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朱雀火(雲宮四堂之三)》第11章
第十章      

  一看見蕭羽又口吐鮮血,南天仇氣怒攻心,他一手撐扶著她,一面緩緩巡視過四周。

  「天仇。」藍鐳領著皇上、宋謙,集結到他身旁。

  四周仍是重重士兵,齊盛庸右手掌幾乎被割斷,李雙全忠心地站在他身邊,眾土兵團團逼近。

  劇痛過去,蕭羽握緊手上的劍、擦去唇角的血跡,南天仇感應到她全身凝聚的濃濃殺意。

  「不許妄動。」他攙在她腰的手掌縮了下,眼神卻沒看她。

  「我要殺了他。」他阻止不了她。

  南天仇當然明白。

  「站穩。」他緩緩放開攙扶的手臀,向前兩步。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一身紅衣似乎愈來愈刺眼,週身散出一股火焰焚燒的景象。

  「朱雀翩翩。」

  眾人才聽見四個字,南天仇旋空輕劃,渾身像是著火般騰向空中,無數如羽毛般大小的火焰盡朝四方射去,眾士兵無一不中火而倒在地上;齊盛庸連忙抓著李雙全擋在自己身前。

  皇上看得目瞪口呆。

  羽毛火焰停止的同時,齊盛庸放下渾身流血、早已死亡的李雙全,蕭羽持著斷劍,直直刺向他來不及防備的心口。

  「呃!」齊盛庸瞪直雙眼。

  蕭羽狠狠刺穿他心口。

  「這是為我在十年前,無故慘遭你滅口的爹娘雪恨!」

  她爹娘?

