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悖論【親姐弟】》番外 ·《七月初七》
你,喜歡下雨嗎?

八月的清河下了一場很大的雨,連綿不絕地下了兩天也沒有停。

今晚更是變本加厲,滂沱大雨夾雜著轟然的雷聲跌落在這個南方的城市,猝不及防驚擾了一城安謐。

雨水打落在傘面,劈劈啪啪像是鼓點,再沿著傘骨敲向地面的水窪,濺起一簇簇跳躍的水花。

但是所有雜亂無章的節奏都不如此時此刻我的思緒。



電腦屏幕上閃爍的光標隨著劈裡啪啦作響的文字不斷後移,沒幾秒鍾又狠狠回退,一連刪了幾行文字才消停,可是我的怨氣並沒有隨之消散,這個點還在辦公室加班,外邊又下著雨,最關鍵的是……

放在鼠標旁邊的手機屏幕是微信的語音聊天界面,手繪的一條乾癟小魚頭像正亮著。



我瞥了一眼,耳邊細聽藍牙耳機那端安靜的翻頁聲音,小聲嘀咕:“你都五分鍾沒說話了。”

[嗯?]那邊傳來些微的鼻音,然後笑問:[你不是在工作嗎——]

再輕悠悠地叫我,[姐姐?]



“我就算工作也能跟你說話。”我平時倒也不是這麽作的人,只是今天的時機不太一樣,“你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嗎?”

他好像真的不太懂,思忖了幾秒鍾才問我:“什麽日子?”

我想一指頭戳醒這死直男,又覺得這樣太便宜他,所以撇撇唇道:“今天是你應該給我發紅包的日子。”七夕啊,今天是七月初七你這笨蛋弟弟,七夕晚上我還苦逼地加班趕通稿,你連一點好聽的話都沒有,居然還問我什麽日子?



還在腹誹的我聽到微信提示音,切回聊天界面,這人居然真的給我轉來了一個紅包,等我回頭一看卻發現紅包上的金額赫然寫著三個大字——“168”。原本心裡迸發的小小火苗瞬間被熄滅,我咬牙切齒地提醒:“數字不對。”發什麽168,當你姐是下海土大款要討個好彩頭嗎,哪有夫妻之間會給對方發168紅包的啊?

[這數字不是很吉利麽?]他遲疑了一會兒,還反問我,[那發888?]



我索性不理他,想起剛才手機朋友圈裡一溜兒都是各種秀恩愛的消息,肖瀟的男朋友給她買了九十九朵玫瑰,就連葉珊珊那個不開竅的未婚夫都懂得送她一頓燭光晚餐——

@#%@%,我如果有罪,法律會製裁我,而不是你們這群檸檬供應商。

但我只有一個遠在大洋之外還在上學的弟弟。



耳邊一聲提示音,他又發了168的紅包過來,我咬了咬唇,想想他畢竟也才19歲,姐弟戀不就是這樣的嗎,女方總是要更多包容一些,男孩子成熟得晚,更不如女生細致敏感。心思還沒整理完,那邊再一次發動紅包攻勢,這次還是168——你是跟168過不去了是不是啊凌清遠!

我從一開始的怨念到此刻哭笑不得的無奈,終於打算張口回應他,可是沒曾想凌清遠再度發了一個紅包來,這次更好,少打了一個數字,發了16元,連發紅包都這麽不上心,唉。

“行啦行啦,謝謝你真情實感祝我發財。”



可手機那端他卻低低笑了,不知道是電流的作用,還是他已經漸趨成熟的緣故,那笑聲似沉非沉,像是雨夜寂靜又張揚的海,一層層暗湧的浪伴著細雨沙沙的磁送上灘岸,聲潮悠揚,潤過我耳中細小的,敏感的絨毛,拍打在我的心上。

[姐姐。]



這兩個字,自重逢開始,我已經聽了三年。

哪怕在拉斯維加斯秘密結婚之後,他也很少改變這個稱呼,除開在不明真相的外人面前。但我從未讓他改口過,應該說,我自己喜歡被清遠這樣叫著,這時刻提醒的血緣給我更多安全感,也讓我能深深體會到來自他的依賴。更別說,他叫姐姐的時候,氣勢上難得總是弱我幾分,像是個乖巧溫順的“男孩子”。



[你真的是……]

“什麽?”

[笨蛋。]

“……凌清遠你還敢說我笨?!是誰連今天是——”

[七夕快樂,寶貝。]

“……”



寶、寶貝你個大頭鬼。“明明都忘了,給個紅包還168、168的發,最後還發了個零頭。”我小聲咕噥。

[呵。]我聽到那邊一聲悠長的歎息,甚至能想象到十九歲的少年枕起胳膊仰頭失笑,[所以才說我的寶貝是笨蛋啊,最簡單的數學都做不好。你們女生是不是都很在意這種儀式感?]

???我皺了皺眉,又重新打量了一番他發來的紅包,試著用最簡單的數學解析了一遍他的用意。

168+168+168+16=?

瞬間臉頰熱起來。



我在想什麽呢,連我大姨媽的日子都能記得一清二楚的弟弟,怎麽可能會忘記七夕這一天。戀愛啊,果然會讓人變得幼稚,這因為加班而衍生出的,對他莫名其妙的悶氣,本來就不合道理。

可能就是因為,太想他了。

七夕是牛郎和織女一年一遇的相會,而我卻只能獨守在空曠的辦公室,看窗外萬家燈火。



“你又作弄我。”嘴上還是故作抱怨,我卻加快了手上打字的速度,想著能快點加完班,回家和他視頻,以至於那之後他說了什麽我都有些心不在焉。

時間默默地走到晚九點半,伴隨著最後一個字的敲擊聲落下,我長舒了一口氣。

手機通話時間還在鍥而不舍地流逝,那端很安靜,安靜得我只能聽見窗外下雨的聲音。



“我忙完了。”

沒人應答。

“元元?”

[……嗯?恭喜。]他的聲音有些困倦,也對,他那邊是大早上,一大早起來陪我,大概也想去睡個回籠覺吧?

我想了想說道:“我先打個車回去,你睡一覺再起來我們視頻好不好,唔……睡兩個小時夠嗎?”

[好。]

好果斷。

是真的困了吧?



“那就等會兒再見啦?”

[嗯。]

“拜拜?”

[拜拜。]

“……”

[怎麽了?]似乎察覺到我的不滿。

“總感覺你迫不及待趕我,今天連路上小心都沒說。”

[路上會小心的。]

“什麽嘛……”

[你聽到了麽?]



我不明就裡,但因為他這麽問,忍不住多分了些心思側耳傾聽。於是下一秒,我聽到了打在傘面的沙沙落雨,聽到了水滴濺落的滴滴答答,聽到了車流偶爾呼嘯而過。

“你……出門了?那裡也下雨了嗎?”

心跳隱隱加快,我按捺著自己不去想。

[我啊……]

[比起那些虛無的告白數字,我更願意為你跨越一條銀河。]

[也可能是……]

低笑。

[一座太平洋。]

他的聲音在這個寂寥的夜裡溫潤如雨。

[I'm here, for you.]



我意識到什麽,腳步此刻停留在了巨大的玻璃幕牆邊,目光順著雨水的痕跡下望。

四樓之遙的廣場中央,一柄伶仃的大傘在雨中盛放。

傘面傾斜,他站在雨中抬頭望我,清清冷冷似這夜雨。

昏黃的路燈勾勒他的輪廓,我眼中背景晦暗,只有他燦若星辰。



入耳聲線微沉,愉悅。

“我來接你回家。”

“七夕快樂,寶貝。”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