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H Game王子不愛公主》第45章
4-1,折衷方案

  「嗯……大概知道,好像需要要種族區的人吧?最近特色區的玩家才會有不少來這裡……」金色的眸子閃著忐忑的水光,貝貝的模樣像是怕說錯了話。

  焚漪連忙舉起雙手,半是安慰他半是棄械投降之意,乾笑著開口:「啊哈哈……你不用這麼緊張啦,我是好人,不會吃掉你的。」

  冰染忍不住哼笑了兩聲,總覺得看到焚漪這個吃鱉的樣子,心裡就一陣暢快啊,這麼說這個男孩說不定在某方面來說是個狠腳色,對付討厭鬼二號的秘密武器!

  絕對要趁他在的時候把焚漪搞得灰頭土臉,一解他心頭之恨!

  「啊……對不起。」貝貝有些臉紅的低下頭,下意識的就道了歉,於是沒注意到焚漪那更苦惱的臉色,停了半晌又好奇的追問著:「所以……你們也是為了找隊友才來的?」

  「是的。」青瀾掛著招牌微笑回答貝貝,就算只有兩個字,冰染還是一看見他對別人笑心裡就有點不是滋味,紅唇撅起手緊捉著他衣服不放,青瀾察覺到身邊的小傢伙吃著悶醋也不由得愉悅的偷親他一口。

  「你、你……你干麻啊──」冰染滿臉通紅的推開他,又不是沒人在!肯定都被看光光了啦──丟臉死了!

  「沒啊,我只是在想剛剛焚漪說你不可愛,可是你可愛得要命的就是這點嘛。」青瀾長手一伸,把快溜走的小兔子撈回懷中,由背後摟著他的腰笑著在他髮梢上又印了記吻,冰染紅著臉掙扎不休的大叫著:「什麼啊?哪點啦──死變態快點放開我啦──」

  前面兩個悶不吭聲的看著,一個是看傻了眼一個是看得無言,焚漪拍拍貝貝的頭說:「別在意、別在意,他們一直都那麼閃。」

  貝貝張著小嘴目不轉睛的看著,畢竟自從玩這遊戲以來,滿少遇到其他玩家的,一直都和……也更難得看到別人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打情罵俏,忍不住看傻了眼,結果被焚漪一叫,臉紅紅的連忙轉過頭裝做沒看到。

  「別管他們,閃夠了就會自己跟上來的。」

  「喔、喔……」

  結果沿著蜿蜒的山徑向上走,白雪皚皚的覆滿的道路,兩旁草木也都沾附了冰霜,在光線照射下閃耀著炫目的光澤,伴隨著微溶的冰珠滴落在水漥波成漣漪,算是在這現實正值酷熱季節的暑假,帶來視覺與聽覺的涼意。

  但雖然從天而降的冰晶或雪花千變換化美不勝收,感受到的寒意卻不那麼高,冰染穿著那身裸露的白兔裝還是毫無影響的走著,一抵達目的地倒是所有人都愣住了,一個雪洞一個雪洞的村落雖然還不到鬧空城,但確實是只有小貓兩三隻。

  一般而言部落內部都會有各自特色的聖域,說穿了是增添情趣的特色場景或道具之類的,所以獸人島的玩家確實是這個地方玩膩了之後換個地方找刺激,時常各處旅遊就到處……咳咳,濫交之類的,不過整個荒涼成這個樣子。

  「因為比較近,所以玩家都被拉光了吧?」

  這樣說著,卻沒太多哀歎的神情,畢竟時間還足夠,這樣趕鴨子上架確實……嗯,寧缺勿濫嘛,青瀾、焚漪有志一同的認為還是慢慢來吧,倒是心情平復得太快的青瀾下一秒就直接轉移話題:「對了,既然都來了我可以看看你們的聖地嗎?」

  「咦?欸……」貝貝睜大雙目,有些驚愕的回望他。

  後面有一隻火冒三丈的兔子,雙眼都噴出烈焰似的咬牙切齒地從牙縫擠出字著:「你……這只到處發情的公狗,到底想幹什麼……」

  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了青瀾才剛那樣完又想那樣,做都做不夠似的讓他很羞惱,還是覺得青瀾根本是見一個愛一個,根本是色心起了,說不定焚漪說得沒錯他真的有戀童癖──

  不管是哪個啦,重點是他很不爽!

