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H Game王子不愛公主》第47章
6-1,拐小碰友

  近日的相處下來,貝貝果然如同外表那樣天真可愛,有著符合年齡的單純,對任何新事物都覺得新奇,和某個愛裝早熟的不可愛少年天差地別啊,嘖嘖……

  「我就是愛裝成熟,怎樣?關你什麼事啊!」

  也不再像當初那樣怯憐憐的,看來只是怕生而已,久了之後那些天然到無以復加的反應實在是……太、可、愛、了,心臟完全被擊中,難道這是他家老頭從小到大都死不讓他養寵物的後遺症嗎?

  不知道人可不可以當寵物養?

  焚漪盯著面前置身七彩花海便開心得雙眼放光,垂落著紫藍色翼尾的彩蝶停在他髮梢上便雀躍的晃著雪白的耳朵和尾巴,相當認真的這麼思考著,當然除了這腦殘的思考回路之外,他還是有掛念正事的。

  「貝貝,珀鏡好像都接近晚上才上線,他是要上班嗎?」

  一談論到關於珀鏡的話題,貝貝都會一僵,感覺有些支支吾吾,不大想提起的樣子,現在也是轉開眼神垂著頭小聲回著:「嗯……他每天都要上班,除了假日之外。」

  看他這個像是被欺負的態度,之前就又會良心不安的轉移話題,看男孩不再愁雲慘霧的,而是露出他專屬的純潔笑顏,不過現在……打破砂鍋也得問到底,雖然套一個十二歲男孩的話實在算不上什麼光明的事,不過還是得做啊。

  「你對他的事好像很瞭解呢,你們……認識很久了嗎?」焚漪斟酌了下字眼,總覺得貝貝這年紀應該不曉得在一起的意思是什麼,不過連大人的事都有過經驗了……時常不曉得究竟該把他當小孩子看還是小大人看了。

  「……嗯,很久了。」貝貝乖巧的有問必答,卻也不多提,像在刻意避開些什麼。

  「那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

  「呃……怎麼認識的……」大概是問到問題核心了,貝貝滿是遲疑又愁眉苦臉的,小臉都糾結成一塊了,想回答又不知道怎麼回答的困擾表情都快哭出來了,完了,罪惡感又來了,他不是壞人啊啊啊──

  「對啊,我很好奇很想知道喔,不能跟我說嗎?」

  貝貝嘴張了又張,猶豫的望著焚漪不知道如何是好,畢竟對方真的是對自己很好的,無聊的時候都是他陪著自己說話,因為自己太過害羞了,班上的同學都要主動和自己說話才能有所交流,好不容易熟識了,現在要升國中又要重新適應新的班級……和沒有朋友沒兩樣。

  而且害怕現實而躲在網路世界的他,也總是獨自一人,同樣的擔心受怕卻更要忍受孤獨,不管怎麼說把自己帶離封閉世界中的是這個大哥哥……可是他交代過要保密,而且……自己也知道這種事情不能亂說的,說了好像會發生什麼大事……

  貝貝蹙著眉心,默默的搖了搖頭。

  「真的不能說嗎?可是我們這麼好,有秘密會覺得好難過呢……」焚漪輕歎了口氣,側過頭落寞的說著。

  「不知道會很難過嗎?我、我……」貝貝果然被精湛的演技騙得手足無措,絞著手指就快要棄械投降,投降的不只是秘密,連帶的還有快要奪框而出的淚花。

  「別哭別哭,你哭我就更難過了,放心喔,你跟我說的話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我發誓。」焚漪發覺自己像是拐騙小朋友的糟老頭……雖然怎麼樣也心安理得不了,但看見一步步踏入陷阱,被燦爛奪目的銀絲所引誘而漸漸落進蜘蛛網的可口獵物……莫名的有種成就感,原來他有犯罪的傾向和天賦?

  「不會跟別人說嗎?」

  「嗯,說出去的話我下輩子就是豬。」下輩子都死了誰知道……上次有個床伴連名字都記不起來的那種,懷疑他外面有第三者,他發的誓更毒……要是有的話,他下輩子就當受給他反插之類的。

  「那……打勾勾。」貝貝偏著頭,澄澈的金色大眼散發著全然信任的光輝,眨巴眨巴望著他伸出手來。

  ……完了。

  完全不一樣啊啊啊──他的心臟快不行了,罪惡感快把他擊潰了──

  焚漪抽搐著嘴角,逼迫自己露出幾乎要破功的微笑,伸出小指和他勾勾手蓋印章,然後相信自己大概真的會下地獄。

  「那個……他是……」貝貝勾完手之後,戰戰兢兢的低下頭緩緩開口:「……我把拔……」

  「喔……呃,你剛剛說什麼?」焚漪突然腦袋當機了三秒,是他太久沒挖耳屎出現了幻聽嗎?怎麼聽見了很出乎意料的恐怖答案?

