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27章
第27章

  樊星看著他忽然又開始較真的樣子,才猛然想起他跟賀清墨的關係,一時間摸不清對方這麽問是什麽意思,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誰知道陸馳又笑了起來:「小星星你真可愛,我隨口一問,你幹嘛這麼緊張啊?」說著還伸手過來在他的臉頰上摸了摸。

  樊星下意識往後仰想避開他的動作,却聽賀清墨的聲音忽然抬高了些許,「第三排的兩位同學在討論什麽討論的這麽投入,也說出來讓大家聽聽。 」

  原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賀清墨的身上,自然沒人會留意樊星他們這點小動作,可是賀清墨這一開口,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過來了。

  樊星尷尬又心虛,他偷偷瞄了男人一眼,就見對方正看著自己,眼神清清淡淡的,也看不出什麽情緒,但是他還是本能低下頭,用手背在自己的臉上擦了擦。

  雖然他不知道賀清墨會不會介意別人摸了他的臉,不過他自覺自己既然現在跟賀清墨是婚姻關係,就不該跟別人有太親密的舉動。

  他也沒想到陸馳會忽然上手,之前從來沒有過,所以根本沒防備。

  不過其他人的注意力其實幷不在他的身上,畢竟大家都知道陸馳跟賀清墨的八卦,畢竟他們可是有一起出入酒店的視頻的,但是樊星跟賀清墨逛批發城的視頻拍得不清楚,而且很快就被删掉了,基本沒人認得出樊星。

  此時賀清墨忽然中斷講座,被點名的人還是跟他有八卦的陸馳,這瓜好像很香的樣子。

  陸馳竟然在這種情况絲毫不覺尷尬,大大方方的站了起來,跟主持人要了個話筒解釋起來:「不好意思,打擾到各位了。不過我跟我這位小師弟討論的話題,想必大家也比較感興趣,既然賀先生也在這裡,我乾脆就當面問了吧。賀先生,衆所周知您是我們清大走出去了最杰出的前輩之一,我們很多同學都當您是我們的榜樣,但是關於您某些方面的風評一向不是很好。比如,您對待感情及其不負責任,換男朋友猶如換衣服,只考慮自己的感受,這些事情一向被媒體詬病。您自己是怎麼看待這些問題的?還有,賀先生一直這樣玩弄感情,是不是因為賀先生根本就不懂感情,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歡什麼樣的人?」

  禮堂裡一片寂靜,樊星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他詫異的看著身畔的陸馳,覺得很陌生。

  他們什麽時候在討論這個問題了?

  而且陸馳站起來後,這一番話一氣呵成,簡直像是在心中演練過無數遍一樣,但即便是這樣,他在說到賀清墨不懂感情玩弄感情這些字眼的時候,依然帶著隱隱的咬牙切齒。

  他,是恨賀清墨玩弄了他的感情,對他不負責任嗎?

  樊星抬頭看向臺上的男人,心中有些擔心。

  雖然賀清墨的風評確實不好,可也不會有人當著他的面說,而且還是在這種場合下,太丟人了。

  但是臺上的男人一如既往的冷冷淡淡,幽深的眸子目下無塵落在陸馳的身上,語氣不鹹不淡:「肯定不是你這種!」

  額……樊星覺得自己的擔心有點多餘,這男人根本就沒有丟人這根神經。

  他身邊的陸馳却忽然像受了很大的刺激,激動的完全忘了這是什麽場合,指著賀清墨怒吼,「你既看不上我,就不該來招惹我!招惹完… …」

  「我沒給錢嗎?」男人冷然的聲音打斷了他,聽不出什麽情緒,但這句話,足够傷人。

  激動的陸馳忽然楞住了,不可置信的盯著臺上的男人,聲音發顫:「你……你……」

  他顯然深受打擊,身體搖搖欲墜,幾乎快站不穩。

  可臺上男人却絲毫不懂憐香惜玉,清清冷冷的聲音再次打斷了他:「你在禦宮一晚上多少錢?我按一百倍付的價,少了?」

  禦宮?

  樊星剛回國幷不知道那是什麽地方,但是這禦宮在B市可是出了名的夜總會,裡面不僅僅有漂亮的公主,還有很多美少年任君挑選,總之明面上都是合法經營,內在究竟有些什麽交易,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陸馳居然在禦宮工作過?

  這不就等於是自己去賣的嗎?

