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武俠仙俠 > 公孫小刀
《公孫小刀》第164章
一六四

  靈藥難求,小刀兒傷重難挨,連百里奇都束手無策,眾人更如熱鍋上的螞蟻,心急如焚。

  暗黑卻乾硬通風,琢鑿十分精工的秘道,正通水晶宮後山一座石室,靠裡牆有階梯形平面,冰冷如透明白玉的石床,天鷹屍首冰冷擺在此。

  春神長嘆:“就讓他安息吧!”

  和蘇喬、君兒再膜拜三次,悲切地抹去淚痕,準備離去。君兒已走向石床上方一隻扁平肅傲石鷹,將它倒轉半圈,發出“咯”之長拖拉聲。

  蘇喬問:“君兒,你在幹嘛?”

  君兒躍下石床,急道:“我們快走!那是炸藥開關,再過半小時,水晶宮就會爆炸了!”

  春神急道:“你爹的遺體……”

  “不會的!”君兒道:“此地在山腹最裡端,而且全為三尺厚青崗石所造,炸不破的!”

  她拉著春神和蘇喬已奔入秘道,至少五里黑暗,方見透光,出口在山北。

  君兒冷笑道:“只要公孫斷在宮中,保證炸得粉身碎骨。”

  原來她所說要雪仇,就是利用預先埋好之炸藥。

  蘇喬道:“我們繞到前頭看看,若有人逃出來,可一舉成擒!”

  三人抱有相同報仇心理,都潛往前山霧區,以看個究竟。

  不到盞茶功夫,五鷹已領弟兄,快捷地掠入霧區,他們比公孫斷後走卻先歸,注定要送死。

  又過了半刻鐘,君兒已猶豫道:“怎會不見公孫斷人影?炸藥就快爆了。”

  話未說完,公孫飛霧瘋叫聲已淡淡傳來,似已在霧區:“我是禽獸……哈哈……我武功天下第一……大姊……”

  “霧兒……你鎮定些……”

  聲音漸近、漸大。

  君兒猝喜道:“是他!公孫……”

  斷字未出口,忽然轟然巨響,震耳欲聾,震得三人急往地上撲,似烤鍋上的爆米花,胸脯不停隆隆地被地震敲著。

  霧雲流動,遠遠透出火光閃閃,宛若東方初升朝霞,淒迷紅光燦吐,分外悅目。

  冷風吹來一陣夾帶血腥的硫硝火藥味,公孫斷和飛霧叫聲也已沉默霧中。

  紅光漸漸消失,霧更濃、更冷。

  “走吧!一切都已過去了!”

  春神輕嘆,和兩位愛女,已離開這傷心地區。

  靈藥不可得,任誰也救不了小刀兒,個個想盡辦法,尤其是沒了,巳發瘋般叫起來:“為什麼老的活了,小的就要死了?為什麼雪神丹只有一顆?它本是小刀兒所擁用!是他拚死拚活才找到的!怎麼不用來救自己?難道你身上流的都是別人的血嗎?”

  乍聞沒了吼叫,公孫樓突然有所觸:“有了!我的血,我的血含有雪神丹成份,可以解毒!”

  百里奇閃出一絲希望,急道:“快!試試看!”

  他急忙抽出金針替小刀兒放出烏紫穢血,然後撬開其嘴巴,公孫樓已割腕,滴滴紅血球,一團團往小刀兒口中掉流。

  百里奇不停推動雙手催化血液,使其能發生藥效。

  眾人瞠目屏氣,沉默以待。

  足足快要滴出半身血液,若非百里奇阻止,公孫樓還會再滴。

  終於,小刀兒紫黑臉龐已漸漸轉談,以至淡淡青,再轉蒼白而呻吟。

  沒了已興奮跳起來:“有效!有效!真的有效!小刀兒活過來了!我就知道他長命百歲,金剛再世,死不掉!”

  小刀兒漸漸睜開眼睛,映入眼簾是個刺眼大光頭,微微一笑,道:“光頭兄……”

  “是我!我就是光頭沒了,我沒走……”

  兩人擁抱。熱淚湧眶而出。

  小刀兒好轉後,眾人始放心。

  秋月寒道:“堂哥!日後公孫府該歸還您了!”

  公孫樓含笑道:“不,秋月,二十年來,公孫府全靠你支撐,業務蒸蒸日上,何能輕言易主呢?都是一家人,還分什麼彼此?”

  “可是……大哥……”秋月慎重道:“公孫世家向來有此規定,只傳長子,我……”

  “秋月,你可忘了你爹,我二叔所言?以武取位!”公孫樓道:“公孫世家規矩雖森嚴,但也不是不能更改!今日之教訓更可明鑑,法規有了偏差,何況我當年犯下不少過失,有損家威?而小刀兒又常年流浪關外,不懂經營之術,你忍心把擔子就丟給老哥哥我?”

  “可是……大哥……”

  “好吧!你如此堅持,我就改它一下。”公孫樓道:“你我都老了,就由下一代共同管理,將來等小溪長大了,再交給他們,你以為如何?”

  秋月寒覺得此法甚為通達,笑道:“就依大哥您意思,不過仍以小刀兒為順位,否則實難向歷代祖宗交代。”

  公孫樓笑道:“只要他有這個福氣,就接吧!”

  慕容天笑道:“此乃是英雄出少年!”

  小刀兒卻不會說句客套話,傻愣愣地笑著。

  眾人感染一份喜氣,只有湘雨懷著淡淡愁情,她知道自己以後和小刀兒只有兄妹之情了,不禁暗自祝福他和蘇喬能長相廝守,白頭偕老。

  公孫府今夜萬燈齊亮,暴紅的燈光透向半天,沒了醉狂的聲音最大,叫的仍是那句:“不見飛力只見刀,勸君莫要迎雙刀。”

  (全書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