  貝貝困惑的眨了下眼,他說得不清楚嗎?接著理解了什麼似的,害怕被討厭地泫然欲泣著,還是聽話的又再度重複了一次:「……珀鏡他是我的爸爸。」

6-2,亂倫!?

  「啊?他是你爸?」焚漪錯愕得連嗓門都大了起來,嚇得貝貝一下子點頭一下子搖頭,眼淚就要奪框而出。

  「欸呃……你別哭,我不是怪你,只是那個……」自己心裡都還難以平復,焚漪還得忙著安撫驚嚇過度的小狐狸,話說到一半還卡住……畢竟亂倫耶!活生生的亂倫就在眼前耶!

  雖然說同性相戀已漸漸被世人所接受,但還是狹隘的存在,更別提在這樣的遊戲裡,連最禁忌的一等親亂倫都冒出來了,誰還能平心靜氣啊?一開始就覺得兩人年紀相差懸殊,沒想到居然實情是這個樣子,那難怪貝貝要守口如瓶了,但……

  所以事實是這麼單純的孩子和自己的爸爸相戀……真是這樣嗎?那麼那些畏懼的反應又是怎麼一回事?

  拐彎抹角的男孩大約也聽不懂,焚漪索性蹲下身,按住貝貝肩膀開門見山的問了:「嗯……貝貝你喜歡你爸爸嗎?」

  貝貝先是遲疑的低下頭思考半晌,才用不確定的語氣怯怯的回答:「……我可以不喜歡他嗎?」

  這孩子真是純真到一種鳳毛麟角的地步啊……人才。

  焚漪這麼一愣的想著,怕自己隨便胡扯的話他都會當成聖旨,難得認真的解釋著:「呃……基本上不可以,但是如果爸爸很糟糕很糟糕的話可以。」

  「那……我想要不喜歡他……」

  「為什麼呢?」

  「因為……把拔會趁馬麻不在的時候脫我衣服,然後……然後……」貝貝努力的選擇詞彙,雖然不是不知道那是什麼,可是他學到的是一個男生一個女生才會這麼做的,這樣也算嗎?最後還是吐出腦中的那兩個字:「……做愛,可是我好難過不喜歡的。」

  「……嗯,還有呢?」

  焚漪的語氣格外的平靜,其實早就火冒三丈了,內心爆起熊熊怒焰一發不可收拾──就算不認識貝貝好了,光是一個陌生人聽到這種禽獸不如的行徑都會想憤慨得立刻報警的吧?強姦未成年少年也罷,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根本是泯滅天良了。

  「還帶我到遊戲裡……可是遊戲裡沒關係的,因為把拔說馬麻知道的話會很傷心,至少在遊戲裡她就不會知道了,可是家裡的話……有時候馬麻在,把拔還是會在房間……」貝貝愁眉苦臉的娓娓道來,焚漪微笑著打斷他:「嗯,我明白了,說到這裡就可以了。」

  焚漪掛著風雨欲來的「危笑」,拉著嬌小的白狐狸就往回走,義憤填膺地規劃著接下來一連串的行動,絕對要讓那只衣冠禽獸付出代價。

  「喂喂,停停吧你們。」焚漪毫不客氣的直接闖入人家恩愛的洞穴,冰染衣服被扒了一半,秀色可餐的半躺在地面,被高挑的男子覆住上下其手的,本來就紅得像蘋果的臉蛋這下子根本是熟透了,大罵一聲滾──死命的踹開身上的男人,羞憤的躲到後面去整理服裝儀容。

  貝貝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在看見第一眼時就害羞的垂下耳朵,連忙遮住雙眼,非禮勿視呀。