  「沒什麼的,我只是想帶這只寵物去玩。」青瀾倒乾淨俐落的直接說出用意,冰染半點都沒有氣消的樣子,但雙頰的那個紅可是騙不了人的,貝貝怕他們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連忙搖了搖頭說:「不是的……是、是我也不知道在哪,我都是……」

  「你沒去過嗎?」

  「……呃,有人有帶我去過……」貝貝垂著頭回答著,感覺說話的語氣有些僵硬。

  「是剛剛那個人嗎?」

  「嗯嗯。」

  「那就只好等他回來再帶我們去羅?」青瀾微笑著偏頭問,一石二鳥有何不妥呢?

4-2,冰天雪地的情趣

  貝貝猶豫了下還是乖巧的點了頭,就這樣還真的沒事做就到處晃啊晃的等人上線,冰染都覺得他們是吃飽太閒沒事幹了才這樣,跟之前那種拚死拚活搶MVP的感覺相差太多了,雖然確實覺得挺無聊的,可是一想到開學的日子即將到來他也就不願放棄任何相處的機會了。

  一直耗到所等的人下班上線,就看他果然被貝貝身邊突然冒出的幾人給錯愕了,看了下三人才認出其中有一面之緣的焚漪,先是頷首便將目光投向貝貝,身為中間人貝貝只好手忙腳亂的負責解釋。

  稚嫩的童音斷斷續續的講述著,雖然有些混亂,至少拼湊起來還能大致明白他的意思,男人溫和的摸了下他的頭笑問:「所以……你們想去聖域觀光?」

* * *

  所以說……每次都知道是這麼回事,但是自己都會乖乖跟著走到底是哪根經不對啊啊啊──冰染糾結地自我厭惡著,明明就覺得一直做很累……好啦,遊戲裡疲勞什麼的是還好,但是又不是交配用的種馬一直做很奇怪欸,也覺得那件事很……害羞也很丟臉……

  可惡,他現在的行徑確實就是嘴上說的和做的是兩回事啊,就連心裡和身體也都不能意見一致,一面在心中抱怨東抱怨西的排斥著,身體還不是聽話得跟什麼似的跟著青瀾走──

  不!這樣青瀾還以為自己有多喜歡和他做咧,他……他要反抗!

  這麼打定主意,冰染立刻停下腳步,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青瀾氣勢滿滿的嚷著:「你、你以為叫我去我就會跟你去嗎?」

  「喔?可是你人都已經走到這裡不覺得現在說有點太晚了嗎?」還在想冰染難得這麼聽話,結果就如他所願耍脾氣了,這個樣子才像他也才可愛嘛。

  「你……」

  冰染才抽搐著嘴角擠出一個字就被青瀾微笑著打斷:「哎,反正都這麼多次了,害羞什麼啊?而且剛剛因為有人來搗亂,結果只做了一次呢,現在繼續補足羅。」

  「補你個頭啊──你做都做不夠的啊?」

  又被公主抱煩都煩死了,每次一被抱起來都怕摔下去結果都只能自己勾著青瀾,不但逃不掉還整個就是正中他下懷嘛,冰染咬著下唇不甘願的撇開眼,只是再怎麼想掙扎一想到等等會發生的事還是臉紅心跳的。

  之前青瀾問的……也不是討厭,當然舒服也有……就是覺得很難為情啊,正常做都覺得很羞恥了,又都搞一堆丟臉死人的花樣……

  同樣像之前的帳棚那樣被分成一區一區的,在這片冰晶世界,觸目所即是一片美麗的藍,半透明的冰花結晶滿山遍野的,除了賞心悅目之外的確是也有了寒冷的感受,空氣中瀰漫著若有似無的白霧。

