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65章
第64章

  兩個人吃完飯後,開車去了市立醫院。賀清墨並沒有進去,只是在車裡面等樊星。

  一個小時後,樊星出來了。

  「陸馳師兄答應了你的提議。」樊星剛才已經跟陸馳攤開來好好談了談,也把蕭家老爺子的態度,以及賀清墨的提議都告訴了陸馳。

  陸馳從頭到尾都很平和,只在聽到賀清墨的提議的時候,稍微楞了楞,然後抬頭看著樊星,似乎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恢復了平靜,點頭同意了。

  如此輕易就接受了,簡直讓樊星覺得驚訝, 「可是我總覺得太順利了。哥哥你沒有親眼看到昨晚他醒過來時候的模樣,那種感覺……我也說不好。但是我本來真以為要花不少時間才能說服他的,我甚至想過這可能是場持久戰。可是他聽完了之後,除了驚訝於你會幫他之外,完全沒有猶豫的同意了。這讓我有些不安,你說他會不會是騙我的?」

  賀清墨輕輕揉了揉他的頭髮,安慰道:「好了,別這麼敏感。他現在需要住院,你讓護工留意他的動向,看看有沒有異常。等他康復後,第一時間帶他去看心理醫生,看他會不會配合。」

  「好吧!」樊星也沒別的辦法,畢竟現在也只是他的猜測,說不定陸馳真的是覺得賀清墨的提議很有道理,所以才答應的呢?

  這樣自然是最好的!

  而如果陸馳是有別的想法,只是表面答應他了,他只需要細心觀察,應該能看出端倪。

  所以他特意幫陸馳換了一個很細心的護工,自己有空也會過來醫院,陪陸馳說話。

  陸馳的狀况挺正常的,護工幷沒發現他有什麽异常的反應,只是每天出門逛逛,閒暇的時候看看書玩玩手機,沒別的事情。

  一周之後陸馳出院了,手腕的傷口有些深,要有一段時間才能完全康復,所幸是左手,似乎沒什麽大的影響。

  樊星提議說去看心理醫生的時候,他也完全沒有抗拒,很爽快的跟樊星約好了時間就去了。

  心理醫生是賀清墨的朋友,在整個B市都特別有名,如果不是賀清墨的關係,單是排號就要排到幾個月後。

  對方是個三十歲上下的男人,叫楊涵,帶著一副框架眼鏡,斯斯文文的模樣,說話溫文爾雅,笑容溫和且極富親和力,看起來會讓人不自知的就卸下了防備。

  樊星覺得這種人真的特別適合心理醫生的職業。

  對方跟賀清墨的關係大概不錯,好像也知道樊星跟賀清墨的關係,所以對樊星很客氣。

  不過就診的過程,樊星是不能參與的,所以短暫的跟樊星寒暄之後,對方還是禮貌的請樊星出去等待。

  樊星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陸馳,擔心他會不會有些抗拒。

  結果陸馳卻看著他笑瞇瞇道:「怎麽,我都進來了,你還擔心我跑了不成?」

  樊星也覺得自己是過於緊張了,於是跟陸馳跟醫生打了招呼之後,轉身出去等著。

  兩個小時後,楊涵送著陸馳出來,交代了一下下次就診的時間後,跟樊星打了聲招呼,便讓人送他們出去了。

  出來之後,樊星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陸馳:「師兄覺得怎麼樣?」

  陸馳看著他笑的有些曖昧不清,「你是要問什麼?要是問那個心理醫生的話,挺帥的,是我喜歡的類型。小星星要幫我牽個線嗎?」

  陸馳的態度讓樊星有些不安,對方好像是刻意在迴避一樣。他的眉眼不由流露出了幾分無奈,「師兄,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好了,我開玩笑呢。」陸馳拍了拍他的頭,笑吟吟的打斷了他,「其實他就是跟我聊天,天南海北的瞎聊,我也不知道他看出了什麽,反正就跟我說下次再來。不過……」

