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H Game王子不愛公主》第8章
 第八章:副本:師生戀(11)

  坐在辦公室內的青瀾聽到開門的聲響,才自書本中抬起頭,望了總是不請自來的女人一眼,雖然不耐但畢竟是同事還是要好聲好氣的對待:「愛蜜莉老師,你三天兩頭的來我辦公室不好吧?會被其他人誤會的。」

  「我倒希望他們誤會呢……」愛蜜莉妖嬈的身段半趴在辦公桌上,伸出纖纖玉指擦過青瀾菱角分明的英俊臉龐,青瀾受到這種近似於騷擾的撫觸,不禁皺起眉側過頭閃避。

  「愛蜜莉,請你自重……這裡可是學校。」

  「學校不能調情,難道就能和學生上床?」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愛蜜莉拿出一個小巧的晶片,捏在指尖晃了晃,沒徵求他的同意便自顧自的用起他的電腦,將晶片的的檔案播放了出來。

  巨大的螢幕上原本一片漆黑,在閃了幾下之後,出現的是一片昏暗的……游泳池,接著出現了兩個人,快轉之後,放送出來的是令人臉紅心跳的淫聲艷語與兩人激情的纏綿過程。

  「……」青瀾看著清晰的影片中,他與冰染的臉拍得一清二楚,想賴也賴不掉,沉著臉不發一語的望著不知有什麼詭計的愛蜜莉。

  「哎呀……你身材可真好,看得好心癢難耐啊……」愛蜜莉說著說著,手也在他胸膛摸了好幾把。

  抓住身上的那只鹹豬爪,青瀾淡淡的問:「你到底想幹麻?」

  「做什麼這個表情,看得我好怕哪……」愛蜜莉抽回手,甜甜地笑著:「不想幹麻呀,只是把好東西分享給你而已。」

  「……你為什麼會有這個?」

  「你知道嗎,游泳池的攝影機晚上是不運作的唷,是我偷偷開的……你也不用擔心,我在早上之前就馬上把晶片取下來了,所以這事呢……暫時還沒有走漏風聲。」

  「你……是你設計我們?」青瀾皺眉思索了會兒,這才恍然大悟,那時候他收到了冰染的訊息,說是要晚上在泳池幽會,去了之後卻是他先問說到這要做什麼……原來是中了愛蜜莉的圈套。

  「講得這麼難聽,我原本只打算拍你們牽牽小手、親親嘴的畫面,哪知道會有這麼香艷刺激的……要怪也得怪你們太飢渴了。」

  「你不用拐彎抹角了,設計我們一定有目的……交換條件是什麼?」

  「交換?」愛蜜莉輕輕一笑,蔥白的食指點著他的薄唇。「這不是交換唷,我只會替你保守秘密,晶片是不會給你的……至於我要的什麼,你心裡有數吧?」

  * * *

  生氣,他真的很生氣。

  自從游泳池纏綿之後,青瀾跟吃錯藥似的,理都不理他、看都不看他一眼,就算是上他的料理實習課,也會巡視完全班同學,偏偏就把他當透明人。

  一次還好,冰染想著他不理他,那他才不要自己去獻慇勤呢!

  兩次還能忍受,雖然在交成品時有股衝動想把義大利面往他臉上砸,但是他絕對不要低聲下氣的問他:「為什麼不理我……」

  他會做這種事他就不叫冰染!

  可當他看見青瀾和愛蜜莉同進同出、有說有笑的模樣,他還不敢置信,等到同學議論紛紛說瞧見青瀾跟愛蜜莉在哪裡挽著手、在哪裡抱在一塊時,他整個人宛如跌入冰窖當中。

  ……難道說,青瀾玩膩他了,連電腦人物吃起來都比他有味道嗎……

  「青瀾你這條發情的公狗——」冰染站在頂樓邊緣對著空中歇斯底里大叫。

  呸呸呸!他干麻拿自己跟那個變態的電腦人物比,冷靜一點,這是副本,一定是又有什麼劇情了……不過這樣坐以待斃下去,也不知道要到哪時候才能破解副本,果然還是要主動出擊給它速戰速決!

