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56章
第55章

  樊星連忙跑過去擋在e日c面前,警惕的看著那些人, 「你們要做什麼?」

  對方是一群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打扮的花裡胡哨,抽煙的抽煙喝酒的喝酒,一副地痞流氓相,看著就不是什麼正經人。

  見有人護著e日c,他們還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說起話來口齒不清, 「你誰啊,別多管……哎?」

  結果話沒說完,說話那人忽然看清了樊星的樣子,一雙眼睛盯在樊星的身上上下打量,毫不掩飾眼底的驚艷,神情跟語氣也漸漸曖,昧起來, 「喲,原來是個小美人啊。這位小哥是你朋友?我們也沒想怎麼樣,就是他喝了我們的酒不給錢,我們打開門做生意,總不能做賠本買賣,你說是不是?」

  樊星心思多半在e日c身上,根本就沒在意對方異樣的態度,轉身扶著醉醺醺的e日c顧不上多看他們一眼,順口問道:「多少錢?我幫他付。」

  「不多,也就是四五萬塊,這位小……」

  「多少?」樊星大吃一驚,回頭睜大眼睛詫异的看著他們,以爲自己幻聽了。

  那些人好像特別喜歡看到他這種反應,各個哈哈大笑起來,笑够了才嘻嘻哈哈的接口道:「怎麼,付不起啊?沒關係,你看這樣好不好?小美人只要陪我們喝酒… …啊!」

  對方一個頭髮染的五顔六色的小年輕一邊態度曖昧的說著話一邊居然毫不避諱的伸手過去摸樊星的臉,結果沒碰到樊星的臉,自己臉頰上挨了重重的一拳,整個人摔了出去。

  樊星還沒反應過來,就見身後醉醺醺的e日c已經衝了上去,一把封住對方的領口把人提起來,一拳又一拳砸了上去,還口齒不清的用英語咒駡著對方。

  e日c本來打架就厲害,對方又完全沒有防備,此時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只能蜷縮著發出難聽的哀嚎。

  其他人這才回過神來,見老闆被人給打了,立刻圍上去。

  樊星見狀連忙跑到e日c身邊,想要勸說却已經來不及了,對方仗著人多勢衆,根本沒打算和解,一個個凶神惡煞,有人拿板凳,有人抄酒瓶衝上來就往樊星跟e日c身上砸。

  這邊賀清墨不過打個電話的功夫,那邊就已經陷入了混戰,樊星還被圍在圈子裡。

  他臉色一沉,人已經箭步衝上去,一把將舉著椅子準備往樊星身上砸的小混混扯開,照著那人一脚踹過去。

  樊星擔心e日c喝醉了吃虧,所以一直擋在他身後,此時見賀清墨過來了,才安心了幾分。

  可混亂的場面幷沒有因此終止,反倒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喝醉的e日c根本不計後果,下手格外凶狠,雖然自己身上挂了彩,但是跟他動手的人被打的更狠,有好幾個被他打的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根本站不起來。

  酒吧的人都是一夥兒的,而且是地頭蛇,這一片的人都不敢招惹,蠻橫慣了,這會兒却在自己的地方被打了能忍?那各個都是怒火衝天,只想要幫自己人報仇泄憤,所以幾乎整個酒吧的人都聚了過來。

  這邊賀清墨跟e日c雖然身手都不弱,樊星也能照顧好自己,但雙拳難敵四手,這樣下去吃虧的肯定是他們。

  就在樊星越來越著急的時候,忽然對方的一群人中不知道誰驚訝的大喊了一聲:「賀清墨?是賀清墨!」

  混亂的酒吧裡,前一秒還有人抓著空酒瓶高舉著,有人捂著肚子在叫嚷,下一秒這些人却都跟被點穴了一樣,一動不動。

  唯有一個人剎不住車,高舉的酒瓶的朝樊星的頭上砸過去。

  賀清墨眼疾手快的把樊星護住,那酒瓶重重的砸在了賀清墨的肩膀上,嘩啦一聲碎了一地。

  「哥哥!」樊星回頭看到這一幕,忍不住驚呼,下意識伸手過去要檢查賀清墨的傷勢。

  手却被男人握住,男人衝他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然後冷眼看著方才動手的小混混。

  對方在聽到賀清墨名字的時候,就本能的想停下,可是喝了酒的大腦管不住身體,酒瓶還是砸了出去。

  此時見自己不僅動手了,而且砸了個根本不能招惹的男人,嚇的酒都清醒了三分,雙腿發軟,看著賀清墨聲音有些發抖,「賀……賀……」

  結果面對賀清墨那雙冷凝的眸子,他結結巴巴半天也沒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其實不止是他一個人,在場的人除了醉醺醺的e日c和樊星之外,其他人都不可置信的看著賀清墨大氣不敢出。

  剛才一片混亂,何况這些人多半都喝了點酒,所以沒人看清賀清墨的臉,或者說根本就沒想到賀清墨會出現在這裡。

  但是賀清墨這張臉曝光率可是很高的,年輕人但凡關注點新聞沒可能不認識他。

  所以根本不可能認錯。

  只是即便是看清了,他們也覺得像是做夢,賀清墨這種層次的人怎麽可能會出現在他們這種地方?