  陸馳歪頭似乎在思索著什麽,想了想才又接道:「你別說,跟他聊天吧,感覺挺輕鬆的,聊完了心情似乎也不錯。」

  此時他們正走在一處林蔭路上,陽光透過樹枝點點散落在陸馳那張過分好看的臉上,樊星瞬間仿佛也能感受到了陸馳此刻輕快放鬆的心情,楞了楞後不由欣慰的笑了。

  陸馳的狀態看著不錯,他想今天這趟真的沒有白來,心理治療對陸馳是真的有用的。

  「不過,據我所知心理醫生都是按鐘收費的,而且價格不菲。小星星你帶我來看這種層面的心理醫生,是想讓我破産嗎?」

  樊星這邊還沒高興完,陸馳忽然頗有些怨念的看著他問道。

  樊星連忙解釋,「沒關係的,楊醫生是哥哥的朋友。他聽說你的情况,表示願意幫忙,幷且不收費。師兄你就安心吧。」

  陸馳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神情莫名嚴肅。

  樊星心一沉,猛然想起陸馳對賀清墨的心思。

  雖然如今陸馳已經知道那三個月跟他在一起的人根本就不是賀清墨,可事實上,蕭禦當初沒辦法得手,非得冒充自己是賀清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陸馳他確實喜歡賀清墨。

  樊星這段時間滿腦子都在想怎麽幫陸馳,却完全忘了陸馳對賀清墨的心思,言語間也從來沒有避諱過提起賀清墨。

  此前陸馳倒是沒什麽,聽到賀清墨也跟沒聽到一樣,可現在忽然冷了一張臉,好像是忍不住要發作了一樣。

  樊星不由在心底暗駡自己粗心,張了張嘴正想解釋,却見陸馳神色忽然舒展,伸手過來輕輕撥弄了一下他的頭髮,語氣輕柔却透著些許的動容,「小星星,謝謝你,謝謝你一直這麽幫我。」

  「啊?」

  陸馳的反應讓樊星措手不及,一時沒反應過來,怔怔的看著他。

  陸馳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在他額頭上戳了戳,接道:「怎麼,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在生氣吧?你以為我傻,誰對我好我都不知道嗎?」

  是啊,他怎麼會不知道誰對他好呢?其實他是最能感受到誰對他好的,因爲這種人真的太少了,樊星就是其中最特別的一個。

  他們一開始認識就是他刻意為之,結果樊星不但沒有生氣,事後還主動跟他打電話關心他。

  那時候陸馳真的覺得樊星單純的有點傻。

  可是跟樊星認識越久,他發現自己就越喜歡樊星的這份單純的傻氣。

  他是真的很感謝樊星,即便他可能最終還是會讓樊星失望,但是他依然感激這段時間以來樊星為他所做的一切,他知道,樊星是真的想要幫他。

  --

  楊涵這邊在送走了樊星跟陸馳之後,就撥通了賀清墨的電話,把陸馳的情况簡單的說了說。

  「表面看起來挺配合,不過,他的情况比看起來嚴重。觸及到他**的部分,他雖然在努力配合我,但顯然有所隱藏。目前不能確定是他自己潜意識在抵觸迴避,還是主觀意願。如果是前者倒還好,如果是後者,就不好辦了。你知道這種問題,病人自己不願跟醫生坦誠相待,我們也很難幫到他。」

  賀清墨的指尖輕輕敲擊著辦公桌,問道:「就你的經驗來看,前者還是後者?」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笑了笑,「這種事情我可不能亂說。」然後頓了頓,接道:「後者。」

  賀清墨眉宇輕蹙,「所以你都搞不定?」

  「你這話說的,我是醫生又不是神仙?他真的不配合,我是真沒辦法。不過,你是知道的,我最喜歡有難度的挑戰。只要他按時來就診,我還不信這個邪了。」

  楊涵看起來溫文爾雅,骨子裡卻是最不服輸的。

  何況他跟賀清墨多年摯交,賀清墨難得有事找他,他自然是要盡力幫忙的。

  「行,那就交給你了。」賀清墨也不跟他客氣,說完便要掛電話。

  那邊楊涵卻又道:「哦對了,這事兒你媳婦也要多幫點忙。就今天跟病人的交流來看,對方似乎對你媳婦很有好感,也很信任。所以,你媳婦平時多跟他交流交流,會對病人有幫助的。」

