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H Game王子不愛公主》第18章
第七章 - 好大...H(1)

  卻只聽見青瀾倒抽一口氣,猛地刺入了他的體內,毫不保留的將全部挺進了狹窄的甬道,太過猛烈的進入讓冰染仰起頭痛呼:「啊啊──好痛──啊──」

  青瀾這才緩下動作,停在他身體深處粗喘著,俯下身在他纖細頸窩處輕吮,修長的手指溫柔的擦拭著冰染面頰上的淚痕,與沾附在長睫上的淚珠說著:「抱歉……你真是……太可愛了……」

  『王八蛋,每次都說我可愛!』

  「哈、哈……」冰染整張臉疼得皺成一團,咬牙忍著被撐開的痛楚,張著小嘴難受的喘息。

  曾經進入冰染後庭的白淨指尖還瀰漫的淡淡的情慾氣息,抹去晶瑩的淚滴之後,緩緩的撥著他暗紫色的柔軟髮絲,沿著頸子舔到耳畔輕喃:「難道你不可愛嗎?」

  「哪個男人會因為被說可愛高興的啊!」冰染整個人都趴在軟綿綿的床裡,只能扭過頭斜瞪青瀾,只是這含怨帶嗔的斜掃一眼,在他潮紅的誘人面色搭配下,還真像勾惑。

  看冰染都有餘力和他爭辯了,大約是適應了他的存在,青瀾緊摟著他開始緩慢的進出,緊致的後庭箍得他通體舒暢,發出性感的悶哼:「嗯……但是光是變誠實這點,就可愛得值得嘉許了。」

  「去死……呃……還不是那道具……啊啊……」

  青瀾伏在冰染背上速度不快的動作著,一方面是讓冰染逐漸適應,一方面也是為了享受窄小的甬道將他緊緊包覆,他蹙著俊眉,汗滴順著頰畔流下。

  『好大啊,真的太大了……後面會壞掉的……』

  雖然從沒聽過冰染這樣「讚美」他,他還是對自己很有自信的,但真正聽見又另當別論了,慾望更加亢奮的僨發脹大,推展著絲滑的內壁,青瀾揚起嘴角微喘地低語著:「不會壞掉的,這邊做這麼多次,每回還不都把我全部吞進去了嗎……」

  「閉、閉嘴啦!呃……」冰染滿臉通紅難耐地咬著唇瓣,儘管止住了呻吟聲,心理的感受卻藏也藏不住。

  『不要了……不行!又更大了……』

  「大不是很好嗎?比較有感覺啊……」

  「吵死了,唔……你好重,不要壓著我啦……」青瀾全身的重量都施加在他身上,害得他都陷進床鋪裡頭了,忍不住扭動掙扎著。

  青瀾兩手按在冰染身側,分擔了些重量,下半身還是緊緊壓在他身上,密不可分的黏在一塊,他望著冰染讓玫瑰花瓣包圍著的美麗畫面,覺得殘餘的衣裳遮掩住了他的美背,嫌它礙眼的一扯而下,才發現原來小小的天線黏附在冰染的後頸下方,難怪遍尋不著。

  只是那天線似乎是刺進他柔嫩的肌膚裡的,當事者卻全然無感覺,果然是用來竊聽的好東西啊。

  青瀾愛撫著浮著淡粉色的滑膩背脊,繼續挺著下身在他溫暖的深處律動著,嘴上卻突發奇想似的問著:「這姿勢不好,那你要什麼姿勢呢?」

  「嗯啊……什、什麼?」渾沌的腦子接收速度緩慢,全身的思緒都集中在後庭,火熱的慾望在他體內進出著,攪出濕黏的淫液,與些許滲出了血液,交融在一塊方便了碩大抽插的更為順暢,淫靡的交歡聲,規律的撞擊與水漬聲不絕於耳……不、不行,不能再想了……

