎下去啊!

  「果然是你……」青瀾說著連忙將不斷蔓延的寒氣制住,要不再遲點整隻手都給廢了,雖說現在泛青的五指看上去也挺怵目驚心的。

  冰染沒有動作,垂首擰著眉問:「你怎麼會在這?」

  「早上的事讓我有些芥蒂,便多留意你沒想到……」

  冰染聽他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不禁沒好氣地扁了扁嘴,是啦是啦,他現在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

  不待他不屑地吐嘈完畢,又是由遠而近的腳步聲,兩人作賊心虛下意識就是躲,閃進了最近的一扇木門,青瀾當然是即刻便發現裡頭是什麼地方,只是現在也沒得棄嫌,輕輕一揮滅了燭火,四周陷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幕之中。

  但冰染卻也是馬上就瞭解了這是哪裡,畢竟那撲鼻而來的臭味真是教人難以忍受,他連忙按住了鼻子,一臉嫌惡的躲在青瀾懷裡。

  木門發出咿呀聲,緩緩地被推開,來人睡眼惺忪的睨了裡頭一眼,腦子有些昏沉地喃喃自語:「茅房的燭給燃盡了啊……唔,去隔壁間的好了,嗯……等等得記得換只新的……」

  青瀾肯定那人睡迷糊了,說要去隔壁怎麼還越走越進來,還好他只是磨蹭了會兒才腳步虛浮地又走了出去,冰染原先都是努力屏住呼吸,忍受著那熏天臭氣,這時那病徵卻突然又天不時地不利的發作,他緊緊抓著青瀾的衣裳忍受痛楚,一邊在心底罵著那只禽獸要玩兒子都不會挑時機的。

  注意到冰染的異樣,他低頭查看他的狀況,明白了怎麼一回事,竟還聽見外頭那個應該是在夢遊的NPC喀啦喀啦弄著鎖鏈似乎要反鎖,這詭異的情境下,便接收到了系統訊息。

  條件達成:性愛場景-茅廁。

  冰染差點一口氣喘不過給嗆傷,在這種鬼地方做個啥,況且現代在廁所炒飯的確司空見慣,但從沒聽說古代會有人在這做的!雖說入鮑魚之室久而不聞其臭,待了一會兒嗅覺疲乏現象確實開始作用,但是先別談臭不臭,要是一不注意栽入茅坑裡……後果會不會太慘烈?

  冰染不曉得人是不是還在外頭不敢出聲,只好對抗著身體的疼痛死命地扯著青瀾的袖子、用力踩著他的腳明示暗示,別想在這種地方上他,要是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執意如此絕對跟他拚命!

第三章 - 樹上 微H(3)

  好吧,雖然各種地方做這事都別有一番風味,不過這種沒情調的地方他還是敬謝不敏的,青瀾眼神轉了轉,不做會被扣積分,但是依照之前的經驗也有可能會有隱藏場景……

  茅房還隔了扇窗,向外推開後頭隔了棵樹便是面牆,從窗口溜出這麼個狼狽的行為,由青瀾做起就是優雅十分,懷裡抱著人輕盈的蹬出,衣袂翩然銀髮飄搖,三兩下離開了宅子,輕掠到了一間客棧邊的樹梢上。

  這倒不是什麼輕功了,是青瀾本身的敏捷點數所致。

  四周杳無人煙,高掛在枝葉上的紅燈籠由於他們的到來而輕輕搖曳,映照在地的樹影婆娑起舞,原本想要將人帶回府中,只是冰染早疼得支撐不住,嗚咽一聲掙扎了下,險些摔落地面。

  青瀾這才停在樹上檢視冰染的狀況,他痛得滿身大汗無力攀住他,要知道青瀾現下左手給寒氣凍得無法動彈,於是只有一手攬著他的腰,要是冰染自己沒使力便像剛才那般險象環生的。

