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54章
第53章

  樊星萬萬沒想到男人會在這個時候做這種事情,雖然他們的關係這樣做無可厚非,可是他明天一早還要起床,所以有些抗拒,雙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推了推,可是男人却親的變本加厲,感覺要把他身體裡所有的空氣都抽走。

  他腦子迷迷糊糊的,雙手開始不聽控制,從推拒變成順從,自然而然的伸手抱住了男人。

  男人的大手隔著衣服若有似無的在他的腰間遊走,麻麻的,像是有螞蟻在身上還有心口爬一樣。

  他有些熱,難耐的動了動雙腿,結果,碰到了什麽奇怪的東西。

  他還沒反應過來,只聽男人悶哼了一聲,然後鬆開了他,撐著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幽深的眸子因為某種情緒透著危險的光芒,身上的浴袍也淩亂鬆散,露出了大片的胸膛。

  樊星稍稍回了神,想起自己剛才碰到了什麽,原本就發燙的小臉更是紅透了,面對男人那雙透著占有欲的眸子,心跳如鼓,睫毛輕顫著,清澈的眸子盈盈若水。

  他緊張又害羞,還攀在男人健碩的肩膀上的手不由往回縮,一寸寸下滑,却還沒能離開男人的身體,就被男人的大手一把按住,白晰修長的手被在男人的心口處,能清晰的感覺到男人有力的心跳,而且似乎也有些急促。

  「樊星。」男人低聲喊他的名字,沙啞性感。

  樊星的心跳再次加劇,幾乎能從喉嚨裡跳出來,回應的聲音幾不可聞,「嗯。」

  然後男人低頭再次凑過來,他下意識閉上了眼睛。

  他從未抗拒過這個男人,就算是第一次見面,他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何况是現在他已經確定自己跟對方的心意後呢?他並不想抗拒。

  可是,明天早上要早起呢。

  這個念頭迷迷糊糊的存在於他的腦海中,却幷沒能控制他去拒絕男人,反倒依然順從閉著雙眼,等待著即將發生的事情。

  結果,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停在了咫尺之外,便再也沒凑近。

  他緊張的等了一會兒後,悄悄睜開眼睛,正對上那雙深邃的眸子,那裡面分明燃著火光,但又隱隱多了意思壓抑。

  樊星下意識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麽,男人却忽然凑上來在他的唇上輕輕咬了一口,然後鬆開他翻身坐了起來,順手把自己的手機丟給樊星,「裡面有個視頻,你看一下。」說完下床去了。

  樊星措手不及一頭霧水,「那哥哥去哪兒?」

  男人站在床邊看了看他,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幷不說話。

  樊星下意識順著的動作往下看去……

  賀清墨的浴袍早就散開了,生理上的變化顯而易見,而他居然就這樣毫不掩飾大大咧咧的面對樊星站著。

  樊星連忙撇開臉,不知道該說什麼。

  男人卻還能不要臉的笑,問他:「要不要跟老公一起去洗個澡幫個忙?」

  「我不去!」樊星渾身都紅透了,整個人變成了一隻水煮蝦,慌亂的丟下一句話後,他連忙抓著被子自己裹起來,臉都裹的嚴嚴實實的。

  直到聽到浴室穿來水聲,他才終於從掀開被子,臉紅心跳的狀態還是沒有好轉。

  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賀清墨跟自己一樣都是第一次跟喜歡都人在一起,那男人怎麼就能那麼不要臉。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平復了心情,想起賀清墨讓他看的什麼視頻,這才拿起賀清墨的手機打開視頻,居然是一個記錄房子內部情況的視頻。

  從視頻的介紹來看,是個多層的大平層,內部的裝修風格很清新簡潔,有一個特別大的陽台,戶型也很好,看起來很不錯。

  不過樊星有些奇怪,賀清墨為什麼讓他看這個。

  買房?

