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63章
第62章

  樊星不太記得前一天晚上是怎麼過來的,因爲他主動在摩天輪裡吻了賀清墨之後,事態變得的一發不可收拾。

  他被男人親的昏天暗地,隱約間感覺到男人的呼吸變得粗重,動作有些急躁。

  「哥哥!」他的雙手下意識抵在男人的胸口,可對上男人深邃的眸子後,却忘了自己要說什麽,只覺得心口劇烈的跳動著,緊張,害羞,卻……又有一絲期待。

  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目光流轉晦暗不明。

  他抓住樊星的手腕壓過頭頂,低頭再次親了上去。

  後來……怎麽樣了?

  樊星腦子根本不清醒,隻迷迷糊糊的中感覺換了個地方,他們好像從戶外來到了室內,硬邦邦的座位變成了柔軟的床。

  再然後……

  想到後面樊星臉一熱,不由抓著被子把臉蓋住,難爲情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偏偏心裡還莫名透著絲絲的甜蜜,這種奇怪的心情讓他無法平靜,急於想做點什麼讓自己安靜下來。

  可是他翻身想要動一動,立刻感到腰酸疼的要命,不得不重新躺了回去,心裡的那股小甜蜜瞬間轉化成了怨念!

  雖然他不能完全記起來,可要疼成這樣,就知道賀清墨一定沒有手下留情。

  偏偏一夜過來,他在這裡躺著腰酸背疼,那個男人居然不見了,有點不爽!

  於是賀清墨進來的時候,就看到小朋友氣鼓鼓的瞪著天花板。

  他走過去,戳了戳樊星鼓鼓的臉頰,語氣含笑却曖昧,「喲,怎麽還生上氣了?是昨晚老公表現不好,沒滿足你?」

  樊星分明是有些不爽,聽到男人神清氣爽的聲音後更不爽了,結果對上男人的眼睛時,他瞬間就沒了氣勢,反倒心慌意亂,臉頰刷的一下通紅,眼睛不自在的移開,開始四處漂移,聲音也毫無底氣,「我沒有。」

  樊星覺得自己太奇怪了!

  不知道爲什麽一夜過來,他們分明變的更親密了,他却變的更不自在了。

  對上男人的眼睛,他的腦子裡就會浮現昨晚他們坦誠相對的畫面,他甚至想起來自己被逼急了說出過什麽羞恥的話,然後他就沒辦法讓自己平靜下來。

  關鍵是這個男人一夜過去,看他的眼神怎麽都變的這麽直白了,樊星分明蓋著被子,可賀清墨看他的時候,他總有種自己沒穿衣服錯覺。

  「沒有什麼?沒生氣,還是老公沒滿足你啊?」

  偏偏男人一點都不知道收斂,整個人撲過來壓在他的身上,捏著他的下巴,與他四目相交。

  樊星看著近在咫尺的那雙眼睛,幾乎條件反射的摀住了自己的眼睛,語氣輕軟急切:「哥哥,你別這樣看著我好不好?我也不知道我怎麽了,但是… …但是……我……就是……哎!」

  說到最後,樊星自己也無奈了,他就是覺得不好意思,怎麽辦?

  賀清墨完全被他這幅羞赧的模樣取悅了,忍不住輕聲笑了起來,眼中心底都愈加柔軟了幾分。

  他就是喜歡看小朋友害羞的模樣。

  即便是昨晚,情動不已,難以自持的時候,小朋友的眼底也總透著自己無法控制了羞怯,簡直勾人發狂。

  不過,現在不是發狂的時候,不管他有多喜歡看到愛人事後嬌羞的模樣,可也不能把小朋友餓壞了,關鍵是小朋友被逼急了,惱羞成怒了,一氣之下以後不讓碰了,他不是慘了?

  所以也沒有再逗弄樊星,把小朋友抱進浴室後,就出門準備了午餐去了。

  當然不是他下廚,是專業的廚師操刀。

  所以等樊星洗完澡出來的時候,豐盛而精緻的午餐已經擺上桌了。

  樊星確實餓了,昨天一天隻吃了兩頓飯,第二頓還不算正餐,這會兒看到一桌子美味,哪裡抵擋得住?

