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哪裡來的剋星?(卡到愛3)》第10章
  第九章

  「我說了我跟那個沒有良心的男人一點瓜葛都沒有,你還要我怎樣?」秋依已經說了一百零一遍這句話了,可是愛吃醋的男人卻還是不肯罷休。她沒有想到寺龍魂居然會去調查她,雖然這種事情很難隱藏得住,可是她真的早已忘記韓冽那一號人物了,再說,他幾乎整天守在她的身邊,是有看到她去見什麼前夫還是姦夫嗎?

  真不知道他是在不放心什麼!

  再說,她現在都已經是毀了半邊臉的醜女了,沒有被嫌棄就很好了,也只有他,會把她當成一朵花、一個寶一樣地疼。

  說到寶,她想起當初他年紀小的時候,送了一顆鴿子蛋的鑽石戒指給她,結果她掉到水裡的時候,那顆會讓人破產的戒指也不見了。

  好可惜啊,現在再找不知道找不找得到?

  趁這個時代的人不清楚鑽石的價值,她可以多搜括一些,只是不知道要怎樣帶回去現代?唉!還是不要想太多。

  「你要去哪裡?」寺龍魂追問。

  「煮飯啊!中午了耶!」

  「叫其它人煮,妳給我解釋清楚……」

  「寺龍魂,你夠了哦!」她決定要生氣了,雙手抆腰,學潑婦瞪大眼。

  可是很顯然的這次沒有用,因為他依然冷著臉看著她。

  平常討好的寺龍魂要是稱為可愛美麗,那現在這樣冷冰冰的、用著渾身殺氣逼迫人就範的寺龍魂,就是個威嚴美麗的雕像。

  「你有病啊?要人家說了又說,說了又說,還要我說什麼啊?」

  「妳就不會說……」

  「說什麼?」

  說妳現在喜歡的、深愛的人是我!寺龍魂很想要大聲地對她這樣說。

  當他聽到光傳回來的消息,知道眼前這個小女人之前愛那個韓冽愛到瘋狂,愛到居然放火自焚,把自己搞成一個醜女,他差點也瘋狂了。

  可是他不知道眼前的秋依並不是那個李家大小姐,而是另一個不同的靈魂,只知道自己已經喝了一大缸的醋,酸得連他自己都快要受不了。可是她卻一點都不知道,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就這麼了事,他當然不會這樣輕易地放過她。

  就在兩個人像是固執的猛獸互相對峙,誰也不肯退讓一步的時候,大廳的方向突然傳來吵鬧的聲響。

  很快地,秋依就見到了寺龍魂最得意的三個手下,也就是當初那樣華麗出場的三大帥哥!日、月、光。

  真想要知道是哪位有才的人取出這種天才的名字,每次聽到或是看到,秋依都會想到日月光傢俱。

  寺龍魂用眼神指示日月光三人,三人馬上不動聲色地想要退出,在不讓秋依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解決掉外面那些人。

  可是……

  「外面好吵,是發生什麼事了嗎?」秋依邊說邊往吵鬧的方向走去。

  不趁這個機會偷跑更待何時?總不能陪著這個愛吃醋的男人餓肚子吧?

  他有醋可以喝到飽,她可沒有!

  「李秋依,妳給我站住。」

  秋依停頓了腳步,然後轉過頭來望著正用手指指著她的男人,默默地注視了他一會兒,然後轉頭繼續往外走。這下子可把某個一向在這裡作威作福,沒人敢性逆他的魔教教主給氣得頭上冒煙,臉色都變黑了。

  「妳!妳居然不聽話?我說站住……」

  可是她依然是一步一腳印地往外走,不理會在她身後氣得跳腳的男人。

  這個男人怎麼會這麼好玩啊?

  嘴角掛著一抹似有若無的笑容,她知道這個男人就算氣到冒煙,也還是不會對她怎樣。

  因為他說過,她是出生要來克他的冤家,是剋星唷!

  但是,一抹笑容卻在看到眼前那可怕的一幕時,僵硬在她的嘴邊。

  突然,一隻大手從後面摀住她的眼睛,將她整個人摟住懷裡,秋依聽到耳邊低低的聲音沙啞地說:「所以我才不要妳出來。」

  秋依感受到他的體溫不斷地溫暖自己,將剛才那樣震驚的一幕給淡化了不少,她的心跳也稍微平復了一點。

  伸手抓住摀住她眼睛的大手,然後印入眼簾的是屍痕遍野的景象,血液的腥臭味充斥的空氣,讓她有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為什麼要殺人?」她語氣過於冰冷,聽得寺龍魂心驚膽跳的。他知道她不喜歡他殺人,可是……

  他黑眸一冷,「怪我嗎?妳也看看,是誰來踩門的?我寺龍魂的煙洛宮是可以隨便來踩的嗎?」

  她沒有說話,只是沉默。

  而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她不講話。

  「反正是他們自找死路,妳不能怪我正當防衛,而且我要保護妳,我絕對不允許那些自以為清高的人來騷擾妳。」

  「騷擾我?為什麼?」她不過是小小的廚娘啊?有惹到這些名門正派嗎?

