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41章
第40章

  樊星對國內最早的印象,應該是對江南的印象。

  小時候奶奶就經常抱著他,哼唱悠揚婉轉的江南小調,用細軟好聽的方言給他描繪家鄉的美好。

  那時候的他能想像到國內的景象,是杏花春雨,是流水人家。

  後來長大了,看了很多關於國內的介紹,他才知道原來江南只是國內的一片區域,除此之外各個地方的風土人情,人文景觀都是不一樣的。

  但是,這不妨礙他對江南的嚮往。

  所以當他真的踏上那片土地的時候,他的內心激動又喜悅,甚至帶著一絲絲小緊張。

  從機場出來的車子上,他全程盯著窗外,看著窗外的景象,與自己心中的想像去作對比。

  差距很大。

  畢竟他想像中的江南,是奶奶眼中二十年前的模樣,而且僅僅是奶奶家鄉,那個太湖東岸一個小小村落的模樣。

  賀清墨的效率很高,昨晚决定要過來,就問了樊星奶奶的家鄉具體在什麽地方,然後讓宋陽搞定一切。

  一早他們便出門去了機場,一個多小時後已經從北方來到了江南。

  下飛機後,全程高速直奔目的地。

  祝家村,就是奶奶的家鄉,樊星曾經聽奶奶說過無數次。

  奶奶說村口有一條小河,河邊有一棵很大柿子樹,據說已經幾十年了,每年柿子紅的時候,村裡的孩子都會爬上去偷偷摘著吃,還說他們自家在村子最後面,屋後有個很大的院子,院子裡種滿了各種花草和果蔬,一年四季都能在裡面找到東西吃,所以村裡的孩子也喜歡光顧,還說……

  奶奶說了很多很多,多到樊星的腦子裡勾勒出了一副完整的畫,但是現實却與那幅畫作完全不同。

  現在的祝家村已經重新規劃了,家家戶戶的房子蓋的都一樣,排排列列整整齊齊,各種設施也非常完善,看起來很漂亮。

  但是流水潺潺的村口,柿子樹沒有了,村子最後面那個帶著後花園的屋子也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健身器材。

  樊星站在那裡,看著幾個老人帶著小朋友在那裡玩耍,心情有些低落,可又覺得這低落來的莫名其妙。

  其實來之前他就知道定然不會是從前的樣子了,畢竟奶奶記憶中家鄉是二十年前的模樣,而這二十年正是國內發展最快的二十年,不僅僅是這小小的祝家村,全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早有心理準備的。

  只是,多少還是有些小小的期盼,想看看那棵柿子樹,想看看奶奶一手建造出來的後花園。

  賀清墨一路陪著他走來,眼看著他眼底的喜悅興奮化爲淡淡的失落,上前輕輕揉了揉他的頭髮,「變化再大,終究是奶奶的家鄉。」

  樊星回頭看他,眼底的失落化爲清甜的微笑,「謝謝哥哥。」

  對啊,變化再大,對奶奶來說永遠都是家鄉呢。

  而且看到家鄉變好了,奶奶一定也會很開心吧。

  樊星的心情終於好轉,拿出手機拍照錄視頻,準備等奶奶那邊天亮了就發過去。

  此時,健身器材那邊一個帶孩子的老人笑吟吟的向他們走來,大約知道他們不是本地人,所以開口用的是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問樊星:「小夥子你是哪裡人啊?我看你跟玉芬姐家的兒子長的可像了,你跟他們家是不是親戚啊?」

  樊星楞了楞,面露驚喜,「您認識我奶奶嗎?我奶奶就叫玉芬。」

  對方也是大感意外,「玉芬姐的孫子啊?我就說你跟俊文長的簡直一模一樣,還以爲你是他們親戚家孩子呢。你奶奶跟你爸媽怎麽樣啊?你這是自己回國玩還是一家子都回來啦?」

  樊星的眸子暗了暗,直接忽略了對方第一個問題,接道:「我自己一個人回來了的。」

  老人家特別熱情,根本沒有留意樊星的异樣,拉著樊星的手感嘆,「哎喲,你說這時間過的有多快,轉眼俊文的兒子都這麽大了。當年你爸爸跟你這麽大的時候,那可是村子裡所有孩子的榜樣,學習成績好呀,人還特別聽話,長的又漂亮,年年都能得好多獎狀回來,老師喜歡的不得了呀。你爸爸也出息的很,一年就考上了那個……那個…… 」

  老人家記憶力不好,對大學的名字也搞不清楚,索性擺了擺手道:「反正就是特別好的大學,後來還出國留學,然後沒兩年就把你奶奶跟你媽媽一起 過去了。我們都說你奶奶終於可以享福了。你都不知道,你爺爺死的早,還留了一屁股債,你奶奶爲了還債,還要供你爸爸上學有多辛苦。村子裡人家不種的田她都藉過去種,農忙時候,經常大半夜就起床去田裡插秧,真是累啊。現在總算是好了,你奶奶總算是不用這麽辛苦了。還是你爸爸有出息,也不枉費你奶奶辛苦了那麽多年。」

  老人家說起過去總有無盡的興致,樊星插不上話,也不想說話,只是輕輕笑著。

  她說的這些,樊星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可從別人口中聽到,不管知不知道,感覺都有些不同。

