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48章
第47章

  「嗚……」

  男人親的太激烈,樊星幾乎連氣都喘不過來,只能從喉嚨裡發出軟軟的抗議。

  爲了避免憋死自家小朋友,賀清墨終於依依不捨從那片軟糯的唇上移開,細密的親吻落在樊星的臉頰耳垂脖子上,一路蔓延。

  樊星的腦子已經罷工了,感官完全被男人引導,雙手緊緊抓著男人衣服,不知所措。

  可當男人的手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的腦子裡忽然冒出了eric的臉, eric受傷的看著他,說:「我從第一次見你,就喜歡上你了……」

  他的身體猛的僵住了一瞬,連忙推開了男人。

  「怎麽了?」男人的衣服有些淩亂,聲音低啞關切。

  樊星模樣更讓人遐想,微微紅腫的嘴唇泛著水光,白晰的脖子上被男人或多或上了留下了可疑的痕迹,這模樣看著就讓人想欺負的更狠些。

  可是那雙好看的眼睛裡此時却充滿了歉意與糾結。

  「對不起哥哥,我……我……」

  他不知道怎麼跟賀清墨去說,他甚至還不太清楚自己心裡究竟在想什麼。

  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賀清墨跟eric會同時跟他表白說喜歡他,這種狀況,讓他措手不及。

  賀清墨捏了捏他的小臉,輕聲道:「沒關係,想說的時候再說吧。現在,乖乖洗澡上床睡覺。」

  賀清墨並沒有追問,從樊星的反應看來,他多少能猜到是關於什麼的。

  雖然他不喜歡樊星跟那位特殊的朋友有太多糾葛,不過樊星此時顯然還有些爲難,何况,他快忘了樊星有多久沒休息了,小臉因爲剛才的親吻紅潤了很多,可眼下的烏青却越來越重了。

  不行,現在沒什麼事情比讓小朋友睡覺更重要的。

  於是他說完就直接抱著人上樓。

  樊星還在糾結該怎麽開口,就已經被抱上樓送進了浴室,男人還在幫他放洗澡水。

  樊星楞了楞才終於想起來,自己還要回學校的,要不明天早上絕對趕不上。

  「哥哥,我……」

  「來不及了,乖乖在家裡睡覺,明天早上我送你去。」

  賀清墨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樊星這才發現已經十一點多了,他確實已經來不及趕回去。可,明天早上也來不及吧?

  他有些擔心,因為他不想錯過上課。

  男人放好洗澡水後,輕輕在他的頭上拍了拍,「好了,只要你明天早上起得來,我一定準時送你到學校,行不行?」

  樊星也沒別的辦法,而且男人看起來好像很可靠的樣子,於是也不糾結了,洗了個澡上床睡覺,還不忘定鬧鈴叫自己起床。

  算起來他已經快四十個小時沒睡了,加上一天下來的各種奔波,他確實累了,上床後很快就陷入了沉睡中。

  然後,醒過來的時候已經第二天中午了,他迷迷糊糊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瞬間清醒過來,蹭的一下彈坐了起來翻身下床,然後門開了,賀清墨走了進來。

  樊星立刻反應過來,肯定是這人把自己的鬧鈴關了。

  他就算再累,也不可能錯過鬧鈴的。

  「哥哥你故意的。」樊星坐在床邊,氣呼呼的看著男人。

  賀清墨走過來,揉了揉他的頭髮,笑著跟他認錯,「好吧,我知道錯了,下次一定不會這樣。不過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我送你去學校。放心,我已經幫你跟輔導員請假了。」

  樊星看著他有些失神,頓了頓才輕輕點頭,「好吧。」

  他雖然不想請假,可事已至此也沒辦法,而且賀清墨也是心疼他,一天不上課也沒什麼大問題。

  「那起床吃飯吧。睡了這麽長時間,餓了吧?」男人捏了捏他的小臉,拉著他把人推進洗手間,自己先下樓去了。

  樊星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楞了楞,脖子上的痕迹一夜過後更明顯了,他抬手輕輕摸了摸,想起了昨晚賀清墨的話,一時有些難爲情,臉頰微微發燙,可心裡,却有些迷茫。

  好一會兒他才洗漱好了下樓,就見飯菜已經上桌了。

  他走過去看了看,意外發現有那麽兩盤菜看起來……有點一言難盡,顔色非常深,一看就是醬油放多了,還有一盤土豆絲……姑且就叫土豆絲吧,雖然看起來跟薯條差不多,一看就沒太熟的樣子。

  「這……」樊星抬頭看著在厨房忙碌的男人,一時有些恍惚。

  所以,這是賀清墨自己做的?

  賀清墨居然會下廚做菜?

