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H Game王子不愛公主》第41章
10-1,噬血蝶 H

  剛開始是疼痛,尤其傷處還是脆弱的粉櫻,但這樣的痛楚對悠草來說根本無關緊要,接下來由那軟嫩的吸附處,傳來陣陣的癢意,一點一點的化作微小的分子侵入四肢百骸,那種麻癢的擴散讓身體輕顫起來。

  很想要撥掉乳首上一邊吸取血液一邊分泌麻醉液的暗色毛蟲,可是那種令人無法忍受的癢意中又帶著難以言喻的快感,兩種感受同時尖銳的刺進腦海,矛盾得使人瘋狂,可又的確不捨得讓這種歡愉中斷。

  被吸取血液的地方不僅沒有失去血色,反而隨著漸漸結成的蝶蛹而越見艷紅,而在酵素作用下,悠草幾乎全身的肌膚都紅得像盛放的花海,體內悶繞著的高溫熱得不可思議,而前後邊受到的刺激更是敏銳了數倍。

  「嗯……呃啊……好癢……到處都好癢……」緊緊捉著沙發扶手的指節都泛紅了,僵直的雙腿底下可愛的腳趾也蜷曲起,悠草忍耐著想動手撥下它們的慾望,腦子發熱得有些昏沉,渾身更是香汗淋漓。

  此時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深入腸道的章魚足,突然蠕動的更加厲害,害得悠草擰著眉呻吟出聲,不住的夾緊後穴,想止住那軟韌並富有彈性的章魚足胡亂鑽動,然而忽地腸壁內幾個敏感處又被強力的吸盤緊緊吸住,悠草尖叫了聲,咬著唇射了出來,濁白頓時噴濺在章魚光滑的褐色身體上,而他的下腹也是泥濘一片。

  一直在一旁毫不表態的目睹悠草高潮的過程甚至是射精時的任何神情,神樂那夜幕般的眸子連一點閃耀的星光都不見蹤影,漆黑得魔魅異常,纖長的墨色睫羽歛下,依然保持著優雅且清冷的態度走到悠草身前,跪下身替他除去黏在腿間的八爪章魚。

  仰頭睨著悠草沉浸在高潮餘韻中的淫媚模樣,張著紅唇氣喘吁吁的,漂亮的碧色眸子漾著氤氳水光,卻是掩不住的情慾與渴求,身子才剛釋放過又微微的發起顫嚶嚀起來,連下身都尚未疲軟便又精神奕奕的屹立著。

  望了眼正在逐漸成型的蝶蛹,猜測大約是注入體內的興奮酵素造成的效果吧,接收到他渴望的神情,神樂一手握住昂揚套弄著,一手繞到後邊情色的揉捏著圓潤的翹臀,感覺手中如凝脂般的滑膩臀肉,與些許沿著線條流淌而下的濕潤。

  「裡面很癢……幫我……」自動的將腿張開,並將驀然空虛的後穴湊近他修長潔白的手指,穴口正沾著些許的生物黏液與濁白,因需求而微微的收縮蠕動著。

  這才將指尖沿著臀間的溝壑滑到了小穴前,雙指推擠開嫣紅的菊瓣,深深進到底部,旋轉按壓著粉嫩的腸壁,並拉扯出濕淋淋的水漬聲,另支手握住的性器也同時配合的進出的長指揣動著。

  既愉悅又難受的嬌吟著,鼻音與哭腔交織而成的甜膩嗓音,回盪在陰暗的室內,在帶著淡淡霉味與動物腥臭的潮濕空間中,意外的增添一分春色。

  眼看著黑色的蝶蛹帶著豔麗的大紅色斑點,美麗而大款的逐漸成型,悠草的身體更是又癢又舒服的無法自己,幾乎是每個全身上下精孔都被強迫地打開來,感受著流竄全身的快樂,連指尖都莫名奇妙的發麻像是觸電似的。

  身上的各個敏感處都在發燙,火熱得就像在下一秒就會自燃,即使自然也無妨……在這種極樂的享受中死去,哪個男人會口是心非的說不願意呢?