  溫度的驟降讓冰染裸露的肌膚都寒毛直豎了,穿得太過清涼的下場就是不由自主的朝熱源接近,根本是大方的投懷送抱了。

  冰染望了周圍有的結成像珊瑚礁的冰晶,有的是從樹上垂落的冰簾,是一片閃著璀璨光澤的冰之林,美則美矣問題是:「欸,真的要在這種地方嗎?很冷欸。」

  他眉心擰得很緊是真的挺無言的,結果青瀾的回答讓他快要吐血:「情趣,情趣嘛。」

  連罵人的話都冷到懶得說了,冰染只有給他一個鄙夷的白眼,青瀾不以為意的笑笑,將他放在了結冰湖的上頭,冰染一接觸到那股低溫便一陣哆嗦,青瀾朝四周看了下,據說每一區的造景也都不一樣,總之特色可以千變萬化,方法卻也是人「玩」出來的。

  冰染稍稍適應了溫度,搓了搓發冷的肌膚和身上毛茸茸的衣料,覺得好了些,結果那個死變態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的給他慢慢來,拉過他雙腿什麼前戲不先做其他的不先脫就直接脫了毛短褲,害得冰染滿臉通紅的尖叫掙扎著:「啊──幹什麼啦你──也脫太快了吧王八蛋!」

  接著莫名奇妙就被剝光下半身露出渾圓的臀部也就算了,居然被整個人抱往那些佇立的冰柱上,猜測到青瀾的意圖,冰染的臉色一下子僵住了。

4-3,詛咒你不舉!

  「等──」冰染話都還沒說完,維持著面對面無尾熊抱的姿勢雙腿大張著,完全貼在青瀾身上的身體,在他的操控下被放置在一堆冰柱中,渾圓的臀肉剛碰觸到冰冷的觸感便全身劇烈的顫了下,接著更是惡意的在上頭來回磨著,接觸到肌膚的冰微微融成了水溽濕臀部。

  「啊啊──好、好冰,不要──」冰染攀住青瀾的後頸,可憐兮兮的哀號著,肌膚上的異樣感讓他不住的繃緊身子,於是在找到大小適中的冰柱時,逐漸消融的冰柱尖端也只是鑽入了一小寸,便被緊縮的後穴弄得無法進入。

  「乖,放鬆點。」

  「嗯──你到底想做什麼啦──就算、就算要我放鬆,也辦不到啊──」冰染張著紅唇眉頭緊蹙的尖叫著,身體沒有半分鬆懈下來的情況,察覺到青瀾的意圖是將身下這根長長的冰柱插入體內,他只覺得莫名奇妙與……不、可、能!

  藉著這樣胸腹相貼的姿勢,青瀾的手扶著他的後腰,突然讓兩人緊緊貼伏的部份上下摩擦著,下腹在青瀾的衣料上來回摩擦著,冰染不由自主的嚶嚀了聲,下身因這樣的刺激,緩緩的起了反應,全身的熱流都往敏感的腿間流去,受到情慾操控的身體終於不再那樣僵硬。

  在這空檔,冰染身下抵著冰柱頂端的後穴,便在青瀾猛地施力之下,一下子吞了大半進去。

  「唔啊啊啊──」零度以下的冰柱雖然沒有男性象徵那樣粗,冰的表面卻因他們的體溫而消融得十分光滑,長度更是超出身體可以承受的範圍,冰染尖叫了聲,連忙腳踩著其他較矮的冰穩住身子:「不要──好、好冰嗚嗚……太、太深了……」

  半是呻吟半是帶著哭腔的求饒,冰冷的物體侵入溫熱的身體裡,那種快讓人瘋掉的痛苦感受,簡直連突然接受這樣低溫的甬道,都被凍傷似的麻痺了,失去了知覺,連自己都不知道到底除了好冰之外那種佔據全身神經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冰染淚眼朦朧的控制著發軟的雙腿想要站起,放下他之後青瀾便慢條斯裡的解著皮帶,一雙綠眸則深邃的睨著冰染低聲啜泣的誘人模樣,抽出皮帶之後,更是直接蹲下身抓住兩隻還穿著白兔靴卻想落跑的小腳,突然失去了平衡的冰染,理所當然的是整個往下坐到最底了。

