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57章
第56章

  樊星抬頭看著他的眼睛,神情很較真, 「哥哥是不是把我當成女孩子了?我也是男人,會打架,能保護好自己的!哥哥如果做什麽事情都想著護著我,那我豈不是成了哥哥的累贅了?」

  賀清墨這才明白樊星的意思,他與樊星交握的手輕輕捏了捏,笑問:「若今天是你看到我要挨打,你會怎麼做?」

  「我……」會擋啊。

  幾乎脫口而出的話被樊星卡在了喉嚨裡,他看著男人不說話,心裡已經明白男人的意思了。

  賀清墨捏了捏他的臉頰,語氣輕柔動聽,「我可沒把你當女人,不過是本能反應而已。你也會有這種本能,難道是把老公當女人了?」

  樊星鼓著腮幫子沒說話,心底却涌起了一股暖流,還有些甜絲絲的。

  本能反應……嗯,就是本能反應,跟對方是男是女沒關係,僅僅只是不想對方受傷而已。

  這樣的認知讓樊星的心情極好,清澈的眸子裡也透出清淺的甜蜜,特別賞心悅目。

  男人看著他,深邃的眸子却暗淡了幾分,輕輕揉了揉他的頭髮,問:「你以前真的經常跟人打架?」

  上次樊星跟顧明宇打架後,告訴賀清墨自己沒有吃虧,賀清墨是有些不相信的,因爲樊星看起來真的不像是會打架的人。

  可這次他親眼看到了,由不得他不相信。

  跟賀清墨和e日c這種打架很厲害的人不一樣,樊星的身材相對來說更纖細小巧,沒有那麽絕對的力量壓制,但是他很靈活,還特別善於用巧勁兒。

  剛才在酒吧那場混戰中,賀清墨親眼看到他是怎麼靈活的避開攻擊,又是怎樣把好幾個人撂倒在地上的。

  賀清墨甚至覺得,如果樊星擁有跟自己一樣的身材和力量,還有那樣敏銳的洞察力和技巧,他估計是贏不了的。

  而向來對人都很寬容友善的小朋友,究竟是在怎樣的情况下學會這些的呢?

  樊星沒想到他會問起這個,一時出於本能想要迴避,可對上男人幽深的眼眸,他改變了主意。

  沒什麽不能說的,至少在賀清墨面前,沒什麽不能說的,不是嗎?

  他衝男人笑了笑,輕聲道:「因爲我生活在國外,跟他們長得不一樣,而且我學習成績還特別好,所以從小就會有很多西方的孩子過來找我麻煩。我要保護自己,當然要跟他們打架了。他們人多,而且體格要比我健壯些,所以一開始我是只有挨打的份的,但是時間長了我就越來越有經驗能跟他們周旋了,到後來他們人少了,還不一定敢跟我動手呢。」

  說到最後,樊星還有點得意,白淨的小臉笑的陽光明媚。

  可是他身邊的男人神色黯然,看著他的眼神也透著藏不住也懊惱與疼惜。

  樊星後知後覺得發現男人的情緒,抓著他的手與他十指相扣,笑的眉眼彎彎,「我知道哥哥現在聽到這些,心裡一定不舒服。可是都過去了,而且這些經歷隻占據我過去人生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時候我遇到的都是好人。就像我有個好朋友,叫Jacky,從小開始,只要有人找我麻煩,他比我還生氣,每次都跟我一起打架,然後被打的鼻青臉腫,回家還要被他爸爸教訓,但是他下次還會幫我。還有一年,我們新來了一個數學老師,是個很漂亮的金髮姐姐,她知道我們班有幾個同學每次放學都要攔我,她連續好幾個月每天晚上都等我到放學,然後帶著我一起走。還有,哥哥你知道我跟e日c是怎麼認識的嗎?我在……」

  「不想知道!」

  樊星正說的投入,結果男人忽然一臉不爽的打斷了他。

  他怔了怔,隨即笑的起來,凑上前環住男人的脖子抱住,在男人的耳邊輕聲安撫,「哥哥不想知道那我就不說,我只是想告訴哥哥,不用介意過去的事情,我沒事,我的身邊不都討厭的人,大部分都是很可愛很仗義很善良的好人。」

  男人輕輕摸著他頭髮,沒有說話。

  其實上次樊星跟顧明宇打架後對他說自己小時候經常打架,賀清墨就隱隱察覺,樊星小時候一定遭受過校園霸淩。

  可即便有心理準備,真正聽樊星說出來的時候,他還是覺得難受,心疼,還有懊惱。

  但樊星說的輕描淡寫,仿佛那段經歷與他來說不過尋常。

  賀清墨一直都覺得很奇怪,樊星爲什麽不管遇到什麽境况似乎都能心平氣和,即便是被自己的親生母親那麽傷害了,他也只是在做好决定以後與對方老死不相往來,却從沒有因爲這種事情影響過自己的情緒,也更沒有因此在心裡記恨樊美熙,想著幫自己報仇泄憤。

  在樊星那裡,似乎不管遇到什麽糟糕的事情,他睡一覺都會忘掉。

  賀清墨知道他幷沒有忘掉,他只是不計較了。

  這種寬容豁達,是很多生活在極其幸福溫暖的環境中的人都未必會擁有的,可是樊星的身上有。

  這不是很奇怪嗎?

