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綿羊少年與狼大叔》第15章
番外3:告白風波

有人跟少年告白了,還非常古老地寫了一封信,淺藍色的信封上整整齊齊寫著“楊澤同學收”,背後署名是一隻簡筆畫的小兔子。

少年下課收拾書包的時候在課桌裡發現的,他環顧四周,大家都三三兩兩地準備離開,沒人特意留意這邊,他好奇地打開了信,看完短短的三行字依舊無法辨別是哪個人給他的,少年沒多想,覺得丟掉太沒道德,順手就塞到書包裡帶了回家。

捏著單詞本沒背幾頁,大叔就到了,少年笑著跑過去上了車,卻發現車窗上掛著一個眼生的吊飾,有著柔滑觸感的一條白色毛尾巴。

“嗯?大叔你買的?”

少年伸手摸了摸,好玩兒一樣擼了幾下,正想說挺可愛的送我吧,卻不成想大叔答道:

“哦,單位裡的小姑娘送的,說是我的入職禮物。”

“……”

“晚飯想吃什麼?”

大叔像以往那樣問,並沒有特別留意少年的表情。然而過了好一會,少年都沒應聲。

“怎麼了?小綿羊?”大叔扭頭看他,馬上被眼眶通紅的小羊給嚇了一跳。

“哎,你哭什麼啊?誰怎麼了你?”

大叔連忙把車停到路邊,還沒把手伸到人面前呢,就看見眼淚啪嗒啪嗒地掉了下來,斷線的珍珠一般。

“別哭啊,不就一個同事的禮物,你不喜歡我馬上扔了啊。”

揪著褲子的少年無聲地在掉淚,他知道自己太敏感多心了,大叔那麼帥,有人來撩不也正常?但一想到大叔接受了這份禮物,還堂而皇之掛在這裡,心裡就止不住的難過,是不是新鮮感過了,大叔就會嫌棄他?還是女孩子好吧,又軟又漂亮,又能堂堂正正地帶出去……

少年的不應聲把大叔嚇得夠嗆,他也顧不得先扔了東西,一把扶正了少年的臉,心疼地親著濕潤的眼眶,少年嗚嗚了兩聲,扭著身子不給他親,小獸一樣發脾氣,伸手胡亂地推他,大叔嘆了口氣,放軟了聲音解釋:

“不是你想的那樣,這小姑娘的哥哥是我同期,她從小和我也挺熟的,知道我來了這個分局,才送我的入職禮物,你別多想,我們什麼都沒有!”

“真的,不信我明天把人叫過來給你看?”大叔湊過去討好地蹭了蹭少年的鼻尖,見人沒繼續掉淚了,掐了掐濕濕的臉蛋,繼續討好:

“真是小哭包,我都有你了,不會再想其他人了,小腦袋別一天到晚亂想啊,會長不高的。”

“唔……”少年終於應了一句,他有點不好意思地垂著眼,咬著下脣不知接什麼好。

他心裡還記著媽媽前幾天跟他說的體己話,雖然當時他當面否認了大叔是見異思遷的人,但心裡卻沒底,正如媽媽說的,他們兩人差別太大了,他們相識這麼久除了外頭吃飯就是做做做,肉體關係太過超前,反而讓他對大叔所知不多。

“想什麼呢?告訴我,我都會跟你講。”

大叔見人咬脣沉默,忍不住就伸手弄開他的牙齒,摸著咬過的下脣擦了擦,小聲地說他:

“都說別咬了,看得我心疼。”

少年習慣地扁嘴,卻正好含住了大叔手指輕啜,還嘗到絲絲煙味,他用舌尖頂開了手指,抬眸迎上了大叔專注的目光,剛想張嘴說什麼,便被撲在椅背上,一下堵住了脣舌。

“嗯…………”

大叔這回並沒有以往的霸道,而是溫柔纏綿地舔舐著他,像是撫慰不安的孩子般,勾著他的軟舌粘膩地逗弄。少年被這溫情弄得心裡發軟,眯著眼睛哼哼了兩聲,像被逗得很舒服的小貓,情緒漸漸被安撫下來,又覺得車內暖氣是不是太大了,讓他開始渾身發熱。

“唔……唔……還要……”

分開的兩人還連著一條淫靡的銀絲,戀戀不捨追出來的少年伸著粉色的舌頭,雙脣泛著漂亮的水光,伸手拽著大叔的衣服,主動地送上了自己。

“嗯…………唔…………”

