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H Game王子不愛公主》第10章
  第十章:師生四角戀-圖書館H(6)

  「嗯!」悶哼了一聲,青瀾的手指好像小心翼翼地抹入什麼涼膏在他後庭,他的雙手被反剪在身後,連想捂嘴都不行,他只能無助的蹙緊眉頭咬住下唇不讓那些難受的呻吟宣溢出口,緊張無比的情緒使他繃緊身軀。

  「你放輕鬆一點……我被你夾住不能動了……」雖然只用了一根指頭,卻在他僵硬的肌肉收縮下吸附得不得動彈,當然那將他長指絞得死緊的狹小甬道也快要摧毀他的理智,下半身的熱流越加明顯洶湧。

  冰染被強壓在這種公開場所怎麼拒絕都沒起效果已經夠難堪了,聽著週遭若有似無的腳步聲與交談聲他更加羞憤難當,現在那痞子又說出這種鬼話他不禁氣得回首用氣音緩慢的說著:「你……我恨不得把你夾斷算了……你這……你這王八蛋竟然身上還……還帶著潤滑的東西……分明就是居心不良、是預謀!」

  看著冰染七竅生煙的氣憤模樣,加上由於害怕被發現的細小氣音與敏感發顫的身子……實在沒什麼殺傷力可言,青瀾只是附在他耳邊輕喃道:「經過上次之後我都帶著……這叫未雨綢繆,隨身攜帶以備不時之需。」

  他說的是事實,自從衣櫃的激情過後,他才明白哪裡都有可能是性愛場景,這次不就派上用場了?

  這話聽在冰染耳裡卻恨得牙癢癢的,咬牙切齒地說:「你這無時無刻都發情的……」

  「噓,有人經過唷……」

  冰染立刻噤聲,並從書籍與櫃子的縫隙之間隱約看見一個男學生正背對著他們,在隔壁的書櫃挑著書,他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青瀾也難得安分地沒有任何動作。

  等到那學生終於拿了本書離去,冰染緊繃的神經才得以放鬆,心底的委屈卻在此時湧上了心頭,他想起被污陷作弊的事情,垂下了長長的睫低語:「反正你又不相信我……」

  面對他沒頭沒尾、天外飛來的一句,青瀾卻明白他想表達的涵義:「我知道你沒有……沒人比我更瞭解你……」

  冰染聽見前兩句感動得心花朵朵開,卻在聽到下一句之後僵住了臉。

  「……因為你太懶了。」大概連作弊都懶,等著讓他替他收拾殘局吧。「那可以了嗎?」

  他還不懂青瀾所謂何事,那只深埋在他體內的手指離開了會,好像收進口袋裡又挖了一陀軟膏沾在穴口,箝制他雙手的那只臂膀下壓了些使他微微彎下腰,裸露出來的穴口更方便青瀾將那些膏狀物推擠入小穴之內,望著後庭將軟膏盡數吞了進去,他的綠眸變得深沉。

  「不要!這裡有、有人……」冰染慌亂地扭動著腰,想逃離他的桎梏,涼涼的膏藥佈滿體內的感覺也使他害怕。

  「只要你別出聲,不會有人發現的……」

  該死,你當下面的看看,不叫我喊你爸!

  冰染縱使有成千上萬句詛咒青瀾、臭罵青瀾的話,此刻卻也出不了聲,只因青瀾漂亮的手覆上了他的嘴,不知哪時釋放出來的慾望緩緩的撐開他的菊瓣。

  雙手被緊捉在背後,口部又被緊捂,這種進入方式讓他有種被強姦的錯覺,不過他知道在他身後的是青瀾,儘管如此,他還是想放聲尖叫,這裡是圖書館,是人來人往的圖書館!

  就算是遊戲世界,道德禮教的認知都讓他羞憤欲絕。

  由於身高的落差,兩人的站姿使青瀾有點難進入,他放開了捉住手腕的那隻手,架著冰染的脅下將他上提了些,才暢行無阻地緩緩挺入他的後穴。

  「唔唔……」很細微很細微的嗚咽聲全阻擋在青瀾的掌心,冰染忍不住又落淚了,雖然的確沒有初次那種痛到覺得自己根本已經要死在床上的感覺,但是每回剛進入身體裡的時候,還是免不了造成撕裂傷,他還沒發育完整的身體太過脆弱、纖細與嬌小,無法承受男人的肆虐。