  「啊啊──唔──不行了……嗚嗚……好難過,我要壞掉了……」冰染動彈不得的哀號著,雙手扶著底下的冰面,淚流滿面的抽噎著,整根長到不行的冰柱,全數進到體內讓他快要崩潰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那種冰到腸道都要凍僵的感覺,幾乎都到了肚臍那麼深的地方……

  不、不可能的吧,連那裡都被刺穿的話,他整個人都會裂開了……他整個腦袋紊亂暈眩的想著,簡直失去知覺的體內,已經讓他完全分不清任何的感受,整個身體根本不是自己的了。

  「乖……哭得這麼可憐,我會心痛的……」青瀾親吻了下他艷紅的臉頰,舌尖舔著甘甜的淚珠,安撫的在他唇角吻了記,繼續一面將他雙腳以皮帶困綁起來,一面以極其溫柔的語氣道:「沒關係的,等等冰被你裡面夾融化了就不會那麼難受了,乖唷……」

  各處的冰都有著不同的造型,冰染所坐上的冰柱底下,有個光滑的冰平台,讓他像坐椅子般跨坐在上頭,更確切的是被「釘」在上面,物體貫穿的部位卻是那難以啟齒之處,冰染光是意識到臀部的狀況就羞愧欲絕了。

  而平台底下有個中空的部份,有些像拱橋那樣,於是兩腿便在底下的中空處,腳踝貼腳踝的被皮帶給懸空地綁在一塊。

  脆弱的地方被冰柱給釘著,冰染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用一雙哭得紅通通的紫眸死瞪著青瀾:「變態!你這個性變態!讓、讓我被插在這裡不能動……到、到底想幹麻啦!」

  「說了是情趣嘛……」

  冰染氣得一張美麗的小臉都扭曲了,惱怒地指著青瀾大叫:「你……我詛咒你不舉、陽萎、早洩!」

  「噗!」青瀾忍俊不禁的笑了出聲,一雙似是會魅惑人的眸子瞟著氣鼓鼓的臉蛋,依然優雅的折下一旁結滿霜晶的松枝,語氣中含著藏也藏不住的滿滿笑意:「這些詞你從哪裡聽來的?」

  美麗的松枝呈現著冰藍色的光澤,看起來更像是冰製成的美麗枝椏,青瀾一面將尖細的冰晶針葉在冰染的脖頸上來回滑著,像逗貓似的挑逗著他身體各處裸露的肌膚。

  冰染被那種尖尖又冰涼的觸感,搔得又癢又敏感地起了寒顫,若有似無的悶哼出聲,接著便一臉厭惡的騰出一隻手撥開討厭的樹枝,畢竟在這雙腿被弄成?形還懸空的情況下,要是不扶好,整個人栽倒會發生什麼情況他不敢想……

  「呵呵……」看冰染這樣咬牙切齒的撥著,挺有戲弄兇惡小老虎的感覺,和他頭上雪白的兔耳有些不搭的畫面也挺有趣的,青瀾搖著頭感歎道:「哎,你罵人都這麼可愛還會系統更新有新辭彙,實在讓我欺負你的慾望難以止息啊……而且不舉、陽萎的話……哪來的早洩呢?嘖嘖,不管哪個好了,要是我這麼容易軟掉的話,吃虧的是你唷……」

  不知道為什麼系統更新四個字讓他覺得有點丟臉,冰染咬著唇好半晌才脹紅臉地回嗆著:「誰跟你系統更新啦!你、你最好是一輩子軟掉啦,我就不用三不五時被你、被你……」

  「哎哎,虧我也這麼努力的update推倒你的方式,每次都別出心裁的玩不一樣的,都是怕你會覺得千篇一律很無聊的,你卻不能理解我的用心良苦嗎?」

  靠、妖、啊──

  冰染心中頓時浮現粗俗的三字,明明是自己愛搞變態花樣,居然這麼大言不慚的全推到他身上──!?