  不然每次看到青瀾和那個變態女人走在一起,他就渾身不舒服。

  那堂料理實習課,青瀾果然還是壓根不理睬他,就算舉手說有問題,他也只是笑笑的說:「丹狄同學已經完成了,你可以請教他。」

  啊——真想掐死他——

  哼哼,休想這樣就讓他打退堂鼓,本山人自有妙計。

  冰染故意做得很慢很慢,鍾都響了……同學都走了,冰染還慢吞吞的燒著水,教室只剩下他與青瀾,青瀾望了他一眼,歎了口氣正要踏出門就被冰染叫住了:「老師,你不教我嗎?現在沒有人可以幫我了……」

  青瀾這下要裝做沒聽到也沒辦法,踏出門的腳收了回來,緩緩的走到冰染身邊,將盆裡洗淨的昆布放進還未沸騰的水裡說著:「剛剛上課有說了,昆布要在水還沒滾之前就放進去,熬作湯底……」

  青瀾原本認真的講解,沒想到身前的冰染卻突然轉過身抱住了他,青瀾愣了下:「冰染同學,你……」

  「老師你不要我了嗎……」冰染兩手抱緊他的腰不肯放手,抬起頭專注的望進青瀾的眼底,那神情楚楚可憐得像只被拋棄的小狗。

  訝異於冰染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可愛得直想就在教室撲倒他,青瀾卻只能微微的推開他說道:「你快放開我。」

  「你不要我……那你這裡也不要我嗎?」冰染垂下了眼,手卻突然探上青瀾的下腹,這個舉動使後者倒抽了一口氣:「你……」

  「哎呀,在教室這樣好嗎?」

  兩人嚇得迅速分開,瞠大雙目瞪著不知哪時站在門口的愛蜜莉,青瀾見狀也不再理會冰染,向愛蜜莉露出微笑拉過她就向外走:「走吧,不是說要吃飯?」

  只剩下冰染妒火中燒地盯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恨不得用眼睛在兩人的背後射出洞來。

  「你這樣可是違反條件唷……」

  青瀾淡淡的回答:「是他一相情願地抱我,我正要推開他。」

  「這樣啊……」愛蜜莉在經過轉角時,突然將青瀾推到牆邊,塗著大紅色蔻丹的長指滑過青瀾的俊美的臉龐,語帶誘惑地說著:「吶……吃飯要不要來我房裡吃呢?」

  「我正要跟你說,我今天沒什麼胃口,你還是自己去吧。」

  「不要這麼不解風情嘛……」愛蜜莉將自己豐滿的身段貼在青瀾身上。「保證你吃得會很滿意的唷……」

  青瀾撥開她將自己箝制在牆邊的手,轉身就走:「我等等還有課,我要先回去準備教材了,以後再說吧。」

  「你每次都嘛這樣講……」愛蜜莉對著青瀾迷人的背影嬌嗔著,等他離去之後,臉色一變,一臉陰沉地咬著指甲忿忿的說著:「冰染……我會要你好看……」

  第八章:副本:師生戀(12)

  冰染一邊戳著盤中的糯米丸子,一邊散發著強大的負面能量,使得餐廳裡的學生們沒有半個敢接近他方圓三公尺。

  他將粉色的糯米丸子當成愛蜜莉的頭,狠狠的塞進嘴裡嚼個稀爛,那女人太可恨了,這種程度還不能洩恨,一定要拔光她頭髮、在她嘴裡塞滿活蛞蝓……

  「冰染。」

  這種時候還有人敢找他?是哪個不怕死的,還是不長眼的!