  齊盛庸根本來不及想起,雙眼瞪大,直挺挺往後方倒去;蕭羽也放開了劍。

  「小羽。」南天仇不知何時已來到她身後,火焰的熱度盡數散去,只留一抹她熟悉的溫柔氣息。

  她轉眼望向他,眼一閉,倒入他懷裡。

  qizon qizon qizon

  「怎麼辦,要直接告訴她嗎?」

  「不然,你想拖到什麼時候?」

  「可是,如果直接說,她會不會又昏倒?!」

  「應該不會吧。」

  「那你說!」

  「我?」

  「對呀,你是男人,你比較狠心。」

  「別忘了,天仇是你什麼人,而且,是你的主意,該由你說才對吧。」

  「呃……」

  天仇?!她猛然睜開眼。

  「呀,你醒了!」怎麼提早了。

  她往聲音來處一望,眼前,是那個與南天仇親密無比的女子,和……在都尉府裡被人圍攻的其中一名男人。

  「趕快喝藥。」水玥一臉興奮地端來藥汁,熱心地就要扶起她,餵她喝下。

  藍鐳極力忍住笑。

  這小妮子大概平常被餵藥慣了,難得能輪到她餵人喝藥,所以興奮過頭了。

  「我自己來。」拒絕水玥的好意,蕭羽自己端藥喝完。

  「很好很好。」水玥滿意地將碗收到一旁。

  「這是哪裡,我又怎麼會在這裡?」蕭羽問道。

  「這裡是定王府,你在都尉府受傷了,還記得嗎?是天仇哥哥把你救來這裡的,還交代我說,等你一醒來,就要先喝藥。」她是個好妹子哦,完全依照哥哥的交代。

  「他人呢?」

  「他走了。」水玥四道。

  「走?」蕭羽一震。

  他走了,那麼他說過的話……她閉了閉眼。

  眼前嬌美的容顏,跟他才是天生一對,而她

  被一掀,她起身下床。

  「你要做什麼?」水玥驚訝地望著她的舉動。

  「離開。」蕭羽站起來,腰腹又傳來一陣痛,她蒼白地皺了眉頭。

  「別亂動。」水玥連忙扶她坐回床畔。「你現在還不能走,天仇哥哥說,你至少還得喝過三帖藥,才有辦法自由走動。」

  「不必了。」仇已報,她無憾,也沒有再留下的理由。

  真的沒有理由了嗎?她不理會自己心底真正的聲音,一心只想離開,不再見到這些人。

  「不行!」水玥堅決地道,像在訓斥小孩子。「你太不愛惜自己了,我不准你走。」

  「憑什麼?」她還真的無法走。

  「你走了,天仇哥哥怎麼辦?」水玥反問。

  「他有你,」儘管虛弱,蕭羽的語音仍然冷漠。

  「你們才適合。」

  水玥吃驚地瞪大眼,藍鐳終於忍不住笑出來。

  「你……你胡說什麼?!」水玥差點口吃,也快笑出來了。

  真的是這個原因耶!好好笑。

  「我沒有胡說。」蕭羽抬眼。「我看見南天仇很親密地抱著你。」

  聽見這句話,藍鐳可笑不出來了。任何男人都無法忍受別的男人抱自己的愛妻,就算那人是兄長也一樣!

  「是因為我快從屋頂上掉下來,天仇哥哥才趕緊抱住我,免得我受傷。」水玥立刻對丈夫解釋,然後把臉轉回向蕭羽。「你誤會了,我和天仇哥哥不是那種感情,他才是我丈夫。」水玥指了指藍鐳。

  蕭羽冷漠轉成驚訝,藍鐳走過來摟住愛妻。

  「我是定王爺,藍鐳;她是我的王妃,水玥。」

  藍鐳緩緩說道:「同時,她也是南天仇的義妹。」

  啊?!

  「本來,我還跟藍鐳商量由誰來騙你,想不到,你真的誤會了。」水玥歎口氣。「我和天仇哥哥像師徒、像兄妹,我自小體弱多病,是天仇哥哥一直照顧我,我才能活到現在。如果你知道天仇哥哥是雲流宮四堂主之一.那麼你應該也知道雲流宮主身邊的四婢,我就是四婢其中之一。」

  她誤會了。

  「那南天仇人呢?」蕭羽急問。

  他一定知道,她又誤會了、又沒有信任他,他……他去了哪裡?!

  「在城南的藥鋪。」水玥又歎口氣。「天仇哥哥說要親自去替你配藥,再命人送來王府,要我好好照顧你。他還說,你已經不想再見到他,他也不會再打擾你。我想,他現在應——」

  水明話還沒說完,蕭羽不顧腰間的疼,起身跟跪地衝了出去;水玥望著她的背影,頑皮地吐吐舌。

  「你呀!」藍鐳縱容地望著她,不知道該不該訓她。

  沒想到水玥那麼差勁的謊言她也信,果然是那種只有陷入愛裡的人才會有的癡傻。

  「我只是為天仇哥哥,試一試她的真心嘛!」水玥撒嬌地偎著他。「我從來沒見過天仇哥哥為一個女子這麼傷神耶!天仇哥哥那麼好的人,蕭羽卻還要誤會他,天仇哥哥太可憐了嘛!」

  「你不怕天仇捨不得?」如果有人這麼惡整水玥,他就一定會與對方拚命。

  「如果是別人,天仇哥哥可能會宰了對方。可是如果是我,天仇哥哥會明白我的心意,不會怪我的。」兄妹作十幾年,默契可不是假的。

  「就算是天仇,也不許你和他那麼親近。」藍鐳半沉著表情,充分表達不悅。

  「你吃醋呀!」她笑得好得意。

  「快答應。」他很威脅地低頭逼視著她。

  「我盡力。」 她雙手摟住丈夫頸項,在丈夫發火之前轉移話題。「他們都走了,你想好怎麼對皇上交代了嗎?」 天仇哥哥是「走」 了沒錯,只不過不是要離開,只是去配藥而已。 「我要給他什麼交代?」藍鐳一副不關己事的模樣。

  誰叫皇上長得不夠「得人緣」,人家不願意入朝廷效命也是人家的自由,他只負責保護皇上的安危,可不負責招攬人才。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不給皇上面子了,皇上應該也被拒絕得很習慣了才對。