  他想問男人,可是賀清墨洗澡花的時間比平時多得多。

  樊星想到他進去前的模樣,剛剛恢復的小臉又有些發熱,他連忙甩了甩頭,不讓自己胡思亂想,注意力全放在視頻上,又看了好幾遍之後,男人終於出來了。

  樊星擔心話題又扯到奇怪的事情上去,連忙問他,「為什麼讓我看這個?哥哥要買房子啊?」

  賀清墨掀了被子上床,「你覺得怎麽樣?」

  「挺好的。」樊星其實對房子也不是太瞭解,他自己沒有這種經歷,看也只能看表面。

  賀清墨笑道:「那就行。這房子離清大很近。」

  「啊?」樊星錯愕了一瞬,隨即明白過來,「哥哥難道是爲了我買的?不用了吧,我周末回去也不麻煩啊,而且哥哥都住慣了家裡,幹嘛要特意往這邊搬?還要浪費錢。我知道哥哥有錢,房子也是不動產,但我真覺得不用。」

  樊星說的也沒錯,賀清墨確實是因爲這兩天的事情,覺得樊星總是這麽來回跑很辛苦。

  他捏了捏小朋友的臉頰,道:「這房子是我一個開發商朋友送的。他之前拿地的時候,我稍微幫了點忙。本來是不打算要的,不過現在倒是有點用了。 」

  「可是……」樊星還是覺得有點誇張了,僅僅是爲了他去學校方便點,就要搬家嗎?

  男人打斷了他,「沒有要搬家,只是想讓你遇到今晚這種情況的時候有個能落腳的地方。」

  「哪可能經常遇到?」樊星嘴上這樣說,心裡却暖暖的,甜甜的,覺得特別開心。不是因為房子,是因為賀清墨真的是個很細心的人,會真的站在他的角度為他想問題。

  「萬一呢?你說今晚要不是我正好過來了,你打算怎麽辦?」

  「就隨便找個快捷酒店不就行了嗎?還省錢!」

  賀清墨簡直哭笑不得,真不明白小朋友爲什麽對省錢這麽有執念,「好了,老公有錢,不用幫老公省。」

  然後在小朋友要反駁的時候,給人按進懷裡,「睡覺,明天早上還要不要去學校了?」

  樊星連忙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三點多了,他當下腸子都悔青了,連忙關燈睡覺。

  結果因爲一直擔心自己睡過頭,所以睡的很不好,早起的時候,盯著一雙熊猫眼出門,見到秦修明他們後,鬱程跟盧梓睿笑的一臉曖昧,加上他嘴巴被賀清墨咬破了一點點,簡直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不過想想,他反正都跟賀清墨結婚了,這種事情解不解釋也無所謂了,關鍵是解釋了,別人也不會相信,他們結婚這麽長時間還什麽都沒發生過。

  其實連樊星自己都有些奇怪,為什麼賀清墨一直都沒有做到那一步呢?

  算了,不到那一步也挺好,反正他自己還是很緊張的。

  而賀清墨這邊也因爲樊星睡的不安穩導致睡眠不佳,但好在他不用早起,所以等樊星離開後,他正好補眠。

  結果好夢還沒開始,手機跟催命似的響了起來。

  他不耐煩的拿起來接聽,季謹急切的聲音傳了過來,「清墨不得了了,寧寧不見了。」

  賀清墨捏了捏眉心有些無奈,「媽,他多大了,難道去哪兒還要人跟著?」

  「你這什麼話?難道他下樓買個早點,我能這麼擔心嗎?他是跑了!」季謹擔心自家大孫子,見兒子這種態度,氣不打一處來。

  不過她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昨晚e日c堅持不去賀家,季謹又堅持不讓他離開,最終雙方妥協,e日c住酒店,就在賀家老宅子旁邊的酒店。

  季謹是親自送人過去的,但還是有些不放心,所以今天一早就從家裡趕過去了,結果,已經人去樓空。

  從酒店的監控看,天還沒亮e日c就已經離開了,背著簡單的背包,帶著棒球帽壓的很低,仿佛不想被人注意到。

  而從那個時候離開後,他就再沒回過酒店,很顯然就是要不辭而別。

  「也許回去了。」賀清墨嘴上這樣說,人已經下床進了洗手間洗漱。他知道自家這個親媽,要是不能確定大孫子的狀況,是不可能讓他睡覺得。

  何況,樊星知道後肯定也會擔心。

  「沒有回去,你大哥二哥已經讓人查了今天所有的航班還有出境記錄,他還沒有出境。而且,信用卡也沒有消費記錄,我昨天看了他的行李,他自己身上也沒錢,你說他能去哪兒?」季謹越說越擔心。