  這點青瀾也是心知肚明,才會總是做足了前戲,拚命的忍耐到做了擴張或是有任何潤滑,才會要他。

  這麼說或許很變態,可是冰染是他碰過年紀最小的床伴,這副孩子氣卻致命誘人的軀體使嘗過的人瘋狂,比成年人還要窄小的後庭連內壁都像絲絨一般滑膩,他甚至想過要是冰染能就這樣不要長大該有多好。

  幾乎被抱離地面的冰染雖然啜泣著,卻沒有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不知多久才挺入到底的慾望撐脹了他的肚腹,臀部接觸到的不是青瀾溫暖的體溫,而是冰冷又有些尖銳的金屬。

  模模糊糊猜測到那大約是拉鏈,一面難受的忍著疼痛一面腹誹,他衣衫凌亂褲子被褪到了大腿,連後庭都似乎流出了溫熱血液,而青瀾卻穿戴整齊只有拉下拉鏈將那話兒掏出來,這對比未免使人心有不甘。

  下身被緊緊包覆住的快感使青瀾舒坦的吐了口氣,攬住冰染輕淺的動了幾下,冰染當然還是不舒服的緊,報復性的猛力咬了壓在他嘴前的掌心一下。

  青瀾任他咬著,下半身擺動的幅度開始變大,卻還是有所保留,冰染的體內被摩擦得火熱呼吸漸漸快了起來,空著的手便下意識揉弄著自己的性器。

  「嗯唔唔……」青瀾突然重重的一插,頂到了深處的一點,冰染渾身顫了下打起了哆嗦,就連性器頂端都啵滋啵滋地滲出了白濁津液。

  「噓,有人來了。」

  被快感弄得腦海空白一片的冰染,過了好幾秒才聽懂他的話,半瞇的紫眸媚人地瞅了下他,原本還以為他說的有人來了是指跟方才一樣,驚險的在隔壁找書,卻發現青瀾將他放下了地面。

  連接的地方還是密不可分,青瀾的慾望被他這麼一往下壓發出有些疼痛的悶哼聲,他嚇得趕緊踮起腳尖,兩手捉在書櫃上保持平衡,雙頰羞赧地緋紅,全心全意感受著那個充滿體內、撐大肉壁的碩物,雖然他說過想夾斷他的手指……唔,不過折斷那個他還捨不得。

  「你最好別亂動……」青瀾在他耳畔叮嚀著,他倒是嫌他多此一舉,不用說他也會這麼做,人都在隔壁了他怎麼可能做出毀了他一世英明的事。

  不過他發現腳步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人影卻沒出現在隔壁,等到那叩、叩的腳步聲幾乎是出現在旁邊,並且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響起:「咦?」

  他的心臟徹底停擺。

  第十章:師生四角戀-圖書館H(7)

  「老師好……」那女同學看見青瀾時愣一下,旋即有禮的向他問好。

  青瀾則優雅地回以點頭示意,漫不經心地繼續張望著書籍,女學生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青瀾身穿一件長度快及膝的排扣大衣,不但時尚帥氣還……遮擋了許多東西,她隱約可以看見老師前方站著一個嬌小的男學生,不過就是疑惑兩人貼這麼近的原因。

  諒她怎麼樣也想不到,在風衣底下竟是那般火辣場景,兩人最私密的部位是連接在一塊兒的。

  她也不再將注意力放在青瀾身上,開始找尋她寫報告所需的那本小說,逛了好半會兒,她發現青瀾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而相當不巧的……她要找的小說不偏不倚就在青瀾頭邊。

  「那個……老師,我的書……」她走近了青瀾,指著那本精裝小說有些不好意思的暗示他借過,從她現在的角度,可以看見冰染肩部以上與膝部以下,不知為何他的襯衫有些凌亂、明明穿著長褲的雙腿卻微微地發著抖,是太冷了,老師才讓他取暖嗎?

  「這本嗎?」青瀾取出了書向她微微一笑遞給了她,她受寵若驚的紅著臉道了謝離去,離開前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兩人,但就是思考不出個所以然,偏著頭滿腹疑惑的走了。

  冰染踮著的雙腿酸得瑟瑟發抖,努力扶著書櫃才得以支撐住身子,青瀾這時才有餘力摟住他的纖腰替他分擔重量,他一手按下牆邊的按鍵,走廊那側的書櫃雙雙轟隆隆地轉動,最後兩邊接了上去,書櫃呈現ㄇ字形貼著牆成為密閉空間,這是工作人員在整理大量圖書時會使用的工作中按鍵。