  「水玥,天仇的那一式『朱雀翩翩』,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威力?」 四堂之主的武功如果都有這種程度,那雲流宮的實力就太難以預估了。 水玥神秘地笑了下。「你知道天仇哥哥是朱雀堂主吧。」

  「當然知道。」

  「當朱雀浴火,世人只能敬畏、一步也不敢靠近。『朱雀翩翩』的威力,除了來自練武者自身深厚的內力修持,還要配合他練的內功。天仇哥哥屬陽,至陽至烈的內功,再加上銀針著火幻化為了無數羽毛之火,要對付很多敵人的時候,用這招保證可以贏。」當然,銀針的散發,也得天仇哥哥使暗器的功力非常高明才行。

  「能破解嗎?」對武學,藍鐳也有相當程度的著迷,而天仇所用的武功,是他生平僅見。

  「能,不過我不知道方法。其實朱雀翩翩,是天仇哥哥自己研究出來的,原來的武功名稱,叫做『朱雀飛天』。不過威力就沒這麼強大了。」能讓天仇哥哥用這把武功,可見得他當時一定很生氣。

  唔,千萬別惹火一個平常看起來非常溫和的男人,因為當他一旦發怒,後果將會非常恐怖。

  齊盛庸是活該。通常惹到四堂之主的人,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王爺,終於找到你了。皇上有請。」走王府雖然不比皇宮,但要找個人,宋謙也是找得很辛苦。

  「我馬上去。」藍鐳無奈地給了妻子一瞥,奉召去了。

  看來,為了他的「清靜」著想,還是速速將皇上給送回京,讓太后和眾朝臣煩惱去,他才能和水玥繼續過他們的太平日子。

  即起即行,立刻安排去。

蕭羽沿著街坊,看見百姓們收拾著自己的家園,安葬著在這一天死去的家人,傷心沉默的氣氛,令她愈走愈快。

  戰爭,只會令人不斷地失去,從來無法擁有什麼。在生與死面前,每個人都平等,也都一樣卑微。

  想得愈多,並不會讓自己愈快樂;相反地,只會愈遲疑、愈不敢踏出去,最後困住自己。

  南天仇那麼努力希望她快樂,她卻一直懷疑他,一發生什麼事,第一個念頭就是否決他,而不是相信他,也不是詢問真相。

  她是真的配不上他的,因為他給她全部的關懷,她給他的,卻仍然只有懷疑。

  天仇,你一定要等我……

  蕭羽一手按在發疼的腰腹位置,一邊咬著下唇努力往城南走去。她記得,藥鋪是最裡頭的那間。

  好不容易終於快走到,卻看見南天仇從藥鋪裡走出來,往另一個方向去——

  「天仇!」她急忙跑過去,南天仇聞聲立刻回頭,訝異地看著她,接著立刻向前,伸手扶住她乏力的身子。

  「小羽……」她雙手緊緊抓著他。

  「不要走。」蕭羽喘著氣,語氣慌亂又急迫。「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南天仇挑了下眉,發覺她臉上有疼痛的表情時,立刻抱起她回藥鋪裡。

  「你不該來這裡,應該好好待在王府裡休養。」

  把完脈後,他凝著眉說道,右手按著她疼痛處,緩緩輕揉著。

  「你不要走!」她還是重複這句話,並且緊緊拉著他。

  南天仇望著她的動作。有些不解。

  「對……不起。」 她低低說道:「我不該不信任你,可是當我看見你摟著水玥的時候,我很難過,我以為……你還喜歡別人,那一刻,我只想該去報仇,然後永遠不在你面前出現。可是,我的心,還是很難過……」

  南天仇無聲輕歎,她果然還無法完全信任他。

  「我想,我一定是愛上你了,自己卻不知道。」

  她脆弱地道:「我很怕……你哪一天會突然走了……所以不敢相信你……直到水玥告訴我,你走了。」

  水玥這麼說?南天仇蹙起眉,她該不會是怕他好事多磨,所以乾脆雞婆了吧!

