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H Game王子不愛公主》第13章
第二章 - 透視眼鏡(1)

  那怪物發現屋子不見,頓時沒了目標也就不動了,青瀾輕手輕腳的從後頭接近沒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響,但估計它的殼上也長了眼睛,竟然在這種狀況下猛地甩動尾巴攻擊青瀾。

  看著青瀾輕巧的閃躲,時而攀住枝幹借力使力,時而藉著高高低低的矮灌林掩護,看似游刃有餘卻還是讓冰染看得心驚膽跳。

  情況陷入膠著,青瀾一時之間無法與魔獸烏龜拉近距離,冰染在一旁乾著急也想助他一臂之力,左右看了看發現除了剛才被他順手收進懷裡的便利屋,被他藏起來的透視眼鏡還揣在手裡。

  天靈靈地靈靈,祈禱這眼鏡還有什麼特殊功效吧!唔……他絕對不是想趁人之危偷窺青瀾赤身的養眼畫面唷!

  不過……他身材怎麼可以這麼好啊?戴上透視眼鏡將青瀾從頭到腳觀賞了三遍,不斷的吞著口水,冰染才害羞的摀住鼻子甩了甩頭,正經的轉頭瞥向巨大烏龜,那只烏龜透過橙紅鏡片居然變成了半透明,而在身體當中,可以見到一個東西……那是個迷你的龜殼,大概只有掌心大小。

  眼前突然又噴出閃亮的卡通星星,冰染下意識閉上了眼,等到再度睜開雙眸眼前的鏡片不再是橘紅色的,而是較暗的灰色感覺像是一副墨鏡,烏龜也不是半透明的了,但是身上卻多了幾點紅外線瞄準似的紅點。

  冰染揉了揉眼,推了下眼鏡,確定不是自己眼花,的確有幾個發著光的紅色圓點出現在烏龜的殼上,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作用,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他對著青瀾大叫:「龜殼正中央比較綠的那格,你打看看!」

  青瀾回頭望了他一眼,不明所以,不過還是在閃過樹邊時折了枝樹枝,一邊輕盈地跳躍一邊從空檔將樹枝當成了箭射了過去,只見那只樹枝砸到龜殼之後脆弱的斷成兩半。

  「不是那裡,是右邊!」

  青瀾再度丟了一次,不過這回又太右了,冰染知道他不是瞄不準,那樹枝可都是不偏不倚的正中六角形格子的正中央,那準頭說是百步穿楊都不為過,但是偏偏就不是他說的那格啊!

  「再左邊一點,最綠的那格啦!」

  又錯了,冰染額上冒出青筋,他們兩個會不會太沒默契……冰染氣得索性直接把眼鏡摘下,大力丟給青瀾,當然那個拋物線不但歪歪斜斜還有墜機傾向……

  青瀾蹬過枝幹一個空中翻身,手一伸帥氣的撈到透視眼鏡立即戴上,落地時旋即撿起一顆有著尖銳菱角的石頭射了過去,這次不但正中紅心還有一小端刺入了龜殼之中。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那顆小石頭在龐大體型上頭一比像是滄海一粟,卻蝴蝶效應似的,從刺入的一小角開始劈啪龜裂,並緩緩的向外擴散越裂越大,最後整個巨大的殼都裂了開來,在碎成片片的同時整只魔獸也倏地變成萬花筒彩花,落了個東西在地上。

  青瀾拿著戰利品走回來,冰染仔細一瞧發現那分明是在眼鏡兩等時他從烏龜體內見到的迷你龜殼,這麼說兩等眼鏡的作用可以透過魔獸的身體,得知它會掉落的物品,至於現在的三等……

  透視眼鏡又變了個樣子,是一體成形很拉風的那種深色墨鏡,右下邊依然垂掛著翅膀銀飾,不過銀飾上又多綴了幾顆燦爛的水鑽。

  「原來透視眼鏡會升級啊,現在已經是LEVEL·MAX,好像能透視魔獸的弱點。」青瀾研究了一下,邊走向他邊解釋著。

  弱點……?所以打中弱點就會像剛才那樣瞬間碎掉嗎?