大叔自然有求必應,無論何時都是甜絲絲的小綿羊怎麼嘗都不夠,要不是還在路上,定要把人扒光了好好疼愛,用行動讓人知道他濃烈的感情。

在車流不絕的路邊,大叔勾著少年下巴足足親了十分鐘,才把人給安撫下來,乖乖地靠著他,細細地喘著。大叔握著他的手,從口袋裡把今天剛抽時間買的小盒子拿出來,放到了少年的手心裡。

少年還沉浸在纏綿的氣氛中沒回過神來,低頭瞧見手心裡多了個深紅色的盒子,頓時驚喜地說不出話來。

“早上買的,本來打算今晚才給你。”大叔笑著親他,覺得這小樣兒特別可愛,“打開瞧瞧。”

少年手都在發抖,打開之後,只見深紅的絨布上並排安著兩隻式樣簡潔的對戒,一大一小相映成趣,大叔拿了小的那隻給少年套上,握著他的手指送到嘴邊親了幾下,這才溫柔地望著人說:

“收了我東西,這下放心了吧?”

“唔……”少年紅著臉點頭,因為太過歡喜了,反而不知道怎麼辦。

“給我也帶上。”大叔伸出手,示意少年。

兩人戴著同款式戒指的手交握在一起,大叔拿出他的手機拍了一張,當著少年的面發了朋友圈和設為手機屏保。

“小澤,我愛你。”

他又湊過去纏綿而輕柔地吻了少年一會,直到感覺臉上濕濕的,才發現小哭包又感動到哭了。

“哭什麼,戴了戒指就是你的人了,不會亂搞的,你放心吧。”

“哦。”

少年揚起一個帶淚的幸福笑容,撲倒大叔懷裡黏糊了好一會,才被哄著推開坐好,隨後兩人濃情蜜意地開車回家。

這段就算揭過了,然而還有個小風波在後頭等著他們。

到家之後,大叔看著少年翻出作業來做,一眼就瞧見夾在課本中間露了個角的信封。

“這是什麼?”他好奇地拿了起來,“哦?情書?”

大叔倒沒覺得有什麼,只是勾起嘴角佯裝意味深長地笑了笑。少年頓時慌了,撲過來要搶,反而讓大叔更想逗他。

“這麼緊張?小澤很喜歡這個小姑娘嗎?”他抬高了手,讓少年左右撲騰都拿不到,焦急得臉都紅了。

“不是不是!大叔你聽我說啊!”少年頓時又濕了眼,他怕大叔有什麼誤會,又搶不到東西,急得要跳起來了。

大叔好笑地摟著人,把情書塞回他懷裡,笑著說:“瞧你急的,我聽你說啊。”

“我我我不認識她!也不知道是誰給的!放學的時候就塞我抽屜裡!嗚嗚大叔不要誤會!”

“我知道,我家小綿羊最乖了,怎麼可能變心。”

大叔抬起他紅撲撲的臉,點了點他鼻尖,柔聲回應。

“不過,你藏得這麼好我倒是有點吃味,所以要罰你。”

在少年扁著嘴不太情願的小姿態中,大叔摸出了一條很久沒用的領帶,把少年眼睛蒙上了。

“唔……這是要怎麼樣?”

少年看不到東西,只聽見大叔啪嗒啪嗒走來走去,過了一會才走回來握著他的手,牽著他走到沙發邊上,拉著他跨坐在大腿上。

“乖,給你脫衣服啊。我開好暖氣了,不會冷的。”

“到底要幹什麼嘛!”

少年難得有點小脾氣,撅著嘴抱怨。他心裡確實是有點小委屈,就一封情書嘛,他也不知道是誰的,幹嘛要作弄他。他不懂大叔的玩法,總覺得這次肯定要做一些破下限的羞恥事,想想就要羞炸了。

“小小罰你一下。”大叔笑著給他脫掉了衣服,只餘下一條小褲褲,摸著人滑膩的背脊繼續說:“很簡單的,我在你身上寫字,猜對了就疼你,不對就打屁股。”

“唔……不要……我不會……”

少年光裸的肌膚被大叔上下摩挲了一頓,敏感的身體在微微發抖,下頭坐著大叔硬實的大腿,氣息灼熱地撲在他臉頰邊,讓他的情慾又被勾了起來,連聲音都嗲了幾分。

大叔沒應他,只是哄人一般親了他幾下,就開始在他後背上寫字。

大叔的指尖有點粗糙,酥酥癢癢的觸感讓少年忍不住哼了一聲,正要認真地去分辨寫的什麼字的時候,大叔又故意壞心地湊過來含住他耳垂輕輕啜弄,少年一時分了心,大叔就迅速地寫完了。

“給你點提示,我寫了三個字,是什麼?”