  「你不會看氣氛的嗎?」青瀾淡淡的睨著不速之客,嘴上沒說,俊美的臉上還是清清楚楚的透漏著和冰染同樣的一個字──滾。

  焚漪揮了揮手,回答:「如果我真的看氣氛的話,明天也見不到你。」

  「真瞭解我啊。」青瀾聽到這句,忍俊不禁地笑了起來,後面倒是傳來氣惱的羞吼:「你們都去死──」

  「總之貝貝先寄放在這裡,顧好他啊。」向青瀾說完之後,焚漪又轉向貝貝道:「給我你家地址。」

  「啊?可是……老師說,不可以隨便給陌生人電話和住址……」貝貝無措的低語著。

  「我是陌生人嗎?我可是把你當成弟弟一樣的,想去看看你過得好不好,父母怎麼樣而已……」基本上已經拐小孩拐出心得的焚漪,反應迅速的使出搏取同情那一套,貝貝立刻用力的搖了搖頭,不疑有他的背出地址,焚漪記下之後摸摸他的頭道:「很乖很乖,那我到你家之前你都別下線,乖乖等我唷。」

  要不下線又給那匹大淫狼有機可乘還得了?

  接著又想起什麼似的,補了句:「對了,地址除了我以外的人都不能給,他們都是陌生人。」

  看著今天格外嘮叨的好友,老媽子樣的交代東交代西放心不下,才趕著去投胎一樣的急忙下線,青瀾感到相當有趣的揚起嘴角,望著貝貝說:「動作還真快,直接見岳父岳母了嗎?」

  冰染一聽,目光灼灼的盯著青瀾,他也好想去看青瀾家裡啊啊啊──那樣望眼欲穿的期盼神情,卻怎麼樣也拉不下臉開口主動請求,倒是青瀾理解了的對他微笑道:「你想見公婆的話,等你長大再說羅。」

  ……王八蛋!為什麼他就是見公婆啊──

  而且青瀾又用那種莫名奇妙的藉口敷衍他……明明貝貝都比他小了兩歲,冰染忿忿不平的瞪著人生悶氣。

6-3,青瀾消失

  * * *

  對冰染而言,最近發生的事有點曲折離奇。

  小狐狸那時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只知道要乖乖待在他們兩個身邊,青瀾問起他……與其說是不願意說,倒更像是不敢說,結果這樣乾瞪眼了一陣子,小狐狸卻突然毫無前兆的下了線,他們都愣了下。

  畢竟這種科技發展到了巔峰的時代,中斷連線還是遊戲蛋出了臨時狀況等意外,少之又少或者說只要出現一次就會登上了新聞版面,目前的生活以科技類產物最為受到重視,遊戲公司、電信公司出問題都是很大的紕漏,於是幾個月頂多也才發生一起小問題。

  再加上剛才某人苦口婆心的千交代萬交代,貝貝這麼聽話……聽話到他都覺得「這小孩是笨蛋嗎」的地步,肯定不會變故,這麼說是外界的因素羅?看剛才某人急急忙忙問了地址就消失,八成是直接殺到貝貝家了,只是到底是什麼事情要這麼十萬火急的,還特地找他們兩個看好他?

  那個時候怎樣胡思亂想,也沒想到那兩個人竟然是父子關係,更慘的還是單方面的壓迫,霸王硬上攻,要不是小狐狸真的太過純真無邪,聽了不能說的原因之後默默承受……換作其他小孩大概就想不開自盡了吧?

  做得更絕的是焚漪那傢伙,帶了工程師、律師……總之一群菁英份子到貝貝家,先是強制讓貝貝離線,再將遊戲蛋仔細拆解送回公司,破解取得記憶晶片,要由那些回顧中找尋鐵證,作為法律訴訟用途。

  並向貝貝的母親,以最溫婉的方式表達出他的來意,以及那對父子絕口不提的秘密關係,理所當然的是震驚與排斥,作為家庭主婦的母親完全是被蒙在鼓裡的,只是焚漪能言善道的,雖然沒有和加害者與受害者對質,但光是私底下的相談,母親由一開始的極度驚愕和氣憤到最後回想起點點滴滴,也只能痛哭著接受了。

  ……然後當事人到現在還是一副不曉得發生什麼事,和媽媽無憂無慮住在焚漪送的豪宅中,完全脫離了已經在監獄中付出慘痛代價的父親陰影。

  儘管貝貝的母親原先是不願這樣平白無故的接受,最後盛情難卻……更應該說考量母子沒有經濟能力,走投無路也只能住下了。

  至於焚漪是怎麼想的呢?