  待書櫃接上的那一剎那,青瀾幾乎是再也無法忍耐的將冰染壓在地面,抽出大半再重重的挺入到底。

  「呃……」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冰染被猛烈的進入弄得眼冒金星,金屬拉鏈也幾乎刺入臀肉,疼痛得悶吟一聲,這麼猛烈的動作也發出細微的肉體撞擊聲。

  兩人都被這些聲響拉回了理智,冰染連忙咬著手背不敢發出聲音,青瀾也緩下動作深呼吸著,不過似乎周邊沒人,又或者沒人被這些聲響引起了好奇心。

  青瀾將冰染的一隻腿架到肩上,使他呈現雙腿大張的姿勢,又把褲子拉低了些不至於讓拉鏈傷了他,用較溫和的側入式律動著。

  冰染咬著手背,紫紅色的眸子又泛起水光,難受的撇頭緊閉雙眼想轉移注意力,這種淫蕩的姿態使他心慌,雖然知道這樣的確比較不會發出聲音,可是自己的下體隨著每次撞擊便不知羞恥的搖擺著,實在讓他羞得無地自容。

  而且儘管他不願意承認,後庭好像越來越有感覺,雖然腦子只有嚷著好熱又好燙,穴內敏感點卻好似變多了,以往要靠著自行套弄下身來分散痛楚與得到更高的快感,現在光是甬道被規律的摩擦就使他腦子一團亂,甚至希望青瀾不要這麼溫柔,能再加快頻率、或是深一點更好……

  「唔嗯……」似乎看出他的心不在焉,青瀾抓上他性器的同時也大力地搗了下,冰染的手背都被咬出齒痕來還是發出了細微的嗚咽聲,他趕緊將食指彎曲塞進嘴裡緊咬著。

  「噓……不可以出聲唷……」青瀾俯下身在他耳邊呵氣,舔吻著他的耳廓與小小軟嫩的耳垂,傾聽他像幼犬一般,那如泣如訴的鼻音輕哼。

  起身欣賞冰染咬著指頭的按耐神情,他呼吸急促雙頰紅艷得十分撩人,紫紅色的大眼半闔且渙散,連髮絲都汗濕了沾黏在頰邊。

  青瀾緊握住他性器的手開始輕輕摳弄著頂端,上頭也興奮的泌出點點露水,溽濕了他的指尖,冰染如此熱情的反應,讓他也忍不住亢奮地加大了抽插的速度與深度。

  冰染渾身發顫,神經跟不上身體的愉悅,卻又從書縫間窺探到隔壁似乎又有學生在走動,雖然書櫃下層都是實心無法擺放書本的,但也只有大約八十公分,以上都是書本,免不了會有狹小的縫隙,萬一有心人從那小洞偷窺,那不就……

  一想至此,他又不禁緊繃了起來。

  突然被夾得更緊,青瀾蹙緊眉心仰頭忍耐那幾乎要出口的低哼,拉開了冰染咬在嘴裡的手指,大力吻上,也顧不得地點、姿勢,開始蠻橫的全速抽動著,用著僅存的理智告誡自己不要發生太大的撞擊聲響。

  青瀾俯身吻著他的同時,下身也瘋狂的進襲他的後庭,冰染覺得自己幾乎要靈魂出竅了,卻還是對隔壁的學生念念不忘,但是青瀾彎下身的動作,肚腹也貼住了他的性器,隨著激烈的律動也不斷的相互摩擦著,才沒幾下他就射在他腹部上,渾身抽搐。

  「這裡是在整理書嗎?」

  「應該是吧……」

  腦中一片空白,無止盡的快感隨著青瀾還不間斷的進襲延長著,好像有聽見他們在談論什麼,又好像聽不清,高潮從下半身擴散到神經末梢,衝擊著腦門。

  「那我們只好借別的書了……」

  來來去去多少人他真的記不住,他到底高潮了幾次他也不記得,他只記得青瀾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不斷的玩弄他的身子,都被做到有種身體快要不是他的的感覺,疲憊的癱在地上低喃著:「不要了……不要了……我好累……」

  後庭燙得要燃燒起來,高溫與過度的摩擦幾乎已經失去了感覺,甚至他覺得內壁被磨下一層皮肉都有可能,性器已經吐不出東西來,也只是虛軟地半站著,除了知道青瀾還在不停的在他體內馳騁,他真的完全沒了知覺。