4-4,不綁著H

  卻也如青瀾所說,甬道內的冰柱被體內的熱度給快速消融成水,不只是後庭除了冰凍的低溫之外加上了濕濕的水意,溶化的水也能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從身體裡流了出來,讓接觸在冰面的臀肉更濕了,雖說深入肚腹的壓迫感確實減輕了些,腸道內詭異的流動讓冰染蹙起眉,尷尬地忍耐著。

  青瀾修長的指探了過來,勾起冰染那件只遮到腰腹之上的短毛衣,讓粉色的櫻蕊露了出來,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更顯嬌豔可人,冰染驚呼一聲,手便立刻將衣服拉回了原位。

  「嗯,反正都是要做了,何必掙扎呢。」微笑著逗著,長指換了個方向再度勾起衣料,這次換成另一顆莓果呈現在眼前,冰染羞惱的揮開他的手護著胸前瞪著人叫:「我明明就不想做,會掙扎是正常的好嗎──」

  「呵呵,這樣啊……可是你越反抗越說不要,我就更想欺負你了……」青瀾有些苦惱似的點著臉說著,眼神卻不是那麼回事,冰染咬牙切齒的咪起眼問:「……那我不反抗你就會沒興致了嗎?」

  「唔,雖然會覺得有點可惜和無趣,不過還是會繼續吧,你淫叫的樣子也滿可愛的啊……」

  「你去死──」

  「好吧,那我給你選擇機會好了,不然你每次都說是我強迫你的我好委屈……」青瀾一邊說著一邊捉起他護住胸部的手,隔著毛手套輕吻著道:「你……的小手這麼不安分,是想自己乖乖顧好呢?還是想像以前一樣讓我綁起來呢……啊,該不怪你有這方面的興趣,所以才每次都這麼調皮的讓我非得綁你吧?」

  「屁啦!我才不像你這麼變態咧!」冰染面紅耳赤的罵著,青瀾笑了笑在他嘴上啄了下:「既然這樣可愛的兔子手就別亂動吧,不然我就當你喜歡被綁著亂來了。」

  冰染咬著下唇,氣得牙癢癢的瞪著青瀾一張奸計得逞似的小人笑臉,總覺得自己糊里糊塗的被騙了,可是又如他所說,自己的手要是阻擋青瀾為所欲為的話就要被綁起來……但不動的話不也很奇怪嗎?好像巴不得他碰我似的……連、連要擺哪都不知道啊……

  趁著冰染一顆小腦袋瓜還沒運轉過來,青瀾手一伸便將他胸前的毛衣料整個翻起,兩個艷紅的小點接觸到微涼的空氣便微微的發著顫,除了一開始倒抽一口氣,冰染也只能難為情的撇開臉,雙手按著身側的冰平面支撐住身體。

  又折了支冰晶樹枝,前端的冰葉在青瀾的操控下,來回逗弄著可愛的乳蕊,冰染敏感的呻吟出聲,感覺消退的熱意又由胸前被挑逗之處萌生,並在體內四處流竄,冷熱交織的感覺讓他有些暈眩。

  「嗯……呃,好癢、好冰……停、停手啊……」可愛的紅櫻在冰晶枝葉的輕戳和愛撫之下,傳來難以忍受的的酥麻感覺,下腹也浮現的熟悉的熱流,小小的乳蕊更是立刻變得挺立綻放,融化的透明水液沾在上頭更顯嬌豔欲滴,而後沿著雪白的肚腹線條流下,最後落在緩緩起了反應的私處。

  「嗯?玩這裡就這麼有精神了啊?」青瀾戲謔的往遮也遮不住的腿間看去,冰染羞不可抑緊地咬著唇不發出聲音,身體會這麼淫蕩,到底是誰害的啊──

  青瀾改將樹上的冰晶以拉扯的動作刨下,手上滿滿的都是碎冰,看得冰染大感不妙:「你……不──嗯啊──」

  碎冰全數按上了半勃起的性器,冰染仰起頭尖叫著,那雙手更是包覆著碎冰與下身,在冰冷與灼熱兩種極端中摩擦著,冰染的手不住的搭上青瀾的肩想推開他:「唔──不、不要嗯……哈、哈啊……」

  「不要?你看起來挺舒服的啊?」

  冰粒粗粗的在慾望外圍滾動著,再加上那種讓人承受不住的低溫,下身又冷又熱的,卻也不知道這種刺激是否夾雜著讓人瘋狂的快感,冰染哭喊起來:「不──放、放開嗯……你、你到底想做……嗚嗚……」

  「做什麼……做冰棒吧?」邪魅的笑了下如此答道,更是變本加厲的將些許融化成水的冰粒,繼續壓在小巧的昂揚之上套弄著。

  冰染嘴上只能嬌滴滴的媚吟著,紫紅色的眸子也不斷的溢出晶瑩的淚花,心裡想著之前說過的牛奶、紅蘿蔔什麼的,現在連冰棒都出現了,青瀾真是不折不扣的大變態!

