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72章
第71章

  因為樊星懷孕,過年去國外陪奶奶的計劃只能取消了,賀清墨不答應不說,賀家一家子也一樣,恨不得把他當大熊猫供著。

  要不是賀清墨堅决反對,季謹都要住在家裡不走了,說什麽生孩子她有經驗,是要親自照料樊星。

  其實她哪裡會照顧人?聽賀清墨說,當初他們哥幾個出生後,季謹基本沒沾過手,全都是月嫂保姆在照顧。

  也就現在隔代親,不管對馨馨還是eric那都是心疼的不行。

  當然,也包括樊星肚子裡的這個。

  而且樊星這個又格外不一樣些,畢竟之前她之前已經放弃賀清墨了,誰想到樊星不僅乖,還能幫他們家生個大胖孫子,這下可不高興壞了,連先前因爲eric的事情,心裡對樊星那一點點小埋怨也忘的幹乾淨淨,整天想著法子給樊星補身體,經常在家裡燉好了各種補品,不辭辛勞的送過來。

  樊星的如今口味又很特別,根本吃不了那些東西,一吃就吐,所以幾次三番勸她不要那麽麻煩,但是沒用,她就是願意這麽麻煩,樊星也只好隨著她高興了。

  其實高興的不止是賀家,樊星打電話把這個消息告訴奶奶的時候,奶奶也開心的不得了。本來奶奶已經開始數著日子等他過去了,結果一聽說他懷孕,立刻就不許他去了,讓他好好在家裡待著保養身體。

  樊星的身體好著呢,要不是查出來懷孕了,他這會兒早已經飛奶奶身邊去了。

  但就因爲他的性別,大家都太緊張了。

  他能理解,也沒有反對,可是,心裡卻很難受。

  他從小到大都沒跟奶奶分開過,這次一別半年,他其實特別想奶奶,每次他都會告訴自己,等寒假就能回去了,就能見到奶奶了,給自己一個盼頭,可誰知道,終於到了寒假,他却去不成了。

  見不到奶奶不說,想到奶奶一個人在國外過年,還是醫院這種冷冰冰的地方,他就心疼不已。

  賀清墨自然也是能看出他的心思的,於是提議,「接奶奶回國吧。我問過了,奶奶現在的情况還算穩定,坐飛機完全沒問題。而且我覺得奶奶可以留在國內,國內現在的醫療水平完全沒問題。」

  樊星知道他是好意,所以輕輕軟軟的跟他道謝,可神色却有些暗淡,「謝謝哥哥,可是……奶奶不會回來的。」

  男人幽深的眸子沉了沉,握著他的手輕聲問:「方便問為什麼嗎?」

  樊星低頭不說話,賀清墨只能看到他低垂的睫毛在微微顫動,他善解人意的接道: 「不想說就不說。」

  樊星抬頭看著他,清澈的眸子裡透著些許的掙扎,「哥哥,我……」

  「好了,不用勉强自己,我就隨口一問。」男人不願見他這般模樣,更不願勉强他,所以搶先打斷了。

  樊星的眼睛輕輕眨了眨,濃密的睫毛宛如蝶翼般抖動著,眼底的掙扎竟漸漸散去,化為無比的確定。

  他看著男人,聲音也堅定了,「是哥哥的話,不勉强的。奶奶不願意回來,是覺得沒臉回來。」

  賀清墨不由也露出了詫异的神色,「怎麽說?」

  樊星接道:「哥哥之前跟我一起去了祝家村,應該知道奶奶培養出我爸爸很不容易,而且那裡的人,也都覺得爸爸很有出息,對不對?」

  「你爸爸確實很有出息。」賀清墨道。

  在那個年代的農村,能培養出一個名牌大學生已經很不容易了,樊星的爸爸不但如此,還拿到了國外名牌大學全額獎學金,之後還留在了國外,甚至連家人都帶過去,足見他是非常優秀的。

  樊星點頭,「嗯,我也覺得是。但是……」樊星頓了頓,才又繼續道:「他最終還是讓我奶奶失望了。就在我一歲的時候,爸爸他失手……殺了一個人。」

  賀清墨的瞳孔不由放大了幾分,他之前讓宋陽調查過樊星,可是當時調查的結果是,他爸爸在他小時候意外死了。

  直到前些天他聽到樊星說十二歲去認屍,他才知道調查結果有出入,但是他怎麽也想不到,出入這麽大。

  他們去祝家村的時候,那裡的人說樊星很他爸爸,一個跟樊星很像的人,怎麽可能會失手殺人?