  「還不是妳那個說話不守信用的前夫,妳都已經休了他,讓他跟那個狐狸精雙宿雙飛,結果他娶了那個狐狸精之後還不滿足,竟然還想跟我討回妳!」

  「他要討回我?」

  「沒錯,不只一次了,但是休想!妳是我的。」說完,他摟著她的手臂更加地縮緊。

  秋依聽了不能說不感動,可是卻不希望寺龍魂是用這種絕對的手段來保護她,那這條愛情路也未免太血腥了。就在她感動萬分的時候,有人很沒禮貌地搶鏡頭。

  「韓夫人,請妳自重,不可以受到魔頭的誘惑,自甘墮落,還是快快跟我們回去吧!」

  一個還沒有死的人突然間開口說話,秋依看著眼前那群道貌岸然的人,他們身上穿著白衣,纖塵不染,跟躺在他們腳底下沾滿鮮血的屍體相比,讓秋依有種很諷刺的感覺。

  這就是所謂的正道人士?讓自己門下的弟子犧牲生命,而他們卻只是在一邊看著,彷彿認為他們沖第一是應該的。

  「你們口口聲聲說煙洛宮是魔教,那請問,他們做了什麼事情是你們沒有做過的?」

  正派人士被這樣一問,居然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你看我,我看你。

  好不容易有個迅速恢復鎮定的人跳出來說:「魔教的人殺人放火、姦淫擄掠的事情做的可不少,聽說寺龍魂那惡魔看上了江南首富的獨生女,居然半夜侵入府中採花,事情曝光之後,害怕人家知道,就動手殘殺了府中兩百條人命,這種殘無人道、泯滅良心的事情,只要是人都可以殺之。」

  秋依點點頭,然後目光落在一旁冷著臉、抿著嘴的男人身上,搞得他很不舒服。

  「看什麼?我去的時候那些人都已經死透了,關我屁事!」

  聽到寺龍魂出口這樣粗野,秋依忍不住皺眉,「注意你的氣質……」

  「我可是魔教教主,出言不遜,囂張跋扈,做事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這樣的形象對那些噁心的正道人士來說,才是符合他們那種自以為是的壞人。」

  秋依知道他的冷嘲熱諷是因為多年來受到了被人誤解的傷害,不過,依照她對這個男人的瞭解,恐怕他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

  難怪在這個保守的古代,他這種「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態度會這樣子被圍剿了。

  就算在民主的社會裡面,太過自由,太過自我的人,始終是無法跟團體融合,而獨行俠的結果就是越來越被排擠,終究會變成大多數人眼中的異數。

  「既然是命案的話,那就應該交給警方……就是你們的衙門處理,看誰是兇手就去抓,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可是你們似乎不是官差大人,也沒有拿證據來,就一群人手牽手地跑到人家的家門前吼著,就要人家伏首認罪?這樣還需不需要王法啊?乾脆皇帝讓你們當就好啦!」她這一番話出口,當場氣昏了好幾個留著白白長鬍子的老人。

  真想不通,老人家就應該在家裡面含飴弄孫,享受天倫之樂,幹嘛跟年輕人湊熱鬧,爬到這麼高的一座山上,沒心臟病發或是喘死,結果被她氣昏過去,何必呢?

  「妳已經被魔教那些惡人污染了……」

  「總之,請你們轉告韓盟主,我跟他已經沒有任何瓜葛,我愛跟誰在一起也不關他的事。」秋依冷冷打斷說話的人。

  她在煙洛宮這一段時間,沒有發現什麼惡人,頂多就是一些比較有自我個性或是不喜歡被保守傳統拘束的年輕人,甚至煙洛宮裡面還有一些退休的老人,而寺龍魂雖然是個難伺候的主子,對這些老人倒也是厚道,沒有把他們趕出宮。