  想是這麼想,被持續用這種特殊方式愛撫的性器,卻還是紅通通的保持著挺立狀態,甚至更加亢奮的滴出了濁白的汁液,冰染連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氤氳的雙眼則和身體一樣誠實的透露出情慾。

4-5,舔舔再餵你 H

  「嗯哼……啊、哈啊……」下身被搓揉得既痛苦又愉悅,隨著冰粒的融化,讓紅紅的性器上也濕了一片,水與乳白色的愛液交融在一塊,流到了臀肉和底下坐著的冰平面,幾乎是氾濫成災,連沒有褪去的毛靴都讓沿著大腿蜿蜒而下的水液給弄濕了。

  感覺沒有受到愛撫的肉球,卻因這樣的姿勢和冰面相接觸,也被凍得失去知覺,體內、體外任何敏感的地方都受到低溫的刺激,冰染淚流滿面的甩著頭,承受不住這異樣的感受。

  終於在冰粒逐漸融化成水,規律的套弄便成半是碎冰半是同樣低溫的手心時,冰染覺得自己快到了極限,哭叫得更加厲害,難以自制的渙散著雙眸呻吟出聲:「呃嗯……不、不行了……我快、快要……啊啊……」

  「真淫蕩……好可愛啊……」

  這麼說著,青瀾卻忽地捻起一顆小小的冰粒,就這麼不偏不倚的往分身頂端的小孔塞進,冰染頓時全身震了下,溢出尖銳的痛呼,不能射的痛苦和異物入侵的痛楚讓他眉頭緊蹙,手立刻也探到了身前想摳出堵塞出口的冰粒。

  「不可以喔……這麼可愛的兔子手應該做點別的事吧?」穿著白色毛手套的手臂立青瀾捉住,冰染淚眼汪汪的張著發顫紅唇求饒:「不要這樣……讓、讓我射……讓我射……」

  「等等融化了就能射了,乖,現在……讓它更興奮一點不好嗎?」冰染恍惚的聽著,只覺自己彷彿置身五里霧中,什麼也模糊與不解,全身只在叫囂著想得到那釋放的快感,青瀾笑了下,將他的手往下移,冰染碰觸到自己脹得快要爆發的慾望只覺得更加火熱難耐,理解他意思後也只能搖著頭反駁:「不……我不要等了,嗯……現、現在就……」

  「但是這樣的手,也沒辦法把東西弄出來吧?」青瀾意有所指的輕撫著長度過了手肘的毛茸茸手套,這樣的厚度確實讓手指無法靈活運用,冰染有些懊惱的想咬青瀾一口卻被他躲過,還一派輕鬆的撫著他緋紅的嫩頰:「要是自己揉揉的話,說不定會融得比較快,能比較早解脫唷。」

  雖然氣個半死,但身體確實被情慾折磨得十分煎熬,冰染沒猶豫太久就棄械投降了,自慰算什麼,更那個的事都做遍了……他一咬牙將手往下探,毛料的觸感讓他擰起柳眉閉上雙眸悶吟,自然而然的便讓那舒暢的柔軟粗糙感摩擦著自己的下身。

  「呃……哼啊……」隨著套弄的動作加劇,性器的溫度也逐漸上升,火熱得連隔著毛手套也感覺得到,一步步往慾望之巔攀升……

  這時一個更加火熱且巨大的物體靠了過來,冰染嚇得停了動作睜開眼,只見青瀾靠了過來,隨著他彎下身的動作,銀髮飄逸著也如同周圍的冰晶般耀眼,重點是跨下的僨發不知何時從褲中解除了束縛,兇猛的碩物正抵著自己那相比起來小上許多的玉柱。