  冰染頂著一張要殺人的臉轉過頭去,發現是笑瞇瞇的丹狄,俗話說的好,伸手不打笑臉人,看他笑得跟白癡沒兩樣,諒他想找個冤大頭出氣也沒勁了。

  丹狄拿著便當坐在他身旁問道:「你心情不好啊?」

  「看不出來嗎?」冰染冷冷的斜睨他一眼,他最討厭別人問廢話了。

  「你這樣會消化不良耶……」丹狄塞了一口炒飯,邊吃邊說著:「你等一下有事嗎?」

  「要干麻?」

  「沒事的話,我想找你去舊書儲藏室找書,報告要用的書竟然被回收掉了。」

  系統指示:跟著丹狄前往儲藏室。

  「……嗯,好吧。」

  老實說他沒想到舊書儲藏室會這麼偏僻,跟圖書館有段距離不說,甚至都已經到了一般人不會走進去的陰暗角落,感覺上都積了層灰塵。

  門一打開倒出乎他的意料,雖然說是囤放舊書的地方,書本卻不是隨意堆疊在地面,而是有條有理的放進一個個活動書櫃中,說是另一個小型圖書館也不為過。

  「你要找什麼書?」看著丹狄仔細的掃覽過數量眾多的書本,時而以按鍵移動書櫃,冰染猜想這大約與劇情有關,才開口問他。

  「乳類製品的相關資料……」

  冰染也轉身往另一頭至找尋乳類製品的書籍,看過好幾個櫃子都還找不著,卻赫然發現隨著門板關閉的聲音,四周變得一片漆黑。

  冰染驚愕的回過頭,毫無照明設施的儲藏室,原本是靠著他們剛才進出的門外投射進的光線,才得以看見東西,但現在門卻被關上變成伸手不見五指,門外還有反鎖的聲音,他趕緊到門邊拍著門板叫住罪魁禍首:「丹狄,你在幹什麼!」

  門外的人沒有因為他的喊叫而停下動作,繼續邊將門鎖死邊說著:「……冰染,我只能跟你說……對不起。」

  門縫下的光線有被截斷的樣子,丹狄似乎還站在門外,冰染擰著眉問:「你為什麼要把我鎖在這裡?」

  「……我也是聽命辦事,我希望你能知道,其實我很喜歡你這個朋友的……我只能奉勸你,等等會有四、五個人過來,你如果想少受一點痛苦,最好乖乖的兩腿張開讓那些人玩個痛快。」

  冰染僵在原地,這是要輪姦他的意思嗎?

  聽見丹狄離去的腳步聲,冰染撲到門邊用力敲打著門大喊:「等等、放我出去,你給我回來——」

  等到腳步聲已經遠得聽不見,冰染無力的垂下肩,這間儲藏室算是狹小,書櫃也是貼著牆壁擺放的,根本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躲藏……輪姦?這詞他光想像就毛骨悚然,不過這是遊戲……說不定等等過來的會是青瀾?

  彷彿茅塞頓開,他心中的一顆大石瞬間減輕了不少,抱著這個希望蹲在門邊靜靜的等待,不知過了多久,腳步聲逐漸逼近,他正要欣喜的喊出青瀾,卻在第一個字出口時猛地住了嘴,他赫然發現那些腳步聲凌亂雜沓,絕對不是一個人發得出來的。

  他戰戰兢兢的望著門,在打開的那一剎那,寒意從頭頂灌入到背脊。

  「那女人說這個男學生漂亮得很,我呸,一個男孩子是能好看到哪去,我這輩子還沒碰過男人,能不能有反應都不知道呢!」

  「老大你行不行啊……」

  老大一掌巴下說話的那個手下的頭,破口大罵:「靠,不行叫你含啦!」

  那個帶頭的人頭一轉,正巧看見坐在地上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的冰染,也是一愣。

  「這是男的……?」不自覺的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一番,帶頭的人嚥了口唾沫繼續道:「皮膚白成這樣、眼睛大成這樣,臉又……根本比女孩子還漂亮。」

  被打的那個手下捂著頭上的腫包,屁顛屁顛的貼過來看了冰染一眼,也露出驚艷的神情,轉頭問道:「老大,這樣我還要含嗎?」

  啪!老大手又很順的一巴:「靠,含你個大頭鬼,也不看看你長怎樣!通通滾出去,我爽完了換你們。」

  「嗚嗚……用說的就好嘛,干麻動手動腳的……好了,大夥兒通通出去吧,老大,門不用關了吧?」

  「不用,烏漆抹黑的做糟蹋了他漂亮的臉。」

  冰染幾乎是被定在原地,他望著高頭大馬的流氓向自己走來,冷靜的思索著逃跑的可能性,就算躲過這個人,外面還有三個在守株待兔,完全是不可能的任務。

  就算要正面衝突,他身上手無寸鐵的是要用什麼跟人家打?

  再來,這是副本,電腦人物……會上玩家嗎?