  『好濕……啵滋啵滋的淫水聲音,從後面結合的地方發出來,好、好羞恥啊……還有撞在屁股上的啪啪聲,我聽不下去了……』

  啊啊啊──我聽不下去的是你這個破道具!絕對把你碎屍萬段!冰染羞憤交加的將臉埋入床單之中,像只鴕鳥遇險時的反應,寧願窒息而死也不想面對現實。

  「原來你喜歡聽聲音啊……」青瀾聽著他心裡的話,不只是炙熱堅硬的分身,幾乎是全身燒得無比興奮,猛地將冰染翻過身,把他勻稱潔白的雙腿曲起反折到胸前,將交合處完全暴露在眼前,大力並迅速的抽插著,每次都刻意撞到最底發出響亮的肉體撞擊聲,或是旋轉拉扯出更多黏膩羞人的水聲。「這姿勢能發出更多的聲音,喜歡嗎?」

  「啊呀……太、太大力了……唔嗯……別……」冰染整個人都在強烈的撞擊下搖晃起來,過深的猛插都讓他眼冒金星,眼角甚至泛出了淚,顫抖著紅唇呻吟,除了私處不斷摩擦的火熱像要燒了起來,快感也讓他意亂情迷的迎合著。

  雙腿被壓到胸前兩側,臀部因此翹得高高的,讓那羞人的結合處呈現在兩人眼前,他也看得見青瀾巨大的慾望是怎麼撐開菊瓣,一寸寸的填入他的小穴,直到全根沒入他的身體裡,視覺配合甬道內的感受真的讓他非常的有感覺,交歡時的聲響在這種姿勢下果然被放大了好幾倍,拍打在臀部上的聲音如雷貫耳。

  『不要、我不要聽……啊,裡面好燙、好燙,好像快燒起來了,可是又好舒服……嗚……我也不想看自己被插的樣子,那麼小的地方被那麼大的東西擠進來,還流著水……嗚……太淫蕩了……』

第七章 - 撞那裡、好棒...H(2)

  「啊……嗯啊……」冰染兩手捂著臉,不想面對青瀾也不想看自己雙腿大張,高高撅起臀任他侵犯的情色畫面。

  「淫蕩是淫蕩,可是我喜歡聽,多說點……」

  「嗯嗯……去死……」青瀾兩手按著白玉似的大腿用力的撞著,汗濕的俊臉笑得魔魅:「去死我也喜歡聽,尤其在床上……」

  「啊啊──青、青瀾……唔啊……那裡……」被撞到深處的一點,冰染高聲叫了出來,淚光由指縫溢出,蜷曲著腳趾渾身發抖。

  「哪裡?」

  冰染淚眼汪汪的咬著指尖甩著頭,不願發出一聲比一聲高的浪吟,青瀾卻刻意放慢速度並不進到最裡頭,害得冰染一邊啜泣著一邊扭著纖細的腰肢靠近他。

  『再深一點……對,右邊……啊……好棒、撞那裡,用力的插我……』

  「啊啊──」冰染的腦子已經沒辦法清晰的聽見外界的聲響,快感一波波的襲來,體內火熱巨大的慾望不斷的撞擊那個點,讓他的神經都尖叫著發顫,終於是繃到了頂點,叫出聲的同時也釋放了出來,渾身抽搐著讓熱液灑在青瀾身上。

  青瀾勾起衣裳上的濕黏,將它塗抹在冰染嫣紅的珠蕊之上,眸色深沉的望著甜美的艷紅色櫻桃沾染著淫穢的白液,竟更顯嬌豔欲滴。

  「嗯……嗯呃……」釋放過後的冰染面色潮紅兩眼渙散,似乎還未完全恢復意識,只是隨著猛烈的深撞發出輕哼,咬在嘴裡的手指留下了粉色的齒印,讓人有些憐惜,此時捉著深下的床單,讓甜美的唾液沾濕了。

  青瀾放開一隻抓著他大腿的手,拉起他的柔荑,來到被熱烈進出著的穴口邊,讓他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後庭正不斷的讓炙熱的碩物撐開並穿刺著。