  「啊!你、你幹什麼啦──」冰染滿臉通紅的嚷著,青瀾卻抓住他的手不讓他收回,甚至將碩大的分身和冰染紅嫩的小東西貼得更加緊密,他輕舔著冰染嬌豔欲滴的唇瓣喃道:「一起摩擦不是比較省力和省事嗎?」

  「什、什麼啊──」

  「快點吧?你這樣不痛苦嗎?」青瀾勾起嘴角笑著,更是刻意的往佇立的嫩芽撞了下,惹得冰染嬌媚地呻吟了聲,悻悻然的厲了他一眼,只好聽話的將雪白的小手輕顫地握住兩個炙熱,一邊不甘願的撇開頭嘟囔著:「我、我是為了自己喔,你只是順便的……我、我才不想幫你呢……」

  「喔喔,這樣啊,感謝大人施捨。」

  羞惱地咬著唇,小手一次要撫弄兩個擎天之物讓他有些笨手笨腳的,但毛料本身粗粗的刺激一下子便讓熱血翻湧起來,隨著情慾的攀升,上下套弄的動作變得更加迅速,連青瀾半勃起的分身也逐漸發熱、硬挺,在他手中緩緩脹大。

  空氣中瀰漫著的氣息讓冰染有些暈眩,靠在青瀾胸前的的姿勢,讓他的鼻尖都是青瀾的氣息,尤其當感覺到對方的呼吸也開始紊亂,甚至由於底下滲出的白濁,那股淫亂的氣味更讓冰染難以自拔的深陷慾望。

  「呃……啊啊啊──」頂端的碎冰經過時間的流逝,和周邊興奮的高溫影響,迅速的融化成水,冰染尖叫一聲,白色的激流便這麼噴濺而出,濺得兩人胸腹都一片凌亂。

  他脫力的喘息著,兩眼渙散的靠在青瀾胸前,除了輕喘、吞嚥口內過多的津液,再也無力做其他,失去了服務的青瀾優雅地站起,勾起冰染的下顎便將被套弄得完全站起的紫紅色勃發抵在他唇上,哄孩子似的輕聲說著:「小兔子,來……把紅蘿蔔舔一舔等等就餵你吃羅。」

  沉浸在飄飄欲仙的高潮餘韻中,冰染的眼前還是一片花白,只能下意識的接受的聲音引導,張開紅唇飢渴似的對著眼前的碩物又舔又吮著,讓脈動的熱鐵泛上了水光望了更加教人臉紅心跳。

  「唔、嗯嗯……」吃得嘖嘖有聲的冰染好半晌才意識到自己淫亂的行徑,瞪著眼就想退開,頭卻被青瀾按住,讓粗長更往喉嚨裡去,冰染頓時難受得淚花亂轉嗚咽了聲。

  「別亂動……後面很冰很難過吧?乖乖舔濕了,等等插你你就舒服了。」

  「唔唔──」儘管想反駁和反抗,但意識到體內確實被那股寒意弄得全身都不對勁……可惡!他試著掙扎了下也掙脫不開,只好賭氣的裝死,舌也不動嘴也不吸。

  青瀾對他這樣的抗議覺得很可愛地輕笑出聲,山不轉路轉,青瀾改抱著冰染的頭便這樣在他溫暖潮濕的口腔內挺動著,冰染氣惱的發出罵人的字句,卻只化成了淫蕩的含糊呻吟。

  終於青瀾心滿意足了放開了他,冰染惡狠狠的瞪他一眼,擦著嘴邊滿溢淫靡水液破口大罵:「王八蛋──下次一定咬斷你!」

  「喔?既然這樣剛才怎麼不咬呢?」青瀾打趣的回問著,動作利索的解開冰染雙腿的束縛,綁在腳上的皮帶終於解開,冰染連多待一秒都不想的立刻站起,沒去理會被自己的身體含得只剩一小截的冰柱,邊脫離邊羞惱地咬牙回嘴:「……那、那樣動來動去怎麼咬啦!」

  「果然這裡還是很想要被狠狠捅入,所以不捨得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