  「咦?你身上也有弱點耶。」青瀾戴回眼鏡,看著冰染驚奇地說著,冰染立刻低頭看看自己,明明身上沒有起任何變化啊。

  「只有戴透視眼鏡的人才看得到吧……」他伸出手似乎想碰碰冰染身上的紅點,冰染嚇得往後跳開一步驚呼道:「喂!你不要亂來啦!萬一我等等也變成碎片怎麼辦!」

  「我們是隊友,應該不會有這種事吧?」秉持著實驗精神,青瀾抓住他怎麼樣都想嘗試看看,不過還是有些顧忌,便只是伸出一指輕碰了下他頸窩上艷麗的紅點。

  冰染也是視死如歸地閉緊雙眼,哪知道才剛接觸到一點點,兩個人都傻了,只因為冰染髮出的聲音不是慘叫,而是軟膩的呻吟:「呃……」

  連冰染自己都嚇著了,明明那細微的動作連摸都不算,頂多只能說指尖輕觸,但是就這麼一點點,他整個人酥軟得站不住腳,還是青瀾眼明手快的撈住他的腰,他才不至於跌坐至地面。

  「原來……」青瀾緩緩的揚起嘴角,笑得傾國傾城地道:「人身上的弱點,指的是敏感點啊……」

  不等冰染反應,他俯下身子在他頸項上的紅點輕舔了下,惹得冰染腳步虛浮渾身燥熱,青瀾再重重吮吻他柔嫩的肌膚一口,冰染反應激烈的震了下居然連下半身都有了熱流。

  被標上紅點的地方,敏感度足足被提高了好幾倍,明明不是多私密的地方,被輕碰了下反應就這麼大,冰染覺得十分丟臉,倚靠著他的身體站穩身子正想退開……

  「啊嗯……哈、哈啊……」青瀾突然隔著衣物捻住他胸前也被標記紅點的一邊乳蕊,快意整個刺激得衝進腦髓中,這下子下身已經完全站了起來,全身泛起緋紅不住的喘息著。

  「這麼激動嗎……」青瀾側過頭含吮著他染紅的耳垂,手上繼續輕輕揉著他的珍珠,冰染雙腿發顫嬌喘連連,雙手無助的攬著青瀾的頸子低語:「進……進屋……」

  腦子已經不太能運作,冰染只是模模糊糊的想著,反正慾求不滿死亡前都要做,自己也慾火焚身了,就別管那什麼矜持了……至少別在野外做給別人觀賞就好……

第二章 - 透視眼鏡H(2)

  進了便利屋冰染便被放倒在床上,好看的連帽長披風被拿了下來,青瀾隔著深色鏡片望著他,沿著腿緩緩上撫,經過大腿根部的紅點時,冰染一震溢出呻吟,卻還沒結束,當手撫上腿間時強烈的刺激害他差點就高潮了,下身大概也布了紅色的敏感點。

  青瀾的動作很慢又很輕,與其說是在愛撫,倒不如說是在研究他的反應,冰染蒙著紫眸看他,兩手緊抓著身下的被褥,難受地張著紅唇嘴喘息著。

  青瀾這才緩慢的褪下他的褲子,當然這當中與衣物的摩擦實在是種煎熬,一直將他逼往更高的情慾之巔,下身的毛孔幾乎被開放到最大,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讓他瘋狂。

  等他的下身裸露在空氣之中,紅紅地、可愛地站著,青瀾看見了被標上紅點的頂端小孔,有些惡作劇心態、有些好奇的,他探出修長的指頭以指甲輕摳了下。

  「啊啊──」冰染弓起身,一陣高吟便宣洩在他的指尖與自己的下腹,雙眸泛著水光渙散地瞪著空中,手中的被單被揉成一團皺摺。

  青瀾收回指頭含在嘴裡?著味道,並在抽出手時意猶未盡地舔了下指腹,念道這透視眼鏡的威力真是不同凡響,光這麼一下就讓人興奮的射了,他欣賞著冰染沉浸在快感中絕美的容顏,一邊揣摩著透視眼鏡,不知還有沒有什麼別的花樣。