  他逼著自己忽略掉男人粘在他身上的視線後,連忙跑過去坐下,大快朵頤。

  一頓飯下來,再抬頭去看賀清墨的時候,心情倒是終於能平靜下來,不過也可能是因爲男人看他的眼神收斂了。

  反正,他能正常跟男人交流了。

  這才顧得上留意了一下自己所處的環境,獨棟別墅,但是裝修風格充滿了童趣,看起來……應該是游樂場的主題酒店。

  一想到昨晚他們居然急切到直接入住了主題酒店,樊星好容易平靜下來的心臟又不自在的跳了跳,覺得有些難爲情。

  男人仿佛有讀心術一樣,從身後把人抱住,凑在他的耳邊輕聲調笑,「誰叫媳婦昨晚這麽主動,老公沒準備,也只好就地取材了。」

  樊星被他這麽一提,想起自己昨晚在摩天輪的舉動,忍不住臉一熱,不自在的動了動身體,輕輕開口解釋,「我可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

  可話說一半,他忽然又頓住了,微微低垂著眼簾,雙唇輕輕抿了抿,不知道在想什麽。

  「只是什麽?」男人輕輕咬他,低聲追問,溫熱的氣息噴薄在樊星粉嫩的耳垂上。

  樊星不由顫了顫,輕輕咬了咬嘴唇,猶豫了片刻才回頭看著男人,開口道:「我以前聽過一個說法,說當摩天輪轉到最高點的時候,兩個人接吻的話,就會永遠在一起。我只是想……跟哥哥一直,一直都在一起。」

  對,其實昨晚樊星的意圖就是這麼簡單。

  說起來有些幼稚,但是,那一刻,他忽然就想到了那句話,忽然就想著,不管真假,他都想這麽做。

  却怎麽也沒想到,後面事態發展的完全失控了,而且還被男人單方面理解成他主動要做那種事情了。

  滿腦子想著怎麽調戲媳婦的男人聽完後,整個人楞住了一瞬,隨即笑意在眼底化開了,他看著那雙清澈的眸子,聲音輕柔却不容置疑,「一定會的!」

  --

  樊星周一回學校的時候,校花的熱度還沒有過去。

  雖然各家電視台和視頻網站,因爲發現這個男校花的信息總是一上傳到網上就會被删除,熱度根本起不來,而判定出樊星應該有一定的背景,加上打樊星電話也聯繫不到人,所以沒再想著找他去錄節目。

  可是清大校園內卻沒有消停,各種訪談和自製類的娛樂節目,甚至有社團還要試圖邀請他幫忙拍社團的宣傳海報跟宣傳片。

  所以樊星一整天除了上課就是在拒絕這些邀請。

  可等到晚上放學後,他以爲自己終於可以解脫了,却發現自己住的那棟宿舍樓下聚滿了同學,依然還在試圖說服他時,他覺得自己不能再這麽下去了,他要有所行動。

  於是當晚他第一次使用自己的ID在校園論壇上發言,是一則個人聲明,言簡意賅的表示自己不會參與這些活動,希望各位同學不要强人所難。

  帖子一經發出就被頂成了熱門,一直待在首頁,留言也飛速上漲,有人表示理解,因爲樊星看起來就是很低調的性格,肯定不想出風頭。但也有人覺得他就是故作清高,真不想出風頭,當初爲什麽要反串白雪公主?

  不過不管大家在論壇上怎麽猜測,第二天來找樊星的人確實少了很多,可見效果還是很明顯的,樊星對此表示很滿意。

  下午的時候,樊星接到了陸馳的電話,約他晚上一起吃飯。

  樊星答應後挂了電話微微發楞。

  因為eric的事情,導致他過去一周的時間裡精力有限,這會兒聽到陸馳的聲音,他才想起陸馳跟蕭禦的那些荒唐事。

  賀清墨讓他先勸說陸馳去看心理醫生,他也覺得這個法子最好,可是要怎麼開口呢?

  從陸馳把自己的心裡問題掩藏的那麼好來看,他一定是不願意讓人知道自己的問題的。

  若是這種情况下,樊星直接開口讓他去看心理醫生,陸馳會不會翻臉?