  諸多吃瓜群衆此時八卦的眼神漸漸轉為不齒鄙視,小小的議論聲也開始此起彼伏,竟都是針對陸馳的不檢點。

  陸馳的身體抖如篩糠,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他張了張嘴,幾次試圖想要出言反擊,却終究什麽也說不出來,然後他一把推開樊星拼命的跑了出去。

  樊星猶豫著要不要跟過去看一眼,畢竟此時的陸馳看起來不太好,他怕會出什麽意外。不過他看陸馳的室友都跟著追了出去,也就放弃這個想法了,回頭看著臺上男人。

  說實話,這樣的賀清墨他有些陌生。

  他們從認識那天開始,樊星幾乎就沒見這男人有過這樣一面,雖然有時候賀清墨會跟他生氣,但是都跟鬧著玩一樣,只要他服軟說兩句好聽的,男人就會把生氣的事情忘的幹乾淨淨。

  他從來不知道,原來這男人較真起來,下嘴這麽不留情面。

  他也不是同情陸馳。陸馳在這種場合把私人情感扯出來,真的很過分,賀清墨拿話堵他沒錯。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有些堵得慌。

  感覺到他的眼神,男人的視綫微微扭轉落在他的身上,但也只是一掃而過,然後跟主持人不知道說了些什麽,丟下一句「趕時間,先走了」,便直接離開了。

  樊星猶豫著自己要不要跟著一起出去,他不太清楚賀清墨此時到底什麽情况,會不會心情不好,根本就不想被人打擾。

  然後他的手機響了,是賀清墨發過來的信息--校門口,快點。

  樊星的嘴角不由上揚了幾分,等到下一位嘉賓上臺,下面的同學開始認真聽了之後,他才猫著腰悄悄的跑了出來,回了趟宿舍拿東西,出門的時候又想起了什麽,連忙跑進洗手間用洗面奶洗了把臉,這才背著書包下樓了。

  賀清墨的車停在馬路對面的樹蔭下,這個時間大部分人還在上課,學校門口沒什麽人。

  但樊星還是四下留意了一下,才小心又迅速的跑過去鑽上了車。

  結果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駕駛座的男人忽然整個人傾身過來,把他逼著只能縮在座椅上不能動彈。

  男人神色清冷的盯著他,卻並不說話。

  樊星對著那雙眼睛,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福至心靈的明白他要說什麼,連忙開口:「我洗臉了!」

  男人幽深的眸子閃過了一抹意外,隨即嘴角輕輕上揚,在他被陸馳摸過的地方輕輕捏了捏,「洗乾淨了?」

  樊星點頭,認真的解釋:「嗯,用了洗面奶呢。」

  男人這才算是滿意了,順了順他的頭髮,讚許道:「這才乖!不過,下次再被老公發現跟別人打情駡俏,大學是上不成了,我還會考慮不讓你出門的哦。」

  「啊?」樊星不由驚訝的睜大眼睛:「可是又不關我的事,他是爲了引起你的注意才這麽做的,爲什麽要算在我頭上?」

  男人眉尖輕挑:「你還知道?」

  「我又不是傻瓜,現在還看不出來啊?」雖然樊星不想承認,但是他確實被陸馳利用了。

  對於吃瓜群衆來說,賀清墨的新男朋友究竟長什麽模樣根本不重要,反正過幾天又會換新的,所以視頻拍的不清楚,不會有人去深究的。

  但是陸馳不是吃瓜群衆。

  所以那個視頻雖然删除的及時,陸馳也一定仔細分辨過,還認出了樊星。

  今天想方設法的把樊星拉過來聽講座,也是因爲賀清墨會來,而他正好藉著樊星的關係,讓賀清墨留意到他吧。

  具體什麼情況,樊星也不清楚。

  但不管怎麽說,陸馳接近他,肯定是因爲賀清墨。

  樊星向來不願意把人心想的太複雜,所以當他知道陸馳跟賀清墨以前是那種關係的時候,他也沒有多心,只覺得陸馳就是爲人熱心罷了。

  誰知道原來從一開始就是有預謀的。

  說實話,陸馳其實也沒有給他造成什麽傷害,可是,他就這樣糊裡糊塗的被人利用了一回,也是挺不舒服的。

  「看出來了,有什麽打算?」男人問。

  樊星搖頭,「沒有,以後離遠點就是了。」

  男人輕輕笑了,倒是小朋友的風格,雖然不笨,但也不喜歡找麻煩。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