  光是這一點,她就覺得寺龍魂比眼前這些道貌岸然、只會批評人家的自戀狂好上幾千幾萬倍了。

  這個世界上又有誰可以說自己百分之一百是完全正義,是沒有私心,是不會犯錯,甚至於不會想要做一點小小的壞事呢?這種人一個是已經死了,另一個還沒出生。

  「妳!」說話的人伸出手指沒禮貌地指著秋依。

  「怎樣,你是耳聾了嗎?沒有聽到我的夫人這樣說嗎?」看到居然有人敢用手指指他的寶貝,寺龍魂馬上將身上的殺氣掃過去。

  「自古一女不配二夫,妳這個淫賤的女人……」

  秋依笑了,是覺得很好笑,所以就笑了,然後甜蜜蜜地說,「我就是要配二夫,怎樣?咬我嗎?」

  「妳!」

  「依依,不要用這麼甜蜜的語氣對他說話。」

  秋依差點就翻白眼,連這樣也會吃醋?這位大哥敢情是吃醋吃上癮了?那以後每一餐都給他加醋,讓他吃個夠!

  「你們走吧,別在這裡惹人厭了。」話一說完,她便親暱地牽著寺龍魂的手往煙洛宮裡走去。

  「依依,讓我殺了他們,一勞永逸。」

  「不用了,」秋依一把扯住想要衝出去的男人,然後轉頭對著其它人大喊著,「來人啊,關門,放狗!」

  煙洛宮華麗的大門就這樣緩緩地在所謂的武林正道人士面前關上了。接著,不知道從哪裡跑出幾隻流浪狗,對他們吠了幾聲。

  這樣囂張不給面子的行為,當場氣死了好幾個已經活了很久的老頭子!

  而也在同一天,武林各大門派又多了幾個年輕的掌門人。

  這樣才是對的,要讓年輕人有機會出頭天啊!老不死的老是佔著茅坑不拉屎,也是令人恨得牙癢癢的。

  聽說,有不少新任掌門人,私底下還是感謝秋依的。

  「李大小姐。」好冷淡、好生疏的稱呼。如果在台灣,這樣沒禮貌的人,秋依早就懶得理他了。

  而現在,她知道對方是誰之後……更懶!

  她繼續低頭縫製著要給寺龍魂的新衣服,這一款全新的唐裝設計,走的是尊貴奢華風格。而他十分適合火蓮,所以她打算用火蓮來設計,成為他個人獨特的形象,讓他成為她的專屬代言人……所以,她忙得很!

  「如果是要放我走,那我很歡迎,如果不是,我很忙,沒空接待韓大少爺。」她真的很想拿手中的針線縫他個幾千針!

  卑鄙的小人!居然利用她周休二日出來逛街的時候派人綁架她。

  也不知道寺龍魂知不知道她被人綁架了?還是以為她自己跑走了?

  唉!她是自作自受啦!誰教她老是賭氣地跟他說,要是他讓她不高興,她馬上就會逃走;結果,落得現在被綁來這裡的下場。

  「雁雲……」

  「不要叫這麼親熱,我跟你並不是很熟。」唉!才三天沒見到寺龍魂那個壞男人,怎麼就這麼想他啊?

  她滿腦子都是寺龍魂,他的眼睛,他的聲音,他那樣強烈的佔有慾,那樣不安的安全感,那樣霸道的擁抱……

  平常在身邊的時候都沒有發現,甚至還覺得有點煩。

  秋依忍不住苦笑一聲,人真的滿賤的,總是要失去了才會想到自己當初怎麼沒有多多珍惜?害她只好開始做衣服,才分散一下注意力。不過他這個魔教教主會不會太遜了啊?人家武俠小說裡面的魔教都十分強大,追殺男女主角的時候可以說是連石頭縫中都找得到;而她都已經在這裡三天了,有這麼難想到嗎?

  等她恢復自由,看她怎麼對付他,出口小鳥氣!

  然後……她會緊緊地擁抱他,跟他說,她終於淪陷了,終於無法抗拒地愛上了他。

  她可以預知他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會有多麼開心。

  不過現在……他到底是在忙什麼啊?還不快點來救她?她都快要被眼前這個討厭的男人煩死了!

  活像是西遊記裡面的唐三藏,每天都會來跟她說一大堆無聊的道理,以為她是孫悟空啊?她三天都沒有給韓冽好臉色看。

  「李雁雲,妳不可以再墮落下去了,快點忘了寺龍魂,他可是個殘忍無情的殺人魔王,妳跟他是不會有什麼未來的!」

  秋依抬起頭,印入眼中的是一個宛如月光般皎潔明亮的男人,一身白衣華服,長髮以珍貴無瑕的玉束著,五官如玉……換句話說,他就是電視劇裡面一看就知道是正派路線的男主角,而且還有個正派又威風的職業!武林盟主。她不禁想著她觀落陰觀到了金庸所說的江湖,武林盟主和魔教教主全給她遇上了!