  「你……不尖叫一下配合現在的情況嗎?」冰染還沒整理完腦中紊亂的思緒,老大便突然就將他壓在地面上,巧妙的利用體型壓制住他的全身,貪婪的眼覽過他的五官緩緩的到他誘人的頸項。

  冰染先是被撞擊到地面的痛意弄得悶哼一聲,而後便開始奮力的掙扎著,偏偏身上的男人力氣大得跟牛似的,怎麼激烈扭動就是不動如山,最後只能惡狠狠的瞪著他嘴上不饒人:「尖叫?你敢碰我一下,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雖然說是這麼說,氣勢也很凌人,但心中的恐懼騙不了人,他咬住唇瓣,止住牙關的顫抖。

  「喔?你是要用你的小穴夾得我生不如死嗎?那我很期待唷……」他邪邪的一笑,低下頭舔吮著冰染的纖細脖頸,手也忙碌的解開他的扣子。

  「放開我!」冰染扭開頭,卻還是無法阻止他噁心的唇舌在身上肆虐,儘管平時很傲氣,這種時候也還只是個孩子,忿忿不平的咬緊牙關,眼眶卻漸漸的滲出液體來。

  第八章:副本:NPC會H?(13)

  「老、老大!」突然一個手下急急忙忙的衝了進來,老大頭也沒回,火冒三丈的罵著:「我在辦事你叫啥魂!不是跟你說我爽完才換你們嗎!」

  「不、不是啊,那個……啊——」

  聽到手下的詭異叫聲,他正想回頭卻立即被敲昏,冰染看著身上的男人動也不動的攤在自己身上,雖有滿腹疑惑卻也鬆了口氣,想推開他卻重得要命,像只死豬動也不動。

  這時有人一腳踹開他身上的昏迷物體,冰染這才得以看見維持著帥氣踹人姿勢的救星,果然就是青瀾。

  「青瀾……老師……」看見青瀾的那瞬間他有股想哭的衝動,他低下頭抹了抹臉。

  「乖……別哭了。」

  「誰哭了。」冰染抬起頭來又是那副天下唯我獨尊的睥睨神情,但眼眶中的紅絲卻怎麼樣也掩飾不了,他站起身來瞅著地上的男人,抬起腳來踩在他臉上狠狠的洩憤,他一定要把這張噁心的臉弄得他媽都認不出來!

  看著冰染冷酷的雙眸覷著男人,手卻不由自主的抓住自己的衣角,實在對他這麼不坦率的個性感到有些心疼:「他對你做了什麼?」

  「做什麼?也只是把他髒得要命的口水往我脖子上抹而已。」

  「這樣啊……」青瀾偏頭微微的笑了,而冰染卻對這特別燦爛的笑覺得惡寒,退後了兩步,青瀾繼續說:「冰染同學,可以請你出去一下嗎?」

  「喔、喔……」冰染難得沒異議,乖巧的站在門外等,同情的看著被打到鼻青臉腫的手下們,就算想多補幾腳但是斟酌了半天也無從下手,哎……身上找不到一個地方沒傷的。

  是說青瀾怎麼在幾秒內就把人打成這副德性啊……

  過了一會兒,青瀾才優雅地拍了拍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樣從裡頭走了出來,雖然想探頭進去看但馬上就被青瀾拉走。

  「你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也不是不可告人,只是有點傷眼。」

  「傷眼?」

  「我把他全身剝光雙手綁在椅背上雙腳綁在椅腳,椅子上灑滿圖釘,一放開手他的屁股坐到圖釘就痛醒了,我看他醒了便告訴他最好一值維持這個彎弓的姿勢,不然屁股會開花唷。」

  青瀾說著這段話的時候,還是一貫的微笑,冰染聽得一愣一愣小嘴微張,這麼恐怖的事他卻說得像在談論天氣,最重要的是……

  「老師……請問您有時間準備繩子跟圖釘,為什麼不早點來救我!」

  「我一知道就馬上趕來了,那是猜測到會有這種情況,就把桌上的東西順手帶來了……我怎麼捨得讓欺負你的人好過呢?」

  冰染微微的紅了臉,咳嗽了兩聲轉移話題道:「對了,你從剛剛就一直走,到底是要去哪裡呀?」

  「找結局羅。」

  冰染正要提問,青瀾卻倏地停下腳步,推開了眼前的一扇門,冰染還沒有心理準備便看到了驚人的畫面。

  丹迪靠著沙發椅背站著,褪下褲子露出雙腿,而身前跪著的愛蜜莉正閉上雙眼專注的替他吞吐著慾望,原本丹狄仰著頭享受的喘息著,手也深入在愛蜜莉的髮絲內擺弄著她的頭。

  在門打開的剎那間,兩人睜開雙眸驚愕的望著冰染與青瀾,愛蜜莉下意識退開,卻沒想到丹狄大約是受到了刺激,竟在這時候射了出來,噴得愛蜜莉滿臉泥濘。

  愛蜜莉此時也恢復了冷靜,慢條斯裡的抹著臉上的白濁液體,並將沾滿精液的手伸到嘴前緩慢的舔著,最後是意猶未盡的伸舌舔了丹狄的慾望頂端一下,其行為舉止淫蕩得可以讓一個正常的男人瘋狂。

