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本王在此/與鳳行》第81章
番外:鳳來(下)

  鳳來茫然的望著琉羽:「什麼是娶?」

  琉羽笑著輕輕拍了拍他的腦袋:「這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等到你該明白的時候自然就明白了。所以在明白之前,還是乖乖回去睡覺。」

  鳳來不動,琉羽與他對視了半晌,終是認輸一般嘆道:「好吧,我會陪著你直到睡著為止,來,回屋。」她牽了鳳來的手往他屋子走,鳳來卻站住腳步不挪動半分,他望著琉羽,紅色的眼瞳裡印著月光和琉羽的剪影,「那我不睡了。」

  不睡著,琉羽就會一直陪著他吧。

  琉羽一怔,望著少年的眼睛,忽然覺得,她是不是把這個孩子,養得太過依賴她了……

  分開睡這事琉羽下了狠心腸,鳳來黏了琉羽幾日,琉羽想來想去,覺得或許是鳳來的世界太過單調,除了她,便沒什麼其他物什了,琉羽捉了隻鳥給鳳來,本來只打算給他做一個玩具,但沒想到鳳來得到小鳥之後竟當真高興得不再那麼纏著琉羽了。

  琉羽很是欣慰,可沒過幾日,小鳥卻忽然暴斃而亡,想來是受不了鳳來身上日漸厲害的妖獸之氣。

  鳳來捧著小鳥的屍體來尋琉羽:「琉羽,它怎麼了?為什麼不動,也不看我了?」鳳來那一雙眼睛哀傷得讓琉羽都不忍心看,她摸了摸鳳來的腦袋說:「小鳥死了。」

  鳳來望她:「什麼叫死了?」

  「就是再也不會動,再也不能睜眼看你了。」琉羽給他解釋,「就是……失去它的意思。」

  「為什麼……」

  「大概……是你還不大會控制自己力量吧。」

  鳳來神色空茫,也沒再問琉羽什麼,只與她一同將小鳥葬了,自那以後,鳳來再也不養小鳥,也不纏著讓琉羽陪他一起睡覺了。

  鳳來的力量還在不斷成長,六冥著令琉羽日日帶著鳳來去往馴養妖獸的地方,意在讓鳳來熟悉其他妖獸,並學會怎麼降服它們。琉羽雖還是不放心,但想到之前他那火焰的力量,她還是將鳳來帶去了那裡,只是寸步不離的守在鳳來旁邊,就怕有妖獸前來,一個不留神,傷了鳳來。

  然而琉羽卻沒想到,最後受傷的,卻是她自己,而被保護的那一個……也是她。

  當烈焰鑄成的壁壘在自己身邊展開,鳳來雙眼腥紅的盯著壁壘外的妖獸們。

  壁壘外,那些嗜血成性的傢伙,將他們團團圍住,琉羽捂著不經意被一隻妖獸劃破皮的手臂咬牙道:「怪我大意了。」她看著地上那隻已被鳳來燒成灰燼的小妖獸一嘆,「這些傢伙已經聞到了血的味道,今日怕是不得善了。」外圍至少有數十隻妖獸虎視眈眈的將她與鳳來盯著,只肖找到一個時機,便會撲上來將她與鳳來啃噬乾淨。

  琉羽眉頭緊蹙,鳳來始終還未長成,與這麼多妖獸相對難免會落於下風……她心中焦慮,卻見鳳來轉頭看了她一眼:「你別怕。」他說,「無論如何,我都會帶你出去。」

  火光照亮少年過分漂亮的臉龐,琉羽心頭倏地一動,她忙扭過頭,心中暗罵自己莫名其妙,待回過神來,還要與鳳來商量計策之時,卻見鳳來踏步邁步壁壘,隻身走到火焰之外,在琉羽呼喊之前,他隻手一揮,巨大的烈焰自他掌心轟然而出,在地面上燒出一條焦黑的直線,不管是擋在前面的妖獸亦或是樹木,皆被這一擊燒得乾乾淨淨。

  而顯然,對於現在的鳳來來說,使用這麼大的力量還是極為疲憊的,他的火焰壁壘登時弱了不少。鳳來轉過頭,一個「走」字尚未出口,忽見一條黑糊糊的東西驀地穿透他的火焰壁壘,從後面襲上琉羽的腰,將她整個人裹住。

  鳳來瞳孔猛地緊縮,探手便要去抓琉羽,可那黑色的條狀物竟比他的動作更快幾分,拖著琉羽便拉了出去,原來那竟是一直青蛙模樣的妖獸,而那黑色的條狀物卻是青蛙的舌頭!它一口將拖回去的琉羽含進嘴裡,鳳來只聞「咕咚」一聲,也沒聽琉羽發出一點聲音,便被它吞進了腹中。