  要是倚天屠龍記也好,不然神雕俠侶也行,好歹她多多少少知道劇情走向,無奈……這個月國是架空時代。

  而不管是身處哪個時代,邪不勝正,所以為了寺龍魂著想,她還是不要跟正派撕破臉比較好,尤其是那種固執到跟茅坑裡的石頭一樣硬的正道人士。

  再怎樣不爽,她也要維持一下淑女的修養。她微微露出可以看到七顆牙的標準微笑,「謝謝韓大哥的關心……哦,不!應該改口叫你一聲妹夫了。」

  秋依不明白韓冽眼底為何閃過一絲失望,難道是以前被李大小姐狂追猛追地追上癮了,現在她的冷淡以對,他反而不習慣了?

  男人果然是犯賤,無論古代或現代,甚至是在這架空的時代裡!

  不過,她的寺龍魂例外啦!

  見到她眼神充滿了柔情,那以往總是投注在他身上、目不轉睛的目光,如今卻很明顯地不屬於他,而屬於另一個男人。而且還是個大魔頭!這教韓冽情何以堪?「妳不要忘記了他曾經打敗過妳的父親……」

  「那是我父親技不如人,何必惱羞成怒?不行就回來再練過,然後再去打就好了,如果真的不行就願賭服輸,有必要像是傳家寶一樣傳下去嗎?你不覺得這樣對你也很不公平?所以我幫你解除這個沉重的負擔,你應該要感激我,快點放了我才是。」

  「妳……居然已經墮落到這種程度了,難道他給妳下了什麼……」

  「怎麼?我不愛你,你不習慣了?我愛上別人就一定是別人給我下了什麼符咒嗎?你就是這樣的思考邏輯?我不懂以前的我是怎麼了!」秋依這次也不客氣地回應。

  「他有什麼好……」

  「他什麼都好,而且都比你好!他疼我,愛我,在乎我,把我當成寶貝一樣地捧在手掌心,怕我冷到,餓到,他讓我成為一個知道被愛有多幸福的女人,在你眼中那樣不屑一顧的愛,到了他的眼裡卻是上天的恩賜,你說,一個把我當成性命在愛的人,我不拿我的真心回報他,那我還配說我愛誰嗎?」

  「妳明明就愛我的,怎麼可能說不愛就不愛了?妳……」

  「晚安。」秋依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他,神情冷淡到了讓人無法靠近的地步,而是冷冰冰的趕人言語。

  「妳……他不會來的。」韓冽咬牙切齒地說。

  「會。」她堅信他一定會來找他。

  「不會,武林七大門派全部出動圍剿煙洛宮,現在已經攻破了,只等捉到那個喪家之犬……妳要去哪?」

  秋依沒有等到韓冽說完,手中的針線及未完成的衣服全掉落在地上,她則不顧一切地往外衝去。

  不!不會的!他會來的,才不過三天而已,他不會有事的,他不是老是說這天下沒有人可以治得了他,除了她這個剋星以外。

  還有,那個煙洛宮的保全系統怎麼這麼差勁啊?這麼簡單就被攻破了?日月光是怎麼了,沒有好好保護他們的主子,跑去哪了?賣傢俱去了嗎?

  如果這煙洛宮真的被他們守到滅了,那他們只好真的去一買傢俱了,不要當什麼三大堂主了!

  「李雁雲,不要再跑了!」

  她突然被人捉住,阻止她衝向大門。「放開我!」她死命地掙扎,「我要去找他,你為什麼要攔我?我跟你已經沒有什麼瓜葛了,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們以後不會再見面了,這樣不是很好嗎?你終於可以鬆口氣,擺脫討厭的我了……」

  韓冽突然低下頭,不顧一切地吻住了秋依,堵住了她急喘的話。

  這是……搞什麼鬼啊?秋依愣住了,要是被人發現……

  「李秋依!」一聲憤怒的低吼震住了兩人。

  啊!真的有人出現了,不會這樣巧吧?

  這種瓊瑤阿姨式的誇張級劇情張力居然活生生在她的面前演出,這教她怎麼演下去?而且,那個人還是她最不想要被看到的!

  「龍魂?!」

  秋依一見到擔心不已的人終於出現,開心地想要衝向他,卻見寺龍魂居然往後退。哦哦,他果然誤會了。

  「龍魂……」她遲疑地喚著他,害怕他這次會真的當真,吃醋也不是這時候吃的吧?