  做了善事又如願以償養了「寵物」的他,相當的樂在其中呢,三不五時便到貝貝那裡作客,摩拳擦掌的想把可愛的貝貝調教長大,真的研究了不少養成書籍,但就青瀾的觀點來看根本是不懷好意了。

  ……這些都是他吵著青瀾,硬要青瀾說給他聽的,那時還目瞪口呆懷疑這些戲劇化的發展究竟是否為事實,八點檔也沒這麼精采,雖然他自己是只看過一次那種俗氣的東西啦……

  不過後來珀鏡真的都沒上線人間蒸發之後,他至少是相信了,當然他沒無聊到去找貝貝本人確認,他還天真的以為只有焚漪知道不可告人的秘密,以為爸爸真的去很遠很遠的國外工作了……而且他也沒這麼八卦的喜歡打探別人私事,聽聽就算了,他在意的……永遠只有青瀾。

  只是更莫名其妙的事又來了。

  他開學了的這件事有向青瀾說過沒錯,但、是!

  他怎麼不知道青瀾也要開學啊?冰染都快七竅生煙了,這都第幾天了,青瀾還沒上線過!搞什麼啊?就算有事也不先和他說嗎?

  還是是在他上課的上午玩的?他人不在青瀾要跟誰玩啊!自己的右手嗎!?不,也有紅杏出牆的可能性,那只萬年發情的配種公狗──冰染咬牙切齒的吃醋著。

  以前雖然有幾天會沒看見人,不過頂多也就一、兩日,冰染才一直覺得青瀾好像挺閒的……但現在又怎麼一回事?

  心裡在意得很,幾回上線焚漪也都在……只是不太想和他扯上關係,那個狗嘴吐不像牙的傢伙肯定會和青瀾狼狽為奸。

  可……熬了這麼多天,冰染實在是受不了了,上課的確是從以前開始就沒多認真,現在卻連睡都睡不好的一直胡思亂想也食不下嚥,照理來說青瀾最在意的活動就迫在眉睫了,要找的隊友也還沒齊全,怎麼會在緊要關頭才半途而廢似的消失了蹤影?

  時機太剛好了,該不會他是珀鏡的共犯一起被抓去關了吧……不對他在想什麼啊!

  冰染吸了口氣,再這樣輾轉反側下去估計自己會瘋掉,只好向焚漪求助了,儘管有千百個不願意還是硬著頭皮開啟密語,聽見人就在附近,冰染便乾脆走了過去,果然就見到一大一小聊得很開心,還黏得很近的溫馨畫面……更正,邪惡畫面。

6-4,終於現實相見?

  「喂,為什麼他還在這?」冰染語氣不善地挑著眉指著某只被抱在懷裡的小動物,質問著焚漪,照理來說好不容易逃離了水深火熱之境的貝貝,應該要快快樂樂的上學,放學回家看看喜歡的動畫、玩玩喜歡的小遊戲,而不是在這裡等著遭受荼毒吧?

  正所謂拿人手短,吃人嘴軟,冰染心想貝貝的媽媽也多少明白,這根本不是讓兒子脫離魔掌,是掉入另一張狼嘴之中,但又能怎麼樣,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就是等著養大了被吃掉吧,嘖嘖,名符其實的惡狼這裡還有一隻喔。

  貝貝感受到這麼明顯的排斥,難過的垂下了蓬鬆的雪白尾巴,代替焚漪先行回答了:「對不起……是、是因為焚漪哥哥說……喜歡我有耳朵尾巴的樣子,我才……如果你討厭我的話,我……」

  「……」冰染垮下臉,眉心擰得很緊,無語的盯著完全把他的不悅全往自己身上攬的貝貝,突然覺得自己也很難應付這種呆頭呆腦的笨蛋,張著嘴看他一副要哭要哭的樣子。

  倒是焚漪看出他的鄙夷,把寵物抱得更緊安撫的摸摸他的頭:「別怕別怕,他一直都這樣凶神惡煞的,大概不是家裡很有錢的大少爺就是流氓混幫派吧,長大千萬不可以和他一樣這麼鴨霸唷。」

  「……」瞪了焚漪一眼,冰染不置可否的哼了口氣,很不巧兩個都是,雖然很不爽什麼叫做「長大不可以和他一樣」,但懶得和這樣愛耍嘴皮子的人吵。

  「欸欸,你別誤會啊,我才不會那麼低級的對小朋友出手的,只是覺得寵物很可愛,飼養的犬類小型的稱為賞玩犬你懂得吧,我正在賞玩,就是這樣。」

  「屁。」斜睨著焚漪完全被給面子的回了一個字,分明是不安好心眼,這樣摟摟抱抱的敢說沒有半點非分之想嗎?要不是在自欺欺人,就是現在沒有,至少抱久了絕對會有的,這人也是變態色情狂,哼!什麼樣的人交什麼朋友啦!