  賀清墨覺得易地而處,自己說不定會變成一個反社會型人格,更別提會跟樊星一樣寬容待人了。

  但是他現在明白了,樊星的天性就是會善於記住別人對他的好。

  賀清墨相信,不管是幫他打架的發小,還是每天等他放學的數學老師,一定都是極少數。

  在樊星的人生中,遭遇過的困難不堪一定比遇到這些偶爾的善意和溫暖多得多,但是他會清清楚楚的記得那些善意和溫暖,幷且非常珍惜。

  正是因爲這種天性,才會讓他不管遭遇過怎樣的境遇,都始終保持著一顆乾淨柔軟的心。

  賀清墨緊緊的抱著他,心底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心疼但又覺得慶幸。

  他把臉埋在小朋友的肩膀上,聲音有些含糊不清,「真想早些遇到你。」

  這樣,你就不用經歷那些不堪的事情了。

  樊星輕輕拍著他的背安撫他,聲音輕輕軟軟,「我覺得現在遇到哥哥也很好。」

  賀清墨沒有說說話,只是抱著人不撒手,直到飛機開始降落的時候,才捨得放人。

  飛機降落在B市的時候,已經五點多了,東方隱隱透著一點光亮,氣溫有些凉爽。

  等到他們驅車進入城區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e日c跟醉死過去了一樣,而且鼻青臉腫,這模樣要是讓季謹見了,又得心疼的掉眼泪,何况賀清墨覺得現在的e日c不適合跟賀家人見面。

  所以直接開車把人帶到了前天晚上他讓樊星看的那套清大附近的房子裡,這樣樊星去學校也方便。

  e日c倒是睡的雷打不動,人從江南迴到B市,換了地方換了床也完全沒有半點要醒的迹象。

  賀清墨把他丟上床後,顯然是不打算管他,自己拉著樊星去主臥,打算趁著這會兒讓樊星好好休息。

  畢竟這幾天事情太多,樊星都沒好好休息過。

  要知道小朋友今年才十八歲,還在長身體,睡不好怎麼行?

  可是樊星看著亂糟糟被男人丟在床上的e日c,有些過意不去。

  他拉住男人,語氣特別乖巧,「那個哥哥……咱們要不給他洗個澡換身乾淨的衣服?你看他一身的酒氣不說,衣服還破……」

  樊星的聲音在男人的注視下越來越心虛,後面的話卡在了喉嚨裡。

  男人也不說話,就只是看著他,神情有些不爽,但不是真的生氣,更多是孩子氣的賭氣。

  其實樊星也知道,不管是對e日c來說,還是對賀清墨來說,他都應該跟e日c保持適當的距離。

  可是他覺得就這樣丟下e日c不管不太合適,特別是在知道e日c的遭遇之後,他更覺得他們應該更加關心e日c。

  所以他輕輕挽住男人的胳膊,衝他笑的溫軟清甜,聲音軟糯討好,「他可是哥哥的親侄子呢,哥哥也不忍心就這樣丟著他不管的對不對?」

  我忍心!

  這話在賀清墨舌尖打了個來回,咽了回去,他賭氣的在樊星的臉上捏了一把,走過去扛起醉死過去的e日c進了浴室。

  樊星開心的笑了起來,他就知道賀清墨就是嘴硬心軟的,然後跟了過去。

  結果賀清墨把e日c丟進浴缸後,回身就過來把他擋在門外,挑眉看著他,「怎麽,想留下來幫他洗?」

  樊星一愣,反應過來連忙搖頭,「沒有沒有沒有!」

  開玩笑,要是他幫e日c洗澡,賀清墨說不定會生氣的把e日c丟外面去。

  而且,他跟進來只是有點擔心賀清墨不會,畢竟賀清墨怎麽看也不想會幫人洗澡的樣子。

  不過,算了,就算賀清墨不會,也不可能留下他來幫忙的。

  所以很乖的接了一句,「那我先出去,哥哥有事叫我。」然後轉身跑了。

  賀清墨這才滿意了,轉身回去伺候大少爺去了。

  樊星出了客房也沒什麽事情可做,便稍稍打量了一下新房子,跟之前在視頻中看到的差不多,不過陽臺上多了一個跟家裡差不多的吊椅,而且厨房跟冰箱也都有了生活的氣息,想必是昨天準備的吧。