  但是看到他臉上那樣痛不欲生的樣子,讓她的心忍不住害怕了起來。

  她怕他是那種愛得絕對、恨更徹底的那種人。

  「我擔心妳擔心了足足三天三夜,沒有一秒是快活的,只想著他們會不會折磨妳,就連我受了重傷也不敢休息,只想要救妳脫離苦海,而妳,竟是這樣對我?妳……妳太可惡了!」

  寺龍魂說完,轉身便拂袖而去。

  真的被她料中了,他就是這種人!秋依愣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還擁著她的韓冽有些擔心地看著她。

  「妳……」

  她輕輕推開他,以著前所未有的冰冷語氣說:「我以後不想再見到你。」

  「為什麼是他?妳如果想要報復我……」

  她緩緩地轉頭望著他,一字一句地說:「我再說一次,曾經有個少女把她最純粹、最熾熱的愛情用她最虔誠的雙手捧到你的面前,你卻連看也不看一眼,現在再說這些又有什麼意義?」

  秋依往前走一步,又被韓冽一把捉住。

  「可是他是個大魔頭,他不會給妳幸福的。」

  「又怎樣?」她覺得對牛彈琴搞不好牛還會聽得懂,可是這個古代的男人,簡直比牛還要更牛!

  「就算他殺光了天下人,又怎樣?你們用心良苦要消滅這個混世大魔王,恢復你們所謂的和平世界,可是,任何人都知道,只要有人,這世界不可能永遠和平美好。」

  「只要殺了他,絕對會有這一天的。」

  「既然如此,你就不用再那樣辛苦地在七大門派之中奔波周旋了,信不信,我一句話,這世上就會少了個大魔王。」

  「妳憑什麼這麼有自信他會為妳做到這種地步?」

  只見她露出了一抹極美、極為動人的笑容。「因為,愛啊!」

  夜深了,是尋常百姓家休息的時候,有個地方卻是熱鬧非凡。

  華燈初上

  這裡,正是很有名的青樓!招金樓。

  更加重要的是,這招金樓是煙洛宮的名下產業,雖然煙洛宮被攻破,但很快地又被寺龍魂帶領著屬下攻佔回來。也就是說,正派人是白忙一場了。

  「外面不知道是哪個可憐的大老婆又來這裡找她的相公了。」一個打扮華麗的妓女跟剛好在走廊上遇到的姊妹說著。

  「哦,一向對這種事情不放在心上,只想著要挖男人錢的桃花也會對那女人不捨?怎麼?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引起妳的注意?」另一個打扮清雅的女子不以為然地說著。

  「也沒什麼,只是看她一身狠狽,似乎是一路奔波而來,身上的衣服都佈滿風塵,連那雙繡花鞋也都沾滿了泥土,更讓人不忍的是她強忍著淚水的模樣,也不知道她的男人是招金樓裡的哪一位?」

  「唉!這事在這地方還會見得少嗎?」花名牡丹的青樓女子也忍不住歎氣。

  「不過,那女子的頭髮還真是特別。」開啟話頭的女子,花名桃花。

  「怎樣特別?」

  「不像我們一樣盤起來,而是披散下來,而是還像是波浪一樣,滿美的……」

  就在她話還未說完,屋內的門猛然被打開,只見一個絕美的男子沒了以往的冷靜,焦急地逼問著:「妳們剛說的那個女人現在在哪裡?」

  「老鴇不讓她進來,應該還在門口吧?」桃花話才剛落下,便見到男子迅速奪門而出,留下兩人面面相覦。

  從來沒有見過主子這樣失控過,難道……他就是那個沒良心的丈夫?

  寺龍魂衝出大門,沒有看到周圍的客人還有招金的女人們一臉驚艷,只看到一抹佇立在角落默默不語的身影,一身狠狽,像是從很遠的地方馬不停蹄地趕過來似的。

  她在趕什麼?是趕來找他的嗎?

  「妳……妳來這裡做什麼?」他不想這樣子凶她的,可是一想到她居然和他的死對頭摟摟抱抱,最後還讓他吻她,他就很想殺人。

  「是啊,我不應該一天一夜不眠不休地找你,我之前已經笨過一次了,怎麼還學不會教訓啊?」秋依喃喃自語地說著,眼淚一滴滴滾落。

  看著她那似珍珠般滴落的淚珠,他再也無法承受了。

  「為什麼妳要來?妳不是已經選擇了那個自命清高的武林盟主嗎?妳還來找我做什麼?」他故意這樣說來傷害她,也的確是成功了。

  她聞言,轉身便走了,留下他目瞪口呆,被她沒有任何抗議或是吵鬧的舉動搞得心慌意亂、手足無措。

  看著她緩慢疲憊地拖著腳步,那搖搖欲墜的背影……彷彿下一秒,她就要消失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