  樊星知道他的疑惑,只是輕輕搖頭,「其實具體是什麽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那件事情之後,爸爸進了監獄,媽媽離婚回國,奶奶一個人撫養我,從來不提他。我後來大了,問她爸爸媽媽去哪兒了,她總說都死了。我是十來歲的時候才知道我爸爸還活著,在坐牢。我是有一次沒去學校,偷偷跟著奶奶到了監獄,才第一次見到爸爸。」

  「奶奶總跟我說就當沒生過這個兒子,但是她自己其實每個月都會去監獄看爸爸。但是……卻始終沒有原諒爸爸,直到爸爸在獄中被……」

  樊星喉嚨好像被什麽卡住了,不自知的清了清嗓子,「奶奶她不願意回來,她不想別人在她背後說三道四。其實我知道,她是不想讓那些以前誇爸爸的人如今瞧不起爸爸。所以不管這些年,我們在國外過的怎麽樣,她都咬緊牙關撑著,從來不提回國的事情。」

  賀清墨聽完只覺得心臟好 像被一隻手給緊緊的攥住,不痛,但有些呼吸不順暢。

  他猜測過樊星的爸爸各種死因,因爲他不想讓樊星去回憶那段過往,所以不曾追問過,但他怎麽也沒想到真相竟然這麽殘忍。

  樊星沒說完,但是他已經知道了,在監獄裡被人打死的。

  本來亞裔在國外就會受到各種不公平的對待,何況是監獄那種地方?

  賀清墨簡直不用想就知道在監獄裡的十一年他爸爸經歷了什麽,其實樊星也知道,他只是不讓自己去想而已。

  賀清墨總是很心疼樊星,因爲他知道樊星過的不容易,可他不知道他的樊星心中究竟還藏著多少這樣可怕殘酷的回憶。

  他忍不住想擁抱樊星,樊星却搖頭,輕輕摸了摸他的臉,聲音平靜异常:「不要為我擔心,我沒事。其實凶手已經得到應有的懲罰了,背判處了死刑,而且當年就執行了。雖然這樣的結果沒辦法讓我爸爸死而復生,可是已經最好的結果了。我雖然難過,可畢竟已經過去很久了。而且,哥哥你一定不知道,我只見過我爸爸三次,每次還都隔著很厚的玻璃。到如今,我甚至有時候都想不起來他的樣子了。」

  可依然在說起他的死的時候,心痛難過,對不對?

  這句話在賀清墨的舌尖打了個來回,被咽了回去。他知道,樊星是口是心非了,同樣也知道,有些事情絕對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的。樊星心底的這段過往,終究還是需要時間慢慢去撫平。

  所以他只是輕輕抱住樊星,撫摸著他的後背安撫著不再說話。

  樊星懷孕之後特別嗜睡,心裡分明有心事的,結果靠在男人身上,聽著男人有力的心跳聲,不知不覺得就睡著了。

  一覺醒來已經第二天上午了。

  賀清墨已經起床了。

  樊星覺得自從發現他懷孕之後,這個男人沒以前那麽愛睡懶覺了,經常他起床了,下面的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而且還因爲不放心他一個人在家,已經好幾天沒去公司了。

  樊星覺得他真的太小心翼翼了,就好像自己是紙糊的,風一吹可能就散了,所以要時刻守著。

  這樣可不行,今天一定要讓他去公司!

  樊星這般想著,掀了被子準備起床,手機却響了,還是奶奶打過來的。

  他連忙接通了,「奶奶,早啊。」

  「早什麽早,你那邊也都太陽曬屁股了吧,還沒起呢?」奶奶笑駡。

  樊星笑,「嗯,剛睡醒,正準備下樓去吃早餐呢。」

  「那我就不耽誤你時間了,就跟你說一聲,我準備回國了。你快去吃飯,別餓著。」奶奶說完就要挂電話。

  「奶奶你別挂,你剛才說什麽?你要回來?真的假的?」樊星腰都不自覺地挺直了,神情比上專業課的時候都認真,生怕自己聽漏了一個字。

  電話那頭的奶奶忍不住笑了起來,「真的。小賀那邊在安排,手續辦好後就回去了。你啊,也別總是愁眉不展了,知不知道?」

  樊星楞了楞,隨即笑開了花,「嗯,好,奶奶回來我當然開心了,從現在開始我就一直笑,好不好?」

  「臉笑僵了我不管啊。好了,別貧了,快去吃飯,現在肚子裡還有個人呢,一頓都不能少了。」

  「好,我這就去,奶奶再見。」

  挂了電話,樊星的心情好到了極致,洗漱都來不及,下床就要往樓下跑,正好被進門的賀清墨抓了個正著。

  男人二話不說給人按在床上打了頓屁股,嚴厲的警告他不許跑!