  鳳來怔怔的僵在原地,那青蛙沒再看鳳來一眼,轉身一跳便要跑。

  「站住!」鳳來聲音嘶啞,好似從地獄中尋來的厲鬼一樣,「站住!」他身形一閃,不過電光火石之間,只見跳到半空中的青蛙驀地被撕成兩半,膛開肚破,內臟稀裡嘩啦落了一地。血水之間,有個東西被皮肉包裹著在掙扎,鳳來撲上前去,用利爪將那血肉花開,小心翼翼的將裡面的琉羽拉了出來。

  「琉羽……」他聲色顫抖,泛紅的眼眸中有星星點點的光在躥動。

  「咳!」琉羽趴在地上,咳得撕心裂肺。

  「琉羽……」他無助得像是快要哭出來一樣,「你……」他想用力抓住琉羽的手,但有害怕抓得太緊而傷了她,他已經漸漸明白了,琉羽和自己是不同的,自己受了傷感覺不到什麼疼痛,傷口也能很快癒合,但是琉羽不行,比起他來,琉羽甚至有點像一個瓷器,太容易就碎了,「你會不會快死了……」

  琉羽身上全是妖獸青蛙胃裡液體,液體有毒,讓她呼吸困難,她捻了個護心訣,保住心脈,轉頭一看,卻是一愣,鳳來驚惶而無助的看著她,一如那日他捧著小鳥的屍體來找她時那樣,眼底深處藏著滿滿的不知所措。

  琉羽便如此輕易的心疼了。

  「我不會死。」她努力讓自己的氣息平穩下來,「我不會死,我吃過仙丹,不老不死。」她拼盡全力抬起手摸了摸鳳來的臉頰,「所以,別露出這種表情了,我沒事……」

  鳳來臉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顫抖,地上的青蛙殘塊在顫抖著彷似要復原,鳳來眸色一冷,但見一簇火焰憑空冒出徑直將那肉塊灼燒成灰燼,他將琉羽打橫抱起,一轉身,盯著身後的妖獸們,周身煞氣溢出,妖獸們皆是一震,往旁邊退去。鳳來這才垂頭看她:「我帶你回去。」言語竟在這一瞬間溫柔了下來。

  而被鳳來抱在懷中的琉羽這才意識到,這個孩子,原來已不知不覺的長這麼大了……

  而適時,離鳳來被製造出來不過兩月時間,又過半月,鳳來形貌已與尋常青年無異,與琉羽站在一起,儼然像是一對情侶,門派中漸漸流傳出琉羽與鳳來之間的閒話,琉羽不是未曾聽聞,她不想理會,又或者說……無法否認,她好似確實對鳳來,有了奇怪的想法,而且,不受自己控制。

  與此同時,朝中反對勢力越來越大,六冥全然不理,幾日之後,妖獸們從馴養他們的地方逃出,殺了數百人,朝中長老震怒,百官與六冥門下弟子一同向六冥上書,求其滅妖獸,六冥不理,沈木月徑直斷絕與六冥的師徒關系,與反對者共同商議滅除妖獸一事。

  琉羽此時亦是心生動搖,終是尋了個時日,想去找師父好生談談,將他勸勸,然而卻不管在哪裡也找不到六冥,無奈之下她只好作罷,而這一天,鳳來也消失了蹤跡,直到第二天,鳳來才一身是血的從外面回來。

  琉羽驚愕的看著他衣裳上的血跡:「這是……怎麼了?」

  「六冥讓我指揮妖獸,將反對的人全部殺了。」琉羽忽覺渾身脫力,膝蓋一軟,摔坐在椅子上,鳳來忙上前將她扶住,蹲在地上,望著她急切道,「我沒聽他的,琉羽,你別慌,我一直記著你的話呢,我沒殺人。」

  琉羽的目光這才看清鳳來的眉眼:「這一身血……」

  「是我的。」他說得那般輕鬆,「六冥很生氣,拿刀砍了我,可是沒關系,傷口已經癒合了,我也不痛。」

  琉羽拽住鳳來的衣袖,看著他滿身的血,想著他當時不知挨了多少刀子,心頭的疼痛便往骨髓裡鑽:「你怎麼就不躲一躲呢,你……」

  「因為他是你師父,別的不能聽他的,可若只是打幾下出氣,沒什麼關係。」

  「有關係!」琉羽彎下腰,拿袖子擦掉他臉上的血跡,越擦手便越抖,「下次要躲開,不管誰傷你都要躲開,躲不開就用盡辦法護住自己,知道嗎?」

  看見琉羽眼中的痛色,鳳來眸光微涼的看著她:「我受傷,琉羽會心疼?」

  「會。」她盯著他的眼睛,正色道,「會。」

  如此近的距離,那麼清澈的眼睛,鳳來聽見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的狂跳,不知是怎麼了,他忽然蹭上前去,用嘴唇輕輕碰了一下琉羽的嘴唇,然後自己先紅了臉:「我不會讓琉羽心疼了。」

