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62章
第61章

  不得不說,划船是個技術活,不會的人真的很難掌握技巧。

  而樊星跟賀清墨兩個人都不會,拿著船槳在水中一通劃之後,小船根本就不往前走,一直在原地轉圈圈。

  這跟賀清墨之前想的不一樣。

  他看別人劃的時候,覺得挺簡單,又不想多個外人在,打擾了他跟樊星的二人世界,所以想著自己動手。

  結果……

  「要不……」賀清墨生平第一次覺得有些尷尬,「我們找別人來劃?或者,繞著湖走過去也行。」

  「啊?為什麼?」樊星還在努力找方法,完全沒發現男人的尷尬,抬頭不解的看著他,「我覺得很好玩啊,而且我好像快要找到感覺了。哥哥你也要劃啊,快快快!」

  說著等不及去抓賀清墨的手,讓他跟自己一起劃。

  賀清墨詫異的看著他,陽光散落在他白皙粉嫩的臉上,他笑的明媚燦爛,透著少見的孩子氣。

  樊星一直很愛笑,笑起來梨渦清淺,特別好看,但這是賀清墨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這種透著童真的笑容,從他的身上看到這個年紀的男孩子該有的貪玩較真。

  男人的眼底,一抹欣慰的笑意漸漸化開了。

  他以為這是他策劃的一次失敗的約會,沒想到竟是意外之喜。

  他沒再想著去找人來幫忙,跟樊星一起開始摸索著划船的技巧。

  好在兩個都是聰明人,終於被他們找到了竅門,晃晃悠悠給小船劃了出去。

  樊星興奮不已,聲音裡透著藏不住的歡快,「哥哥,我們太厲害了!你看到沒有,我們的船在往前走,後面的山是不是離我們越來越遠了?」

  哪有?這個湖才多大?就算到他們站在河對岸,離那那座山也就一百多米。

  但是樊星的心情不一樣,所以眼睛看到的景像也是不一樣的。

  男人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覺得此時的樊星渾身上下蒙著層微光,像隻快樂的精靈,幸福,美好。

  男人忽然想到什麽,放下了船槳,拿起手機打開相機,調到自拍模式,一手摟住樊星的肩膀,自己靠過去貼近樊星的臉,哢嚓一下拍了張合影。

  樊星怔了怔,隨即才反應過來男人做了什麽,不過他此時的興致都在划船上,所以沒騰出精力去管,而且他發現賀清墨不劃之後,船又開始在原地轉圈圈了,所以連忙抓著男人的胳膊提醒,「哥哥哥哥,你也要劃……」

  「不著急。」男人拿走他手中的船槳,順手把剛才拍的照片遞過來,笑道:「來,先看看老公帥不帥。」

  樊星被他不要臉的話逗的無話可說,接過手機看了一眼,原本覺得不過是張自拍照,有什麽好看的,結果目光却不由被照片吸引了。

  他是第一次在同一個畫面中看到自己跟賀清墨,除了結婚證上那張他緊張到笑容近乎是畫上去的證件照。

  男人摟著他的肩膀,歪頭貼近他,而他明顯狀況外,根本就沒有看鏡頭,但是臉上卻眼洋溢著開心甜蜜的笑容。

  任何一個人看到這張照片都不會懷疑,照片中的兩個人此刻是開心的,幸福的,甜蜜的。

  樊星的嘴角不由上揚,聲音輕軟低喃:「嗯,帥的。」

  男人有些意外,原本不過是隨口一句玩笑話,却沒想到樊星真的會回應,而且,是發自內心的覺得他帥呢。

  男人心情大好,拿過手機,「既然老公這麼帥,做為頭像吧。」說話間,他修長的指尖點了幾下,樊星的手機便有信息進來了。

  然後不等樊星說話,男人就自顧自的把樊星的手機拿過去,真的要把兩個人的合影設成他的微信頭像。

  樊星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臂,巴巴的看著男人,「哥哥,別了吧,這不等於公開了嗎?」

