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22章
第22章

  宋陽的辦事效率很高,一夜過去樊星的資料已經放在賀清墨的辦公桌上。

  很簡單的履歷,堪堪填滿了一頁紙。

  父親意外過世,母親改嫁回國,他跟奶奶留在异國他鄉。

  奶奶身體不好,也沒有學歷,找不到工作,兩個人只能靠低保生活。

  爲了减輕家裡的負擔,樊星十四歲開始勤工儉學,不過成績依然很好,每年都能拿到全A,也順利拿到了h大的offer。

  假期的時候奶奶突發重病進了醫院,兩個星期後他接到母親樊美熙的電話回國結婚,他奶奶那邊欠下的醫藥費和後續的治療費隨後也得到瞭解决。

  賀清墨靠在椅子上,姿態隨意,不笑的時候,眉眼淡漠疏離。

  「他跟樊美熙真是母子?」他問。

  宋陽點頭,「是。不過,這些年他們應該沒怎麽見過面,m國那邊的鄰居都說並不知道樊星在國內還有親人,這些年都是他們祖孫二人相依為命。而且樊美熙自己也從來沒透露過在國外結過婚的事情,應該是怕顧永昌面子上過不去吧。」

  賀清墨沉默不語,視綫落在那張一眼就能看完的資料上,看了良久之後,放下資料,吩咐宋陽:「他奶奶那邊的情况,你留意著。」說完,他站了起來。

  秘書却打電話進來,說樊美熙想見他。

  已經準備離開的男人微微沉思了一下,重新坐了回去,「讓她進來。」

  五分鐘後,樊美熙笑容可掬的走了進來,語氣熱情:「這個時間來沒打擾到賀先生吧?」

  「坐,有什麼事?」賀清墨依然是尋常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冷淡。

  樊美熙坐下後,美女祕書就送了咖啡和甜點進來。

  她禮節性了喝了一口之後,也沒拐彎抹角,直接說明瞭自己的來意:「說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又要麻煩你。不過,咱們現在是一家人,我也就不跟賀先生見外了。事情是這樣的,就是樊星的弟弟,你上次見過的,明宇,他報名參加了《青春無極限》。這節目好像是古未科技贊助了,所以我就想著,賀先生能不能幫忙跟製作方說句話。現在娛樂圈黑幕太多,明宇他也算有顏值有實力,真憑本事,他也能贏。我就怕這背後不公平,耽誤了孩子的前途,你說是不是?」

  賀清墨似乎挺有興趣的樣子:「哦?就前幾天去家裡那孩子?」

  賀清墨還有點印象,好像穿的花裡胡哨,站沒站相坐沒坐相,全程拿著手機玩游戲。

  樊美熙連連笑道::「對對對,他啊說是要去看看樊星哥哥的新家。這孩子雖然跟樊星不在一起長大,可心裡却很喜歡這個哥哥,經常在家裡念叨呢。這也是我攔著,說你們新婚燕爾的,不好總是上門打擾,要不他能天天去找樊星。」

  賀清墨點頭,「行,這件事我來跟他們說。」

  「真的啊?」樊美熙掩飾不住驚喜的神色,聲音都有些失控,「那可真是太好了。難怪樊星跟我說,這件事情可以直接來找賀先生,賀先生一定會幫忙的,沒想到真是這樣。那你先忙,我就不打擾了,改天約個時間,請你跟樊星來家裡吃飯,我親自下厨。」

  她倒也識趣的很,達到目的後,立刻起身告辭。

  她一走,宋陽就感受到了賀清墨投過來的視綫,立刻明白他要問什麽,接道:「顧明宇是樊美熙跟顧永昌的兒子,當年樊美熙好像就是因爲懷孕了顧家才讓她進門的。不過兩人結婚之後多年再沒有過孩子,所以顧家一家子都把顧明宇當成了寶,也把那孩子養的有些一言難盡。」

  男人的眸子沉了沉,也看不出什麽情緒,拿起車鑰匙往外走。

  宋陽陪著他出門,忍不住問道:「您真打算幫顧明宇?」

  男人看了他一眼,「幫,爲什麽不幫?」說完跟宋陽揮了揮手,「走了。」

  宋陽目送著他走了出去,有些困惑。

  賀清墨會幫顧明宇?會嗎會嗎會嗎?以他對那男人的瞭解來看,絕對不會,就算是舉手之勞也不會!

  除非是樊星開口,畢竟他這個老闆最近對這個新進門的總裁夫人很不一樣。

  仿佛是……真看上了?