  不過冰染倒是瞠目結舌的看著這完全出乎意料的場面,原來……NPC之間還會發生關係啊,這回他總算是開了眼界。

  一旁的青瀾大概也不算在正常的男人範圍之內,他極其迅速地拿起不知打哪來的迷你相機,咖嚓、咖嚓,一連拍了好幾張照。

  傻了好半天,冰染才想起自己應該要講點台詞:「丹狄,原來……你跟這個女的串通害我!」

  「我……」

  「你有什麼資格過問我們的事?」愛蜜莉揚起殘酷的笑接話道:「青瀾……你不怕我把你們的事告訴學校嗎?」

  第八章:副本:師生戀END(14)

  「你說的是這個?」青瀾掏出口袋閃亮亮的晶片笑問。

  「你!怎麼會在你那裡!」

  「這還不簡單,說是你男朋友要幫你拿東西,門就開了……我也沒騙人,是你要我當你男人的。」

  「你……我一定要把你們的姦情告訴學校!」

  「姦情?你應該擔心的是你自己吧?」青瀾晃了晃手中的迷你相機道:「剛剛我可是都拍下來了。」

  「那叫什麼姦情!他只不過是我利用的工具,睡過幾次就乖得跟狗沒兩樣!」愛蜜莉瘋狂的尖叫著,一旁的丹狄聽見這話則瞬間刷白了臉。

  冰染冷笑兩聲:「那請問老師你都在跟狗做嗎?」

  愛蜜莉憤恨的雙眼發紅,狠戾地瞪著冰染緩慢的說著:「……你這個賤人……我要毀了你……青瀾就會是我的了……」

  「就算你毀了他,我也不會是你的。」

  「那……那……既然你不可能是我的……」愛蜜莉六神無主的喃喃自語著,雙眼茫然地四處飄移,又突然瘋癲的大叫:「那、那我也毀了你!」

  丹狄在這時卻忽然拉住她的手,眼神淒愴的說著:「老師……夠了吧……」

  「你幹什麼!」

  「你這樣做也只不過是毀了自己……」

  「你懂什麼?那是我的!是我要的!」

  「你想得到你要的東西,就要傷害其他人?你的親睞誰受得起啊?」冰染冷冷嘲諷著。

  「更何況……你大概連自己想要什麼都不清楚吧?」青瀾懶洋洋的接下話。

  「我怎麼不知道!我要的就是你!」

  「是嗎?我可不覺得你對我有愛可言,明明是你自己蒙蔽自己畫地自限,卻從沒睜開眼看看別的東西。」

  「別的……東西……?」愛蜜莉愣愣地回首望著丹狄。

  「老師……只要你離開這個男人看看我,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的。」丹狄深情款款的將她摟進懷裡,眼神卻有些哀傷。

  「可是……」愛蜜莉的眼眸混亂,飽含遲疑與不確定的說著:「我只當你是工具……」

  「是工具、是狗,我都不在乎,只要你願意看著我,我就心滿意足了。」

  像劇場閉幕一般,啪一聲燈光驟然消失,下一秒又明亮起來,兩人已經不在愛蜜莉的辦公室,而是一個空無一物的白色空間被聚光燈照射著。

  恭喜三號門通過副本,現在開始進行評分:

  劇情完成度:   78

  劇情獨創性:   68

  標的動作:1 1.0*1=1

  標的台詞:3 0.5*3=1.5

  劇情類別獲得2.5%加成

  (78+68)*102.5%=  150.7

  性愛表現:    82

  情感表達:    84.1

  物品取得積分:  59.2

  ————————————

  合計:      376 分

  「欸?才這樣?」冰染望著跑動中的數字,最後總結算的分數不禁讓他皺起眉頭,青瀾的神情也不甚滿意的模樣。

  玩家青瀾、冰染此次獲得的副本積分為376分,請至副本管理處領取過關獎勵,並期待您下次光臨。

  系統語音說完之後遠處開啟了一扇門,兩人從那扇門走出去便回到副本管理處,副本管理員親切的笑著,拿出兩個裝飾的珠光寶氣的小寶箱遞給他們:「這是兩位的過關獎勵,恭喜您們!」