  他拿下了眼鏡凝視,冰染身上的紅點便消失了,雪白的肌膚美麗不可方物,他再次戴上了透視眼鏡,卻意外的發現紅點的位置不同了。

  他有趣的碰碰冰染已經沒有紅點標示的半軟的性器頂端,冰染瞇起眼呻吟了聲,咬著唇的難耐模樣十分可人,卻也只是扭著腰嬌吟,但當他將手擦過較接近根部的新紅點時,冰染身子猛地彈了了一下,剛發洩過的下身竟立刻站了起來。

  「嗯啊……哈、哈……你……」冰染下意識的抓著青瀾的手,卻不知道自己是要他繼續還是別碰他了,於是只是抓著,卻不知所措的沒有動作。

  「看來你很有感覺呢……」青瀾的聲音變得低沉魅人,勾起的嘴角卻像有什麼主意,他將眼鏡拉高離開了視線再戴回鼻樑上,若有深意地低笑兩聲,冰染還懵懵懂懂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性器卻突然讓青瀾一把抓住。

  「啊啊……青、青瀾……嗯呃……」快意竄進四肢百骸五臟六腑,清晰無比地刺激著他的神經,被捉住的地方,敏感得讓他直發顫,從未有過的瘋狂快感被放大了許多倍。

  這也難怪,畢竟他感官最敏銳的下身,在青瀾的刻意安排下,就集中了三個紅色敏感點,感覺自然要比平常還要誇張許多,於是當青瀾的手開始揣動之時,他甩著頭兩眼抓不住焦距只覺得自己要瘋了。

  「嗯哼……不、不啊……」只被套弄一會兒,他竟又達到了高潮,紅嫩的唇瓣急喘著,好半晌說不出話。

  感覺青瀾的手又不安份起來,他僵著身子阻止他在自己身上撩撥火焰,含著水霧的眸子欲語還休的瞅著他,小嘴斷斷續續地喃著:「夠、夠了……我、我不會……死了……」

  「可是我不做也會死喔。」冠冕堂皇的給個理由,青瀾欺身上去吻住他的嘴,火舌在他嘴裡翻攪得嘖嘖有聲,腦子也被攪得亂哄哄一片無法再說出拒絕的話,青瀾的舌尖在他快喘不過氣的時候才肯退開,不過還是在他的唇上細細啄吻。

  等青瀾的薄唇終於離開他的,他霧濛濛的紫眸半瞇望著,性感的唇瓣沾了層誘人水光,那津液是他的也是他的,他一邊喘息著,忍不住伸出指尖摸摸自己的嘴唇,是不是也同樣沾著水光呢?

  青瀾望著他可愛、純真的動作,忍不住笑,手上卻反覆地移著眼鏡,像在調整些什麼,終於在一次找到了滿意的紅點分配,拉開冰染潔白勻稱的雙腿,修長的指在菊瓣前端徘徊。

  「你、你……」

  有好一陣子沒被碰過那私密的地方,冰染羞得舌頭打結,不過不用等他說話,手指便探了進去。

  「啊啊啊──」驚天的快感讓冰染全身都發著顫,鋪天蓋地而來的快意快將他掩埋,眼睛睜得大大的,眼眶都發紅了,那是什麼樣的感覺……極端、尖銳得讓他無法承受,只能無意識的嘶喊:「不──唔啊啊──」

  這透視眼鏡實在十分神奇,不但能看見肌膚上的紅點,竟然還能半透過身子瞧見甬道之中的紅色印記,小小的、溫熱的腸道之中佈了好幾個敏感點,以往只要碰觸到潛藏在深處的一小點就能讓身下的人顫慄,現在……大概能使人發狂吧。

  青瀾撤出手指,動作利索並迅速的解開身上的法師袍與褲頭,只在穴口琢磨兩下,便一舉刺入了最深處。

  「啊啊啊──嗯唔……嗚嗚嗚……」幾乎是立刻,冰染就哭了出來,太強烈的快感使他眼前發黑,再也承受不住的哭喊了起來,儘管沒有什麼擴張,但痛楚什麼的早被過多的歡愉掩蓋,一絲絲都感受不到。

  當體內的慾望開始進出,冰染捂著臉痛哭失聲,淚如泉湧的濕了掌心、濕了發,那不是痛苦卻是最享受的極樂,只是那就連神經末梢都發顫的快樂,讓他覺得自己會這樣死掉,這樣舒服到死掉!

