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情色工口 > 陷入H遊戲
《陷入H遊戲》第1章
第一章 遊戲闖關失敗,進入羞恥模式

  【遊戲闖關失敗,進入羞恥模式】

  不給反應時間,遊戲系統無情的機械音宣告著失敗的同時,杜冬萃眼前一亮,待她適應光線之後,已經身處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身為有經驗的玩家,雖然她之前選擇玩的是新手模式,但好歹她也玩到了最後一關才失敗,所以對於這種像是瞬間移動的系統轉換也算是習以為常。

  她一直靜靜坐著不動,維持著低頭嫻靜的模樣,悄悄以舌尖刷過虎牙,瞧見右手指上的紅痣,再加上眼角餘光瞄到的室內擺設,立刻回憶起這具身體的身份。

  這裡是第一關。

  因為遊戲的關係,不管換了多少身體她依然叫杜冬萃,換身體後的長相變化倒是不大,但是多少為了配合遊戲設定的關係,年齡會有一點出入,氣質和一些小特徵也有不同。

  知道自己回到第一關的故事裡,她多少鬆了一口氣。

  這個故事只是序曲前菜,以H-game而言口味不重,只要和無血緣的義弟上床就算過關。

  她身為將軍府嫡長女,將軍本就寵她寵得她指東不會往西,而且他身為武將不屑那些太過綁手綁腳的禮教,再加上這個義弟的親爹是為了救將軍而死,她和義弟在一起完全沒有外來阻礙。

  他倆又青梅竹馬,雖然義弟本來對她沒有什麼想法,但哪個男人不好色,這第一場遊戲完全只要她點點頭、勾勾手,任務就達成了。

  她想,可能是遊戲設計者考慮到一般人不可能馬上融入H-game的角色,所以給新手的第一關還算簡單……

  不,不對!這是因為她已經玩到最後一關,心理素質早就被一關比一關無下限的設定磨礪,三觀也毀得所剩無幾。

  想當初,她聽到系統告訴她,她的靈魂被捲入了H-game,不解任務不想辦法勾引男人上床會死,第一關的對象是親如家人的義弟,這每一條信息都讓她想死。

  當然,她怕死,所以關關難過關關過,如今的羞恥心早就不知丟到哪裡去,才會覺得這當初讓她想死的第一關「還算簡單」。

  等等!系統在她闖最後一關失敗時說了什麼?

  羞恥模式!?

  「好三娘,好大姑,你至少答應我考慮看看可好?你這樣不說話,我不知道晚上怎樣和四郎交待啊……」一直坐在杜冬萃旁邊的少婦看了看杜冬萃的臉色,親親熱熱的牽起杜冬萃的手,很誠懇的開口請求著。

  杜冬萃回到這第一關的世界之後,雖然心中千回百轉,其實也不過幾息之間,她一直知道身旁的少婦打量著她的臉色,但這個人物她沒見過,因此不肯輕率開口。

  有旁人在,系統不會回應,但杜冬萃可以藉著與角色的觸碰知道該角色的背景設定,再加上她也算有經驗的玩家了,因此從短短的對話裡也釐清了一些事情。

  這位少婦,崔氏,閨名婉君,是前一次沒有的角色,稱呼她大姑,那崔氏便是她弟媳,義弟鋒麟竟然成親了,而且成親了一年,弟媳前陣子剛診出懷孕兩個月,這角色增加大概和遊戲難度增加有關係吧,可她被稱「三娘」是怎麼回事?

  將軍不重男輕女,所以男女一起排行,前一次她很悲催的老是被叫「大娘」,而義弟當然是二郎,沒有其他同輩孩子了。

  既然叫她三娘,想來她前頭多了兩個將軍的孩子,雖然不知道是兄長還是姊姊,但肯定也是為了增加遊戲難度,反正遲早會遇到,還是先弄清楚這崔氏親親熱熱的請求她什麼比較要緊。

  「咳,婉君,」弟媳過於瓊瑤的名字雷了她一下,「我說,你剛懷上,這時就該好好養身子,怎麼還幫鋒麟操持這些事呢……」

  杜冬萃打算順著弟媳方才的話,多少能套出前半段她倆到底在聊什麼,以免想要隨便將人打發走而胡亂答應自己不知道的事,說不定會影響遊戲發展,沒想到立刻得到弟媳的全盤托出。

  「唉唷,好三娘,就是因為我懷孕不方便伺候夫君,才急著幫他操持這些事情啊!夫君到底是年輕氣盛,又是練武的,嘗過女人滋味之後哪經得起曠……」

  看婉君揮了下香帕,笑得花枝亂顫,明明端莊的臉上,神態卻像是說媒又像是拉皮條,杜冬萃內心暗叫不妙,這所謂的羞恥模式,可能以她現在的心裡素質也是承受不起,否則怎麼算是遊戲闖關失敗的懲罰呢!

  婉君接著說,「我問夫君可有中意的人選,夫君想了幾天,跟我提了三娘你,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開心,這枕邊人不論什麼名分,講的還是門當戶對,你看別人家要是那隨便提了貼身丫鬟當通房、從外面抬回來門戶低的侍妾或是買個妓子當外室,有哪家後宅是安寧的,還是像我們這種兄弟姊妹在一起的,才知冷熱!知心!」

  這什麼跟什麼,杜冬萃都被繞暈了,弟媳竟然這樣順理成章的要姊姊替弟弟暖床……瓊瑤風格立刻變成金瓶梅!

  第一關就這麼沒下限!可以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