  條件達成:隱藏性愛場景-樹上。

  這遊戲為啥總要這樣別出心裁的亂設場景啊?無言歸無言,總比茅房來得好,其實現在冰染覺得哪兒都行,只要能別再承受這種連無處不疼的痛苦……

  看冰染難受萬分的模樣,青瀾也不拖泥帶水,抱著懷裡的溫香軟玉手不規矩了起來,在滑膩的大腿之上來回揉撫,甚至情色的探入衣擺下隔著裡褲愛撫著渾圓的臀部。

  眼神卻是心不在焉的注意的週遭,這樹高度驚人,俯瞰下去大約有兩人高,要是一不小心重心不穩栽了下去恐怕不是小傷,緩緩的移動位置,讓兩人置身於比較茂密的枝椏之中。

  繁葉望出是美得教人沉醉的月夜,透過葉片灑落的銀色月光將兩人鍍上層銀邊,冰染的肌膚更是如凝脂一般泛著光,較粗的枝幹支撐了兩人,也是完美的落點。

  確定了安全無虞青瀾這才專心一致的憐愛懷中的美人,疼得眉心緊皺,冷汗涔涔卻還執意咬著唇瓣不肯發出哀嚎聲,該說他有骨氣呢?還是說太愛面子了。

  手輕輕隔著布料曖昧的在臀縫間滑動,在手指的按壓下布料陷入了臀瓣之中,微微的摩擦過敏感的菊瓣,冰染的呼吸聲變得急促,輕輕的扭動了下,發出細微的嚶嚀。

  優雅地挑動指尖,讓冰染腰後的花狀綁帶松落,衣襟敞開了一大半,紅櫻有意無意的裸露了出來,讓月色照得嬌豔欲滴挑逗著男人的視覺感官,美麗的白色衣衫成漂亮的縐痕,宛如流水般的線條襯托著冰染纖細的肩頸,這種衣裳半掛的模樣既脫俗又性感。

  拉開冰染胸前的白色絲綢布料,低頭採擷那甜美的果實,又舔又吮的,吞食了冰染的些許思緒,也吃掉了他一部分的痛楚,兩種感覺交織在冰染身上,他不由得更加渴望青瀾的唇舌,主動的探出藕臂拉著他的後頸,送上自己的全部。

  「嗯……」乳蕊被含在青瀾嘴裡輕吃著,讓牙關啃咬著有些麻癢,在臀部肆虐的那隻手更是變本加厲的拉下裡褲,沿著勻稱的雙腿上撫,邪肆的來到了大腿內側挑逗著冰染的情慾,卻沒有給冰染急需疼愛的地方,任何的關愛。

  被勾起的慾望得不到紓解,冰染咬著紅唇低低吟著,嘴上不說,身體卻往那游移的手貼近,青瀾沒有理會他的下身,倒是注意著冰染被他舔弄得嫣紅的胸前,嘴裡的乳蕊挺立微腫,離開了唇後更能看見它水光灩瀲的誘人模樣,使他愛戀不已的又探舌舔了下。

  「呃……你、你別故意……」冰染胸前一陣酥麻,下身早已顫巍巍的起了反應,在交疊的白色衣料下,明顯的凸起更是可愛得教人想好好逗它一番,青瀾絕對也注意到了那佇立的性器,偏偏就是不肯碰它一下。

  此時痛楚早已被過多的情慾給掩蓋過,冰染難耐地挺著下半身磨蹭他,咬著牙在心裡罵,青瀾以前不是動作很快,怎麼這回要這樣吊他胃口,一副坐懷不亂、游刃有餘的樣子真是氣人!

  下腹被小巧的玉柱蹭著,青瀾輕輕一笑,手連勻稱的美腿都不碰了,改從衣擺下探入,在他不盈一握的柳腰上來回滑動,薄唇在他雪白的頸子上吮吻出一個個紅痕邊道:「我一隻手被你傷得不能動,你就委屈點自個兒來吧。」

  「……王八蛋……」冰染咬牙切齒的罵著,雖然說在他面前自瀆還是有點羞赧,但是這種時候低頭就是輸了,深呼吸了口氣,冰染緩緩的將手下探,碰觸到自己泛熱的下身,嚥了口唾沫,慢慢地套弄起來。

  「呃嗯……啊……」侵襲腦海的快意逐漸增加,儘管自慰的小手還有些顫抖的,隨著青瀾含住他另一邊紅櫻,又吸又咬的欺負著,白嫩的乳肉都浮著層紅雲,他更是沉浸在慾海內載浮載沉,套弄的速度不自覺的增快,呻吟聲越來越高亢。

  「噓……」青瀾突然抬起埋在他胸前肆虐的臉,吻住他不斷溢出嬌吟的小嘴,堵住他的聲音之後,才貼在他唇瓣之上輕聲說著:「好像有人來了……」

  冰染一聽立刻屏氣凝神的,的確隱隱約約聽到細小的步伐聲,心臟跳得飛快,畢竟他雖然知道兩人是躲在樹上,在綠葉的遮蔽下歡愛,但問題是,他並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安全的地方,要是不夠隱密的話,下面的人一抬頭不就看見他們倆衣衫不整的在樹梢上幹什麼好事嗎?