  話音未落,他轉身出門,徒留琉羽一人在屋子裡坐著,捂著嘴唇,愣然失神。

  傍晚時分,房門被敲響,鳳來走進屋來,看見琉羽還以早上的那個姿勢坐著,他微微一愣:「琉羽,你一天沒出房門,也沒吃東西了。」他將手中托盤放到桌子上,琉羽像是這才被聲響驚醒一樣,愣愣的轉頭看了他一眼。

  鳳來已換了身乾淨的衣裳,在一旁站著,將筷子地給她,琉羽接過筷子,看著飯菜卻沒吃,好似琢磨了許久似的,望向鳳來:「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一句話徘徊在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鳳來蹲下身子,微微仰視琉羽的眼睛:「我喜歡你。」他說,「這幾日聽到不少言語,我明白了娶你的意思,也知道什麼是喜歡,琉羽,我喜歡你,只喜歡你。你呢?」

  「我?」忽然被自己養大的孩子表白,而且還在一瞬間將問題拋回給自己,琉羽不知該怎麼回答,「我……」她的猶豫讓鳳來對他自己產生了懷疑,眼神中慢慢流露出失落的神色。琉羽心口一疼,也不在凳子上坐著讓鳳來仰望了,與他一同蹲著,她拉住鳳來的手,讓他觸碰自己的心口,摸到跳得極快的心跳,她道:

  「若是,不能忍受那人有一點點委屈難過便是喜歡的話,我應該,和你一樣……」

  鳳來眼眸倏地一亮,他望著她,唇角的笑怎麼也遏制不住。

  「我喜歡你!」他猛的向前一撲,將琉羽抱進懷裡,「我喜歡你!」他吻上琉羽的唇,卻只是輕輕挨著,沒有別的動作。末了,他倏地問道,「琉羽,我娶你,可以和你重新睡在一起嗎?」

  琉羽心跳如鼓:「可……可以。」

  第二天,琉羽便做了鳳來的妻子,只是沒有人為他們舉辦婚禮,也沒有人來慶賀祝福,兩人甚至都沒穿上新人該穿的禮服,在只有兩人知曉的地方,成了夫妻。

  鳳來被製造出來的第三月,朝中一片反對之聲,六冥再次找上鳳來,鳳來依然不聽他話,六冥大怒,拔劍欲斬鳳來,然而鳳來這次卻不再乖乖挨打,六冥無奈,拂袖而去,不日,製造出了苻生,以作替代鳳來之用,苻生著實比鳳來好操控許多,但是力量卻不及鳳來強大,若要他來控制妖獸,只怕還是欠缺實力。

  六冥想方設法欲研究出讓鳳來只做傀儡的藥物。

  而此時,朝中有人將妖獸之亂通報天界,天兵天將下界,卻不敵數千妖獸,然而不久,天帝請動行止神君下界。六冥心急,將未製作完成的藥物,著人放在鳳來的飲水之中,鳳來吃藥之後昏迷不醒。

  行止神君以一人之力,阻數千妖獸,擒鳳來,斬六冥,開辟墟天淵……

  聲音在黑暗裡越飄越遠。

  沈璃睜開眼睛,看見窗外透進來的月光,一時有些不知身在何處的迷茫。

  「怎麼了?」身邊的行止手輕輕放在她的腰上,帶著初醒的沙啞,問道,「做惡夢了?」

  沈璃搖頭:「我夢見他們了……」

  「誰?」

  「很多人。」沈璃道,「好長一個夢。」

  她輕聲說著,好像看見琉羽獨自一人,挺著越來越大的肚子,在戰亂之中,艱辛跋涉過千山萬水,走到墟天淵前,守著墟天淵的大門,期盼著與裡面的鳳來相見,但最後她卻死在了與鳳來一門之隔的外面,骨埋黃沙。

  沈璃閉上眼,恍然記起那日墟天淵中,鳳來睜開眼的那一瞬間,那一聲極為灼熱的喟嘆,隱藏千年的思念,對他來說,這千年歲月不過是大夢一場,而夢醒之後,他卻遺失了自己最寶貴的東西。

  所以……最後才義無反顧的踏進墟天淵麼。

  或許是為了救她這個從未蒙面的女兒,又或許只是為了追隨琉羽的腳步……但不管是為了什麼,都沒有人能去考證了,所有都被掩埋在了消失的墟天淵之中……

  「行止。」她側過身,腦袋湊近行止旁邊,同樣伸手抱住他的腰,「明天,我們去魔界看看吧。」

  「嗯?」

  「我想再去看看,他們離開的地方。」

  〈全書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