  賀清墨挑眉看了他一眼,幷不說話,手上的動作却完全沒有停下。

  樊星伸手想去搶,但是男人側過身擋著他,他要是真的撲過去搶,船說不定會翻掉,所以只好趴在男人的肩膀上輕言軟語的跟男人撒嬌,「哥哥,不要換好不好?我課也已經很重了,公開的話,我還要應付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哥哥都不心疼我的嗎?」

  男人回頭捏他的臉,笑道:「你啊,就只會在幫自己求情的時候這麽會撒嬌。」說完拿起手機在他面前揚了揚,「自己看看。」

  樊星自動忽略了男人的前一句話,眼睛盯在手機上,這才發現男人幷沒有用兩個人的合影做他的頭像,而是單獨截下了他自己的臉。

  雖然,連同他肩膀上男人的那隻手一起截下來了,讓人一眼就看得出這是合影,而且樊星跟旁邊這個人的關係一定不一般,但是,沒關係。

  樊星只是不想讓人知道他是跟賀清墨在一起,幷不是要隱瞞自己有男朋友或者老公。

  反正也不可能有人因爲那隻手就推斷出旁邊的人是賀清墨,所以他是不介意換上這個頭像的。

  樊星乖的很,摟著男人的脖子凑過去在男人的臉上親了親,「哥哥真好!」

  男人顯然很受用,把手機還給他。

  這一番折騰下來,已經三點多了,兩個人又費了點功夫把船劃到對岸,上岸後樊星才發現穿過岸邊的紅葉樹,對面竟然是一片碧油油的草坪,修剪的很平整。

  草坪上有些零零散散的人鋪著餐佈在野餐,還有小朋友在草坪上踢球玩游戲,看起來很輕鬆愜意。

  樊星不知想起了什麽,回頭去看賀清墨,就見男人已經找了塊空地,打開了背了半天雙肩包,從裡面拿出了一塊餐布鋪在地上,然後從包裡面拿出了各種各樣的吃的喝的,那架勢,顯然也是來野餐的。

  下車時候,樊星看到賀清墨背著雙肩包,覺得有些意外,因爲他從來沒見賀清墨出門帶過東西,不過想著畢竟是在郊外,水總是要帶上幾瓶的,總不能拿在手裡,所以背個包也正常。

  卻怎麼沒想到,竟然是為野餐做的準備。

  樊星的心底微微顫了顫,看著男人的側臉發楞,巧合嗎?他想。

  隨即又甩了甩頭,丟來奇怪的念頭,跑過去幫忙。

  賀清墨選的這個地方不錯,在草坪的邊緣,離其他人很遠,而且還有一棵粗壯的大樹遮擋,除非有人特意走過來,否則是不可能看清楚他們的,這樣就不用擔心有人認出賀清墨來。

  關鍵是這個位置風景還很好,前面是湖光山色,後面是人間烟火。

  兩個人十點多吃了早飯出門到現在,肚子早已經咕咕叫了,所以賀清墨背的一包吃的很快就被解决了。

  此時天色已晚,氣溫開始下降,其他游人都開始收拾東西叫上孩子準備回家,就只有他們兩個却吃飽喝足懶得動,甚至不想說話,就只是坐在那裡吹著風,看著風景,仿佛時間靜止了一樣。

  但是時間沒有靜止,太陽西沉,夜色開始籠罩大地,對面的山水也開始變得模糊。

  男人拉著樊星起身,「我們也走吧。」

  樊星被他拉著穿過草坪走遠了,還忍不住回頭去看了一眼。

  這算郊遊吧,這算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郊遊吧。

  小時候,他沒有那個條件周末一家人開車出去踏青郊游野餐,連學校組織的各種類似的活動,他也因爲不想被欺負都會自己主動退出。

  他總是告訴自己,郊遊有什麼意思?不過就是換個地方吃飯,而且很多都是零食簡餐,根本不如家裡做的好吃。

  直到他大了之後,發現自己莫名就很喜歡的那首描述一家人出門郊游情景的民謠的時候,他才知道是喜歡的,嚮往的,只是沒機會去而已。

  所以,今天,賀清墨是故意的嗎?

  是知道他心裡一直有缺憾,所以安排了這場不一樣的約會的嗎?