  青瀾方才便評估過這附近的環境,除了這樹枝葉相當茂密,外頭不太能看見之外,這附近除了昏暗的紅色燈籠便無其他照明,他甚至都能保證要是人走到了樹下都不曉得上頭有人呢,只是看懷裡的少年慌亂失措的模樣,忍不住興起逗弄他的慾望。

  「吶,萬一你發出聲音會被發現的,為了安全起見,是不是要堵住你的小嘴呢……?」

  聽著青瀾靠在他耳際輕聲的呢喃,帶著慾望的低沉嗓音相當具有誘惑力,幾乎魔魅的像是惡魔的耳語,雖然知道危險,卻還是無法阻擋那致命的引誘,冰染一方面由於底下步步逼近的人,一方面又因為青瀾的聲音心跳不已。

  他沒有說話、沒有任何回應,只是緋紅著臉屏息以待,又聽青瀾緩緩地舔著他的耳廓低語著:「只好這麼做了唷?」

  雖說這話像是問句,冰染卻被抱過了個方向,變成了趴姿,紅唇讓個巨大的東西抵住,泛著教人神醉的麝香味。

第三章 - 樹上69 微H(4)

  雙眼被蒙住,雪色羅衫披掛在身上香肩半露,臀部更是恰到好處的遮了大半,事實上裡頭已然一絲不掛,雙腿跪在粗糙的樹枝上,磨著他細緻的肌膚有些泛疼,雙臂俯在青瀾腿上,還感覺得到布料,就是貼著小嘴的東西熱得像要灼傷他的雙唇。

  冰染立刻就明白了那是什麼,那巨大又危險的存在教他驚慌,又羞赧的心跳飛快,他能清楚的聽見自己胸口跳動的聲音,大得像要彈出胸口似的快要窒息,他下意識便是燙到一般的立刻退開,對方卻好似洞悉他想法,放在他腦後的手不重不輕的施力讓他沒能離開許多,隱隱約約還感受得到那種壓迫感近在咫尺。

  青瀾好整以暇的欣賞他紅豔的臉蛋,雖說看不見眼神,也能從他緊抿的紅唇得知他的慌亂與羞怯。

  「你不想讓人發現吧……」帶著情慾的低語像催眠一般灌入他的耳中,冰染緩緩的揉著手下的布料,呼吸不順緊張萬分,不敢出聲卻在心裡腹誹要不出聲那麼多個法子,為什麼偏要最淫穢的一個?

  更何況他在魔法島時,被那個變態用照片玩的時候,青瀾還一臉正義凜然地說著他絕對不會這麼對待自己,現在不是自打嘴巴嗎?

  後腦杓的那隻手沒有逼迫他低下頭,反而是舉起膝蓋朝他的下身有若有似無的磨蹭著,冰染敏感的下身被刺激得不行,呼吸越來越急促,抬起手想要阻止他的腿,一次深深的摩擦讓他險些呻吟出聲,竟情不自禁的張嘴含住小嘴前的碩大。

  這麼一含冰染立刻就嚇回神了,羞得不知如何是好,想退也被享受到極致快感的青瀾制住,很久之前有這麼次經驗,但是現在幾乎沒心思回想那時自己是怎麼做的,小嘴也只淺淺的含進了頭部,腥甜的味道自舌尖蔓延。

  青瀾倒抽了口氣,看他不知所措的模樣喘息著,不安於他的不動作,一邊施加力量於他的腦部一邊刻意的刺激他的下身。

  被挑起的情慾冰染難以抵擋,每次的輕擦過都讓他想發出吟叫,不由自主地更往下將碩大的慾望吞入口腔,小手也輕輕的握著底下的部份,這才發現都含到了底,竟還有一大段在外讓掌心包覆著,甚至大得有些難以一手掌握。