  冰染接過手,好奇的打開寶箱盒蓋,整個寶盒便變成一團煙霧,最後落在手中的是一張透明卡片。

  「美食島當日店面營業總業績百分之三十加成卡。」冰染將卡片念了出來,轉頭看向青瀾,只見他挑了下眉也念出手上卡片的功能:「智力值增加0.1……你拿到的東西似乎好多了,果然運氣有差。」

  感覺在副本裡消磨了好長一段時間,冰染趕緊看了下日期,這麼一瞧卻傻了眼,明明在副本裡頭一連演了五、六天,結果實際上的時間卻只過了五個小時。

  青瀾注意到他怔愣的模樣,問道:「怎麼了?」

  冰染正欲回答,沒有多想便立即開口:「老師,副本的……」說到一半意識到自己講了什麼,冰染驀地住了嘴,臉緩緩地脹紅。

  青瀾輕笑兩聲,揶揄道:「冰染同學,你想說什麼呢?老師在聽唷。」

  「你、你去死啦!」冰染兩手叉腰用力的甩開頭,連耳根都紅了。

  「呵呵……你剛剛似乎不是想說這個哪,好了,不逗你了,你發現什麼?」

  「副本裡頭的時間好像比現實慢,現在才過了五個小時。」

  青瀾這也打開版面看了下,有些驚異地點了點頭,又開啟了副本排行榜,找了好一會兒才看見自己和冰染的名字。

  「才四十多名呢……」

  「那是不是要多找點人啊?」

  「好像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第八章:副本演員乘以四

  兩人回到Fantasy時,正巧是休店時間,萊特斯和利昂興沖沖的迎了上去問道:「你們通過副本了呀,有拿到什麼嗎?」

  「當日業績百分之三十加成卡,還有智力值增加0.1。」

  「……真的假的……」萊特斯與利昂張大了嘴。「業績加成卡是屬一屬二的稀有珍品欸,取得機率相當低,玩家一般都拿到能力值加零點零幾的破東西,還不如平常多觸發事件增加能力值。」

  「就是啊……」

  「不過也太巧了,我們現在已經第二名,而且今天還有人使出渾身解數唱到一半脫衣服使得全場昏倒,馬上抬出去又擠進另一批,光入場費就收到手軟。」

  天野花音走了過來,喝了口礦泉水笑著解釋:「因為我也想趕快結束去玩副本呀。」

  「看老大那麼拚命,我們怎麼敢鬆懈,所以我們也使用終極絕招。」

  「終極絕招?」

  「就是色誘呀,店裡規矩是不能碰觸店員們的胸前兩點、下面、臀部,所以我們故意引誘客人毛手毛腳,然後被系統殺回重生點,這方法一樣是賺入場費,不過業績幾乎翻倍,如果今天結算再加30%一定直接MVP。」