  「在我還誤會你的時候,知道你走了,我整個人像少了什麼,但是我還是不肯承認自己傷心。直到後來,水玥說了你們的關係,我只想快點來找你,我不想你離開我。」他是她在這世上,唯一僅有的了。

  她要說出這些話,一定經過很多掙扎吧。南天仇憐愛地望著她。

  「其實,我沒有自信,自己比水玥好。」她好低好低地說:「她很可愛、也很美;而我有的,只是一個冷漠,又不知道如何與人相處的心……」趁著自己的心極力想留住他、勇氣還沒消失前,她說得又急又快,只怕自己下一刻又沒有勇氣說,他就要走了。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美。」他一直知道她對自己沒有自信,在以真氣舒緩她的疼痛後,他將她帶到鏡子前,讓她望著自己。

  「在我眼裡,你很美。」他描繪著鏡子裡的影像。

  「微濃的眉,有你的固執;黑白分明的雙眸,總是不屈地望著世間一切,顯示了你的倔強;挺直的鼻。

  配張嬌小的檀口,有你倔強中的脆弱。你沒有出塵的絕世美貌,但五官清麗無比,有你自幼受苦後所養成的堅毅性格,你不輕信人、也不輕易脆弱。這樣的容顏看在我眼裡,只會心疼你所受過的苦、憐惜你的倔強,也更著迷於你所散發出來的美。」那是一種在塵世中受過磨難後,仍頑強不屈的堅毅之美。

  「天仇!」一層層霧蒙的水氣繚繞了雙眸,她伸手向前,握住了他停在鏡子上的手。

  這些話,不是什麼甜死人的花言巧語,只是透過的她臉、去看她的性格,他的包容,令她感動無比。

  他不需要再證明他的真心,因為他話她所付出的一切、不顧自身安危地去救她、為她療傷、對她用了所有的關注,已經夠了,夠了。

  「願意相信我嗎?」他再問一次,朝鏡子裡的她微笑。

  「願意。」她點點頭,這次不再猶豫。

  「嫁給我。」他道。

  「嗯。」她又點點頭,願意和他相守一生。

  南天仇欣喜若狂,因為他終於等到她的心,但他沒有任何激烈的親密舉動,只是緊緊地摟住她。

  蕭羽也不再保留,緊緊地回擁他。

  久久,南天仇才低低地道:「我從來沒有要離開你,那是水玥騙你的。」

  「啊?」她愣愣抬起眼。

  他笑笑地回望。

  「我會到藥鋪,一來是為你配藥,二來是為了躲開皇上的延攬。」那一式朱雀翩翩,令皇上印象太深了。「我想,水玥一定是怕我好事多磨,所以才故意騙你,想激出你的真心。」

  「她騙我?」蕭羽皺眉,然後想起自己衝來找他的情形、剛才說的話,一時紅了臉。「可惡。」

  「我該謝謝她。」南天仇朗聲笑開。「如果她沒有騙你!我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等到你的真心。」

  因為,她實在太愛逞強、口是心非了。

  「我……我才沒那麼固執。」她死鴨子嘴硬。

  「沒關係,只要你在我身邊,要多固執都隨你。」

  有妻萬事足呀!「等你傷好,我們就回祁連山,請宮主為我們主婚。」

  「宮主?」她好奇地問。

  「對,她是我們最尊敬的人。」 南天仇抱起她,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她的身形,完全嵌合他的懷抱。 「宮裡有很多人,你再也不會孤單,因為有了我,你會有一大堆家人,四婢加上他們的夫婿,還有四堂主,也許再加上其他三堂主的妻子……」 她一直想要有個家的,對嗎?他眼裡閃著瞭解的光芒。 她感動地偎進他胸膛。

  老天爺雖然很早就奪去她父母的命、又帶走師父.但是,卻送來了南天仇。因為他,她開始懂得愛、學會信任。

  遇上他,她真的很幸運。

  現在,才可以說,她真的很滿足,再也無憾了。

  一本書完一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