  好一會兒,老人家才終於回憶完了,又熱情的邀請樊星去自己家裡做客,說是當年自己剛嫁過來的時候,樊星奶奶很照顧她,現在樊星回來了,她一定要好好招待,被樊星婉拒了。

  老人家有些失望,但還是抱著孫女一路把他們送上了車,還一再叮囑樊星,一定幫她帶好給奶奶跟爸媽。

  樊星含笑道謝。

  可關上車門,他眼底的笑意就被一抹濃濃的悲傷取代了。

  賀清墨看了他一眼,發動車子,加速離開了祝家村。

  直到祝家村被遠遠在甩在身後,賀清墨才伸手過來握住他的手捏了捏,輕聲道:「我的錯,早知道不來了。」

  沉默的樊星扭頭過來看著他,清澈的眸子裡還有來不及退去了悲傷,開口却道:「哥哥是好意,哪裡錯了?」

  男人嘆息了一聲,將車停在了路邊,轉身過來把小朋友拉進懷中,輕輕抱著他幷不說話。

  小朋友的身體僵了僵,隨即柔軟了下來,伸手過來摟住他的腰,臉緊緊的埋在他的胸口。

  良久之後,樊星的聲音才悶悶的從男人的胸口傳出來,帶著濃濃的鼻音,「我爸爸死了。奶奶一直把爸爸當成驕傲,可是,爸爸却……却……」

  樊星的話卡住了,他抱著男人手無意識的攥緊,幾次三番想要繼續說下去,却終究什麽也沒說出來。

  賀清墨輕輕順著他的頭髮,語氣輕柔:「不想說就不說。等什麽時候,你想說了,再說給我聽,好不好?」

  樊星緊握的手輕輕鬆開,埋在他胸口的小臉輕輕點了點,「嗯。」却始終不願意抬頭。

  賀清墨也沒動,直至他胸口那股濕潤的感覺漸漸消失,樊星才終於動了動,在他懷裡抬起頭來,小臉已經恢復如常,衝他甜甜的笑,軟軟的道謝: 「謝謝哥哥。」

  如果忽略掉紅紅的眼眶,賀清墨覺得小朋友演的天衣無縫,畢竟他胸前那塊被浸濕的地方都被摀乾了,也沒證據了。

  他輕輕的在小朋友的臉頰上捏了一把,半開玩笑道:「道謝有什麼用?你看幾點了。我們只怕要露宿野外了。」

  樊星這才發現太陽都落山了。

  明明他們出來的時候,才四點多,怎麽……

  他忽然意識到,賀清墨就這樣抱著他,等待他情緒穩定,足足抱了快兩個小時。

  他不由看著男人,張了張嘴,却不知該說什麽,只覺得心裡有股很奇怪的感覺,有些愧疚,還有感激,但又不僅僅只是這些,多出的那種感覺,他形容不出來,有點溫暖,還有點甜絲絲的。

  男人發動了車子,半真半假道:「這樣看著我也沒用,要是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我就把你丟出去喂狼。」

  「哥哥才不會呢。」樊星未經大腦脫口而出反駁道。

  男人扭頭看著他,眉尖輕挑,「哦?為什麼我不會?」

  樊星隻輕聲道:「反正哥哥就是不會。」

  男人這下不說話了,只是看著他,幽深的眸子帶著起淺淺的笑意。

  樊星只覺得心臟噗通噗通的越跳越快,臉頰有些發燙,不自在的錯開視綫看向前面,笨拙的找了個藉口岔開話題,「哥哥開車要注意安全,看前面。」

  男人眼底的笑意加深了幾分,注意力倒是放回了路况上。

  說什麼露宿郊外自然是騙人的,宋陽早已經幫他們把行程安排的妥妥帖帖。

  半個小時後,賀清墨的車停在了太湖東岸的一個私人會所的獨棟別墅前。

  賀清墨向來不喜歡私人領地裡有外人,所以服務人員只是把別墅中的用品準備的一應俱全,其他時候絕不露面。

  樊星進門後,看了一眼時間,就直奔厨房去,打開冰箱,裡面倒是不缺食材,厨房的用具也都齊全,他立刻就開始準備做飯,被跟進來的賀清墨直接給拉了出去。

  男人有些無奈,「你不累嗎?坐著休息一下,或者洗個澡。」然後叫了點餐服務。

  樊星本來還真沒覺得累,畢竟他也只是坐了一天的飛機跟車,可真被男人按坐在沙發上後,才終於感覺得腰酸背疼,原來坐久了也是會累的,索性晚餐還要等一會兒才會送過來,他就先上樓去洗了個澡。

  賀清墨他也趁這個機會洗了澡。

  等兩個人換了身乾淨的衣服,神清氣爽的下樓的來的時候,晚餐已經送過來了。

  全是這家私人會館的大厨精心準備了當地特色,味道自然不用說,加上兩個人折騰一整天,還沒正經吃過一頓飯,是真的餓了,自然更覺得美味。

  吃飽喝足之後,樊星更覺得疲軟了,窩在沙發上昏昏欲睡。

  男人不知道在跟誰打電話談工作的事情,等電話打完過來的時候,樊星已經眯著眼睛快睡著了。

  男人上前在他輕輕顫動的睫毛上撥了撥,笑道:「困了就上樓睡。」

  小朋友的睡意被打擾了,不情不願的睜開眼睛,强打著精神想要起身上樓,却見男人高大的身體靠了過來,手臂穿過他的後背跟雙腿,將他打橫抱了起來。

  因爲拍摔,他本能的環住了男人的脖子,却因爲沒掌握好分寸,手臂環的太緊,柔軟的嘴唇好巧不巧的撞在男人的臉頰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