  樊星好幾次忍不住想問男人,卻最終又什麼都沒問。

  其實沒關係的,不管是有心的還是無意的,樊星都覺得喜歡。

  而且他覺得這種時候,還是不要提自己以前的經歷,說不定會影響賀清墨的心情。

  約會嘛,就要開開心心的。

  可是接下來男人的行爲,却讓他好容易壓下去的情緒翻江倒海的涌了上來。

  男人居然帶著他來到了游樂場。

  這個時間,游樂場已經不營業了,可是游樂場的工作人員竟然都還在崗,看到他們過去,工作人員也不意外,打開門讓他們進去了,所有原本已經停下來的娛樂設施幾乎在同一時間全部開始運行。

  「白天包場太引人注意,你肯定不願意,所以只好晚上來了。怎麼樣樊星小朋友,想玩什麼?老公全程陪同。」男人回頭問他。

  卻見樊星的神色有些奇怪,清亮的眸子從每一個娛樂項目上掃過,竟透著淡淡的迷茫。

  男人心一沉,上前扶著他的肩膀,低頭看著他的眼睛,輕聲問:「怎麽了?」

  樊星的眼睛眨了眨,迷茫散盡,他抬頭看著男人的眼睛,聲音幾不可聞,却藏不住感動,「哥哥,謝謝,謝謝你。」

  他知道了,賀清墨哪裡是要約會的?根本就是想彌補他童年的缺憾。

  根本就不是什麽巧合,就是這個男人的精心策劃。

  賀清墨這才鬆了一口氣,剛才看樊星的模樣,他還以爲樊星對游樂場有什麽不好的記憶,原來小朋友只是感動了。

  他輕輕捏了捏小朋友的手,輕聲笑道:「謝謝可不是嘴上說的。走吧,你既然想不到要玩什麽,就先陪老公去玩個跳樓機好了。」說完拉著小朋友直奔跳樓機去了。

  樊星的感動之情,被眼前的跳樓機瞬間嚇的烟消雲散,不管男人怎麽拉他,他死活抱著旁邊的柱子不撒手,可憐巴巴的求男人,「哥哥,我不敢,我們還是去玩碰碰車吧。」

  「碰碰車都是小孩子玩的,你多大了?」男人逗他。

  「我也是小孩子,我就要玩碰碰車!」樊星難得耍起了無賴,反正堅决不玩跳樓機。

  賀清墨本來也只是逗他玩,見他是真的怕,也不鬧了,帶著人去玩別的。

  樊星對那種過山車之類坐上去就要尖叫的項目都沒興趣,挑的都是賀清墨嘴巴裡小孩子喜歡的玩,唯一刺激點的是海盜船,還是被賀清墨騙上去了

  下來後他頭暈乎了半天,氣得他抓著賀清墨手輕輕咬了一口,心裡憤憤的想:騙子,說什麽跟蕩鞦韆一樣,哪裡一樣了?

  男人見他臉都白了,這下真不敢再開玩笑了,拿了水讓樊星喝,一邊輕輕摟著人拍著他的後背安撫。

  樊星靠在他肩膀上,好一會兒噗噗亂跳的心臟才漸漸平靜下來,胃裡面翻涌的感覺也沒那麽嚴重了,這才伸手指著遠處的摩天輪輕輕開口,「哥哥,我們去坐那個好不好?」

  賀清墨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他,「你,行不行?」

  樊星衝他皺著鼻尖做鬼臉,「我又不是恐高。走吧!」說完站起來拉著男人往摩天輪跑去。

  這個遊樂場的摩天輪據說是國內最大的摩天輪,運行到最高點的時候,風景極美。

  樊星趴在窗戶上看著外面,感覺自己一點一點的在升高,視野也一點一點變的開闊,可是他的心思却根本不在看風景上,而是默默的在心裡計算著時間,然後在他們升到最高點的時候,他回過頭去看著男人的眼睛,笑的眉眼彎彎,語氣輕軟卻鄭重,「哥哥,謝謝,今天的一切我都很喜歡。」

  音落他整個人撲過來摟住男人的脖子,主動吻上男人唇。

  男人分明措手不及,楞住了一瞬,笑意才從他眼底唇角化開,他伸手環住樊星的腰,把人抱起來,讓樊星跨坐在自己的腿上,搶回了主動權,加深了這個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