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61章
第60章

  賀清墨抬頭看著他,雙眸中透著淡淡的困惑,這跟男人平時的模樣有些出入,隔著鏡頭看起來樊星覺得有點可愛。

  於是連忙按下快門,把這一幕拍了下來,這才抬頭男人笑的眉眼彎彎, 「我想請哥哥幫個忙。」

  原來他之前在視頻網站上做的那些視頻,人氣不錯,粉絲跟留言也在穩步上漲。

  每天都會有不少人給他留言提一些好的建議,特別是第一個給他留言的粉絲,從留言的語氣來看,應該是個女孩子。

  那個女孩子每次看完了他的新視頻,都會很認真留言點評,給予合理的建議,甚至包括剪輯配樂似乎都有很專業的見解。

  不過對方提的最多的建議就是,希望他每次在做完這些飯菜的時候,能把後續吃飯的過程也錄下來,這樣效果應該會更好。

  事實上樊星也看過同類型Up主的視頻,基本最後都會記錄下吃的過程,確實會更直觀的表現出做出來的食物的美味。

  所以他最近正在認真考慮過這個問題。

  正好此時看到賀清墨吃的特別香,看著特別有食欲,就想讓用賀清墨先出鏡先試試。

  這個出鏡當然不是正面出鏡,要是真讓賀清墨正面出現在他的視頻裡,那他就別想低調的做個Up主,賺錢小錢錢了。

  所以是他打算從側後面找好一個角度,給賀清墨嘴巴到下頜的部位特寫,拍出他在吃就行了。

  賀清墨當然是不介意的,樊星讓他正面出鏡他都樂意,反正他又不在意公開結婚的消息,所以非常配合。

  樊星拍好後,就迫不及待抱著電腦開始處理視頻,連賀清墨上樓去了都沒注意到。

  原本他這周要發的視頻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只要加上最後賀清墨吃飯的部分就行。

  不過爲了確保網友們絕對看不出吃飯的人是賀清墨,他還是做了一些虛化處理,然後因爲時常的關係,前面做飯的部分也要縮减一些。

  等時長處理好了,他覺得背景音樂似乎也需要換一下,又開始找適合的音樂。

  於是賀清墨洗完澡後,還接了個工作電話,依然沒看到小朋友上樓。

  他下樓就看到小朋友還趴在電腦面前,聚精會神,儼然是忘了現在早已經過了淩晨了。

  男人有些無奈的搖頭,走過去要沒收電腦。

  樊星這才回神,回頭看到男人穿上浴袍站在身後,神色有些嚴肅。

  他連忙乖巧的道歉,「對不起哥哥,我忘了時間了。再等我一會兒好不好?我想今晚把這個視頻發出去。」

  小朋友清澈的眸子看著男人撲閃撲閃的眨著,粉櫻的嘴唇微微嘟著,聲音軟軟糯糯,濃密的睫毛跟蝴蝶的翅膀一樣顫動著。

  男人本來板起臉來,是想拿出點一家之主的氣勢,把還在長身體的小朋友熬夜的壞習慣改過來,結果看到小朋友如此甜軟的模樣,頓時裝不下去了,只覺得喉嚨乾澀的很,幽深的眸子沉了沉,閃動著難以言說的情緒。

  樊星原本巴巴的看著他,希望男人不要沒收自己的電腦,結果對上男人的眼睛,驀地一下覺得臉頰發燙,不由垂下了眼簾,却依然無法忽視掉男人毫不掩飾的眼神。

  他的小心臟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抓著鼠標的手不由握緊了幾分。

  他只是覺得拍下的男人吃飯的視頻看起來真的很成功,所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傳到網上看看效果,所以才輕言軟語跟男人商量,却不知道爲什麽本來還一臉嚴肅的男人忽然跟變了個人一眼,看著他的眼神仿佛要吃了他一樣。

  他臉皮薄,就算跟男人心意相通,可面對男人如此具有侵略性的眼神時,他還是會不由自主的緊張,難爲情,不敢與男人對視。

  男人的視綫從他因爲羞澀而染上淡粉的臉頰上滑落到他緋紅的耳垂上,乾澀的喉嚨不由動了動,吞了吞口水,眸子愈發深邃,却最終只是附身過去,握住小朋友緊張的手,輕輕捏了捏,嘴巴凑到樊星的耳畔輕聲低語,「十分鐘,要不老公會生氣的。別忘了,明天還要跟老公約會呢。」說完,竟直接把人鬆開,轉身上樓去了。

  樊星的心臟撲通撲通跳的更快了幾分,等他稍稍平靜下來的時候,男人的背影已經消失在樓梯口了。

  他抬頭看著空蕩蕩的樓梯,微微有些失神。

  他還以為男人會……

  不對不對不對!