  賀清墨刷牙,口齒不清,「先挂了,我馬上回去。」說完挂斷了電話,加快了洗漱的速度。

  賀清墨其實跟e日c基本沒打過交道,只是早幾年去m國工作的時候,受季謹所託去看過兩次。

  他對e日c不熟,e日c跟他也不熟,所以兩個人都只是例行公事吃個飯,然後問兩句近况,轉身大概就忘了自己還有個侄子或者叔叔了。

  不過賀清墨倒是經常聽季謹數落大哥,說他大哥不關心自己的兒子,把e日c這些年不願意回來的責任的歸結到大哥的身上。

  賀清墨是搞不清楚他們之間到底怎麽回事,不過,他大哥好像也確實不太跟這個兒子聯絡感情,對比別人的父子,他們之間似乎沒有那種親密的父子關係。

  賀清墨原本不太在意這種事情,他覺得他大哥應該能處理好。

  可誰知道,事情就這麽巧,還牽扯上樊星了。

  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e日c那小子闖禍也好,出什麽意外也好,他爸媽怕是要把這筆帳算到樊星頭上去了。

  而且,怎麼說呢?站在情敵的角度,他沒什麼好同情e日c的,但對方畢竟也只是個十八歲的孩子,還是跟他有血緣關係的親侄子,他也希望對方好好的。

  等他驅車趕到賀家的時候,賀清辰已經連國內的航班還有高鐵火車汽車都查了一遍,也沒有e日c購票記錄。

  「這麼說,他還在B市咯?」季謹仿佛看到了希望。

  只要人還沒跑遠,憑藉賀家的人脉關係,一定很快就能把人找到。

  「未必,他也可以打車走,而且一些小型的汽車站特別是短途,未必會要證件購票,他有心不讓我們找他,肯定有他自己的辦法。」賀清墨道。

  「可他沒錢。」賀清辰道。

  「應該有幾千塊,樊星給他的,本來是因爲……」

  「樊星?哦對,還有樊星啊,寧寧他說不定會跟樊星聯繫,我打電話問問樊星。」季謹忽然找到了救星一樣,立刻要撥打樊星的電話。

  「媽,樊星他在上課,而且他肯定不知道,知道一定早就第一時間跟我們聯繫了。你就別爲這事兒找他了。」賀清墨有些不爽。

  已經拿起手機的季謹抬頭看著他,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你說什麽?別打擾樊星?我不打擾他打擾誰?要不是他,寧寧他現在能這樣嗎?賀清墨你別娶了媳婦就什麽都給忘了,寧寧那可是你親侄子。他現在這麽傷心難過,連家人都不願面對,都是因爲樊星!我現在還不能問他一句了嗎?怎麽,合該我們寧寧大老遠爲他回來了,現在下落不明,他還能安心的逍遙自在?」

  「媽,你這話什麼意思?」賀清墨的聲音冷然了幾分,很顯然已經生氣了。

  他就是怕家裡人把e日c的事情牽扯到樊星的身上,結果還真是。

  「我什麼意思你不明白嗎?難道不是……」

  「够了!」

  眼看母子二人要吵起來,一向沉默穩重的賀清安高聲打斷了他們。

  衆人的視綫不由全部聚焦他的身上,只見他坐在沙發上低著頭,雙手交握成拳頂著額頭,「這事兒不怨別人,就算沒有樊星,那小子也會千方百計避開我們的。」

  「為什麼?」季謹問:「我知道你們關係不好,他一直不願回來,可是這些年我們過去看他,他對我跟你爸都特別好,也經常給我們打電話。這次他人都回來了,家門不進不說,還鬧失踪……賀清安你跟我說清楚,到底怎麽回事?」

  「是我!」

  此時一把溫婉的聲音傳了過來,衆人抬頭看過去,發現說話竟然是蘇珊。

  蘇珊剛進門,提著包帶著墨鏡,看不清神情。

  而整個賀家因爲她出現,陷入了尷尬中。

  蘇珊却氣定神閒的走過來,把手提包放在沙發上,低頭取下墨鏡,緩緩開口,「我剛從外地回來,給爸媽帶了點禮物,就想直接送過來,沒想到大家都在。你們很奇怪賀舒寧爲什麽堅决不回來對嗎?我告訴你們吧,是我不讓他回來!」

  客廳裡安靜的連根針掉下來仿佛都能聽的清楚,而所有人的心裡卻無比震驚。

  蘇珊頓了頓,接道:「十年前,我去看過他,告訴他,我才是他爸爸明媒正娶的女人,而他是見不得光的私生子,只要我在賀家一天,我就不許他進這個門。想回來,就得求我原諒他那個下賤的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