  他還以為是吳阿姨過來做的午飯,或者是直接叫外賣,怎麼也想不到賀清墨會自己下廚。

  此時男人拿了碗筷出來,見他一臉詫异的盯著自己,竟稍稍有些尷尬,「第一次做,賣相太差。不過我嘗過了,味道還行。實在吃不了的話,我也點了外賣,馬上應該就到了。」說著遞了雙筷子過來,「嘗嘗看?」

  樊星沒說話,接過筷子,夾了筷子土豆絲嘗了嘗,然後笑的眉眼彎彎,「好吃。」

  撇開有點生之外,真的很好吃,樊星覺得比他自己炒的好吃。

  「真的?」男人有點沒底氣。

  樊星點頭,「真的!其實哥哥不用再另外叫外賣的,這個就很好吃啊。」說著拉著賀清墨坐下吃飯。

  賀清墨本來有些沒信心,畢竟這是他第一次正經八百的下厨做飯,簡直跟打仗一樣,端上桌的這兩盤菜已經是他實驗了好幾次的結果了。

  如今看到樊星吃的津津有味,他終於安心了。

  樊星吃的比平時都香,很快兩盤菜就見底了,他摸了摸吃飽的肚子甜甜的跟賀清墨道謝,「謝謝哥哥,我吃的好飽。」

  摸著肚子笑的見牙不見眼的模樣,讓賀清墨覺得可能下一秒他會跟猫咪一樣舔舔爪子,這種開心滿足是發自內心的。

  男人忽然覺得一上午的兵荒馬亂好像也值了。

  樊星却挪了挪板凳往他身邊靠了靠,依然笑的清甜軟糯,「可是哥哥,下次還是不要做了。我知道哥哥你是因爲前天錯過了我給你做的飯菜心裡愧疚,覺得對不住我嘛。可是沒關係啊,你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喜歡做飯的,哥哥真不用為這點事情強迫自己去做從來沒做過的事情。我覺得……」

  樊星的話沒說完,就被來電鈴聲打斷了,他看了一眼居然是奶奶打過來的。

  他連忙接通,「奶奶,怎麽了?您怎麼還沒睡?」

  「小星兒,小艾有沒有跟你聯繫啊?」奶奶問。

  「他……怎麽了?」樊星想起e日c昨天說了不想讓家人知道自己的行踪,因此暫時沒有直接說他回國了。

  奶奶嘆息了一聲,道:「讓小傑自己跟你說吧。」說著那邊就換了個人接聽,再開口就已經換成英文了,「Dana,對不起,都是我說錯話了。前兩天我正好路過奶奶的醫院,就進來看奶奶,碰巧遇到奶奶這裡有客人,我就先沒進去,然後就……就不小心偷聽到他們說話。你知道我中文本來就一知半解,還聽的沒頭沒尾,就以爲你被一個老男人逼婚了。然後,那麼巧我正氣的不行的時候,那個eric居然給我打電話了,開口就問我,最近有沒有跟你聯繫過,我就把自己偷聽到的告訴他了,說完他就把電話給挂了。」

  說話的是樊星的發小Jacky。

  樊星昨天就很奇怪,為什麼Jacky會知道他結婚的事情,還告訴了eric,原來都是巧合。

  可是,到底誰去了奶奶那裡,還跟奶奶說了他結婚的事情?而且奶奶既然已經知道了,爲什麽都沒有打電話問過他?

  似乎今天如果不是因為Jacky要找他,奶奶好像也不會打這個電話。

  到底怎麽回事?

  奶奶那裡的客人是誰?

  「結果我沒忍住來問奶奶到底怎麽回事的時候,才知道我那天只聽到了一半,事情根本就不是我告訴eric的那樣。我想打電話跟eric說,結果電話打不通,反倒是他們家管家找來了醫院,問我跟奶奶有沒有見過他,說他前天開始就一直處在失聯狀態。Dana,你是知道的,我雖然不怎麽看到上他,可是我不想他出事。別是我跟他說了你結婚的事情,他想不開了吧?」Jacky有些不焦急。

  「他跟我聯繫過,沒什麽事情,應該過兩天就會回去。Jacky,你把電話給奶奶。」樊星並沒有告訴他們eric的行踪,一來是沒經過eric的同意,二來是他現在更想知道奶奶那裡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小星兒,小艾要是再跟你聯繫,一定要讓他盡快回家。我看他這孩子向來懂事的很,怎麽這次這麽沒分寸?他這是……」奶奶忽然頓了頓,輕輕嘆息一聲不說話了。

  樊星乖乖的應承著,「奶奶我知道了,您別擔心,他不會有事的。奶奶,您……沒什麽話要問我嗎?」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語氣有些賭氣,「問什麽?問了你會說?結婚這麼大的事情,都給我瞞的嚴嚴實實的,我還問什麼?」

