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33章
第32章

  一周的假期很快就過完了,樊星重新回學校的時候,陸馳事件的熱度居然還沒有退去。

  樊星剛進宿舍的門就被秦修明他們拉住,細問了那天講座的事情。

  他們當然是不知道陸馳利用他引起賀清墨注意的事情,不過是在網上看到消息後,八卦之心熊熊燃起,跟樊星打聽陸馳是不是真的在禦宮工作過。

  賀清墨當衆說出來的,肯定是真的,不過樊星可不喜歡在背後說人家這些事,所以只是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幾個人跟他相處了二十多天,也知道他的爲人,所以也沒爲難他,秦修明還特意叮囑他以後少跟陸馳來往。

  結果秦修明話音剛落下來,樊星的手機響了,陸馳打過來的。

  秦修明一臉活見鬼的樣子,「臥槽,哥以後還不能背後說人壞話了,說曹操曹操到啊,太他媽嚇人了!」

  樊星被他誇張的樣子逗的哭笑不得,搖著頭去陽台接電話去了。

  陸馳約樊星見面,約在上次他們一起去的清大最好吃食堂,樊星過去的時候,陸馳已經按照他上次的口味幫他打好了飯菜等著他了。

  已經過了吃飯的高峰期,所以角落的座位還算安靜。

  偶爾倒有人會看向這邊,眼神中似乎還帶著些許的嘲諷鄙夷,可是女裝的陸馳自帶女神氣場,反倒襯的那些人及其無聊八卦。

  樊星見他如此,倒是放心了不少,甚至心中有些佩服陸馳,試想一下若換他是陸馳,面對這樣大的輿論壓力,他只怕扛不住。

  「師兄,你……」

  「先吃飯!我睡到現在才起來,早飯中飯都沒吃,快餓死了。」

  陸馳直接打斷了他,埋頭開吃。

  樊星看了看他,也乖乖的低頭吃飯,雖然他是吃了晚飯才來學校的。

  等到陸馳把盤子裡的東西吃乾淨,才再次開口,「對不住,我是一開始就知道你是賀清墨的新歡才故意接近你的,爲的是有機會讓賀清墨看到我。你要是生氣,不能原諒我,那我以後就不找你了,你也就當從來沒認識過我。」

  樊星的盤子裡還剩了很多,他不想浪費,所以還是一口一口的慢慢吃著。

  聽了陸馳的話,才抬起頭來看著對方,輕輕的笑了笑,「其實我覺得這事兒,怎麽說呢?雖然師兄你是故意的,但其實對我並沒有造成傷害。我雖然知道後心裡有點不舒服,但並沒有到生氣那種程度。我……其實……」

  樊星忽然有點難爲情,抓了抓頭髮,「還挺想跟師兄做朋友的。」

  雖然他之前跟賀清墨說,以後要離陸馳遠點,可是假期他給陸馳打了電話之後,就改變主意了。

  陸馳當時就要跟他道歉,而且整件事情也完全沒有把他牽扯進去,足以看得出來陸馳他幷不是一個爲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自私自利的人。

  陸馳一瞬不瞬的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忽然伸手過來他的額頭上彈了一下,「你這孩子真是天真,就不怕我是在裝可憐嗎?你這麽天真,落在賀清墨的手裡,只怕以後比我還慘。我給你句忠告,趁早離開他,越遠越好,他這種人是沒感情的冷血動物!」

  樊星剛想回一句「你哪有半點可憐的樣子」,聽到後半段却沉默了。

  陸馳就算表面看起來沒事,心肯定是傷透了吧。所以說起賀清墨來還是情不自禁的咬牙切齒。

  見樊星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陸馳不爽瞪了他一眼,「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好像我多可憐一樣。其實,真沒事。這樣也挺好,讓我徹底認清他的爲人,我也不用在他這種人渣的身上浪費時間了。」

  「那師兄是……放弃了?」樊星問。

  陸馳白了他一眼,「開玩笑,我又不是受虐狂,他的都那麽對我了,我要還不死心,我就心理變態了吧?其實……」

  陸馳的聲音忽然輕了下來了,帶上了幾分悵然若失:「我早就知道我該死心了,在我之後,他的身邊依然不斷的換人,而他從來沒有再找過我,我甚至覺得他可能已經不記得我了。但我不甘心啊。明明在一起的時候,他那麼溫柔,那麼寵溺,甚至在我生病的時候,一夜不合眼的照顧我,就好像我生病了,他比我還疼一樣。爲什麽短短三個月之後,他就跟變了個人一樣?那三個月都是假的嗎?」