大叔低沉好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另一手暗示一般放在他的臀瓣上。被擁在懷裡的少年左右為難,咬著下脣搖搖頭,討好一樣向著熱源送上自己的脣,邊小聲地討饒:

“我不知道啦,我不要玩了。”

“不行呢,再給你一次機會。”大叔笑著啪啪打了他小屁股兩下,少年啊了一聲,雖然不疼,卻敏感地縮著身子,免得被大叔發現自己的小肉物都立起來了。

“哦,小小綿羊都直起身來了,被打屁股都有感覺?”

大叔果然發現了,他伸手挑開內褲握住了抬頭的小物件,和少年一樣愛哭的肉頭已經泛濕了,大叔熟練地握在手心裡弄了幾下,少年喘了兩聲,軟了身體趁勢趴在他懷裡,通紅的臉蛋襯著深色的領帶,有種難以言喻的誘人美感。

“啊…………唔…………”

少年拱著身子把東西更往他手裡送,空閒的手乖乖地圈著他脖子。大叔看他這自動自覺的樣子只覺得心都化了,小綿羊毫不保留的喜歡和依賴讓他有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於是順著人的意思,周全地照顧著,把人先弄了一股出來。

“啊…………”

瞬間像抽去力氣的少年軟趴趴地縮在大叔懷裡,白濁噴了人一手,兩人的小腹也沾到了一點。少年滿臉紅潮地扭扭身子,後頭的蜜穴更加想要了,像是連鎖反應一樣,現在少年只要被弄前面,後面就會有股麻癢傳來,他不知道這算不算變態,反正他也不好意思告訴大叔,只能用一些小動作來暗示。

“想要了?”

大叔見他這樣兒,笑得更加愉悅,他用手指沾了點少年噴出來的精液,再次在人背脊上寫字。

“再給你一次機會,猜對了就馬上疼你。”

“唔……那不許騷擾我……”

少年扁扁嘴,帶著點小埋怨。

“好。”

大叔也不想再逗他了,這回認認真真地寫了起來。

少年一筆一劃地辨認,越是辨認,越是藏不住臉上的笑意,他抬起帶著戒指的手,摸索著去找大叔的臉,大叔笑著把臉湊上去,柔聲問:

“猜到了嗎?”

“嗯。”少年循著聲音找到了大叔的脣,輕輕碰了一下,這才說道:“郎爾律愛楊澤。一共五個字。”

“正確。”大叔用力地回吻他,一把揭開了矇著眼的領帶,迎上了少年紅通通的眼睛,“來吧,來取你的獎勵。”

言罷他鬆開手,向後靠坐在沙發上,敞開了結實的身體任由少年動作。

少年聞言一笑,羞澀地伸手按在大叔硬起的胯下,下意識地舔了舔脣,眼裡盡是蒸騰的慾望。

“我的,這是我的。”

他一邊慢慢揉著,一邊小聲呢喃。大叔的情慾變得更深,他縱容地看著少年劃地盤,只覺得心裡從來沒有這麼滿過。原來得到一個全心全意愛你的人,生命都會變得敞亮。他現在覺得上天對他也算不薄,失去了一些,卻得到了更多。

少年像是要確認地盤一樣,每碰一下大叔,就說一句這是我的,一直到上身都摸遍了,才扭著身子潤著眼睛望著人,無聲地催促他。

大叔輕笑,很快把人後頭弄開了,抬起身子埋了進去,兩人交纏在沙發上,一直到完全入夜,才饜足地停下來,少年汗津津地趴在大叔身上,後頭還軟軟地含著那根釋放過的物事,裡頭滿滿的都是大叔的精華,他覺得小肚子都要鼓起來了,一點都不覺得餓,反而還抬起頭一下下舔著人下巴,無聲地繼續索要。

“還想要?”大叔揉著兩人交合之處,感覺到少年敏感地收縮著內裡,喘得更加急促艷麗。

“啊…………要…………”

“真是喂不飽啊……”大叔側頭吻他,貼著他嘴脣輕輕吐氣:“不過我喜歡。”

“唔……那快點啊……”

少年錘了他一下,馬上得令的大叔把人翻了個身,又開始綿長而劇烈的原始律動了。

  明月照著室內的火熱的兩人,也有些羞赧地在雲層後隱去了身影。

  屬於們的夜晚和未來,還很長很長。

  -番外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