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44章
第43章

  樊星猶豫了一下,在講睡前故事跟唱歌之間選擇了後者,因為他沒講過睡前故事,也沒聽過睡前故事,真的不會。

  「小老鼠上燈檯,偷油吃下不來,喵喵喵……」

  「哈哈哈!」

  樊星還沒唱完,電話那頭的男人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你當我是馨馨嗎?唱兒歌糊弄我?」

  樊星有些不好意思,這歌還真是馨馨去家裡玩看電視的時候,電視上播的,他聽得多了就學會了。

  賀清墨忽然要他唱歌,他一時也不知道唱什麽,就隨口唱了這個。

  「那哥哥要聽什麼啊?」他問。

  「不要聽兒歌,就唱你最喜歡的歌。」男人的聲音依然透著濃濃的笑意,顯然是被剛才的兒歌逗樂了。

  「我喜歡的?」樊星歪頭想了想,腦子裡忽然冒出了一段旋律,他順著那旋律輕聲哼唱起來。

  那是一首英文的民謠,旋律和歌詞都很簡單,描述的是童年快樂無憂的時光。

  樊星的聲音特別柔軟乾淨,簡單的旋律跟歌詞從他嘴巴裡輕輕唱出來,讓人眼前不由就浮現了一幅一家人開心的出門郊游野餐的溫馨畫面。

  樊星反復哼唱了好幾遍,直到電話那頭漸漸沒了聲音,他輕輕喊了一聲,「哥哥?」

  對面依然一點回應都沒有,但是能聽到男人平穩的呼吸聲,應該是睡著了,手機還在貼在耳邊。

  樊星有些……心疼。

  能在跟他打電話的時候睡著,可見是真的累了。

  從賀清墨啓程出發算起,到現在也不過兩天一夜的時間,飛機上就要花掉十個小時,只怕到了地方都沒時間倒時差,就要投入工作了,所以才會這麽辛苦吧?也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吃飯。

  他這樣胡思亂想著,却一直沒有挂電話,保持著通話狀態,直到他走回宿舍樓下時,才輕聲對著手機到了聲:「晚安。」

  挂了電話他才發現秦修明正好也從外面回來,他揚了揚手跟對方打招呼,「這麽巧你也剛回來?」

  秦修明看了他一眼,「我想起來還有點事,晚點回來。」說完轉身走了。

  樊星站在那裡看著他走遠,心裡有些莫名。應該不是他的錯覺,這兩天秦修明好像都在迴避他。

  這要是以前,秦修明老遠就會主動跟他打招呼,然後跑上來跟他勾肩搭背,開始各種八卦交流,可是這兩天他很少在宿舍看到秦修明,就算看到了,對方也從不主動說話,而且,態度好像也變得冷淡了,好像根本就不願跟他說話。

  樊星想不明白,自己好像也沒做什麽惹秦修明不開心的事情啊。

  更奇怪的是,他回到宿舍把自己的疑惑說出來後,鬱程跟盧梓睿的態度空前一致,「小星星,你別管他,過陣子他自己就好了。」

  顯然這兩個人知道是怎麽回事,就是不告訴他,樊星想追問,他們就開始打哈哈,反正就是不說。

  鬧的樊星覺得自己可能被宿舍的人邊緣化了,心裡有些小失落。

  關鍵是秦修明這個狀態一直維持到周末也沒好轉,而且每天早出晚歸,上課也不跟他們坐在一起,吃飯也是自己跟籃球隊的人一道,樊星想當面問清楚也沒機會。

  周五晚上,樊星在宿舍慢悠悠收拾東西的時候,宿舍門開了,秦修明拿著籃球走進來,大約是沒想到樊星還在,進門撞見他,楞了楞,竟轉身要走。

  樊星也挺意外,因爲這段時間秦修明不過十一點根本就不會回宿舍。

  不過意外過後,樊星立刻跳起來跑過去給人一把拽住,「老秦你等等,你跟我說清楚,我哪兒得罪你了?你說了我才知道啊。我要真做了什麽對不住你的事情,我跟你道歉就是了,你幹嘛看到我就跑?」

  秦修明胳膊被抓著,自然跑不掉,只好硬著頭皮回頭,本想隨便打個哈哈糊弄過去,却見樊星那雙清澈的眸子裡透著藏不住的急切還有隱隱的自責,顯然是已經認定是他自己做了什麽錯事,才惹的秦修明生氣的。

  秦修明心中一緊,愧疚自責之情油然而生。

  明明是他的錯,只因爲那天晚上,樊星在那麽多人中唯有看向他的時候,露出了那抹慌亂的神色,匆忙撇開視綫的模樣,像是心慌意亂的小白兔,他那一瞬間心也跟著蕩了蕩,再去看樊星的時候,感覺就不一樣了,怎麽看都覺得好看,怎麽看都覺得可愛,怎麽看都覺得喜歡。

