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睡了反派之後》世界十、失格的偶像(20)
易朗顯然剛離開工作場合。

他臉上還帶著妝,微長的黑發被發膠固定著,經典狼奔造型露出男人線條流暢飽滿的額頭,還有那雙勾魂攝魄,漂亮且熠熠生輝的桃花目。

睫毛長而平直,投下的陰影打在薄薄的眼皮上,彷佛蝶翼在震顫。

有的人或許生來就得到上天的偏愛。

有那樣出色的臉孔,就連皮膚都見不到一絲瑕疵。

他就該是鏡頭的寵兒,站在鎂光燈下,接受那些迷戀、狂熱的目光,因為他有那個價值,而價值不只體現在無懈可擊的外貌上,還有一舉手一投足間,自然流露的魅力。

多余的一句話都不用說,只要站在那裡,用眼睛靜靜欣賞足以。

然而,和易朗處在密閉的車室空間內,薛薛想到的卻是張茉莉的話。

欺凌與猥褻。

光是前者,就讓薛知幼險些走向絕路,如果又加上後者……

她不禁打了個冷顫。

“會冷?”

“嗯?”薛薛愣了下才反應過來易朗在說什麽。“不,不會。”

不過易朗顯然覺得這是推托之詞,手臂隨意往後一撈,直接撈出條毯子來,上面還印著易朗的卡通畫,看樣子應該是粉絲自製的周邊產品。

大明星親自給自己拿毯子,薛薛自然不會傻到拒絕。

“謝謝。”

她有禮貌的道謝,易朗瞥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時間在悄悄流逝。

薛薛的目光總是忍不住移向在一旁閉目養神的男人,而在他的膝蓋上,還放著一本劇本。

薛薛想應該就是小道最近在傳的,曾斬獲國內外許多重量級獎項的鬼才導演鞏伊在籌備的新片“當戀則戀”裡,易朗會出演其中一個角色,戲份雖然不多,卻是女主角學生時代暗戀的對象。

大部分都是回憶殺,還有一幕是在女主和男主劇烈爭吵後一個人散步到附近書店,偶遇恰好從門廊裡走出的初戀。

女主知道他回國了,也知道對方透過當年的同學在找自己,可想到自己如今被現實給打磨掉所有棱角,變得平凡又自卑的模樣,就沒有鼓起勇氣上前打招呼,而是躲在柱子後面,看著他撐起傘,身影漸漸消失在雨幕中。

戲份不多卻貫穿主線,形象也討喜。

可想而知,傳出內定的人是易朗後,網上又是一波腥風血雨。

“你不卸妝嗎?”

終於,覺得氣氛安靜到讓人如坐針氈的薛薛還是忍不住開口了。

易朗沒有睜眼,仍是維持雙手搭在腹部的姿勢,就在薛薛以為他是睡著了,正想著要不要把毯子給他披上時,男人說話了。

聲音裡有顯而易見的疲憊。

“十一點還有廣告要拍。”

“……”

光鮮亮麗的一面外,就如各行各業都有各自的辛苦一樣,薛薛並沒有自作多情的安慰,只是默默學著易朗的姿勢,將上半身整個靠在椅背上。

“幹嘛?”

“陪你。”

薛薛注意到易朗瞬間僵硬的動作。

她想,男人估計是不習慣接受別人的善意,尤其是這種帶著曖昧的善意。

雖然在影視圈和音樂界對易朗的評價不好,然而在作為偶像這件事上,易朗卻是收獲了極高的讚譽。

不亂搞男女關系,也不跨足自己不熟悉的領域,一心撲在事業上,十年如一日的兢兢業業,對那些看著易朗成長的粉絲來說,心裡得到的滿足,大概就和看著自己孩子成長一樣欣慰。

“我不需要人陪。”

沙啞的男低音,在車室內蕩出清楚的回聲。

薛薛偏過頭,盯著他。

曾有人形容,易朗的輪廓像畫家的線稿,是只能在紙上呈現出來的細致筆觸。

近看後才發現,這樣的說法並未誇大。

薛薛盯得太久了。

易朗這樣覺得,薛薛也知道。

可她並沒有移開目光的打算。

“沒有關系啊。”

易朗猛地睜開眼,恰好對上薛薛的視線。

與其說是溫柔,不如說是理解與包容,理解他的抗拒,包容他的排斥,不會對他的選擇指手畫腳,只是……相信。

意識到這個詞出現的瞬間,易朗臉上浮現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薛薛心念一動,帶著試探意味的,把掌心搭在易朗的手背上。

溫暖與冰冷。

接觸那一刻,兩人同時感受到,靈魂共鳴引發的顫栗,像是挾帶滾燙熱度的火種被撒在血液中,爆發開來的剎那,連細胞都在叫囂著。

渴望更靠近一些。

再靠近一些。

哪怕已經在懸崖邊搖搖欲墜也不會害怕、恐懼。

因為知道,下面有一個人會排除所有困難,迎向自己,接住自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