  「不……」柔嫩的指尖讓不斷動作著的濕熱慾望來回摩擦,甚至在撞到最底時還會碰觸到底下的兩個囊袋,冰染羞得想抽回小手卻無法掙脫於男人的手勁。

  『不要……不要讓我摸……那個好燙又好大,又動這麼快……我受不了了……』

  青瀾呼吸紊亂的輕笑著,將他的手指按在被撐開的菊瓣上,冰染羞恥的叫著:「啊……不要啦……」

  『那裡、那裡被撐得這麼大,一定、一定……會壞掉的……會不會合不起來……』

  「怎麼會呢,相信我,每次都緊得我快發狂……」青瀾很貼心的揚起嘴角安慰他,後者氣得牙癢癢的,羞惱的瞪著他還是無法抵抗的被壓制著承受青瀾的進出。

  「啊……嗯、你……」冰染難受地張著嘴,太過快速的摩擦讓他的甬道有種受傷的感受,熱得無法承受,卻不知燙的究竟是自己還是青瀾。

  『為什麼這麼久……那裡好熱,真的快不行了……』

  「持久你才『性』福啊……」

  「呃……快……別廢話……」冰染像個任男人蹂躪的娃娃,蹙緊柳眉撇開頭喘息著任青瀾予取予求,又是幾下讓冰染幾乎要靈魂出竅的猛撞,直抵腸道最深處,青瀾才性感地擰著眉心繃緊身子將灼熱的液體射進他的體內。

  「唔啊……哈、哈……」激迸入肚腹的熱液讓冰染一陣暈眩,肚子裡碰觸不到的部份像多了團火在燃燒,濕黏又火熱。

  『精液射進來了……好深又好多……肚子裡好奇怪啊……』

  青瀾額上都因汗濕而沾黏的銀白色的髮絲,他放開箝製冰染腿部的手,將他緊緊抱在懷裡,低下頭親膩的摩著他小巧的鼻子,喘息著笑道:「多餵你一點,看哪時能替我生寶寶啊……」

  「哈、哈啊……白、白癡……」冰染紅著臉蛋白了他一眼,真是沒力氣了,兩眼一閉緩緩地睡去,青瀾在他可愛的面頰上輕啄一吻,小心翼翼不吵醒他的將還在他體內的慾望拔出,有些白液便因他退出的動作流淌而出,甚至連殘餘在甬道內的液體也從沒有阻塞的菊瓣自行啵滋啵滋的溢出,更加弄濕了被褥。

  要不是冰染睡著了,他不忍心喚醒這張可愛甜美的睡顏,他還真想將他翻過身,仔仔細細盯著誘人的小穴將他的精華一點一點的吐出,冰染身下那張……因他的疼愛而嫣紅微腫的小嘴。

  『啊……流、流出來了,整個臀部和大腿都濕濕黏黏的……好、好丟臉。』

  青瀾愣了下,聽著冰染的聲音由擴音組合的喇叭放出,而後才笑得十分燦爛,憐愛的摸摸冰染的頭說道:「沒想到在夢裡還這麼有感覺,真是可愛啊……」

  青瀾將下半身的長褲穿回,裸著留下因歡愛而讓激情中的冰染抓出、咬出的羞人紅痕,走出了房內,只是門一拉開果不其然就看見晶晶抱著沾滿血水的水晶球,小小的鼻子底下也流有兩條血痕,小小嘴巴又是張成?型,一副驚嚇過度的模樣呆呆的望著青瀾。

  把拔和主人真是太激烈了,那些話真難想像是冷傲的主人會說的,香豔刺激火辣辣,呼呼,害他失血過多還是想聽,但是沒想到被把拔逮個正著了……

  青瀾淡淡的回望晶晶,完全沒有訝色,似乎早就知道他在門外偷聽了,青瀾輕輕的關上門扉,對他微笑了下:「偷聽不好喔。」

  「對不起把拔……」晶晶看他沒有發脾氣的樣子,聽了他的道歉也和藹的拍拍他的頭,他才鼓起勇氣跟青瀾報馬仔,打算將功贖罪:「那個,主人應該還醒著的,剛剛擴音組合還出聲了。」