  「呃……我真的……不行了……」原本晶亮的雙眸此刻卻泛紅腫脹,哭到連淚液都乾涸了,只剩下顫抖的唇能微微發出聲音,四肢百骸被過多的快感衝擊早已癱軟無力。

  「別說話,會被聽到唷。」根本是吃定冰染不敢在圖書館大聲嚷嚷,青瀾啄吻了下他的小嘴,腰部還是猛力的進出,完全無視於他的求饒。

  「嗚……」冰染閉上了嘴悶聲低泣著,可憐如他,呻吟不行、張嘴喘息不行,就連開口拒絕都被當作耳邊風,委屈從心底一湧而上,原本早已哭不出淚水的眼眸竟又滲出晶瑩的珠淚。

  雙腿張了許久酸得可以,腰臀被撞擊得前後震盪許久也有些發疼,終於在青瀾不知第幾回在他體內激迸出熱流時,強烈的衝擊使他昏天黑地的暈了過去,青瀾閉上眼伏在他身上享受高潮的餘韻,全身激烈的戰慄著。

  「這邊的書也整理太久了吧……我前兩節課來看的時候就在整理了耶。」

 第十章:師生四角戀(8)

  眼皮掙扎許久才緩緩張開,凝視著朦朧的天花板他有些恍惚,眼翳使他眼前一片模糊,想抬起手揉一揉眼,手才動了一下便牽起全部的神經,酸痛擴散到全身。

  「呃呃……」骨頭有種散開的感覺,尤其是腰部酸疼得不像有接在一塊,冰染蹙緊柳眉呻吟著,想抬起的手又放回了原位,喘了好一會兒,這才回想起在圖書館縱慾過度的事。

  「那個變態……」冰染咬牙罵道,青瀾到底吃了什麼東西根本屹立不倒,完全不給他休息時間一直做,他都累到沒感覺了還不罷休,搞不好他暈過去了還繼續奸屍呢!

  罵歸罵,雙頰卻不爭氣的發熱,畢竟那畫面回想起來還是很讓人臉紅心跳。

  到底……到底為什麼要一直、一直上他……?餵他的身體吃這麼多精液…他也不會懷孕啊,變態、變態、變態!

  更何況遊戲內的精液會變成性能力值,這也是青瀾自己講的,還是他認為那些溫熱液體進入體內可以舒緩不適,才肆無忌憚的蹂躪他?

  就算他傷口的確癒合很快、疼痛也帶走許多,但是根本沒有減少縱慾過度的全身酸疼啊,他目前這個樣子,大概有好一陣子都下不了床了,也罷,他真的好疲倦,再睡一下好了……

  當他昏昏沉沉要進入夢鄉的時候,門板卻響起了敲擊聲,累癱了的冰染自然動都不想動,他連翻身都疼得要死,怎麼可能去應門。

  「叩、叩。」門板又敲了兩聲,冰染覺得煩,正想罵外頭那個沒帶鑰匙的冒失鬼,忽想不對,副本的每個事件都是劇情,說不定外面的人有什麼事非得讓他應門。

  他只好咬咬牙,認命的翻動身軀,只是雙腿剛移動就疼得不受控制,整個人便捲著絲被摔落地面,骨頭原本已經十分酸痛,這麼一震盪雖然有被子墊著,卻還是有骨架移位甚至碎裂的感覺:「啊……」

  忍受著全身肌肉的疼痛,幾乎用爬的才來到了門邊,他扶著門板艱難的站起身,門一開他傻住,站在門口向他微笑的人他想都沒想過,竟然是應該待在保健室的天野花音。

  記起這人之前有偷親……唔,嚴格說起來還是初吻……反正有不良前科,他沒有給予好臉色就打算關上房門,天野花音卻擋下門並切入房內倚著門邊笑笑地望著他。

  冰染乏力的身子這麼被門推開,踉蹌了兩步跌坐在地,自然又是一聲難忍的痛吟:「呃……」

  在外人面前露出這麼丟臉的樣子,冰染有些羞憤,勉力撐起身子冷著臉說:「你來干麻?」

  「我聽說了考試的事情,還有你今天沒去上課,有點擔心……你身體不舒服?」

  「沒什麼,腰酸而已,你可以走了。」

  「腰酸?」天野花音挑了下眉,好似明白了些什麼,他望著冰染吃力地爬起身子,乾脆一把將他撈起抱在懷裡:「身體不舒服就是要來保健室呀。」

  冰染想掙扎一動又牽引出全身的酸疼,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天野花音放置在他的床上,看他從身上拿出瓶瓶罐罐又將自己翻身,冰染不安的低聲冷語:「你在干麻……」

  「看不就知道了嗎?」

  感覺天野花音撂起他的衣服下擺,並微微拉下了他的褲子,他這才感到恐慌,怎麼怎個人都這樣我行我素,完全無視別人意願一意孤行,就算他是明星也不能這樣吧!冰染正想發難,發現一雙沾著清涼藥膏的手掌在他腰間來回按壓,不帶有情色意味,只是替他酸疼不已的身軀做著按摩。