  「奶奶,我……」樊星有些著急,匆忙解釋。

  奶奶却打斷了他,「好了,小賀都說了,我都知道了。」

  「小……賀?」樊星楞了楞,才驚訝的抬頭去看賀清墨,對方把碗碟收進厨房放進洗碗機裡,幷沒有聽到他在說什麽。

  「對,要不是他過來告訴我,你只怕是不打算跟我說實話了吧?」奶奶顯然還是也介意樊星瞞了她這麽大的事情。

  樊星乖乖的道歉,「對不起奶奶,我只是不想您擔心。」

  「你啊! 」奶奶嘴上種種不滿,心裡却只有心疼,她怎會不知道樊星爲什麽瞞著她?不只是怕她擔心,更她愧疚,覺得自己是負累,「算了算了,事情已經這樣就不提了。好在小賀看著還算靠譜,你們既結婚了,就好好過日子。 」

  「哦。」樊星點頭答應,「奶奶,哥……他跟您說了些什麽?」

  樊星真的挺好奇的,因爲奶奶居然就這麽平靜的接受了他已經結婚的事實,還是被逼無奈的情况下結婚的,按理說奶奶的性子知道後,只怕醫院都不會待了,也一定會讓他離婚。

  可現在不但接受了,還讓他跟賀清墨好好在一起。

  這也太奇怪了吧。

  「他跟我保證了,他一輩子都會對你好,讓我同意你跟他結婚。」奶奶說:「我第一次見他,當然不會相信他的話。但是星兒,你的變化奶奶是知道的。你給我打電話時候,心情一次比一次好。你還記得前陣子你去祝家村,然後打電話跟我說去那邊的見聞,你自己可能都沒留意到,你提了多少次那個跟你一起去的哥哥。」

  樊星不自在抓了抓頭髮,心虛道:「有……有嗎?」

  「有。那時候我就想,我的小星兒大概是談戀愛了,我還在猜測對方究竟是什麽人,然後他自己就送上門了。我確實不太瞭解他,可是他能特意來我這裡備案,請求我的原諒和准許,可見心裡是真的有你。星兒,奶奶這輩子別無所求,只想你能找一個能看到你的好,真心實意對你疼你的人,明白嗎?」

  樊星輕聲應道:「我知道的,奶奶您放心,我過的很好,哥哥他對我也很好。」

  奶奶笑了,「那就好。」

  挂了奶奶的電話後,樊星看著那個在厨房裡收拾的背影,說不出自己是什麽心情。

  他完全沒有想到賀清墨這次去國外工作,會特意去看望奶奶。

  他甚至從來沒有跟賀清墨說過奶奶生病住院的事情,賀清墨却連奶奶在哪家醫院都知道。

  所以,這人是不是早就盤算著要背著他去見奶奶了?

  樊星只覺得心裡滿滿的都是感動和喜悅。

  男人回頭就撞上了那雙清澈的眸子,心中蕩了蕩,走過來低頭在小朋友的嘴唇上輕輕咬了一口,笑容曖昧道:「再這樣看,老公可能會把持不住哦。」

  樊星小臉一熱,連忙避開男人的視線,問:「哥哥爲什麽去見奶奶也不告訴我?」

  賀清墨幷沒有聽到剛才的電話,所以有些意外,隨即一臉失望,「奶奶居然出賣我了,明明答應我暫時不說的。」

  「為什麼不能告訴我?」樊星氣鼓鼓的瞪他,臉頰還有來不及褪去的緋紅,看上去特別誘人。

  男人的喉結動了動,却幷沒有實際行動,「不想你有壓力。」

  「啊?」樊星楞了楞,隨即反應過來,賀清墨說的不是感情,是錢。雖然奶奶沒有說,可是樊星知道,賀清墨既然知道奶奶的情况,肯定會直接接手了奶奶後續所有的費用。

  而賀清墨也清楚的知道,樊星不是迫不得已是不可能心安理得的接受這筆費用的。

  他不想樊星因為這點錢,就覺得好像欠他什麼,所以才瞞著的。

  明白之後,樊星只會更感動,他小心翼翼的伸手過去拉住賀清墨的手,輕輕開口,「謝謝哥哥。」

  賀清墨反手將他白淨的手握住捏了捏,輕聲道: 「我不需要你跟我道謝,我就想知道,我這麽做了,你現在還會覺得有負擔,覺得欠我的嗎?」

  樊星抬頭看著男人,他知道男人這句話的意思。

  他若是還想著他們這段婚姻是交易,他們遲早是要離婚的,那他就會覺得賀清墨這麼做是人情,他一定要還的。而如果他接受了他們的婚姻就是正常的結婚,他們跟所有正常的夫夫一樣,他就不會有這種負擔,因爲那樣他們就該是一體的,沒有誰幫誰之說,他的奶奶就是賀清墨的奶奶。

  樊星輕輕咬了咬嘴唇,沉默了片刻才開口,却答非所問:「哥哥,我其實沒有什麽舊情人跟前男友,但是我……以前喜歡一個人,那個人他昨天……跟我表白了。 」

  賀清墨握著他手的力道不由加重了幾分,墨色的眸子裡既然閃過了一抹緊張,「所以你……」

  「哥哥。」樊星打斷了他,聲音幾不可聞,「我是……你的。」

  「什麼?」樊星的聲音太小,而且中間兩個字還說的特別快,以至於男人有些不敢確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