  樊星他那麽好,長得好,性格也好,他會喜歡上也不奇怪,可偏偏對方有男朋友了,他喜歡又能怎麽樣?說出來也只會讓兩個人更尷尬,索性他什麽也不說。爲了不讓自己情不自禁真情流露,他這段時間一直在迴避樊星。

  他以爲自己這麽做才是最好的最正確的,却忘了對毫不知情的樊星來說,他這種行為無疑就是冷暴力。

  他也是知錯就改的性子,轉身面對這樊星,語氣鄭重而誠懇,「樊星,對不起,這段時間是我自己遇到了點不太開心的事情,所以態度可能有些問題,不是針對你,你也看到了,我跟鬱程他們也不太說話的。不過還是給你造成了困擾了,對不住。要不,改天請你吃飯賠罪?」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的語氣已經輕鬆了下來,屬於半開玩笑,人也露出了從前常見的笑臉。

  秦修明本來就長得很帥,籃球場上隨便耍個帥,就會有小女生送水送毛巾的校草級人物,笑起來還特別陽光健康,特有感染力。

  不過他這不正常了一個星期,忽然又什麽事兒都沒了,變化也太快了,樊星根本不相信。

  「老秦,你就跟我說實話吧,我到底什麼地方……」

  「哎?小星星你今天怎麽到現在還沒回家?以前週五你跑的比誰都快。難道是男朋友今天忙,沒時間跟你約會?」

  此時鬱程回來了,看到樊星在也很意外。

  樊星楞了楞,才接道:「什麼啊?我這不是正要回去嗎?」說著轉身回去繼續收拾東西。

  鬱程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秦修明一眼,凑到樊星跟前,「不對,你這樣子明顯不是很想回去,怎麽了?跟男朋友吵架了?還是家裡有事?」

  樊星抬頭, 「沒有,我這就走了。」說完匆匆把東西裝進書包,跟他們揮了揮手跑了。

  可出門後他的脚步不自覺得又放慢了,晃晃悠悠的往地鐵站走,感覺……鬱程說的好像也對,他確實也不是很想回去,回去也就只有他自己一個人,有什麽意思?

  可是之前周末賀清墨也未必在家,在家經常也是在打電話或者忙別的事情,而他自己也要花很多時間拍視頻剪輯,說白了也就是自己忙自己的,跟自己一個人在家也沒什麽差別,爲什麽這周知道回家就一個人後,連回家的動力都沒了?

  因為沒動力不積極,又趕上周末,地鐵站人山人海,他懶得跟人擠,錯過了好幾般車,所以等他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

  也不想做飯,就隨便應付了一下,然後便上樓洗澡。

  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了,他想想也沒別的事情,乾脆上床睡覺,却翻來覆去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睡意,只好又拿起手機開始耗時間。

  看一下視頻網站上那些高人氣的up主的視頻學習,又刷了刷微博跟校園論壇,可都覺得索然無味,最後不知道爲什麽竟打開了日曆開始數賀清墨還有幾天回來,連著數了好幾遍之後,他猛然發現下個周末是賀清墨的生日,不出意外賀清墨應該也是那天回來。

  樊星盯著手機看了好一會兒,嘴角忍不住輕輕上揚,忽然就覺得好像也沒那麽無聊了。

  於是接下來一周的時間,樊星的心思都放在了怎樣幫賀清墨過生日上,他幷沒有直接去問賀清墨,而是偷偷給宋陽打了個電話,被告知賀清墨基本不過生日後,邀請賀家人一起來慶生這個方案被他否决了。

  到了周末,確定了賀清墨一定會回來後,他就開始著手準備起來。

  先是把家裡裝扮了一下,考慮到賀清墨偶爾的孩子氣,他裝扮的風格偏輕鬆童趣,然後飯菜自然都是按照賀清墨的口味做的,麻煩是蛋糕,賀清墨根本不喜歡吃蛋糕,樊星覺得他這麽多年不愛過生日的原因,可能很大程度是因爲不想吃生日蛋糕。

  所以樊星爲了照顧他的口味,嘗試了好幾次才把糖跟奶油的比例降到最低,做出了一個低甜度的生日蛋糕。

  一切準備就緒後,已經晚上七點多了,按之前賀清墨跟他說的時間算,應該差不多就是這個時候到家。

  樊星剛才忙的時候,還沒什麼感覺,這會兒閒下來等著,他才發現自己好像很期待,而且,還有點緊張,心口噗噗的跳著。

  他安靜的等了一會兒,就忍不住看一眼時間,覺得時間過的好像特別慢,好一會兒才走一格。

  七點半的時候,他忍不住跑過去打開門,站在花園裡往外看,可是外面外面一片寂靜,只有幾盞昏黃路燈亮著。

  八點,男人依然沒有回來。樊星心底的期待跟緊張都轉化成了擔心,回屋拿手機給賀清墨打電話,結果通了半天也沒人接,他想了想準備給宋陽打個電話,此時却有信息進來了,他以爲是賀清墨,連忙打開微信,結果是陸馳的信息。