  樊星心情好,而且賀清墨下手也不重,就是意思意思的表達一下自己的意見而已,所以樊星完全沒在意,順勢抱住男人,在他的嘴巴上親了一口,聲音軟糯清甜,「謝謝哥哥,哥哥是怎麽說服奶奶的?什麼時候的事兒?」

  明明昨晚賀清墨還在跟他提議,而且在樊星看來,是根本不可能說服奶奶的,結果一夜過去,奶奶居然答應回來,而且聽口氣似乎還挺開心的。

  賀清墨前一秒還在爲他沒輕沒重生氣,後一秒又被親的沒脾氣,甚至很受用,於是順便抱著人又啃了幾口,這才捏了捏小朋友的臉頰道:「不用說服啊,我就打了個電話告訴奶奶,說你因爲想她愁眉不展,奶奶立刻就答應了。」

  「這麼簡單?」樊星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賀清墨點頭,「就這麼簡單。其實是你想多了,奶奶他這麽多年不回來,與其說是爲了你爸爸,不如說是爲了你。」

  樊星不由楞住了,隨即忽然覺得鼻子有些泛酸。

  是啊,賀清墨說的沒錯,他一直以爲奶奶不願意回來是不想被人知道爸爸的事情,讓人看不起爸爸,其實奶奶最怕的應該是回來後他被人指著脊梁骨駡他是殺人犯的兒子吧。

  樊星輕輕咬著嘴唇,心裡既覺得幸福溫暖,又覺得有些難受。

  賀清墨揉了揉他的頭髮,輕聲道:「都過去了,現在不是都好了嗎?」

  樊星抬頭看著男人,嘴角不由彎出了好看的弧度,笑的眉眼彎彎。

  是啊,都好了,奶奶的身體在康復,他不用擔心付不起醫藥費,而他結婚了,懷孕了,不久的將來會生下一個可愛的寶寶。

  多好!

  而給他帶來著一切的正是眼前這個男人,賀清墨。

  他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內心是充滿絕望的,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從此要走向一條不歸路,何曾想到,這麽個外界風評很爛,還隨隨便便就找人結婚的男人竟成了他生命裡最重要的愛人。

  人生的境遇有時候就是這麼奇妙。

  他伸手環住男人的脖子,輕聲在男人的耳邊鄭重的開口道:「遇到哥哥真好。」

  m國那邊的手續辦的很快,所以樊星的奶奶在過年前幾天的時候終於回到了闊別了二十多年的祖國。

  祖孫二人一別半年,見面真是有說不完的話,不過奶奶的身體還在調養,長途飛行下來急需要休息,所以樊星只能先把人送去了醫院。

  奶奶現在的情况雖然穩定,但是幷不能出院,白天可以在醫生的允許下出來一會兒,但是晚上一定要回去。

  不過到底是回來了,醫院離家裡也不遠,要見面隨時都能見到,比之前方便太多了。

  所以樊星白天沒事就往醫院跑,奶奶身體狀况不錯的話,他就會徵詢醫生的意見,醫生同意他就帶奶奶出去走走,帶奶奶看看國內這些年的變化。

  可是,正月二十九的時候,奶奶的病房裡却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樊美熙。

  樊星不知道對方是怎麽知道奶奶回國的,而且在樊星的記憶中,樊美熙跟奶奶的關係緊張到了極致,奶奶每次見她都有種恨不得跟她拼命的感覺,而樊美熙對奶奶也從來不客氣,否則也至於在奶奶生病的時候,她明知道沒錢奶奶會死,也依然不願幫他。

  所以樊星覺得,就算樊美熙知道奶奶回來了,也不應該主動來看望奶奶。

  可事實是,樊美熙確實來了,而且還帶了很多營養品,甚至在面對奶奶的激烈言辭的時候,她也幷沒有像以前一樣駡回去,然而始終陪著笑臉,一句難聽的話也沒說。

  樊星明媚的眉宇深鎖,覺得有些頭疼。樊美熙這是知道從他這裡下手沒希望了,所以要奶奶幫忙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