  樊星不知爲什麽,心微微顫了顫,張了張嘴竟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麽。

  陸馳看著他嘆息一聲,一副過來人的語氣道:「他現在是不是也是這樣對你的?三個月,最多三個月,他就會失去新鮮感,然後一脚把你踹了,另覓新歡。」

  「我覺得,他……不是那種人。」樊星的聲音很輕,輕到他自己都覺得很沒底氣。

  陸馳笑了,「你啊,都想我這種人交朋友,可見就是個小笨蛋,這會兒肯定被他哄的不知道東南西北了,哪裡能聽得進去我的話?不過算了,感情的事情,別人說一千道一萬都比不上自己摔一跤來的實在。等你哪一天被他甩了,傷心難過痛不欲生的時候,我陪你去喝酒,一醉解千愁,然後把渣男忘的幹乾淨淨,重新來過!」

  樊星笑了笑沒說話,陸馳也沒再抓著這個問題不放,兩個人又隨便聊了幾句,看時間不早了,就各自回宿舍。

  樊星却在途中接到了顧明宇的電話。

  這讓他很意外,他甚至不太相信顧明宇有他的號碼,而他手機裡顧明宇的號碼都是樊美熙擅自幫他保存進去的,他當時覺得自己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用到那個號碼。

  他盯著手機上顧明宇三個字看了半天,確定沒有看錯之後,終於按下了接聽鍵,顧明宇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我在你們學校門口,你現在出來,我有事找你。 」

  說完根本不給樊星說話的機會,直接挂斷了。

  樊星看一眼時間,已經接近十一點,而且天空不知道什麽時候飄起了細雨。

  樊星猶豫了一會兒,决定先回宿舍拿把傘,這樣一來,等他趕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已經快十一點半了。

  下著雨,而且校門就快關了,此時的校門口幾乎沒人。

  所以樊星遠遠的就看到顧明宇沒有打傘,站在路邊抽烟,一口一個烟圈,悠然享受的樣子,讓人很難想像他只是個十六歲的少年。

  樊星緩步走了過去,在距離對方五米開外的地方停下了,「喂,找我?」

  顧明宇聽到聲音後,回頭,視綫落在樊星身上的瞬間,忽然凶狠無比,仿佛餓狼一樣撲過來,怒吼一聲:「我讓你多管閒事!」然後一拳砸向樊星,連同夾在指間未熄滅的烟頭。

  作者有話要說:預收文《穿成賤受後我掰彎了反派總裁》,求收藏!

  文案:

  十八綫寫手沈言穿成了一本古早狗血文中的賤受。

  爲了擺脫渣攻,他扮成女裝出逃,情急之下上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車。

  事後才知道對方是原著中大反派蘇雲哲,性格冷酷偏執,手段冷血殘酷,是個不折不扣的危險人物。

  蘇總幫了他之後表示:你長得很符合我的審美,我要包養你,開個價。

  身無分文又無一技之長沈言衡量再三之後表示:包養是不可能被包養的。蘇總既然喜歡我的臉,不如給份工作,我保證天天讓蘇總看到我這張臉。

  於是蘇總多了一個特別助理--沈顏。

  特別助理就是特別閒的助理,上班時間看看書碼碼字一天就過去了,工資待遇還特別好。

  沈言對這份工作特別滿意,並打算長期混下去。

  結果有一天蘇總表示:你整個人都特別符合我的審美,跟我結婚,以後我的財産都是你的。

  沈言嚇的二話不說捲鋪蓋就跑。

  開玩笑,誰不知道他蘇雲哲是個鋼鐵直男,而且最討厭同性戀。

  要是讓他知道自己被個女裝大佬欺騙了感情還得了?

  半個月後,沈言在自己的新書籤售會後台被蘇總抓了個正著。

  接下來就是扛回家關小黑屋……

  第二天渾身跟被車壓過的沈言躺在床上咬牙切齒:不是說好了是鋼鐵直男的嗎?原著他喵的坑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