  冰染白了他們一眼,這些人怎麼可以這麼無聊啊,不過也是拜他們無聊之賜,倒是省下了一堆麻煩,冰染拿起卡片念道:「對店家Fantasy使用業績加成卡。」

  卡片飄到空中不斷旋轉著,最後穿透屋頂懸浮在整間店的上頭,並不斷的灑下點點光粉。

  「那副本過得怎麼樣?」利昂熱切的問著冰染。

  冰染除了青瀾之外和其他人沒有很多交集,但是對這種自來熟的人又很難招架,睨了他一眼淡淡的回答:「不怎麼樣,就和人體饗宴很像一堆甜食。」

  一堆甜食的原因是他滿腦子都是愛蜜莉的糕點實習課,揮之不去的夢魘。

  「欸?你們人體饗宴選甜點啊?萊特斯選了水果總匯拼盤,結果害我後面被塞了好幾顆葡萄。」

  「我都沒說你耶,你選了生蠔海鮮特餐,我全身上下都是臭得要死的生蠔就算了,後面還被塞一隻活蹦亂跳的蝦子,都快瘋了我。」萊特斯翻了翻白眼。

  冰染面無表情地轉頭看向青瀾,後者微微一笑:「我本來也想選生蠔的,但是我怕我吃了你會承受不住。」

  「青瀾……我、我一定承受的住唷……」不知從哪時開始偷聽的悠草,含羞帶怯的插了話。

  「閉上你的嘴——」

  「啊對了,你們還要去過副本的話,記得在宿舍裡躲室友的時候不要躲床附近喔。」

  冰染納悶地回想,印象中副本完全沒有躲室友的劇情啊……

  再度前往副本,卻沒想到景物依舊、人事全非,喔,非的不只是人,還有冰染的心情和表情,想當初他是多麼引頸期盼,現在卻是心情惡劣到不行。

  「到底為什麼會變這樣!」他回頭瞪著亦步亦趨跟在後頭的兩人,火冒三丈的質問。

  「我也想玩呀。」天野花音偏頭笑著回答。

  「……我知道。」雖然冰染真的不喜歡這種有人介入他和青瀾之間的感覺,不過他自己也說了,要多少點人才能在副本拿高分,而且天野花音剛才也說過對副本有興趣,那他加入也就罷了,但是……

  「為什麼又是他——!」冰染再度爆走,指著悠草驚聲尖叫,他敢打包票,悠草絕對是故意要跟他作對的!

  「萊特斯、利昂玩膩了……摩卡沒興趣,所、所以我就來了……」悠草兩手握在胸前怯生生的回答,大大的藍色雙眸畏懼地避開冰染的瞪視,像只受到驚嚇的小鹿。

  「你、再、演、啊——」

  「沒辦法呀,也只能四個人了。」青瀾拍拍他的頭。

  「問題不是這個好嗎?」到底有沒有聽懂他的話啊?

  「呃,請問……您們要開始選擇角色了嗎?」在一旁待命已久的副本管理員,尷尬地發問。

  「我要學生尼特,青瀾要料理老師蘭諾。」完全沒有詢問青瀾的意見,冰染便馬上替他下了決定,他絕對不會給悠草任何勾引青瀾的機會!

  「那……我選保健室老師好了。」天野花音看著人物介紹點了點頰畔,轉頭望向冰染笑了下:「和你會有劇情呢。」

  冰染擰起眉想了想,他也不記得有保健室老師這號人物呀。

  「那、那我……當丹狄好了。」

  冰染猛地瞪大眼睛,還沒來得及反駁就被青瀾拉入冒出彩虹螺旋的門中:「等、等一下——」

  黑暗過去,美麗的七彩琉璃窗依然折射出夢幻的光采,窗外巨大的噴水池依然有尊巧奪天工的精靈雕像,室內寬廣的走道依然鋪著大紅色鑲金邊的錦緞地毯,看來依然還是所高貴華麗的學院。

  系統提示:快要遲到的一堂課。

  躂躂躂……急促的腳步聲果然由他的後方傳來,冰染冷冷的回頭,望著年紀與丹狄確實差不多的十六、七歲少年慌慌張張的朝自己跑來,突然想起當初他還猜測丹狄換人演會怎麼樣,現在有了正解,那就是——很討厭。

  悠草一邊奔跑著,腦後束起來的綠色馬尾也像跳舞般隨之擺動,跑到冰染面前之後停下腳步囁嚅道:「那個……快遲到了,你怎麼還在這裡……」

  「關你什麼事?」

  「可是……老師他很討厭別人遲到……」

  「害怕的話,不然你先走好了。」冰染笑得極為燦爛,悠草卻瑟縮了下肩膀,不敢再催促只是默默的走在冰染後頭。

  走到樓梯口冰染正要上樓悠草卻拉住了他,小聲說道:「那個……是這邊耶。」

  冰染望望樓梯再望望他所指的方向,上次青瀾的教室明明就是在樓上,他不耐的說:「白癡喔,明明就是上面。」

  「可是系統說是這邊耶……」

  系統?怎麼這麼奇怪,難道是他記錯了?

  在悠草的帶領下踏進教室,發現裡頭已經坐滿了學生而且最重要的是,台上的根本不是青瀾,他正想發難,卻有另一句聲若洪鐘的怒吼搶先爆發。

  「冰染!現在都幾點了?」數學老師氣憤地破口大罵,頭上的假髮因情緒太過激動而岌岌可危,眼看就要掉了下來。「成績差、天天翹課遲到,你自己不認真上課就算了,為什麼要帶壞乖巧的悠草!」

  冰染愣在原地,原來一開始的遲到與否,會決定他是品學兼優還是品學兼憂嗎?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