  有點不可思議,如果是青瀾替他按摩或許還很正常,但是天野花音這個感覺高不可攀的偶像明星專注地幫他馬殺雞,留連在腰背的漂亮雙手還意外的熟練,而且身體確實舒坦多了。

  「這力道還可以嗎?」天野花音淺笑問著,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他的職業呢,冰染只是趴在枕上不發一語。

  敞開的門突然闖進了一人,兩人回頭一看,悠草驚訝地看著他們,神情有著剛進來的慌忙與看見兩人曖昧動作的錯愕。

  「我在幫冰染治療,怎麼了嗎?」

  「老師……那個……」悠草水汪汪的藍色眸子瞟呀瞟,瞅了一下冰染欲言又止的。

  「出去說吧。」天野花音轉身向冰染說道:「我等等回來。」

  望著兩人離去的身影,冰染啐了句:「惺惺作態。」

  罵的自然是表面上總是那般畏畏縮縮,卻在背地裡幹些見不得人的小動作的悠草,他一邊努力的拉好衣裳,一邊想道,這悠草到底是有什麼事不能在他面前講出的,該不會又要落井下石了吧?

  不行,他一定要聽聽他們在談論些什麼,打定主意之後冰染辛苦的爬下了床,忍耐著身體的酸疼,好不容易才到了門邊門就被打開了,走進來的是悠草,而天野花音則早已不知去向。

  悠草愣了一下無辜的大眼望著他眨了眨,他突然將門大力的關上,冰染完全分不清天南地北就被猛力轉過身子,大力的壓在門板上,腦袋撞得頭昏眼花吃痛地閉上了眼,一睜開眼只見悠草已經完全失了平時的靦腆、膽怯,他勾起一邊嘴角邪笑著:「想偷聽我們講話嗎?」

  冰染杏眼圓睜地瞪著眼前的人,無法將他和平常的悠草聯想在一起,怎麼有人可以這樣人前人後兩張截然不同的嘴臉?

  「呵呵……怎麼,很訝異?」悠草伸出指尖沿著冰染的臉頰下滑。

  冰染恢復冷靜,冷笑兩聲回答道:「不會呀,反正我早就知道你是假白兔。」

  「這點你也不惶多讓吧?裝作一副清高的樣子,卻在周旋兩個老師之間好不快活……」悠草將他壓制在門板上,低下的頭幾乎要貼在冰染面頰上,他能感受到他的鼻息,悠草說話時似笑非笑的神情給他一種恐怖的窒息感受:「你和青瀾老師躲在這裡寡廉鮮恥的做愛,現在又想故技重施勾引天野老師?你也未免飢渴過了頭了吧?」

  他果然知道!那時候在衣櫥裡的事!

  第十章:師生四角戀(9)

  「你……那時為什麼要幫我們?你不是喜歡青瀾老師嗎?」

  「我原本是喜歡青瀾老師沒錯,他的眼裡卻只有你……所以我放棄了,天野老師也不錯,我原本以為把青瀾老師給你,你會滿足……不過看來……」悠草的手指滑著滑著,來到了他菊瓣前隔著褲子輕輕劃著圈。「你這裡好像是渴得很,嘗過老師的,換換口味試試我怎麼樣?」

  冰染震驚地反問:「你不是下面的嗎?」

  「我是喜歡當受沒錯,不過像你這麼嬌弱好推的我偶爾也可以玩玩呀。」悠草壞壞地笑著,大力的掐了冰染的腰一下,冰染疼得低呼一聲。「看你這副樣子不知道在哪裡浪蕩的玩了許久,不過連這樣都想勾引天野老師,我有必要讓你下不了床唷……」

  「老師老師的,你要通通給你。」冰染瞪著他,語調冷硬地說著:「是他們自己纏著我不放,送你我還求之不得。」

  「你說的跟做的根本是兩回事呢……」悠草的眼這時向外掃了下,冰染也聽到了腳步聲,身體卻倏地被悠草拉倒在他身上。

  門一開,走進房間的室友們驚訝的看著這畫面,冰染撲倒在悠草身上,而悠草一面推擋著冰染一面泫然欲泣的說著:「對、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嗚嗚……」