  他連忙甩了甩頭,把腦子裡不合時宜的畫面丟開,告訴自己這樣才最好!

  然後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視頻上,畢竟男人只給了他十分鐘,所以他要加快進度。

  好在本來也做的差不多,只要加一個背景音樂就行,所以他順利的在十分鐘之內完成了視頻,幷且上傳到了網站上,隨後他關上電腦上樓洗澡去了。

  躺在浴缸裡的時候,他才猛然意識到自己剛才好像忽略掉男人言語中了另一個重要信息--明天要約會!

  他楞了楞,才拍了拍額頭反應過來,其實前幾天賀清墨好像跟他說過的,他居然因爲這兩天太忙給忘掉了。

  現在忽然想起來,居然有點緊張,以至於他洗完澡躺在床上後,怎麽也睡不著,腦子裡全是「約會約會約會」。

  他甚至真的緊張到開始認真思考明天要穿什麽衣服出門。

  他覺得自己有些奇怪,分明跟賀清墨都結婚了,一個屋檐下住著,一張床上睡著,現在居然會因爲男人說明天要約會而緊張的睡不著。

  嗯……也不完全是緊張,當然還有……期待。

  他沒有談過戀愛,自然是沒跟人約會過,跟賀清墨也是先結了婚才有感情,似乎不用談戀愛直接就進入了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婚後生活。

  不過,他以前真的幻想過跟喜歡的人約會的情景,當然也沒什麽新意,基本上就是吃飯看電影,似乎大家談戀愛約會也基本上就是這一套流程。

  他在想,賀清墨會不會也是這樣安排的。

  說不定也是,畢竟這男人也沒有談戀愛的經驗,肯定也沒有什麽別出心裁的約會心得。

  樊星這般想著忽然不緊張了,還覺得心情頗好,忍不住埋著頭在男人的胸膛上笑了起來。

  然後摟在他腰上的大手不輕不重的捏了一把,男人透著威脅的聲音從他的頭頂傳了過來,「不睏啊?老公陪你做運動?」

  樊星楞了楞才反應過來是什麽意思,連忙搖頭,「不不不,我困,睡了睡了!」然後乖乖閉上眼睛逼著自己睡覺,再不敢動一下。

  因爲睡的太晚,第二天早上樊星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賀清墨幷不在床上。

  樊星起床洗漱好下樓才驚訝的發現男人居然已經把早餐準備好了,雖然已經快到吃午飯的時間,但確實是一桌子早餐。

  基本上都是樊星早就準備好的半成品,加熱一下就能端上桌的。

  但是因爲賀清墨在家務事上的技能真的很有限,所以基本上只要樊星在家的時候,這種事情都是樊星做的。

  所以一覺睡醒了,看到男人挽著袖子在厨房裡忙碌的身影,樊星有些恍惚。

  「起來啦?過來吃早飯,一會兒我們出門。」男人聽到動靜抬頭看了過來。

  說話的時候,他已經把盛好的粥放在樊星習慣坐的位置上,然後給自己也盛了一碗。動作居然特別自然,甚至還有些熟練。

  樊星站在旁邊看著他,然後嘴角忍不住上揚,彎出很好看的弧度,走過去從男人手中接過筷子,溫軟的誇贊道:「哥哥真的越來越能乾了。」

  畢竟以前的賀清墨進厨房也只是開冰箱拿水,連鍋跟鍋都分不清。

  男人劍眉輕挑,神色頗有些得意,「主要是媳婦教的好。」

  樊星本來心裡軟軟了,是有些感動的,因爲他知道賀清墨的變化是自己帶來的,結果男人一開口就沒個正經,鬧的他連感動都沒時間體會,衝男人做了個鬼臉,低頭吃飯,心裡却還是甜絲絲的,覺得今天的早飯格外可口。

  早飯過後,樊星上樓換衣服準備出門。

  他站在鏡子前,真的稍微花了五秒鐘的時間思考了一下要穿什麽,不過最後還是隨便換了一件,因爲他的衣服都差不多,都是簡單休閒款的,穿哪件都差不多。

  下樓時賀清墨已經站在門外等他。

  因爲今天不用去公司,男人沒有穿正裝,一身休閒款的軍綠色的中長款風衣,裡面是簡單的白色t卹,襯的他身材愈發的修長挺拔,又多出了一絲少見的陽光與隨意,跟平素給人的那種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總裁的形像很不一樣。

  關鍵是,真的好好看!