第二章 - 透視眼鏡HH(3)

  「唔啊……哈、哈啊……嗚……」後庭內的碩大撐開肉壁,貼服得毫無空隙,清晰的感覺到甬道內摩擦過任何一點帶來的滔天快意,就連那深入體內的慾望,都能在腦海描繪得清清楚楚,當感官被開發到最大限度,也差不多是這樣了,只是這大概不是人類所能承受的。

  「呃啊啊……」哭紅了的眼眸只能見到一片水茫茫,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感覺好像很漫長,事實上青瀾在他體內也才律動沒幾下,他又昏天黑地的獲得了高潮,真真是快要瘋癲了。

  「不、不行了……嗚嗚……我、我會死掉的……嗚嗚嗚……」全身劇烈的抽搐著,唇瓣也哭喊得發起了顫,微張的紅唇當中甜美的小舌十分誘人的露出了點,幾乎不間斷的天堂體驗快讓他崩潰了。

  「嗯?」青瀾被墨鏡遮掩的眸子看不見神情,微抿的薄唇和額上的薄汗卻看得出他也沉浸在情慾之中,雙手捧高冰染圓潤的臀部一下、一下深深地進襲著,偏著頭吮吻他的雙膝與白嫩的大腿邊喃著:「別擔心……也才射了三次,不會這麼快精盡人亡的……」

  「嗚嗚……不、不是……眼、眼鏡……」冰染雙手顫抖的想推拒,無力的雙臂卻撼動不了男人一絲一毫,只好試著摘掉那個恐怖的魔法道具,但他的小手馬上便被青瀾的手捉住,身下被更猛烈的撞著,才剛宣洩出溫熱液體,甚至都還沒變成金粉,摩擦出來的狂烈快感又讓他的下身起了反應。

  「唔啊啊……不……不行……真的……真的會死的……嗯嗚嗚……」全身明明已經酸軟得不像話,偏偏後庭的感覺卻佔用了身體每一處的神經,渾身上下的細胞都尖叫著痛快。

  「死在床上……是每個男人的願望吧……」青瀾也相當性感地粗喘著,低啞的音調瀰漫著情潮灌入耳裡都能教人臉紅,只是說出來的話讓冰染吐血萬分。

  「你……去死……呃唔……」真的哭不出聲,嗓子都瘖啞了,冰染大力抽回手掩著面抽抽噎噎乾泣著,任青瀾箝制著自己的下半身,雙腿大張成了媚人又羞人的M字,撞得他暈眩不已,歡愉得連背脊都顫慄不已,腦子卻直想就這樣昏過去也好。

  「嗯?看你的樣子,不是很舒服嗎?」

  何止舒服,是舒服得要死,但是這種時候會說實話的絕對是白癡。

  「不、不舒服……唔喔……別……嗚……」像要懲罰他的口不對心,青瀾猛地撞得更深、更用力了,除了無意識的呻吟與啜泣,他已經沒有餘力思考其他。

  「不舒服就是我表現不好了……我努力點。」青瀾說這話時帶著淺淺笑意,聽進冰染耳裡卻像惡鬼索命。

  「不、不用……你夠、夠努……呃啊啊……」剛想力挽狂瀾,可惜為時已晚,沒有撤出他的體內,青瀾將冰染翻過了身背對著他跪趴,至此開始箝住他的柳腰毫不保留地抽動。

  「啊啊……嗚嗚嗚……」被迫挺著臀部接受進襲,冰染無力地趴在枕上哭喊,以為淚都流乾了,紅腫的雙目竟然還泌得出液體流淌至軟軟的枕頭,並溽濕了它。

  下身也是,多次的高潮之後,原以為吐不出東西了,此時腿上還隱隱約約感受到了黏膩,甬道內火熱的拉扯與摩擦出的快感佔滿他的思緒,他真的要瘋了。

  「嗯……」一聲低哼,青瀾頂進了最後一下,並將灼熱的液體散播到體內最深處,撐飽了肚腹,太過刺激的狂潮捲走了冰染的意識,眼前一黑,也在同時達到了慾望之巔,腿上、床單上,一片淫靡的泥濘。

