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31章
第30章

  下午五點多的時候,賀清墨回來接上樊星一起去了賀家的大宅子。

  原本嘴上說隨便,心裡其實很盼著小兒子回家的季謹,晚上見了賀清墨却是冷著一張臉,但轉身對樊星又特別熱情,知道樊星軍訓了二十來天辛苦了,特意叫厨房做了各種滋補營養的食物,晚餐的時候,一個勁兒給樊星夾菜。

  就連上次見面沒跟樊星說超過三句話的賀城毅,這次對樊星也格外的和顔悅色,轉眼看到自家小兒子的時候,瞬間開始吹鬍子瞪眼,明顯看著不順眼的樣子。

  看的樊星一頭霧水,偷偷戳了戳賀清墨小聲在他耳邊問:「哥哥你又背著爸媽乾了什麽壞事?」

  賀清墨一臉無辜,「我可什麼都沒做,他們冤枉我。」

  樊星覺得肯定有原因,不過也不方便問,直到晚飯過後,賀家父子去了書房,季謹哄著馨馨喂飯去了,林琳跟蘇珊兩個人才跟他說了原因。

  原來是因爲昨天賀清墨跟陸馳的那段視頻,讓老兩口覺得自家這小兒子對不住樊星了,這才沒好臉色給他。

  樊星連忙解釋:「這事兒也不怪哥哥,那是意外。而且要不是因爲我,哥哥可能都不會去那個講座,那也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所以真不怪他。 」

  看到樊星著急的幫賀清墨辯解,林琳跟蘇珊對視了一眼忍不住笑了。

  「你這孩子倒是會維護自家人,老三是走了什麽狗屎運娶到你了?」林琳玩笑道。

  樊星抿著嘴巴笑,也不知該說點什麼。

  蘇珊卻忽然拉過他的手語重心長道:「樊星,你也別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那個叫陸馳,我猜要不是他自己鬧著一出,老三八成連他是誰都不記得了。不瞞你說,我進這個門已經十幾年了,我嫁過來的時候,老三才上初中,我算是看著他長大的,能不知道他的爲人嗎?你別看外面把他傳的風流多情花花公子的樣子,其實都是他有時候有些孩子氣,喜歡胡鬧。你可別為這些事情跟他慪氣哦。」

  樊星輕輕點頭,「嗯,我知道的,我沒有介意。」

  樊星確實沒有介意,一來是真的不介意,也沒立場介意,二來,蘇珊說的這些話,他是認同的。

  其實他在跟賀清墨相處之後,很快就發現這個男人跟外面傳言的根本不一樣。

  所以關於陸馳昨天所說的那些話,他雖然沒有問過賀清墨前因後果,但也覺得大約只是一面之詞,內裡究竟怎麽回事還要另當別論的。

  不過蘇珊會特別跟他說這番話,他倒是挺意外的。

  蘇珊跟林琳的性格不太一樣,林琳很外向,自來熟,第一次見樊星就完全沒見外,但是蘇珊看起來和顔悅色,跟人說話的時候總是還沒開口就先帶上三分笑意,看起來氣質溫婉賢淑,可又似乎自帶與人隔絕的氣場,讓人不由自主就會站在兩米開外的距離跟她說話,感覺靠近點是一種冒犯。

  所以樊星一直以來都沒怎麼跟她說過話,有些害怕。

  對方也沒有主動跟他說過話。

  今天却爲了賀清墨開口了,可見心裡還是向著賀清墨的。

  九點多的時候,賀家父子總算是聊完了,馨馨晚上也不能睡的太晚,所以,衆人起身告辭。

  季謹送著人出門的時候,想起了什麽,拉著樊星跟賀清墨道:「樊星媽媽跟顧先生約了我跟你爸明天去打球,你們有空一起去唄。樊星軍訓二十多天,都沒見過媽媽吧,正好明天你們聚聚。」

  樊星看了看賀清墨,本想徵求他的意見,就聽男人已經直截了當拒絕了,「我們明天有事兒,不去了。」說完拉著樊星上車了。

  季謹顯然還想再勸勸,跟到車子邊,數落賀清墨:「你好歹問問樊星的意思,人家想見自己親媽還不行啊?這是跟你結婚是坐牢啊?」

  樊星連忙降下車窗解釋:「媽,我明天真的有事去不了,而且我也不會。你們玩的開心點!」

  這下季謹也不好再說什麽了,笑吟吟道:「那行,下次有機會我們再約著一起玩。你們路上慢點,到家了給我個電話。」

  「好,媽回去吧。」樊星乖巧的跟她道了別。

  可關上車窗後,他就笑不出來了。

  看季謹對樊美熙跟顧家的態度,似乎他們相處的不錯呢。

  而樊美熙大概是真打算藉著他跟賀清墨結婚這件事情,徹底捆綁上賀家了。

  樊星忍不住看向賀清墨,不知道爲什麽他有些罪惡感,雖然幷不是他想圖賀家甚麽,但終究還是因爲他缺錢不得已答應了這門婚事,才給了樊美熙跟顧家機會的。

  開車的男人也沒看他一眼,就知道他的心思,閒閒的丟了一句:「學生有個學生的樣子,其他的事情就別瞎操心了。」

  樊星想了想,覺得好像也對,他操心又有什麽用呢?

  再說了,他都看的明明白白的事情,賀清墨會不知道?

  也確實不用他瞎操心,於是也就不再多想了,打算趁這個機會學個中文,却在此時他的手機響了。

  他拿起來發現是一串國際長途的號碼,從開頭的國際代碼來看,是m國打來的。

  他擔心是奶奶醫院的電話,連忙接通,「喂,你是……」

  「Dana,是我。」

  一把頽廢沙啞却又熟悉的聲音打斷了他。

  「e……」樊星下意識要喊出對方的名字,却又想起了什麽,心虛的瞄了一眼賀清墨。

  賀清墨扭頭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很重要的朋友?」

  樊星心更虛了,在點頭跟搖頭之間猶豫不决。

  電話那頭的eric却忽然激動了起來,「你跟誰在一起?我聽到了男人的聲音。現在國內已經快晚上十點了,你這個時候還跟男人在外面?」

  「我……」

  樊星想解釋,也不知道該怎麽說,乾脆繞過了這個問題:「你那邊現在才早上五點多吧,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你到底跟誰在一起呢?」eric聲音抬高的幾分,隱隱的氣急敗壞,嗓音透著更分明的嘶啞。

  樊星有些擔心:「你的嗓子怎麽了?生病了嗎?」

  「你別跟我打岔行嗎?」對方顯然在這個問題上非常執著。

  樊星有些無奈,手機却被賀清墨拿走了。

  樊星以為他要直接跟eric說話,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見男人直接挂斷了,順手把手機關機丟到後排去了。

  樊星看了看手機,又看了看臉色清冷的男人,在拿手機跟道歉之間,乖乖的選擇了後者。

  「哥哥,對不起。我……」

  不等他說完,男人傾身過來,捏著他的下巴,與他四目相對,聲音低沉:「哪兒錯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