  原本還以為學長會進來,不過沒想到他竟只是用雙手服務著他,但光是雙指的進出還是下身的撫弄在這時都比被十個人輪流插還爽快,電流在四肢百骸無止盡地疾速流竄,讓他不住的戰慄著。

  等到那蝶蛹大功告成時,幾乎任何的知覺、難受、快感都累積到了極點,悠草忍不住地逸出一聲聲壓抑的呻吟,雙手緊緊的抱住自己雙臂,指甲都陷入了肉中嵌出淺淺的紅印。

  美麗的玄色蝶蛹,具備著華麗與冶豔卻不奢糜的形體,透露著淡淡的危險氣息,卻莫名的具有致命的魅力,總有股……讓人想碰觸它,對於那高貴而冷艷的存在一親方澤的慾望……

  更何況它們兩隻,結蛹的落地處是比玫瑰還要嬌豔的花蕊。

  而過了數秒,才剛成型的蝶蛹顫動了下,忽地裂出個細微的小縫,以難以置信的速度羽化的墨蝶在裡頭掙扎著,從那夾縫中緩慢破壞囚禁他的囹圄之境,當它們破繭而出重獲新生時,悠草也受到牽引似的全身一僵,在身下兩處的同時刺激中,激動的讓第二次的白色精華釋放出來,眼底滿滿的是晶瑩誘人的淚光。

  而釋出的溫熱愛液,帶著使人心神盪漾的麝香味,使神樂身上沾上了他的氣息。

10-2,噬血

  而裂開的蝶蛹中,飛出的不是一隻蝴蝶,而是數十隻小蝶,赤色的、墨色的,兩種姿態優雅高傲的蝴蝶從兩個蝶蛹中紛飛而出,與下身的銀色愛液形成了美麗而極端的對比。

  羽化後的殘骸便在蝶群們飛散過後,碎成片片灑落下來,而進食完畢,吞食血液而癢得肥滋滋的吸血蛭,圓滾滾的活像是黑色版的蛆蟲,這時也一個個自悠草身上剝落,原本被吸附的地方,則是一塊塊不規則的紅痕,微微地滲出鮮紅的血水。

  「呼……哈、哈……」連續兩次的高潮來得過於密集,悠草喘息不止地嚥著唾沫,好半晌才放下跨在椅子兩邊的長腿,光裸稚嫩的足蜻蜓點水的輕觸在地面,而後睨著地上因自己而「血足飯飽」的蟲子,緩緩的踩壓下去,噗滋好大一聲,濕黏黏的感覺由腳底傳來。

  「真會吃……」儘管面容是情事後的潮紅,下睨的神色卻冷得有些教人參悟不透,悠草將白皙的足抬起,露出底下被輾過的乾扁蟲屍與四濺的絳紅液體,偏著頭一臉嬌憨的模樣開口,語氣還帶著些情慾的瘖啞誘人:「我會不會失血過多昏倒啊?」

  「應該不會的。」拿起一邊的衣服替悠草稍微清理一下一塌糊塗的身子,擦拭到了胸前時,手卻一把被悠草抓住,舉到了唇邊親吻著,水光灩瀲的湛藍色眸抬起帶著玩味地望著神樂,輕聲低喃了句:「不行,我好害怕唷,我要立刻補血……」

  語畢,竟是真的張嘴潮神樂的手腕內側咬下,力道毫不心軟,深陷的齒痕下,緩慢的流淌出鮮血,神樂吃痛的皺了下眉,卻也沒抽回手,而是任他伸出可愛的粉舌舔舐血液。

  雖然悠草本來就愛玩愛鬧,不過這次確實是做得比較過火,神樂歎了口氣,大概是最近太忙比較冷落他了,所以在鬧脾氣吧……為了避免總有辦法將已經糟糕至極的事情推向另一個更糟糕的巔峰的人繼續作亂,神樂也只好將有容乃大的精神繼續發揚光大了。