  小嘴也給撐得有些艱難,壓著舌、貼著上顎、抵著喉頭,冰染難受地輕淺吸著氣。

  慾望讓溫暖的口腔緊緊包覆著,又濕又熱的嘴裡雖然只能吞下一部份,但卻是無與倫比的暢快,更何況冰染蒙著雙目張著紅唇含下自己勃發的誘人畫面近在眼前,青瀾的眸色越漸深邃,難耐的動了下下身,手也滑到冰染腿間愛撫著不斷沁出蜜液的性器。

  「嗯……」發出甜膩的鼻哼,冰染將人罵個不行,分明是他不動青瀾就故意刺激他,聽著腳步聲都快來到底下,不能再發出聲了……冰染糾結了會只好忍著不適與羞澀,緩緩地擺動頭部吞吐著碩大的昂揚。

  青瀾舒暢的閉起眼悶哼了聲,獎勵性的套弄幾下早已興奮地分泌許多露滴,濕淋淋一片的小巧性器,冰染受到下身的快意沖襲腦海,不由自主的緊握手中的慾望,小嘴也用力一吸,更是讓青瀾仰起頭靠上樹幹喘息著。

  底下的人此時也已走到他們這棵樹下,冰染在這種怕被發現的緊張情緒下,更是敏感不已,挺立的嫩芽相當有感覺,不知道是受到青瀾不斷握著他下身揣動的緣故,還是想讓青瀾別在這種時候欺負他了,冰染更賣力的服務著,眼睫之下泛出晶瑩淚光溽濕了蒙眼白布。

  「唉……」幾不可聞的一聲輕歎自下方傳來,冰染身子一僵便知曉這個莫名其妙的遊戲,又故意讓NPC停在他們附近,等著發生什麼劇情了。

  不滿他的分神,青瀾卻更是刻意的用力一握,拇指磨弄著性器頂端的小孔,冰染緊繃的身軀被強大的快感衝擊,淚汪汪的釋放,小嘴也壓抑地用力吮著青瀾的勃發,高潮無邊無際的將他淹沒,全身劇烈的顫抖著。

  難耐的呻吟全化作無聲,消失在吞著慾望的口中。

  但是這麼一射,白濁盈滿了青瀾的手心,竟那麼不巧的滴落掌中、滴落樹枝,不偏不倚砸中下頭那個人。

  「這……」那NPC是個中年男子,他摸了摸發上的白色液體,先是不敢置信,緩緩地仰頭一看……

  冰染自然是不曉得發出什麼事,只知道死命的含著沒有釋放跡象,甚至還越來越硬越來越大的碩物,不敢發出聲,青瀾真是舒服得什麼都不想管了,只想抱著冰染的小腦袋狠狠的抽插,在他溫暖潮濕的小嘴裡釋出精華。

  不過現在情況非同小可,精液都要命的滴到人家頭頂,這豈是一個慘字可形容,副本挑戰看來就要功敗垂成……

  青瀾強忍著下腹急欲紓解的火熱,看著下面的人的動靜,只見那位大叔望著他們這呆了好半晌,嘴都合不起來,心裡最了最壞的打算。

  那NPC接下來竟又是一聲千言萬語訴不盡的深歎,垂首頹喪地搖著:「凶兆啊凶兆……進京趕考數十載,名落孫山數十載,現下才剛趕了一宿路便出師不利給這樹上的鳥禽給……凶兆!真是凶兆!」

  青瀾聽了真是不住的揚起嘴角,感情這NPC把這甜美的愛液給當成了鳥類的……他心情甚好的發動技能,冰染沉浸在高潮餘韻之中還完全在狀況外,竟聽到青瀾唯妙唯肖地學了兩聲鳥鳴。

  還在錯愕不解,便聽到底下的人邊歎息邊離去:「連杜鵑都笑我癡,還是回鄉耕種來得實際啊……」

  冰染聽見那人離去,發現自己還含著屹立的熱鐵,小嘴都發麻了,才臉紅通通的想要離開,不過他剛想動作跪著的兩腿卻被忽地捉住,旋了個方向架到青瀾肩上。

  「你做得很好唷,繼續……為了獎勵好孩子,我也一起幫你含吧。」

  反應不及便被這麼一轉有些頭昏眼花,重點是竟然連讓嘴離開碩大的機會都失去了,因為害怕掉落地面而不敢掙扎,緩緩的思索他的話……

  咦!?那時候未遂的69……現在要實行了嗎!?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