  「怎麼了?有話好好說!」

  室友紛紛將冰染拉開,並輕輕扶起幾秒內就哭得梨花帶淚的悠草,冰染冷著張臉望著不知又在搞什麼把戲的悠草,一方面也佩服他翻臉比翻書還快的技巧。

  「我、我知道是我不對……我不該把你作弊的事情告訴老師……」悠草抽抽噎噎地說著:「我、我知道錯了……你不要再欺負我了……」

  這麼一聽眾人便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群起激憤地幫腔:「作弊是你的錯,你怎麼可以怪他!」

  「就是啊,動手打人就是不對!」

  「呵,隨你們怎麼說。」冰染斜眼睨了他們一眼,轉身便離開了房間。

  悠草也不知怎麼想的,擦了擦淚向他們說道:「你們不要這樣講他,這是我的錯,我一定要得到他的原諒。」

  說罷便追了出去,留下一群室友你看我我看你,摸不著頭緒。

  「冰染……」

  「你到底想怎麼樣?」冰染忍無可忍的瞪著他,看他大唱獨角戲將自己變成過街老鼠,現在又可憐兮兮地追出來是反過來憐憫他嗎?

  「我只是……想找你談談……」

  「剛剛還談不夠?」

  「其實我……」悠草靠到他身邊,語調立刻從慢吞吞的畏縮變成剛才那種邪佞的語調,在他耳畔低語:「我約了老師一起談,你放心讓我們兩個人獨處?」

  「你……想都別想!」想也知道這只假白兔會無所不用其極的拐青瀾上床,青瀾又……發情發到無恥的境界!這兩個人要是碰在一起還不天雷勾動地火?他死都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那、那真是太好了。」悠草合掌眼睛瞇成彎月開懷的偏頭笑著,誰想得到笑得這麼靦腆可愛的少年骨子裡卻有一副蛇蠍心腸。

  「不用笑這麼假,要走快走。」

  「可、可是不是現在耶,我們還是先去上課吧。」

  「上課?那我要回去睡覺了。」

  「唔……那等等我只好自己去找老師了……」

  「你……」

  悠草無辜地望著冰染聳了聳肩,水藍色的眸中卻藏不住的狡黠。

  「王八蛋……」冰染咬牙切齒地瞪著操場,明明知道他全身酸痛不已,還故意逼他上體育課……上體育課就算了,為什麼……為什麼他的短褲會變成女生穿的那種短到不行的三角燈籠褲!

  他不由自主的拉著體育服下擺,想遮掩只有跑出一小截的深色褲子還有都快裸露出來的臀部,這跟穿著三角泳褲在路上走沒兩樣,可是他這輩子根本連三角泳褲都沒穿過啊!

  冰染低垂著的頭神情一片鐵青咬著唇忿忿的想著,一定是那個該死的悠草偷偷給他掉包的,換衣服換到一半連原本的制服衣褲都不翼而飛,只剩下一件女同學的三角運動短褲孤零零的躺在置物櫃上……

  週遭同學不論男女都盯著他直瞧,女生們竊竊私語想笑但是又不敢笑出聲,男生們看得目不轉睛,冰染明明是男孩子,大腿又細又白就算了,怎麼肌膚看起來比女生還滑嫩啊……

  「看什麼看!自己沒腿啊!」冰染惡狠狠的將那些目光一個個瞪回去,特別是看到一個捂著嘴噗嗤笑出聲的綠發少年時,眼珠瞪得都快掉出來。

  「呃……冰染,你為什麼會穿女生的體育褲啊?」剛到集合點的體育老師也忍不住瞠大雙目驚愕的發問。

  冰染冷冷的回望老師,要是他說出實情根本沒人會相信,悠草一定又會落井下石反將他一軍,於是他面無表情的道:「個人興趣,你有意見?」

  「唔,是沒有啦。」體育老師聳了下肩,拉起胸前的哨子吹了下:「做完熱身之後跑操場一圈。」

  這堂課上的是籃球,冰染卻只是在散開之後坐在一旁死盯著悠草不放,在球場上悠草的身材算是當中最纖細的,動作卻很靈活,頻頻進球卻只是在隊友的拍背稱讚下靦腆的笑著。

  反觀冰染,明明坐在草地上,額上不但浮著幾滴已經冷卻的汗珠還微微喘著,原本他都是裝死不聽從老師的指揮,但是這次擔心悠草會自己去找青瀾,所以為了監視他只好拖著腰酸背痛的老人身體跑操場,好不容易跑完一圈骨頭都快散了。