  然而事實就是這樣,那個男人活生生的站在他們面前,神情冷淡,波瀾不驚,一雙幽深的眸子一瞬不瞬的落在剛才一酒瓶砸在他的肩膀上的小混混身上。

  分明沒什麼情緒,可是沒人再敢造次,因為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這個人他們惹不起。

  賀清墨抓著樊星的手捏了捏,他此時很生氣,幷不是因爲自己挨了一酒瓶,而是那個酒瓶本來會砸在樊星的頭上。

  一想到了可能會發生的結果,他心中的怒火就蹭蹭的往上冒,有點壓不下去的趨勢。

  樊星感覺到手被捏的有點痛的時候,注意力才從男人肩膀上轉移到男人的身上,這才發覺男人情緒的异樣。

  他連忙抓住男人胳膊,輕輕喊他,「哥哥。」

  賀清墨回頭,就對上小朋友那雙清澈的眸子,透著隱隱的擔憂和安撫。

  他輕嘆了一聲,壓下心頭的怒火,低聲道:「沒事,我不會把他揍到半身不遂的,走吧。」說著身把爛醉如泥的e日c架起來拉著樊星出門。

  他知道樊星不想把事情鬧大,這裡熱門的旅游區,人多口雜,萬一他真的憑著自己一時之氣把人打的怎麽樣了,事後總會有點麻煩。

  算了,他剛才進門就給宋陽打了電話,宋陽知道怎麽處理。

  雖然他很想親自動手,不過時機不對,而且e日c還真是個會惹是生非的主,打架的時候比誰都狠,打完了就立刻睡的不省人事。

  關鍵是身上新傷加舊傷,趴在那裡一動不動,看著也怪可憐的。

  所以賀清墨決定先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好在已經大半夜了,外面沒什麽人。

  他們出了酒吧後跟來時一樣,先開車轉直升機,然後登機回程。

  e日c爛醉如泥不省人事,賀清墨給他丟在床上後,就見樊星擰了條毛巾過來,他順手接了過去,隨手給e日c擦了把臉,動作很是粗魯。

  e日c臉上好幾塊青紫,有的是昨晚跟秦修明打架留下的,有的是今天的新傷,賀清墨力道太大,碰到這些地方的時候,e日c都會忍不住蹙眉,可見是有些疼的。

  樊星站在一旁看著,忍不住張了張嘴想說話,不過最終還是識趣的把「我來吧」咽了回去,反正他知道賀清墨是不可能讓他來的。

  所以他就乖乖的等在一旁,等賀清墨擦好了之後,接過毛巾轉身想去厨房準備個醒酒湯,却被賀清墨攔住了,「別忙了,他醉成這樣,你就是準備了他也喝不了。」

  說著男人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接近四點了,「還有一點時間,你進去躺會兒。」

  他知道樊星肯定還堅持要回去上課,勸也沒用,所以爭取點時間想讓他睡一會兒。

  樊星却輕輕搖頭,「沒關係,我今天上午沒課,回去再睡也行。而且我現在也睡不著。」

  樊星說著話一邊拉著賀清墨來到外面的休息室,讓男人坐在沙發上,自己傾身過來伸手去脫男人的衣服。

  男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仰靠在沙發上,看著他笑的意味深長,語氣透著調笑,「喲,今天這麼主動啊?」

  樊星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可奈何自己臉皮薄,臉頰還是有些發熱,沒好氣的瞪了男人一眼,「讓我看看你的傷。」

  那一酒瓶砸的可不輕,賀清墨穿的也單薄,所以肩膀肯定受傷了。

  其實他伸手過來的時候,男人就知道他的意圖了,不過是不想他擔心,才故意岔開話題的。

  「沒事……」

  「讓我看看!」

  可是樊星在這件事情却很堅持,白淨的小手抓在他的外套上,抬頭看著他的眼睛,白晰的臉頰因爲方才男人的話有些泛紅,眼神却很堅定。

  男人笑了起來,讓步,「好,媳婦要看還能不給看嗎?來吧!」說著兩手一攤,大大方方的靠坐在沙發上,含笑看著樊星,一副悉聽尊便,任君採摘的樣子。

  樊星擔心他,所以不跟他貧嘴,見他答應了,立刻脫了他的外套,男人也很配合。

  可外套脫了之後,樊星有些犯難了,因爲男人裡面只有一件襯衫了。

  他要看男人的肩膀,肯定要脫了襯衫,可是……有些,難爲情。

  雖然他們這種關係,坦誠相見都很正常,可他們畢竟沒有坦誠相見過,而且,他去脫賀清墨的衣服……想想他就覺得心慌。

  所以他猶豫著,遲遲沒有動。

  男人也沒催促,依舊維持著散漫的姿勢靠在沙發上,含笑看著局促的小朋友。

  好一會兒,樊星才抬頭看著男人,可憐巴巴的,跟隻討好主人的小猫咪一樣,希望男人能自己動手。

  可是男人根本不為所動,還故意動了動肩膀,裝出很痛的樣子,然後表示自己動不了,無能爲力。

  樊星見他這樣,氣鼓鼓的瞪了他一眼,覺得自己根本就不該擔心這傢夥,還這麽會演,八成真沒事,不管他算了!

