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囚禁你,蹂躪你[NP]》第124章
禽獸的婚禮,他們的態度番外2

  顔端遙被顔老爺子喚到跟前。他把桌上的喜帖遞給顔端遙,「諾,這是雲燚小子交待給你的,去不去,你自己思量思量。」

  「知道啦,爺爺。」顔端遙恭恭敬敬地接過喜帖,一轉臉,就換了另一副態度。去你大爺的愛新覺羅.雲燚,要「我」去參加你的婚禮,要「我」向你道賀,還要「我」給你送紅包?!送你白包才差不多!真當自己長得美呀?也不撒泡尿照照!

  顔端遙駡駡咧咧地走回房間,從抽屜裡掏出一個稻草扎的小人「啪」得一下摔倒了桌上。仔細看,這小人扎得神似雲燚,小人身上還貼了張紙條,赫然寫著「愛新覺羅.雲燚死賤人!」幾個大字。小人身上插滿了針,密密麻麻的就像隻刺猬。他嘿嘿陰笑,你不是愛新覺羅子孫嗎,那電視劇裡皇家宮鬥常使的巫毒之術總治得了你吧!顔端遙師承顔老爺子,顔老爺子雖有教導孫子商場進退,策劃謀論,可旁的常識道理他可一句沒提,也根本沒想要雇老師特別教過。因此,顔端遙的個性可矛盾了,既天真又世故,在跟著簡墨的那幾年裡,天天守著電視倒學了不少亂七八糟的鬼東西。

  他興致勃勃地在小人身上插著針,想像這那雲燚這小子正唉唉嗷叫,心裡不由大爽。擱在一旁的紅色喜帖看著他刺目極了,他掀開帖子,本想在雲燚的照片上塗個幾筆再寄回去的,可一翻開帖子,小謎的照片就教他看得有些楞了。

  這眼睛,怎麽看著那麽像墨墨。他抬起手指一筆一筆地描著小謎的眼睛,一股淡淡的哀傷四溢……

  也許,也許!他的心裡呐喊著要去探究這個真相,人的面貌可以改變,可是眼睛却是變不了的。他呆呆地盯著照片,思緒萬千。

  半晌,他閉起眼,再睜開時,裡頭已是木然。他打開安在房間裡的壁爐,將喜帖跟小人一起扔了進去,瞬時間,熊熊火光燃起,吞沒了這一切。

  再說起莫奚悠這邊呢,這可就乏善可陳了。他接到喜帖的時候,正在埋著頭苦批文件。自從莫家漂白變成正規企業後,他可忙了,明著是公司的事兒,暗地裡是怎麽想法折騰愛新覺羅家的復仇大計,一根蠟燭兩頭燒,你說你一個仇家,除了仇人的身份之外就相當於一陌生人了,好意思來騷擾人家嗎?要說這雲燚不會做人呢,也真是够不害臊的,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人,也有臉寄喜帖。得虧人莫奚悠理智,沒抗把AK47去掃蕩他老窩。他接過來,就這麽隨意一瞥,那張紅艶艶的喜帖隨即就掩埋在一堆摞得跟山一般的作廢文件裡,被碎成了紙片。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