  嗯……不過他也是覺得自己在這件事上是有些理虧的,自然是平心靜氣的順著他的任性了。

  咬著人家手不放的悠草,這才放下他的手臂咂了咂嘴,嘴邊沾上的豔紅液體讓他分外有股噬血的邪美感,欺負學長欺負得心滿意足後,更是笑顏逐開的道:「多謝招待!」

  這下子擦完悠草身上,改成擦他自己的手腕了。

  「吶……學長你不想要我嗎?」悠草突然湊了過去,雙手壓在抬起的膝上,一張清麗的臉蛋又靠在交疊的手背上側著頭問著,姿態相當的清純可愛,卻又帶了點說不出的誘人。

  動作頓了下,語氣平板的回答他:「我最近很忙。」

  乍聽之下是有些牛頭不對馬嘴,不過悠草聽這答案都快聽到耳朵長繭了,當然明白他指的是什麼,每次叫他上線就是千篇一律的這個爛答案,不就是個全國各校的頂尖學生參訪交流的活動嗎?幹什麼這麼勞師動眾的每個社團每個科系都要參與其中啊?

  不滿的嘟起嘴,巴著人以賴皮的語氣說著:「你人都在這裡了,做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接著一隻手抓著他肩膀推開一段距離,然後擺在他眼前的是長長一排清單,密密麻麻一路排列下去,在清單後面的人則面不改色的附註:「還有這麼一大堆,所以請照行程走。」

  「你可以不要這麼一板一眼的嗎?」悠草一把從中間將紙撕成兩半,雖然在事情處理上是相當精明幹練,但是某些時候真是固執的跟木頭沒兩樣,雖然這也是他最喜歡的學長的可愛之處啦──不過這種在床上滾在滾去……不,是在H Game做來做去的時候還這麼不知變通就太沒情調了吧?

  「快點嘛……你明明就想插我還裝什麼正人君子……」悠草臉紅紅地掛著靦腆羞澀的笑,說出來的話卻那般不堪入耳,眼睛更是意有所指的瞄著神樂鼓起的腿間,那深色布料下醒目的突起要人不看見都難喔。

  後者則是不肯妥協的轉開臉看向一旁,依然是沒得商量的冷靜語調,甚至是有些目死的說著影射的話:「要是有人不滿意又要一直打擾我……一個下午做的完的事要花兩天……」

  「好嘛……」雖然戰敗的是自己,不過難得看到學長這麼人性化的可愛一面,還是心頭喜孜孜的,完全是跳樓大拍賣的給予殺必斯:「如果做的話那我選一個就好,等等還去幫你弄學生會的工作唷。」

  「真的?不是來搗亂?」

  「當然是真的啊,請看我真誠的眼神。」悠草將天空藍的水眸睜得大大的,原本就顯得相當無辜的雙眼此時更是澄澈得像一汪青潭,不過到時候會不會有什麼變卦很難說就是了……隨心所欲一向是他的人生指標嘛,人活著不開心那還不如去死,你說不是嗎?

  不過現在的他可是相當認真的唷,畢竟趕快幫學長弄完那些麻煩的事,學長才能繼續陪他玩啊,暑假都快結束了,開學之後比較難這麼頻繁的上線了吧?

  看他眨巴眨巴的眼神很是可愛,不過他也知道這傢伙說風是風說羽是雨,行為處事比雲還變幻莫測,但至少現在減成最後一個活體道具是絕對的優勢。

  「那你想玩什麼?」

  悠草的眼睛轉了轉,甜甜地笑著:「蛇,我屬蛇嘛!」

10-3,腹蛇纏身 H

  大部分人對這種陰險狡詐的生物不太抱有好感,不過既然被縮減成最後一項了,哪還會再有什麼怨言,神樂二話不說的聽命行事,抱起悠草輕盈的身子將他放置在另一隅,原本被清理得皎白的身軀,頓時又增添了繽紛的色彩。