  他跑到陽臺上坐在吊椅上試了試,清晨這裡的空氣也很清爽,對面的風景也極好,感覺很舒服。

  他原本就一夜沒睡,窩在這裡搖搖晃晃的吹著風,漸漸有些睡意。

  所以賀清墨終於伺候好醉鬼大少爺出來時,就見他已經睡著了。

  看著他眼下的疲憊,男人覺得心疼,彎腰過去把人抱起來,準備送進臥室,樊星却醒了,輕輕推了推他,從他懷中跳了下來,「我回學校睡,我怕e日c醒過來看到我,他也許現在不想見我。」

  「管他……」

  男人不爽的開口,卻被樊星摀住嘴巴,衝他甜甜的笑,「哥哥也不想我見他不是嗎?好了,我回學校了。」

  他說話間已經走到玄關換鞋,然後把拿著車鑰匙跟過來的男人攔住,「不用送我,這麽近,我走著就去了,哥哥也趕緊洗澡休息。」說完自己出門,順便把要跟出來的賀清墨推了回去。

  賀清墨看著關上門,心裡很不爽,他準備這房子可是爲了讓自家媳婦別那麽累的,現在倒好,情敵睡的舒服了,他家媳婦還得回學校。

  他越想越有衝動給客房的親侄子丟出去。當然,也就想想,真丟出去他爸媽跟大哥要跟他拼命,媳婦也會跟他拼命。

  所以只能忍下了,然後洗澡睡覺。

  折騰了一天一夜,還打了一架,這會兒他也困的很,上床頭一沾枕頭就睡著了,醒來已經是下午了。

  他迷迷糊糊拿著手機看時間,就見有無數個未接電話,基本都是家裡人打過來的,季謹一個人就打了幾十個。

  他靠在床上,捏了捏眉心,正要打過去,季謹的電話又進來了。

  「賀清墨你死哪兒去了?宋陽說你今天早上就帶著寧寧回來了,現在人在哪兒呢?那可是你親侄子,我跟你說你要是爲了什麽……」

  「好了,人跟我在一起,這會兒睡著,等他醒了再說。」賀清墨有些頭疼,他這個媽,大部分時候是講理的,可不講理起來很麻煩。

  「什麽叫等他醒了再說?你們在哪兒?我們現在過去。」

  「你確定他想見你們嗎?」賀清墨問。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可是他親奶奶,爲什麽不想見我?」

  正好賀清墨聽到外面有動靜,起身出去,就見e日c宿醉之後捂著頭晃晃悠悠從客房出來,四下打量著陌生的環境。

  賀清墨直接把手機遞過去,「你奶奶找你,接不接?」

  e日c抬頭,眼神有些渙散,盯著賀清墨看了好一會兒好似才認清,本來就白的臉更白了,迷糊的神情也瞬間冷凝了下來,轉身就要走人,根本不理會手機裡傳來的季謹的呼喚。

  賀清墨丟給季謹一句,「晚點給你打。」然後挂了電話,快步追上去一把人拉回來,摔在沙發上。

  e日c看到他這張臉就火冒三丈,這會兒賀清墨還跟他動手,他能忍?站起來就要跟賀清墨動手。

  可惜他站都站的不穩當,哪裡還能揍人?

  被賀清墨輕輕鬆鬆扭著胳膊丟回了沙發上。

  他站起來還要動手,賀清墨已經沒耐性了,冷冷淡淡的開口道:「想打架以後有機會,現在咱們先說正事,說吧,你什麽打算,回m國還是繼續在這裡折騰?」

  「用你管?」e日c顯然不想跟他說話,態度比賀清墨還冷淡,說完又要走。

  「呵,要不是你奶奶在家鬧,你爸跟丟了魂一樣,我管你?」賀清墨冷笑,順手打開手機裡的門禁系統,把門給鎖了。

  本來不打算開口的e日c,試了各種方法都出不去之後,只好回來,狠狠盯著賀清墨,「你這是非法□□,我可以報警!」

  「你報啊!」賀清墨一天沒吃東西,肚子有點餓,丟下這句話後,見e日c短時間是不可能冷靜下來跟他好好說話,自己直接去了厨房。

  好在他有先見之明,讓宋陽從家裡的冰箱裡拿了些樊星準備好了現成的食物放在這邊,這會兒正派上用場。

  他在給自己熱飯的時候,稍微留意了一下e日c的狀况,那孩子發現門打不開之後,第一時間跑去了陽臺上,27樓的樓層順利的讓他放弃從陽台離開的想法,然後滿屋子找手機,大概是想報警。

  不過他的手機昨晚大概在酒吧打架的時候掉了,後來也沒人想起來幫他撿回來,所以,他這會兒肯定找不到。

  走不了,又不能報警,他顯然又完全不想跟賀清墨多說一個字,所以怒氣衝衝的坐在沙發上,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賀清墨瞟了他一眼,默默的在鍋裡多加了一個人的分量。

  雖然這小子是情敵,還就會惹事生非,可到底是親侄子,而且還是個挺可憐的親侄子,真在他這裡餓出毛病來也說不過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