  「哈、哈、哈啊……」冰染無助的癱在枕上急促喘息著,泛紅的美眸無神地瞅著床面,全身又疲軟、又睏倦的不想動彈。

  原本以為終於結束了,哪知另一篇曖昧羞人的樂章才正要展開,深埋於體內的慾望又緩緩地脹大起來,撐開了狹小緊致的甬道,那幾個被標上紅點的敏感處受到了刺激,冰染又是一陣麻顫。

  「啊啊……不、不要了……真的……會死掉啦……嗚……」他真的不敢置信,不相信青瀾還打算繼續折騰他,不相信自己居然還能有感覺,透視眼鏡絕對是殺人凶器,但是是最痛快也最享受的死法。

  「你這麼多次……不能要求我只來一次吧?」發洩過一次的青瀾顯然更有餘力玩弄他,什麼九淺一深或者時快時慢都有,他俯下身子摟緊了他,唇瓣在他的頸窩、肩胛,大力卻不失柔情的吸吮、舔吻,留下一個個櫻花般的美麗印記。

  下半身交合之處,卻竭盡所能的改變角度、變換速度,並刻意的戳刺那幾個艷紅的光點,惹得身下的人激烈的抽搐與高吟,過多的歡愉,像要將他的靈魂送上天國,又像要將他推入萬丈深淵。

  「哈啊、哈啊……嗯唔……嗚嗚嗚……」

  會……會被玩死的……

  拜託……拜託……讓他……讓他……

  ……他總算是暈了過去。

-----------------

魔法道具+H好可怕(抖

唔...希望寫得夠刺激...最好讓大家有想買來用的慾望?′(喂!!

第二章 - 推倒之後(4)

* * *

  最近……好像很常從昏迷中醒來,冰染茫然地望著天花板,發呆了發了好半晌才記起發生了什麼事,剛想坐起身發覺腰部十分酸軟,不過是比圖書館那次好上許多,畢竟那回是真的做了很多次……

  而這次會整個陷入昏厥,透視眼鏡絕對要負上全部的責任,太可怕了,那魔法道具將他的身體感官幾乎變成了為了享受快感而存在,光是回想都教人害怕,幸好他最終失去意識了。

  半坐起的身子覺得有些涼意,低頭一看才赫然發現絲被自身上滑落至腹部,他上半身白嫩的肌膚都裸露了出來直達被絲被遮掩的地方,但不用掀開也曉得自己的下半身肯定也未著寸縷。

  望著身上的曖昧的點點紅痕散佈,肩膀、頸窩甚至腰間或者更下面的地方……冰染不禁酡紅了嫩頰,第一次不是在副本裡做,所以這些肆虐的痕跡……可能要保留好一陣子,也或許會被其他人見到……

  青瀾一回到屋內便見到這個誘人的畫面,冰染低著頭若有所思地紅著臉,纖細美好的胴體露出了大半,並且浮著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瑰紅印記,而那些媚人的印記都是他不久前親自印上去的……

  羞了好一會兒,冰染才回過神,也才發現站在門口眸色深沉得像要吃掉他的青瀾,連忙拉起被子遮掩,佯怒地大叫:「看什麼看!還不是你害的!」

  青瀾反手關上門,有些無辜地眨眨眼:「我想說你挺享受的……」

  原本只是裝出的氣悶,但是講到這份上他是真的不爽了,冰染怒極反笑道:「舒服啊,你要不要試試?」

  青瀾真的拿出了透視眼鏡,卻顧左右而言他:「我發現這個銀色飾品是調節器呢,轉一下可以變回一等的功能,再轉一下就會變成兩等的功能,至於兩等的功能……剛剛出去試過了,能透視魔獸掉落的物品,而用在人身上嘛……」

  看著青瀾在他面前將透視眼鏡戴上他還沒反應過來,過了幾秒他才後知後覺的想起所謂兩等的功效指的是什麼,立刻將一臉看得津津有味的青瀾鼻上的透視眼鏡搶了下來。

  那痞子卻雙手合十臉上心滿意足地說:「多謝款待。」

  害冰染的薄面皮紅撲撲的,心裡氣得牙癢癢的,青瀾這時又回味似的說道:「那最高等的功用也最好再找個機會溫習溫習,否則我怕我會忘了怎麼用……」

  這下子冰染反應可就快了,毫不遲疑的對空嚷著:「綁定、綁定、綁定!」

  雖然NPC的講解他沒聽懂多少,不過關鍵句卻記得一清二楚,綁定之後的魔法道具只能讓該名玩家使用,這句話他壓根沒漏聽還牢牢記在腦子裡。

  魔法道具透視眼鏡與玩家冰染進行綁定,是否確定?