  楊涵是站在一個醫生的角度在客觀看待這件事情,可是這話聽在賀清墨的耳朵裡,卻略微覺得有些刺耳,他不爽道:「什麼叫有好感?我媳婦,他憑什麼有好感?」

  楊涵失笑,「朋友之間就不能有好感了?你這傢夥怎麽結了婚跟換了個人一樣,變成醋罎子了?好了,不跟你廢話,你今兒耽誤了我多少時間,這些損失我回頭讓財務審核好一幷發給你,記得到時候一分不少打我賬戶上!」

  說完挂了電話,忙著掙錢去了。

  賀清墨却爲陸馳對他家媳婦有好感這事兒鬱悶了好一會兒,直到樊星打電話來,他才想起來約了樊星吃飯,趕忙拿起外套下樓去了。

  此時的樊星正隔著一條馬路仰頭看著對面那棟現代感與科技感融合完美的建築,清澈的眸子裡不由染上了一抹驚艷和隱隱的驕傲。

  原來這就是古未科技,是賀清墨一手創立的商業帝國。

  雖然他以前通過不同的渠道都曾經看到過這個建築,但都比不上他親眼看到來的更讓人欣喜自豪。

  「樊星?」

  此時,一把驚喜的聲音忽然傳進他的耳朵裡,樊星聞聲看去,只見一輛車停在他的身邊,車門打開,走下來的竟然是樊美熙。

  而與此同時,駕駛室的門也打開了,顧永昌也跟著下車。

  兩個人看到樊星好像都很驚喜,特別是樊美熙走上來一把抓住樊星的手,聲音都變了調,「樊星真的是你嗎?是來找賀先生的嗎?媽媽好久沒見你了,真的好想你,跟媽媽吃個飯好不好?」

  樊星輕輕把手抽了回來,輕輕笑著,語氣很客氣,「謝謝,不過我沒空呢。就不耽誤媽媽了,再見!」說完揮了揮手,轉身快步想要離開。

  樊美熙卻追上來抓著他不放手,「樊星樊星你聽媽媽……」

  「放手!」

  此時賀清墨已經到了,看到樊美熙纏著樊星,頓時怒了,推門下車擋在了樊星前面,冷眼盯著樊美熙,聲音冷然若霜雪。

  樊美熙被他的氣勢震懾住了,抓著樊星的手不由鬆開了。

  賀清墨也懶得理他們,拉著樊星轉身上車。

  顧永昌却又跟了上來,「賀先生,抱歉,美熙她只是有一段時間沒見到樊星,有些想念,你別介意。」

  賀清墨回頭看著他,神色無波,語氣淡漠: 「我希望這種事情不會再有下次,好自為之!」

  「好好好,我會勸她的,你放心。」顧永昌態度及其謙恭,陪笑點頭。

  賀清墨不再說話,拉著樊星上車走人。

  「怎麽了?」車開出去一段後,賀清墨發現樊星的神色有些奇怪,靠在座位上,盯著車窗外面的後視鏡發呆。

  賀清墨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能看到漸行漸遠的樊美熙跟顧永昌站在路邊。

  樊星聽到他的聲音,收回了視綫,輕輕嘆息了一聲,搖頭,「沒事,可能是我多心了吧。」

  剛才樊美熙拉住他的時候,他回頭的一瞬間隱約在樊美熙的手腕上看到了一條青紫色的疤痕。

  因爲賀清墨正好來了,樊美熙很快就把手縮了回去,所以,他看的不真切。

  不過算了,不管樊美熙的身上發生了什麽,跟他又有什麽關係呢?

  就算是今天,樊美熙見到他露出那一副久別重逢的模樣,難道是真的想他?才怪!

  十有八九*是因爲賀清墨至今那用一份合同吊著他們,沒有給他們看到實際的好處,他們拖不下去,著急了,想通過他來求賀清墨盡快幫他們。

  樊星輕輕吐了一口氣,搖頭把這件事情丟在了腦後,問賀清墨:「楊醫生跟你聯繫了嗎?陸馳師兄的情況怎麼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