  「我知道啊。」

  「咦?」

  青瀾笑了笑,將手指放在嘴邊示意晶晶要保密:「他總是被我壓得死死的,偶爾也要讓讓他嘛。」

第七章 - 銷魂熱狗君(3)

  門關上之後,冰染的睫毛顫了幾下緩緩睜開,猛地坐起身,撐著還有些虛軟的身子,紫眸望了下腿間的與床單上的白濁濕痕,咬著唇小臉浮上紅雲,下一秒那些液體……身外的、體內的才都化作金粉。

  冰染甩了甩頭,現在不是想東想西的時候,一定要肢解那個該死的道具!

  到現在那些話還散不去的在他腦子回盪,是他自己的聲音,好舒服……好棒……他死也不可能說出這種話來!

  冰染全身發著抖,有種有怨無處申的憤恨,但是他又無法發洩在青瀾身上,光是把道具摔個稀巴爛也完全沒有意義,他一手緊緊抓著床單,都快讓他給抓破了,不行,他絕對……要讓青瀾??這種隱私都被窺探的感覺!

  身上摸了許久,才在手很難搆到後頸下方摸到了小小的天線,冰染瞇著盯著手中的小小天線,用力成握拳,他的復仇大計就由此開始了!

  但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你……一直看我干麻?」正在整理櫃檯的冰染擰著眉回望一直盯著他瞧的青瀾。

  「沒什麼啊。」

  『冰染真可愛。』

  「你不要沒事想那些有的沒的!」冰染紅著臉撇過頭不想看他,繼續做自己的事。

  「可是,我平時就是這樣的啊。」青瀾攤手一臉無奈。

  『就連生氣的樣子都好可愛。』

  冰染逼迫自己裝做沒聽到,但是後面的人不理他卻自得其樂,又或者該說是變本加厲的意淫。

  『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真想抱在懷裡啊。』

  這句話說完,冰染立刻讓高大的男人從背後擁進溫暖的懷抱,他一怔,微微的掙扎著:「你做什麼啦!」

  『好想把他推倒……』

  「喂!等、等等……啊……」

  『害羞的樣子也好可愛,呻吟的小嘴也好甜美……』

  「啊……哈、哈你……你不要亂想啦……唔……」

  「沒辦法,碰你的時候很難控制腦子的,神經都集中在下半身了。」

  「去死……啊啊……」

  『裡面真是該死的緊,又濕又小夾得我快成仙了……』

  「啊啊啊──」冰染雙手用力的拍著櫃檯站起身來,回想著用了擴音組合之後的下場,根本受害的又是自己,啊!他早該知道發情公狗的腦子裡除了?什麼也不會有的!

  「呵呵……怎麼了嗎?」青瀾在一旁愉快地看著他發火的表情,冰染正想發難,客人就上門了,高大的壯年男人與幾乎可以當他兒子的年輕少年手牽著手步入他們的店,冰染冷哼一聲,要罵人也不想在別人面前表演,家醜不外揚。

  那男人先是讓兩人出色的外貌驚了下,才開始瀏覽店內陳列的道具,看著看著突然發現新大陸似的衝到櫃檯來,指著其中一個櫥櫃激動的問:「熱狗君也是要賣的嗎?」

  「咦?你把那個拿去賣了!?」青瀾錯愕加惋惜的問著,冰染理都沒理他,逕自回答著:「對,那是多的,你要換?」

  「真、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最熱門最銷魂的魔法道具熱狗君,不但有十二段變頻震動,而且因為熱狗肉質十分有彈性,還能有五段扭動效果、十段旋轉效果!最特別的莫過於升到滿等之後,熱狗君還能有終極效果……」