  這處有些奇異的長滿各色繁花,奼紫嫣紅好不妍麗,但美麗的花總是帶刺,甚至是在悠草的肌膚碰觸到時,有生命似的蔓延並纏上他的雙臂與雙腿,花蔓捲住他的雙手使之伸直高舉,兩邊腳踝則也被荊刺纏上大大的拉開,岔開的雙腿隨著籐蔓的上纏到了大腿根部,分外的情色與誘人。

  悠草左看看右看看,端詳了下自己被弄得不得動彈任人魚肉的模樣,半是羞怯半是期待地道:「討厭,學長都玩這種的……」

  你的表情看起來一點都不討厭。

  在心裡吐嘈的神樂決定開始無視他的話了,卻也不動作便叉著手立在一旁靜觀其變,細微的聲響由壁上佈滿的花籐傳出,接著便眼尖看見幾條藏在叢中的綠色腹蛇緩慢的沿著花蔓向悠草靠近。

  青蛇爬向他的手,它們不咬人,就只是一邊津津有味啃著花瓣一邊前進,最後竟是以緩慢的速度捲住他的兩隻手腕纏緊,蛇冰冷的體溫與細小鱗片的觸感,在一片花蔓中有種特別不同的感覺。

  半是騰空的身子逐漸的被越來越多的青蛇接近,和悠草的髮色同樣翠綠的蛇們逐漸包圍他,一直冷眼旁觀神樂這才走了過去,啃吻他的嘴唇接著沿著下顎一路親了下去,親膩的在他滑膩的頸項來回舔吮,悠草難得安份的星眸半瞇任神樂在身上留下嫣紅的印記。

  唇舌來到胸前的突起處,因為剛才的噬血蝶進食過而紅得如莓果一般艷麗,張嘴含吮住並輕輕的逗弄著,便聽見上方輕聲的微喘,而後是咬住變得挺立的乳蕊輕吃,另一手則同時愛撫著另一邊紅櫻,又揉又捏的讓它變得更為紅腫。

  「嗯……學長……」低頭望著埋在自己胸前的神樂,少年的聲線製造了無比誘人的嚶嚀,感覺不少的蛇都滑上了自己的身體,並且隨心所欲的胡亂遊走,他不驚也不懼,只是那種冰涼帶著癢意的感覺讓他微微的扭著身軀。

  沿著大腿往上滑的青蛇來到脆弱敏感的腿間,若有似無的刺激讓悠草的雙眸變得壓抑而渴望,甚至是連細細長長的蛇身都捲住了性器,活像是自己領地的匍匐在上。

  唇舌舔吮著胸前突起,一隻手則沿著後腰向下撫摸,愛撫著臀部卻不往很嫩的小口探去,反像在等待著些什麼,接著便有另一條較粗的腹蛇從後肩沿著背部向下爬行,並來到了渾圓的臀部。

  神樂的手試探著,前邊的玉柱已然佇立,並沁出可愛的淚滴,而後邊……尖細的蛇尾順著誘人的溝壑晃啊晃,居然開始在菊瓣處有意無意的來回畫著,刺激得穴口處一縮一縮的好不誘人。

  輕劃幾圈過後,蛇尾便鑽進微微蠕動著的小穴,越後面越大的蛇身也一不做二不休的不斷擠了進去。

  「嗯啊──進、進來了……嗯哼……」擰著柳眉楚楚可憐的呻吟著,只是他的表情每每和他心想的不盡相同,至少神樂明白他絕不會因為這樣而害怕或是膽怯的。

  剛剛失去了插入的物體的甬道,因再次的填滿而感到滿足,下身被另一隻蛇箍緊,卻也在難受中更加亢奮的滴落白色的體液,敏感的後庭不住的縮緊著,冰冷的蛇身進入後穴挾帶著細微的鱗片粗糙感,使得悠草不住的發顫。