  樊星氣呼呼的想著,却還是說服不了自己不要擔心,所以只能硬著頭皮靠過去幫男人解襯衣的鈕扣。

  這個姿勢兩個人離的很近,賀清墨依然保持著悉聽尊便的姿勢,看著低頭在他胸前的小朋友。

  小朋友的頭很低,看不見臉,去能感覺到解鈕扣的小手不小心碰到他的身體時仿佛觸電般縮回去的小動作。

  他本來想逗小朋友玩的,想看到小朋友緊張羞澀的模樣,可現在他有些後悔了。

  小朋友因為緊張,動作有些笨拙,微涼的指尖總是會不小心劃過他的胸口,撩的他心裡癢癢的,忍不住想做點什麼。

  他的眸子沉了沉,舒展著搭在沙發背上的雙臂動了動,結果還沒抬起來,小朋友忽然抬起頭來,語氣又輕又快,「你別靠著。 」然後輕輕幫他退去襯衣,眼睛卻根本不看他。

  不過緋紅的臉頰却藏不住,而且因爲兩人面對面的姿勢,他想要脫掉男人的襯衣,就必須跟男人靠的很近,近到幾乎能清晰的感覺到男人的呼吸。

  他雖然盡量不讓自己胡思亂想,可低垂的睫毛還是會不自在的微顫,不小心碰觸到男人身體的時候,他連耳垂都會發燙泛紅。

  男人配合他挺直了後背,却一直沒有說話,隻低頭看著他,幽深的眸子落在他緋紅的臉蛋上跟粘住了一樣,怎麽也挪不開,少年感的清香縈繞在他的鼻息間,若隱若現,勾人的很。

  男人覺得心口更癢了,喉嚨越來越乾澀,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手臂環上了小朋友的腰,却忽然聽到樊星倒吸了一口凉氣,隨後竟主動環住了他的脖子,趴在他的肩膀上。

  男人正爲小朋友主動投懷送抱感到欣喜,却忽然感覺到小朋友的手指輕輕的在他肩膀上按壓,隨後一陣刺痛傳來,他忍不住皺眉。

  樊星明媚的眉宇卻比男人擰的還緊。

  他就知道肯定傷到了,那個混蛋幾乎是用盡全力砸上去,酒瓶都碎成了花,怎麽可能會沒事?

  男人的肩膀紅腫了一大片,他的手指輕輕滑過,都能感覺到男人的肩膀輕微的在抖動,可見一定很痛。

  樊星的眼底閃過了一抹疼惜,連忙鬆開男人的脖子,從沙發上跳下去,跑到儲物櫃裡翻找了一陣,拿著一瓶藥酒回來了。

  「沒事兒……」

  男人還想安慰他,樊星却再次打斷了他,神色難得有些嚴肅,語氣也透著藏不住的心疼,「怎麽沒事?你背過去,我幫你揉一揉。」說著推了推男人,讓他側身坐著,自己跪在他的身後,把藥酒倒在手心裡搓熱了幫他揉。

  賀清墨沒再說話,乖乖坐著讓小朋友幫自己上藥。

  他自己幷不覺得這點傷有什麽大不了的,不理會過幾天也好了。

  可是小朋友心疼他,他當然要乖乖配合。

  何況……有人心疼的感覺,挺棒!

  男人的嘴角不由彎了彎,心情似乎很好。

  於是樊星上完藥抬頭就看到男人笑的一臉吃了蜜糖的模樣,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肩膀都紅腫成麵包了,這男人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你還笑,不知道疼嗎?」樊星有些生氣,也不知道是氣誰,反正看到男人肩膀上的紅腫心裡就是很不舒服,偏偏男人還滿不在乎的樣子。

  男人回頭看他,語氣含笑,「疼啊,要不媳婦給吹一吹?親親效果應該會更好。」

  樊星心底的那點莫名的不舒服被他這麽不要臉的一鬧也不由散去了,皺著鼻子衝他做鬼臉,「才不管你呢!」然後拿起藥酒收回儲物櫃裡。

  回來時,男人難得自覺得穿上了衣服,大約是不想他總是惦記肩膀上的傷處。

  樊星心底一暖,走過去在男人身邊坐下,主動牽起男人的手,輕聲開口,「哥哥,下次不要這樣了好不好?」

  「嗯?」男人一時沒反應過來,挑眉看著他。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