  籃球,他不喜歡這項要和許多人肢體碰觸的運動,更何況看著場上那些平均一百六、一百七的男同學……雖然知道他們虛長他兩、三歲,可是他還是很在意身高問題的。

  悠草向打球的同學說了幾句話之後,突然向他走來,冰染瞇起眼望著他。

  「我們缺一顆球,你陪我到體育器材室拿好嗎?」悠草睜著天藍色大眼彎下腰偏著首問著,及腰的長長綠色馬尾也垂了下來。

  「……嗯。」儘管知道悠草詭計多端,但他就是鬥不過他。

  第十章:師生四角戀(10)

  跟著他走到距離操場有段距離的體育器材室,距離人群已經有段距離,器材室有兩間並可相通,他們進去的是放置球類器材的那間,各式球類玲琅滿目一絲不苟的排列著。

  才剛進去,碰一聲悠草便關上了門,不懷好意的上下打量著他,視線尤其在裸露大片潔白得像溫玉一般的纖細大腿留連許久。

  「看屁啊,一定又是你搞的鬼!」冰染縮著腿拉著運動服下擺遮掩著,氣得牙癢癢地瞪著他。

  「噗!」悠草一手掩著嘴一手抱著肚子笑得花枝亂顫,眼角都流出淚了,他一面擦淚一面說:「真是太適合你了,穿起來和小女孩沒兩樣呀!」

  「你說誰是小女孩……」冰染緩慢的拖著音道出問句,語氣明顯聽出不爽二字。

  「當然是你羅!」悠草愉快地回答:「迷你的身高、纖細的腰和腿,還有這張漂亮的臉……穿裙子都不奇怪,啊不,應該更合適呢!」

  「你自己還不是長得不男不女!」

  「我知道我長得很可愛呀,謝謝你的讚美!」悠草毫不害臊的說完之後在他臉頰上輕輕烙下一吻,甜甜的笑著。

  「你……」冰染按著被他親過的地方,氣得七竅生煙,五臟六腑都感覺要內出血了,他真的完全無法理解他的腦子究竟在想些什麼。

  「好了,老師應該快來了,唔……講正經事吧?」

  「你把青瀾約到這種地方做什麼?」

  悠草眨了眨眼:「我從來都沒有說是青瀾老師唷!」

  冰染怔住,的確,他是沒有說過是青瀾,卻刻意老師、老師的誤導他,讓他像個傻子一般一頭熱的跟著他轉,冰染冷下臉:「那我不奉陪了。」

  當他轉身要走,一個涼涼的東西卻擱上了他的頸子,冰染停住腳步,睨著從身後環過他的脖子,將一柄銀色利刃貼住他的頸動脈的手臂,清冷的音調在他耳邊響起:「你要去哪呀?」

  「我才想問你這是在干麻。」儘管被刀子架住,只要再用力一些他柔嫩的肌膚就會滲出血液,冰染面對這種狀況卻異常的冷靜。

  「誰教你聽都不聽轉身就走呢?」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唉……臉蛋這麼可愛,可就是這張嘴……」

  「你到底講不講?」

  「真是急性子的人呀,嗯……反正等等天野老師來呢,不管他說什麼你都承認,然後再多說點無情的話,最好是狠到讓他情緒崩潰的那種,這很簡單吧?」

  「……簡單是簡單,但是我憑什麼要聽你的?」

  悠草低笑兩聲,突然轉過冰染的身子將他壓倒在地跨坐在他身上,手上銳利的刀尖輕輕地在他頸窩游移,用一種無辜到極點的神情說:「可惜你沒有選擇權呢。」

  冰染望著悠草那和毒辣的手段完全無法連結的純真表情冷笑道:「但我偏偏就是不想聽你的,你有本事就劃下去,人死了你什麼好處也得不到。」

  「好吧,給你猜中了,我還真不敢動手呢……」悠草那像大海一般蔚藍的水眸半掩,嘴邊勾起微微的笑:「但是……這樣我可是敢唷?」

  閃著銀光的刀刃沿著冰染形狀美好的下顎上移,在他白皙無瑕的面頰上比劃,悠草偏著頭莞爾道:「要是我不小心劃傷你漂亮的臉,那該怎麼辦呢?青瀾老師可就不愛你羅……」

  「你!」

  兩人都被門外的腳步聲拉走注意力,悠草對他笑了下:「你要想清楚唷,沒人會喜歡醜八怪的。」話說完,人便迅速的躲了起來,只剩下冰染站在原地氣得牙癢癢的。

  天野花音推開體育器材室厚重的門,他的神情也像那門一般沉重,他抬起頭時冰染看見的是一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的絕望神色,卻在其中還含了一些不敢置信,他緩緩開口:「那……真的是你嗎?」