  「貝貝,長大千萬不可以這麼粗俗唷,沒讀書的小孩才這樣的,懂嗎?」

  「嗯嗯。」貝貝理解似的用力點了點頭,相當認真的反覆咀嚼著不可以說屁,努力的記下。

  「閉嘴啦!」冰染忍無可忍的跺腳嚷著,煩不煩啊這個人?決定不再和他瞎扯蛋,要不扯到天亮了還沒切到正題,自己都先被氣到暴斃而亡了,他叉著手居高臨下的逼問著:「喂!青瀾為什麼最近都不見人影?」

  「啊?你拜託人的方式好糟糕喔……」坐在樹下的焚漪抬眸睨了他一眼,裝模作樣的飄開眼神說著。

  「你!」冰染氣惱得顏面神經失調了,真想踹他一腳一走了之,但是真的實在太在意了,深呼吸幾口氣之後,硬是壓下心中那股鬱悶之氣,抿了下唇睨著一旁低聲下氣的開口:「那個……請告訴我,青瀾去哪了。」

  「啊?太小聲我聽不太清楚呢。」

  這傢伙──冰染怒火攻心的握緊拳頭,指甲都陷進掌心了,真想狠狠揍他啊啊啊──在心裡暗暗發誓,得到答案之後絕對要把他那張招搖撞騙的臉狠狠踩到他媽都認不出他,冰染提高了音量,語調僵硬的說著:「拜託您告訴我可以嗎……求、求求您了。」

  「哎呀,這麼有誠意,那就沒辦法了……」焚漪習慣性的拿起摺扇掩著嘴笑,笑瞇了漂亮的桃花眼,心滿意足的看著被他整得咬牙切齒,卻不敢反抗的的冰染,十分愉悅。

  雖然嘴上沒說,但一聽焚漪這麼回答之後,冰染露出雀躍的神情,還要故作鎮定的板著臉盯著他,眼神倒怎麼也藏不住,焚漪望著他這樣的反應沉吟了會,不經意的瞥了下身邊乖巧的貝貝,像是想了些什麼,才意有所指的挑眉笑道:「與其我告訴你,倒不如你自己問他吧?」

  「啊?就是找不到他人,我才──」

  「我給你他家住址,你自己去找他問怎麼樣?」

  * * *

  關梓染忐忑不安的坐在車上,反覆的看著電子記事本上記錄下的地址,既期待又怕受傷害,雖然一聽到這個提議的時候,興奮得心臟噗通噗通跳,卻難免緊張的想著是不是要先通訊一下比較好,焚漪卻不給青瀾家號碼,反而覺得他突然出現的話說不定是很大的驚喜唷。

  可是……這樣冒冒失失的就拜訪別人家……不,正確來說還是擅闖民宅,焚漪那傢伙不知道安的是什麼心眼,居然還寄了青瀾家的備份鑰匙卡過來,說絕對要出乎意料的出現,才會看到青瀾最真實的一面。

  他猶豫不決的時候,焚漪又硬是說如果他按電鈴的話,青瀾不但會死不開門,還可能會落荒而逃喔……他懷疑的問焚漪到底在設計些什麼,他卻無辜喊冤,說純粹是出自於善意。

  只是,焚漪再三保證青瀾一定在家,既然在家為什麼不上線呢?到底在搞什麼鬼,玩他玩膩了嗎?

  「少爺,到目的地了。」

  這麼胡思亂想著,思緒都還沒理個清晰就到了一處富麗堂皇的高樓前,關梓染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要跳出胸口了,盼望了許多回,想像過無數次現實和青瀾見面的場景,當真實要發生時,他卻有點想臨陣脫逃了。

  網路畢竟和現實是不同的,說不定一切都是謊言,青瀾早就成家立業,和妻子孩子們共享天倫之樂,而自己只是虛幻的,用來打發時間的玩物罷了……

  又或者,青瀾喜歡的是遊戲裡那個髮色漂亮、眸色漂亮,裝扮得華麗奪目還……很淫蕩的自己,雖然不是對自己外表沒信心,但現在就是有點畏首畏尾的,腦中不斷浮現各式各樣的情境,指尖不自覺的危顫著……

  不行!朝朝暮暮盼呀盼的都等了這麼久,不是猶豫不前的時候了。

  關梓染鼓起勇氣,捏著手中的鑰匙卡踏進了高級大廈。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