  樊星有點頭疼。

  「怎麽了?」坐在後排的秦修明看他眉頭深鎖,似乎很苦惱的樣子,一忍再忍還是沒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詢問。

  樊星回頭,正想搖頭說沒事,就見旁邊的鬱程跟盧梓睿也紛紛看了過來。

  樊星心裡一動,心想我自己想不到好辦法,不如問問他們,人多力量大,說不定就能解决了。

  於是開口問道:「你們要是發現自己的朋友有一點點心裡問題,你們要怎麼勸對方去看心理醫生?」

  啊?

  三個人聽到這個問題都錯愕了一瞬,隨即陷入了沉思中。

  其實,勸人去看醫生沒什麼問題,可勸人去看心理醫生,確實不好開口,因為大部分人都能接受自己有身體上的疾病,卻不太能接受自己有心理疾病。

  「嚴重嗎?會影響正常的生活嗎?」秦修明想了想開口問。

  樊星輕輕搖頭,「沒那麼嚴重。」

  「那就不要勸了。反正也不影響正常生活,說不定時間長了自己就恢復了。現在社會壓力這麽大,大家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心裡問題,沒那麽嚴重的。我反倒覺得,你勸他去看心理醫生,會讓他心裡負擔更重,說不定這種問題會加重。」

  秦修明說的有幾分道理,不過他這麽說是有私心的,一來不想樊星爲這件事情苦惱,二來是覺得這真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對方說不定根本就不領情還要怪樊星多管閒事。

  樊星是樂於助人的熱心腸,對朋友更是如此,可站在秦修明的角度上却不想樊星受這種委屈。

  樊星自是不知道秦修明的心思,聽完只是沉思了片刻,輕聲道:「我再想想吧。」

  他雖覺得秦修明說的也合理,可問題就在於陸馳的問題真的是自己能調節好的嗎?

  樊星更怕的是,陸馳在心裡問題沒有調節好的情况下,萬一讓他知道了蕭禦對他做的王八蛋的事情,陸馳會不會有什麽極端的行爲。

  所以,秦修明的建議不可行啊,他還是要想辦法去說服陸馳去才行。

  至於方法……慢慢想,車到山前必有路,晚上跟陸馳吃飯的時候,先旁敲側擊的試探一下。

  結果,晚上他在跟陸馳約好的食堂等了將近兩個小時也沒等到人。

  期間他給陸馳打了好多電話,都沒人接。

  他有些不放心,因為陸馳從來沒有爽約過,而且就算有事不能來,也不可能不說一聲,還不接電話的。

  就在他考慮要不要去陸馳在校外租的房子那裡看看的時候,他接到了一個陌生號碼打來的電話,「您好,我們是市立醫院,您認識一個陸馳的人嗎?他現在在我們醫院搶救,您若是他的家人或者朋友,麻煩請盡快趕過來。」

  「什麼?」樊星腦子裡轟的一下一片空白,聲音不自知的顫了顫,「搶救?他怎麽了?」

  「割腕,過量食用安眠藥,您是他的家人嗎?什麼時候能趕過來?」那邊說話的人似乎有些著急,簡單說完再次催促。

  樊星機械的點了點頭,「我馬上過去。謝謝醫生。」

  挂了電話樊星立刻跑出去打車趕往醫院,腦子裡却一片混亂。

  割腕加過量服用安眠藥,陸馳這是自殺,而且是雙料自殺,這是根本就不打算活下來啊。

  為什麼?

  明明下午還打電話約他晚上見面,當時在電話裡樊星也沒聽出陸馳的情緒不對,似乎還挺輕鬆歡快了,這中間才過了幾個小時,爲什麽會選擇這麽極端的方式自殺?

  樊星趕到醫院的時候,陸馳還在搶救。

  聽說,手腕割的特別深,動脉斷了,所以要先進行縫合,安眠藥吞掉了一整瓶,洗胃在所難免,關鍵是陸馳的胃本來就不好,過程中胃部一直出血。

  樊星坐在走廊的板凳上,眼睛緊緊的盯著急救室的門,雙手不自知的輕顫著。

  他維持著這個姿勢等了兩個小時後,急救室的門終於打開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