  而將他兩邊乳蕊都啃得瑰紅綻放,並濕淋淋的沾上層水光而顯得更為嬌豔的神樂,這才抬起頭轉移陣地的吻住那張現下只會流洩出甜美嬌吟的小嘴,說實在的,這張嘴也只有在這種時候才顯得可愛。

  「嗯……唔……」唇舌交纏中交換彼此的津液,並將各自的氣息傳遞至對方身上,讓它久久不散,成為短暫而甜蜜的烙印,在深吻的空檔中,還流著唾液而更顯淫靡的紅唇轉開並抬眼露出我見猶憐神情請求道:「學長……進來……」

  「等等吧,你不是要玩蛇?」有些心不在焉的啄著他的嘴,極力忍耐著慾望也因他的誘惑而蠢蠢欲動。

  「現在!」不容反駁的喊著,並妖嬈的扭著腰輕喃:「一起進來……」

10-4,與蛇雙龍 H

  「你……!?」不敢置信的瞪著眼望著悠草,神樂有點腦筋打結的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快點嘛,一起……不然……」

  發覺自己額角又抽痛了起來,這傢伙總有辦法語出驚人得讓他胃泛疼,於是不等悠草將那些威脅利誘什麼的說出口便扯斷縛住他雙腿的花蔓,將悠草翻過身背面向他,整個人雙手依然被綁,並正面貼在花蔓牆上,一手抓住鑽入他後穴中還露出一大截的那條蛇,將它的嘴打開並讓兩指卡在它大張的嘴中,制住他的頭同時也不讓它有機會攻擊。

  解開下半身的束縛,讓火熱的昂揚緊緊貼著已被插入一隻蛇的後庭之外,輕輕的頂撞著交合之處,半是提醒半是最後的確認,以苦苦壓抑的低沉嗓音問著:「你是認真的嗎?」

  「很認真……」背過身被壓在牆上的姿勢看不見後方的人,悠草只是微微的側過頭,扭動臀部勾引又渴求的道:「我想要……一起插進來一定會很舒服的……」

  被這樣淫亂的誘惑著,是神都受不了,不過他在每個男人面前,都會露出不同的風情吧?一想至此,略帶懲罰意味地在身前的小妖精肩上狠咬了下,想著都玩這麼大了也沒必要再瞻前顧後的,拉起蛇頭彎到了穴口,硬是以捏的方式刺激毒液的內腺,讓尖牙流出暗紫色的毒液,並一點一點的滴在被撐擠開的菊瓣與蛇身之上。

  一方面是沒有適當的潤滑想要雙頭並進相當困難,一方面……還是私心會想在悠草身上留下自己才有的痕跡與特殊的記憶……

  毒液在蛇身上流動,對它自身而言當然是不痛不癢的,但一流淌至瑰紅的穴口,那股熱辣的刺激立刻讓悠草擰著眉呻吟出聲,藍眸更為迷濛與挑人,汗濕的白淨臉龐卻扯出一抹輕笑。

  足量的毒液洳濕了交合之處,神樂另一手先是讓指尖沾染上了那抹妖異的暗紫,同樣的熱辣感也由指腹蔓延開來,而後長指從塞了蛇身的後穴邊緣,緩慢的推擠進去。

  「啊……」後庭除了青蛇以外又加了一指,悠草舔著唇呻吟著,隨著那侵入的手指進出而款擺著,忍不住猴急的嘟著紅唇撒嬌道:「不用擴張了……快點進來嘛……」

  儘管被他的誘惑弄得心猿意馬,但神樂還是明白此時的進入過於勉強,倒抽了口氣硬是咬牙再擠入兩指,將窄小的後穴足足撐大了一圈,順著蛇身抽動幾下,感覺甬道都被緊繃得推擠到了極點,悠草也因這樣的律動而不住的縮緊後穴,輕聲悶哼著。