  他順手點開,就見陸馳發過來的是一張賀清墨的照片,在機場,看樣子應該就是今天回國的過海關的死後,但是照片裡不只賀清墨一個人,身邊還有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竟是……周浩然。

  他們怎麼會在一起?樊星有些意外,緊接著陸馳又發了一條信息過來,是一條新聞鏈接,他點開進去,看到一個甚是顯眼的標題--賀清墨與新歡國外度假,今日低調回國。

  新聞內容圖片爲主,全部都是賀清墨跟周浩然一起在機場的合照,文字內容多是「形影不離」「親密無間」的字眼。

  樊星認真的看完每個字之後,退出新聞,點開了微博,果不其然,「賀清墨新歡」又上熱搜了,網友的熱情超乎想像,每一次這種熱搜出現的時候,都會引來這個猜測議論,就如上次樊星跟賀清墨去批發城被人拍到之後一樣。

  可是很奇怪,上次樊星還能興致勃勃的看那些網友的評論留言,還會覺得有趣,這次,他一點都不想看。

  退出微博後,他才發現陸馳又發了信息過來--你怎麽樣?我今晚有空,可以陪你不醉不歸。

  樊星盯著那句話發楞,一時有些沒明白他為什麼要不醉不歸。

  陸馳大概是以爲他傷心了,緊接著又發了一條過來--早跟你說了他就是個渣男,遲早得喜新厭舊把你甩了的,你還沒心理準備?還真準備跟這種人在一起一輩子啊?別傻了,看開點,他配不上你。你在哪兒,我找你去?

  樊星漸漸回過神來,原來陸馳是以爲他失戀了,想要安慰他呢。

  他輕輕笑了笑,給陸馳回了信息--謝謝師兄,我沒事的。

  真的?失戀了難過不丟人的,反正我更丟人的樣子你都見過,所以你真不用在我跟前强顔歡笑。--陸馳。

  真沒事,有事我一定跟你說--樊星回道。

  他確實沒事,除了心情有些低落之外,沒什麽感覺啊。

  回了陸馳的信息後,他回屋關上門上樓洗澡去了,洗完澡出來時已經九點多,他抱著電腦下窩在沙發上剪視頻,等他把接下來一周要發的視頻都處理好後,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了,賀清墨的生日就快去了,但是外面依然毫無動靜,根本不像有人要回來的樣子。

  他放下電腦,起身去了餐廳。

  一桌子沒有動過的飯菜早已經凉透了。

  他想了想,拿起手機再一次撥通了賀清墨的電話,跟上次一樣,響了很長時間,就在他以爲又不會接的時候,那邊接通了。

  「樊星……」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透著幾分沙啞,「抱歉,我這邊還要……」

  「賀總,快來許願切蛋糕,就快十二點了。」

  賀清墨斷斷續續的聲音被另外一把輕快的聲音打斷了,樊星記得那個聲音,是周浩然。

  他的手不由握了握,就聽賀清墨道:「樊星你別等我了,早點睡,我……」

  嘟,嘟,嘟……

  電話斷了。

  樊星維持著打電話姿勢好一會兒才輕輕放下手機,把桌子上的飯菜蛋糕收拾了丟進垃圾桶,這是他第一次這麽浪費食物,不過留著也沒用,沒人吃。

  家裡裝扮自然也不需要了,該收起來的收起來,該丟的丟掉,再把鍋碗瓢盆洗乾淨,厨房整理好,已經淩晨一點多了。

  他從厨房出來,看到餐桌上那個包裝好的禮盒,是他給賀清墨準備的生日禮物,隨手拿起來想一起丟了,想到價格有些捨不得,便上樓去儲物間裡找了個角落收起來了。

  都收拾好之後,家裡回復了平常的樣子,他又不放心的仔細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遺漏後,收了電腦準備上床睡覺,陸馳的電話却打來了。

  樊星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陸馳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醉醺醺的有些口齒不清,「小星星你快出來,我知道你難過,我陪你喝酒,快!限你十分鐘必須出現在我面前!」說完,對方就挂了電話,緊接著微信裡發了個定位過來了。

  樊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兩點了,他想不明白陸馳爲什麽這個時間還不睡覺,而且定位的地址是很有名的酒吧一條街,所以陸馳是覺得他難過的要去買醉,還是自己想喝酒找他陪著?