  天曉得他沒頭沒腦吐出的問句是在說啥,但是想起那該死的悠草叫他無條件承認的事,再想想他威脅他的話……到底是真的還是副本要求啊?總覺得這次副本多了悠草,真是讓他累得夠嗆,想要快點結束冰染也好只心不甘情不願地順他的意開口:「是我又如何?」

  「我真的不敢相信……你會做這種事……根本、根本……」

  真不愧是影歌雙棲的國際巨星啊,演技好得不得了,逼真得他都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他嚥了口口水,冷冷的回答:「不要說得好像你很瞭解我,我就是這種人。」

  「你……我這麼關心你……」天野花音俊眉緊蹙,黑眸悲動的閃著灩瀲光澤,冰染撇過頭露出不屑一顧的嫌惡神情:「老實說,你的關心我覺得很厭煩,既然你看清我了,就別再纏著我了。」

  冰染沒有任何遲疑的轉身就走,走到堆滿器材的暗處後立刻轉到柱子後方偷偷看著天野花音,只見悠草不知哪時出來了,看著天野花音難過的樣子他也露出不捨的神情,拿起手帕溫馴地替他擦著淚,嘴上也怯憐憐的說些什麼,手上的帕子擦著擦著滑到下顎與頸項,有意無意的撫著天野花音的喉結與鎖骨,接著兩人越靠越近……

  冰染心臟噗通噗通的偷窺著,兩人的唇碰在一起之後似乎再也分不開,隱隱約約還能看見漾著水光的舌交纏著,老實說這畫面真的很好看,黑髮黑眼的俊美男子吻著一個相貌清麗的少年,唔……如果那個少年可以不要那麼假、那麼討人厭會更好。

  目不轉睛地看著,冰染心情有些緊張又有些羞,他們親得熱烈淫靡的唾液在舌尖拉成銀色絲線,天野花音的手也開始在悠草身上摸索,並緩緩地解開那些束縛,悠草看似被動的任他為所欲為,卻像在無意識間不斷的挑動男人的情慾,眼看著天野花音的手就要從大腿探進體育褲中,冰染緊張興奮的情緒也吊得很高,喔喔……摸、摸進去了!

  還沒看見悠草的反應,突然一個人從背後摀住他的嘴,他連尖叫都發不出來,整個人落在那人的懷抱中被帶離開,兩腳踩不到地,他瘋狂的掙扎並試著扳開那隻手,黑暗使他看不清那人的樣貌,直到感覺到了另一個地方,那人打開了燈並放下了他,他才瞪大了眼。

  「青、青瀾!」

  「偷窺得開心嗎?」

  被當場抓包,冰染紅著臉啐了句:「干麻拉走我啦,精采的我都還沒看到呢……」

  卻發現青瀾沒有回應,他納悶地抬起頭,只見青瀾揚著若有深意的迷人笑容綠眸深邃地望著他,嗓音低淳動人帶著笑意:「你怎麼……會穿這樣?」

  「我、我是被陷害的!」冰染原本像是沾了胭脂的雙頰此時卻比熟透的蘋果還要艷,他忍不住縮著腿拚命地拉著運動服,上衣都快被他扯了下來。

  好奇怪,剛剛一堆人對他行注目禮的時候,他只覺得很討厭,可是、可是對像換成青瀾時,他就不由自主地覺得好難為情啊……

  「你怎麼會在這?」冰染趕緊轉移話題,也逼自己不再接觸他危險的眼神。

  「喔……我剛剛看見天野老師的神情有點不對勁,便跟在他後面來了……沒想到……會聽到你說這些話,唉……說不定下次聽到這些傷人詞語的人就換成我了……」

  聽著他自怨自哀的語氣冰染不發一語,只是又問:「那你今天上午做什麼去了?都不見人影。」

  人家天野花音還來幫他擦藥,而青瀾這個害他全身酸痛的兇手卻不知道到哪逍遙,要是真的做些雞毛蒜皮,根本沒有比他重要的瑣事的話,他的確有必要讓青瀾再聽一回,而且絕對是變本加倍的給他!

  「看你太倦了,我就幫你把那十本書都抄了一遍,從晚上一直熬夜到早上呢,可惜又被理事長看出我的字跡,又在門口一直站崗到了中午他才通融的。」

  「唔……這樣啊。」原來是為了他而忙啊,那、那倒是情有可原啦……冰染表面上沒啥反應,只是抿著嘴紫眸飄呀飄,心裡卻已經開始灑起了小花。

  系統指示:勾引老師。

  ……

  這戲根本是亂來嘛!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