  「確定、確定、很確定!」

  綁定生效!

  青瀾動也不動的望著透視眼鏡上顯示的四個字,宣告他再也無法使用透視眼鏡,冰染看他這副模樣大概是真的沒料想到會變成這樣,有些錯愕,難得看青瀾吃一次鱉,真是大快人心啊!

  冰染抿著上揚的唇角趁勝追擊,戴上眼鏡轉了下銀飾,果然透視狀態變成了弱點狀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探出手,眼看就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卻在手碰到青瀾之前就被輕易的捉住了。

  「嘖!」

  冰染擰起眉小嘴不滿地吊得老高,只差那麼一點就能復仇了,還來不及動動他最自豪的嘴皮子反唇相稽,青瀾舉高他的手往床上壓了回去,方纔的優勢蕩然無存,他果然還是弱勢的那個……

  「喂!你、你……」冰染隔著墨鏡盯著身上的男人,臉又不由自主地開始發燙,他現在可是一絲不掛的啊,青瀾萬一又想……那不是方便得很嗎?就像美味的小羊將自己洗淨了、烤熟了,自動跳到狼的盤裡等著被享用。

  「我才剛醒,你、你不要再來了喔!」冰染盡量讓自己的語氣不要顫抖,神情十分認真的瞪著他說道。

  青瀾只是低笑了聲,輕輕在他嘴上啄了下便放開了他,看他剛剛哭得那麼淒慘,應該是沒力氣了,還是暫時讓他歇歇吧……唉,這孩子平時這麼倔,卻只會在他的床上淚流滿面的好生可憐,總是讓人忍不住想……多欺負點。

  「這是我剛剛得到的,時光沙漏。」青瀾拿出一個玻璃沙漏,不過裡頭裝的不是沙子而是紅色的液體,特別的是在沙漏中間最窄小的頸處,有個隔開的嵌片,於是那顏色漂亮的水流不到另外一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一向發情的青瀾難得沒有餓虎撲羊,冰染還是小心翼翼的拉好被子不讓春光外洩,才坐起身接過那個精緻的時光沙漏觀察,發現隔開的玻璃頸旁有個鈕連接著嵌片,他好奇地按了下去,嵌片立即收了起來,紅色的液體也一滴、一滴的落入另一邊,最神奇的是經過中間狹窄頸處滴進另一邊的液體,竟然會變成藍色的。

  不過雖然名為時光沙漏,他們也沒有回到過去什麼的,幾乎毫無動靜的,有些摸不著頭緒。

  「可能不是這麼用的吧……」

  不知道什麼用法,冰染也懶得多想,目標一轉問起了第二次從巨大烏龜身上拿到的迷你龜殼:「上次拿回來的龜殼,是什麼魔法道具?」

  「那不是魔法道具,好像是……魔藥的材料。」

  ……把龜殼煮成湯嗎?這他可從來沒聽過。

  「魔藥怎麼煮?」

  青瀾聳了聳肩。

  ……這種時候果然還是只能問神了,冰染勾了勾手,讓青瀾把預見水晶拿過來,說起來這顆晶瑩剔透的水晶球很是可愛,拿在手上是就是顆球,但是放置在任何地方就會自己在底下墊個毛料軟墊,四個角還垂著金色的流蘇。

  一把水晶球拿起,軟墊果然又消失了。

  青瀾捧著水晶球,它果然立刻出現了影像,而這次清晰許多也不是一閃即逝,看得出來是個熙來攘往的城鎮,而兩人急急忙忙的從鏡頭前經過,身上卻狼狽的很。

  這是他們的未來?他們究竟在忙碌些什麼?為什麼身上看起來這樣不修邊幅?

  好像只有找到這個城鎮才能揭曉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