  樊星忍不住多瞟了兩眼後,不由低頭看了看自己,半舊的衛衣加牛仔褲配上白色運動鞋……

  嗯……配不上的感覺。

  上樓換衣服?

  這個念頭剛在他腦子裡冒出來,男人就已經上手給人一把拉出去了,「想什麽呢?路上要耽誤點時間,你慢慢想。走啦!」

  說著就拉著樊星出門上車了,很顯然完全沒覺得樊星這身穿著有什麽問題。

  樊星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在意這件事情,以至於上車後好一會兒才發現他們是在一路往郊外開。

  而且從剛才賀清墨的話中聽來,好像他好像要開上一段時間的車一樣。

  樊星倒有些好奇了,忍不住問他,「我們這是要去哪兒?很遠嗎?」

  不說好的是約會的嗎?約會不應該是出去隨便逛逛壓壓馬路吃吃東西看看電影嗎?樊星想。

  男人扭頭看了他一眼,還順手捏了把他白晰的臉頰,笑道:「去了不就知道了,還怕老公把你賣了?」

  樊星當然知道自己不會被賣,不過車開到了城外,還越開越遠,路邊的風景從高樓林立變換成自然風景之後,他越來越困惑了。

  怎麽感覺不是約會是要出遠門的樣子?

  就在他懷疑賀清墨可能沒談過戀愛,沒有經驗,搞錯了約會的意思的時候,車停下了。

  樊星不由偏頭從車窗外看出去,就見他們正置身在一座不算高的山脚下。

  額……

  所以賀清墨說的約會是爬山?

  樊星一邊覺得意外,又一邊暗自慶幸自己穿了一雙非常舒服合脚的鞋,一會爬山不會累。

  「下車吧。」賀清墨拍了拍他的頭提醒了一句,然後解開安全帶推門下車。

  樊星也連忙跟著推門下車,撲面而來的空氣透著城裡面沒有的清爽感,讓人不由神清氣爽。

  樊星雖然有些意外這樣的行程,不過他覺得自己挺喜歡的,下車之後更喜歡了。

  這裡風景美環境好,這個季節雖然已經有些凉意,早晚有些冷,但是中午的時候秋高氣爽,待在戶外吹吹風曬曬太陽,感覺特別舒服。

  關鍵是,沒什麽人,清淨,也不怕賀清墨太有人氣被人認出來。

  下車後,賀清墨卻並沒有拉著他爬山,而是順著山腳上一條小路環山而行。

  山腳下的一些農田種著各種各樣的蔬菜瓜果,樊星覺得新奇。

  他雖然喜歡做飯,也認識各種蔬菜,但是沒見過種在地裡面的,所以難得見到,就忍不住開始一種一種的辨認。

  偶爾認錯了,遇到除草的老人家還會笑呵呵的糾正他,然後他就笑著跟對方道謝。

  就這樣繞著山脚下走了半圈,他居然也不覺得累,賀清墨拉著停下來的時候,他還有些意猶未盡,不解的看著男人,「怎麽不……哎?」

  結果疑問還沒說出口,就被眼前的景色給迷住了。

  原來在山的另一邊有一個不大的湖泊,湖水很清澈,岸邊都是紅葉樹,這個季節一片火紅,倒影在湖水中,簡直美成了一幅畫。

  「這是什麼地方?風景這麼好,怎麼會沒有遊客?」樊星驚嘆之餘又有些意外。

  畢竟現在但凡週末任何地方都會人滿為患,何況是這麼一個距離市區不遠,還山清水秀的地方。

  沒遊客根本說不過去。

  可是他們一路過來,除了菜田裡除草的菜農,幾乎沒遇到別人。

  「私人地方,一個朋友準備在這裡建一個度假酒店,買下來了。」賀清墨隨口接道,然後拉著樊星往湖邊走去。

  到了跟前樊星才看到岸邊停靠著一艘小船,不大,但是兩個人坐上去卻很寬敞。

  他被賀清墨拉上去後,還沒搞清楚情况,男人就遞了根船槳過來,笑著看他,「劃過去?」

  樊星楞了楞,一時有些犯難,因爲他不會划船,不過對上男人含笑的眸子,他忽然就不擔心了,接過船槳開心的點頭,「好,我們劃過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