  不過……

  樊星最終還是去了,理由是,他大概今晚也是睡不著的。

  等他打車去到陸馳所在的酒吧的時候,陸馳已經趴在吧臺上醉的差不多了,還是女裝,穿著超短裙,兩條長腿白花花的在那裡不安分的晃動著,引來很多不懷好意的男人。

  好在這裡大概是陸馳常來的酒吧,吧台的酒保認識他,一直分心照顧著,要不只怕早被別有用心的人帶走了。

  樊星見狀要送他回去,他知道陸馳是在外面租房子的,所以不用擔心過了十二點回不去學校。

  但是陸馳見了樊星,却瞬間清醒了很多,拉著樊星一把抱住,跟個貼心大姐姐一樣,口齒不清的安慰他,「小星星別難過!那他媽就是個人渣,爛到泥心裡了,根本就配不上咱們。咱們長的這麽好看,難道還找不到比他好的?來,學學師兄,師兄看開了,管他換多少個新歡,師兄根本就不在意,在意個毛綫,他賀清墨他媽的是哪根葱啊?根本就不配我為他難過!」

  樊星被他勒的有些喘不過氣,只能從善如流的附和他,「是是是,師兄你說的都對,我聽你的。」

  陸馳却根本聽不進去,抱著他自說自話,一會兒勸他別難過,一會兒駡賀清墨,後來漸漸的不再說話,埋頭在樊星的肩膀上嗚嗚的哭了一起來。

  樊星輕輕拍著他的後背,幷沒有說話。

  他一直以爲陸馳真的已經放下了,畢竟之前看起來那麽瀟灑,到現在才知道,也不過是逼著自己瀟灑,真正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又有新歡的時候,還是會難過啊。

  好一會兒陸馳的情緒才穩定下來,鬆開樊星跟酒保又要了一杯酒,順便給樊星要了杯蘇打水遞過來,然後自己一口氣把酒灌了下去,這才開口,「又讓你看笑話了。本來想安慰你的,結果……」

  他扭頭過來看著樊星,「你還真沒事?」

  樊星輕輕笑了笑,正要說話,却忽然想起了什麽,盯著陸馳看了好一會兒。

  陸馳發泄了一通之後,好像清醒了很多,見他如此也不奇怪,反倒一臉了然,「你是不是發現今天跟他一起的那個男孩子跟我長的很像?」

  樊星點頭, 「嗯,眉眼處確實很像。」

  他第一眼看到周浩然的時候,就覺得似曾相識,但是想不起來哪兒見過,今天見了陸馳他才想起來,周浩然的眉眼跟陸馳十分相像。

  巧合嗎?

  陸馳冷笑了一聲,「你猜賀清墨這個人渣會不會照著某個模版找的我們?」

  陸馳嘴上說猜,可心裡顯然是認定賀清墨是在照著某個模版找替身的,所以才會先後找了他跟周浩然。

  樊星沒說話,只是安靜的端著杯子喝水。

  陸馳說要陪著他不醉不歸,結果自己喝的爛醉如泥,天快亮的時候才不情不願的被樊星帶回了租的房子裡。

  樊星把他安頓好後,又給他倒了杯水放在床頭,這才獨自一個人走了。

  時間才剛剛六點,又趕上是周日,外面沒什麽人,他一個人漫無目的在順著馬路往前走,走到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忽然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該往哪邊走。

  他站在那裡看著紅綠燈變換了好幾輪後,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覺得自己應該回家睡覺。

  此時,他的手機響了,竟是宋陽打過來的。

  他有些奇怪,宋陽很少會主動給他打電話。

  「你好。」

  樊星話音剛落,宋陽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樊星,賀總他進醫院了,你現在能過來嗎?我讓人去家裡接你。」

  樊星心一顫, 「不用了,我自己去。哥哥他怎麽了?」

  「也沒什麽,你先過來,我把地址發給你。」宋陽那邊好像很忙,匆匆說完就把電話挂了。

  樊星却心慌的不行,連忙打車趕去醫院,好在這個時間路上的幷不擁堵,出租車司機知道他著急,一路開的飛快,半個小時後就趕到了地方。

  樊星匆匆付了錢下車就往裡面跑,這個時候却又有電話進來,樊星本不想理會,可看了一眼,居然是eric打過來的。

  他想了想按下了接聽鍵,脚下却完全沒有放慢速度,一路跑向電梯,氣息因此有些不穩。

  「Dana,你……」

  「eric不好意思,我這邊有點事情,稍後跟你聯繫,再見。」

  挂了電話,電梯正好到了,他上去後直奔頂層去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