  抽動幾下之後,沾上腸液和毒液的三指抽出,將快把持不住的勃發抵了上去,摩蹭幾下水淋淋的菊瓣,便一咬牙地挺著腰桿闖了進去。

  「呃啊啊──好痛……嗯……」悠草被綁住的雙手捏得死緊,指甲陷進掌肉中壓抑地繃著身軀,原先柔軟、冰涼的青蛇已經後庭填滿,此時又加上了男人灼熱堅硬的慾望,硬是將狹小的腸道撐擠到前所未有的寬度,被撕裂的感覺頓時由後方傳遍全身,而毒液更是順著傷處滲入體內而熱辣著。

  「嗯……」同時容納兩種物體的後穴緊致得不可思議,神樂俊眉深鎖著,汗滴也順著額角性感地滑下,而那條被壓得變形的青蛇則有些痛苦的開始掙扎扭動,但一大段都在溫熱的腸道中,頭部又早被有先見之明的神樂制住,它的掙動只是徒勞無功。

  「哈、哈……」呻吟時開啟的唇讓未嚥下的唾液自唇角流下,模樣淫媚的喘息著,明明交合處都沁出鮮紅的血水來,卻還毫不在意的斷斷續續喃著:「學長……快、快動……好棒啊……」

  這麼一聽後方的男人便把持不住的退出了些,又猛力的撞進了腸道深處,讓趴在牆上的綠發少年連臀部都遭受了大腿的拍擊而發出淫蕩的肉體撞擊聲,欲仙欲死的高吟著。

  神樂架高他一邊美腿壓在牆上,讓自己能進得更深,至此亙古不變的律動便在交錯的呻吟與粗喘中無止盡似的展開。

  被拉扯到極限,呈現8字形的腸道在抽插中牽動黏膩的液體,發出噗滋噗滋的羞人聲響,但由於蛇身過於柔軟並沒有同時進出著,一直保持著在裡頭,但脹大的慾望在抽動時會牽引著它,蛇身在掙扎當中不只搖動外邊的身體,埋在甬道中的蛇尾也隨之扭來扭去。

  於是除了被抽插的的快感,內部攪動的蛇尾也讓敏感的後庭既癢又痛,卻又愉悅得叫人指尖也為之顫慄……直到那名為高潮的巔峰席捲而來,兩人成為迷失在情慾與感官之中的動物……

  * * *

  「……看什麼看!」冰染惱羞成怒的瞇起眼瞪人,精雕玉琢的臉蛋紅得像蘋果般可口又討喜,做都做完了,連穿個衣服都要這樣一副還想吃他似的緊盯著不放,那雙深沉的綠眸都快讓他喘不過起來了……

  偏偏轉背面也不對,正面還不是被看光光,可恨死了,想對青瀾的目光視若無睹,偏偏被盯著的肌膚還能不由自主的發熱,害得他連穿褲子的手都不住的輕顫,經過激烈性事的雙腿也虛軟得有些站不直,結果就絕對是遷怒地轉過身罵人了。

  手還被綁在空中,也還坐在釘椅上不得動彈的青瀾露出無辜的神情:「我什麼都沒做啊……」

  「屁!你剛剛那眼神叫做視奸!做這麼多次還……還不滿足,淫魔!」

  「是這樣說的嗎……?」青瀾側了下頭,讓銀白的髮絲滑落在線條美好的肩頸,上頭則佈滿曖昧的抓痕與被凌虐過後的紅痕,薄唇揚起性感的弧度:「但是我才做了三次,某人可是射了五、六次喔……」

  「你!」冰染俏臉脹紅,一下子語塞連罵人都辭窮。

  「啊……而且有件事我忘了說……還記得你之前的禁慾量表嗎?那時你還懷疑我在外面亂搞……好冤哪,後來我問了焚漪,他說呢……禁慾量表的消耗速度和飢渴值有關唷,也就是說……你、好、饑、渴、唷。」

  「去死啦你!他亂說!我哪有饑……」

  「那把你的飢渴值說出來我們比一比要嗎?」

  「我、我干麻要告訴你啊!哼!」

  【本集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