  冰染面無表情的望著眼前的男人和晶晶說出一字不差的簡介,不曉得還以為是購物頻道在推銷商品,連晶晶瞪大雙眼直驚歎,只是那男人眼睛一轉看見青瀾期待的神情停了嘴,小心翼翼的打著商量:「答應要賣給我,我才說。」

  那終極效果肯定是絕無僅有並且能讓人欲先欲死,青瀾不捨的打算阻攔:「等……」

  「成交。」冰染卻二話不說立刻打了響指。

  「……就是等到滿等時,熱狗君的表面會長出一張銷魂的臉來,不但附帶音樂功能會唱銷魂之歌,還能在身體裡吐出靈活的小舌頭舔動內壁!」男人臉一轉,深情的望著他牽著的少年說道:「寶貝,你一定迫不及待讓熱狗君舔你裡面了吧──」

  少年害羞的低下頭扭動身軀兩下,一副人家不依的嬌羞神情。

  「……」冰染抽動兩下嘴角,還好賣掉了那個猥褻的東西。

  青瀾則是扼腕不已,真想看看冰染小穴裡頭被舔的模樣,他暗自下定決心,絕對要再拿到一個!

第七章 - 魔法藥劑(4)

  望著那好不容易脫手的變態道具,冰染也露出下定決心做什麼的神情。

* * *

  冰染的復仇計畫第二彈,在魔法道具收集得差不多之後,他將所有陳列在櫥櫃上、倉庫裡的道具全都進行綁定了。

  不過原本道具就是都要讓冰染綁定的,畢竟魔法島上的積分是個人累積的,而冰染也在先前就綁定了不少道具,這次只是在沒有知會青瀾的情況下就先全數綁定。

  雖然沒有對青瀾造成什麼太大影響,但光是看見他錯愕幾秒,只剩下他自己收著的少數幾樣道具可以使用,冰染真是想大喊痛快啊。

  尤其是新拿到的大魔導的法杖,能讓魔法能力增強好幾倍,不需要再使用穿衣鏡換上增加智力的服裝,就能發揮強大的魔法效能,配合十等的魔法書,就連青瀾都給他打趴在地上,作夢都會笑呢。

  晶晶用同情的眼神望著他們,但卻不是同情青瀾,而是覺得主人這麼開心卻不知道是把拔故意讓他的……

  至於為什麼知道道具都收集得差不多呢?

  還記得之前他才抱怨魔法道具怎麼沒有說明書,後來就發現有一種道具真的是講解魔法道具的功能,而且連魔藥、魔獸的資料都詳細記載在裡頭,一個叫做百科全書的東西。

  雖然取得時它的等級已經很高,但是還有一些高等、稀有的資訊沒有顯現,就是空白的狀態,需要經由升級讓那些空白書頁的資料浮現。

  但目前百科全書的使用者還是青瀾,因為……

  「啊啊……嗯……」

  冰染愣了下,這聲音是從下面傳來的……那裡……

  「青瀾!你這個大淫魔──」冰染氣急敗壞的衝了過去,碰地一聲撞開門,原本以為會看見青瀾帶陌生人回來上床的樣子,沒想到就是青瀾一個人身穿白袍站在實驗桌前。

  至於那嗯嗯啊啊不斷淫叫著的不是人,是之前遇見的魔獸,白白圓圓活像是麻糬卻有兩個兔子耳朵和四根短短的手腳,它睜著圓滾滾的眼睛難過的發出逼真的呻吟聲,冰染瞪大眼問著:「你在干麻?」

  青瀾的眼睛這才從百科全書上離開瞅了他一眼,一邊搖著手中裝著艷麗色澤液體的試管說著:「做魔藥啊。」

  冰染將魔法道具全數綁定之後的積分相當驚人,畢竟那是整整花了一億收購而來,青瀾千辛萬苦收集到稀有道具之後的成果,積分排名立刻竄進前十名,只是殘餘的落差大約是在魔法藥劑上頭了。

  至於魔藥製作上也沒什麼難度,原本擁有的魔藥材料便十分充足,再搭配百科全書上的配方,大部分的藥劑都製作完畢,只剩下一些原料稀有、製作成功機率相當低的高級魔藥。

  青瀾利用便利屋在地下加建了實驗室,裡頭全是白色,有大大小小的試管、玻璃瓶、實驗器材,而青瀾身穿一襲白色長袍戴著護目鏡在裡頭調配魔藥。

  冰染大步大步走了過去,抱起叫得可憐兮兮的麻糬兔,義憤填膺的抬起頭罵人:「喂!你干麻虐待它啊?」

  「當實驗品羅,不過真奇怪啊……好像出錯了,這藥的效果不是這樣的啊……」

  「你不會自己試啊!」

  「喔……你想聽我叫床的聲音嗎?」青瀾側頭笑了起來。

  「誰、誰想聽了!」冰染紅了臉,撇開頭說著:「只是你自己做的藥出錯你自己活該,干麻讓別人受罪呀!」

  青瀾望著他將圓圓兔子緊緊抱在懷裡的可愛模樣,理解似的說著:「……原來你喜歡可愛的玩偶啊,也對,畢竟是小孩子……」

  「去死──我才不喜歡娃娃,我是男的耶,又不是小女生!算了,懶得理你,自己瞎搞吧你!」冰染哇啦哇啦辯駁著,冷哼一聲抱著麻糬兔甩頭就走。

  「沒有實驗品了嗎……」青瀾望著大力關上的門扉,輕輕的笑道:「那只有讓本人親自?試羅。」

  說歸說,冰染這種年紀的孩子對可愛的小動物還是沒有免疫力的,他停在走廊看了看四下無人,摸了摸麻糬兔子的頭,魔藥效力過去,兔子也終於不再叫了,大眼眨呀眨的望著他,甚至親膩的蹭蹭他的指尖。

  冰染看著它超可愛的反應,自然是心花怒放的玩了起來,晶晶這時慢慢的飄了過來,提醒著他:「把拔煮好湯了……」

  冰染被當場撞見,僵了一下,立刻轉過身冷冷的警告晶晶:「不准告訴青瀾聽到沒。」

  「喔,好……」晶晶根本連發生了什麼事都不曉得,還是乖巧的點著頭。

  雖然遊戲將飢餓感調至相當低,但最少也要兩天進食一餐,食材自然是這一大片生機蓬勃的森林了,當然也有許多玩家喜歡到城鎮購買

  冰染坐在餐桌上把麻糬兔子放在腿上,兔子水汪汪的大眼一直盯著湯似乎很想喝,冰染又不想在青瀾面前餵它,只好打算等青瀾走開之後才偷偷給它,但是青瀾盯著他喝湯的眼神太過熱烈,導致他喝沒幾口就失去胃口,剛放下湯匙青瀾就笑吟吟的接了過去。

  總之兔子是沒得吃了……

  冰染總覺得青瀾有哪裡怪怪的,卻也摸不著頭緒,看他去將碗盤收拾起來,冰染打開門想要透透氣,只是門剛打開就發現不對勁。

  便利屋這次落在城鎮邊緣,於是來來往往的的玩家不少,他們一看見冰染全都愣住數秒,然後露出愛慕的神情像被蠱惑似的向他走來,他當機立斷立刻將門大力關上。

  冰染貼在門後面無表情的張著紫紅色的大眼轉呀轉,他敢肯定這一定又是青瀾對他用了什麼道具才會這樣……青瀾從裡頭走出來,冰染正打算要嚴刑逼供,沒想到青瀾望見他愣了三秒,竟立刻單膝下跪牽起他的手,用著前所未有的戀慕眼神深情的凝視他,下一句話更是讓冰染張大了嘴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的天使,你真是太迷人了……為了你我願意做任何事情……」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