  算了,宋陽决定不去揣度了,誰知道那男人是怎麼樣的。

  賀清墨離開公司就直接回家了,進門就聞到各種食物的香味,而且是甜絲絲的那種食物。

  他換了鞋走進去,發現小朋友圍著圍裙在厨房裡忙活,餐桌上放著各種甜點飲料,厨房裡似乎還有半成品。

  「什麼情況?打算開甜品店?」賀清墨不喜歡甜食,目下無塵的穿過餐廳進了厨房,站在樊星的身後問。

  正做到雪崩蛋糕最後一步,取下塑料模具,讓奶蓋流淌下來的樊星嚇了一跳,手一抖直接抽下了模具,奶蓋整個坍塌了下來,完全失去了該有的美感。

  他無力的嘆息了一聲,回頭看著男人,聲音軟糯委屈:「哥哥你嚇到我了,我好容易才做好的。」

  賀清墨非常順手的捏了捏他鼓鼓的臉頰,「回頭老公賠。你這幹嘛呢?」

  樊星蹭了蹭被捏的臉頰,開始收拾落在檯子上的奶蓋,「馨馨不是明天要過來嗎?我想著做點什麽讓她吃。不過我很久沒做過這些東西了,也不知道好不好吃。哎,對了!」

  他忽然想起了什麽回頭看起賀清墨,清澈的眸子閃著驚喜:「哥哥可以幫我試吃啊。」

  說完也沒等賀清墨回答,就拿起勺子挖了一小塊雪崩蛋糕遞過去,笑得眉眼彎彎:「嚐嚐。」

  不喜歡吃甜食的某人,看了看滿心期待的小朋友,又看了看送到嘴邊的蛋糕,張開了嘴巴。

  「味道怎麼樣?」樊星眼睛撲閃著盯著他,緊張不安的樣子,特別好玩。

  賀清墨是真不喜歡甜食,但是,不得不說,這款味道還行,沒有太甜。不過他還是一臉失望了搖了搖頭,「一般。」

  樊星顯然有些失望,不過很快就調整過來,拉著賀清墨來到餐廳,「那哥哥再幫我試試這幾種。」說著又挑了一種喂給男人。

  男人吃完依然搖頭,「一般。」

  於是樊星繼續喂,男人繼續吃。

  直到都償了一遍之後,男人才發現喉嚨甜的發膩,順手端著手邊的杯子喝了一口,清清凉凉,透著一股淡淡的桃子味,很好喝。

  「這什麼?」他端著杯子看了看,粉色的桃子沉底,上面是透明的氣泡水,看起來也不錯。

  樊星被剛才的小甜品打擊到了,整個人有點蔫,「我做的飲料,不好喝是不是?」

  賀清墨覺得自己玩過了,他只是想讓小朋友多喂自己兩口,沒想到打擊到自信心了。

  他端著杯子喝掉了半杯飲料,才慢悠悠的開口:「不錯,我喜歡這個味道。」

  「真的?」蔫了吧唧的小朋友瞬間就鮮活了,滿眼期待的看著他。

  男人揉了揉他的頭髮,「好了,我本來就不喜歡吃甜食,但馨馨一定會喜歡的,放心吧!」

  樊星楞了楞,忽然笑的見牙不見眼,「謝謝哥哥幫我試吃,哥哥喜歡這個飲料嗎?我再幫你做一杯。」說完開心的跑到料理台前搗鼓。

  賀清墨懶散的坐在餐桌邊看著樂呵呵的小朋友,隨意的問了句:「你怎麼會做這些?」

  「我以前在甜品店打過工,我們那個甜品師傅可喜歡我了,還悄悄跟我跟說,要是我上不了大學,就去跟他學,他會把秘方都告訴我,以後我就可以自己開個甜品店了。」說起這事兒,樊星似乎很得意, 「不過我後來沒什麽時間,就辭掉那份工作了,所以沒學到秘方。現在做的這些都是最基礎的做法,而且我很久沒做了,有點沒自信。」

  說話間,他已經做好了飲料端過來放在賀清墨跟前,就見男人一直看著他,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

  他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有東西?」

  男人點頭,「沾了奶油。」

  「哪兒?」樊星拿起手機想看一眼,却被男人抓住了手腕拉了過去。

  他不解的看著男人,只見男人的臉忽然凑近,近到他的心臟失控的亂跳,然後,他感覺到有什麽東西從嘴角邊滑過,軟軟的,濕濕的。

  他的腦子裡一片空白,直到男人鬆開他,悠閒的喝著飲料問他:「晚上吃什麽?」

  他才終於回過神來,臉刷的一下通紅,本能的背過身去,結結巴巴道:「吃……吃……」

  吃什麽?

  不對啊,他之前不是已經想好了晚上要吃什麽的嗎?爲什麽想不起來了?

  越是想不起來越覺得難爲情,臉燙的他想找個地縫鑽下去,連忙胡亂的丟了句:「我收衣服去!」然後跟被大灰狼追著的兔子一樣跑了。

  大灰狼卻悠閒自得喝著小白兔親手調製的飲料,笑的心滿意足。

  --

  第二天周末,是馨馨約好要來家裡的日子,樊星早早的就起床準備了早餐,然後跑去菜市場買了新鮮的食材。

  回來的時候賀清墨已經起床,坐在餐廳吃早餐。

  樊星從昨晚開始,只要面對他,腦子裡就會冒出那個濕濕軟軟的感覺,根本沒辦法好好說話。

  此時見了人,他連忙乖巧了喊了聲「哥哥」,就溜進了厨房,悶頭開始處理食材。

  賀清墨吃著可口的早餐,看著假裝忙碌的小朋友,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去逗一逗,最後還是放弃了,萬一給小朋友撩炸毛了可不好。

  於是上午兩個人倒是相安無事。

  十點多的時候,林琳帶著馨馨登門。

  小丫頭自從上次見了樊星一面,就喜歡的不得了,回家後不停的在家裡念叨,數著日子要來找樊星玩。

  林琳開玩笑說賀清辰快要被念叨的記恨上樊星了,今天也是有不得以的行程,要不賀清辰怎麽也得跟過來,怕馨馨真的被樊星拐跑了。

  小丫頭喜歡樊星也是有道理的,樊星不僅幫她準備好吃的,還花心思陪她玩,那些在大人看來有些無聊的游戲,樊星却能耐著性子陪她玩很長時間。

  林琳倒是樂的清閒,吃了午飯之後,愜意的坐在沙發上喝咖啡嗑瓜子,跟賀清墨說話,「老三你知不知道,今天顧永昌跟樊美熙要去老兩口那兒了。」

  賀清墨有些意外,「做什麼?」

  林琳搖頭,「不知道,早上給媽打電話的時候,聽媽說的。不過我猜,是不是想雙方父母見個面?你跟樊星結婚就領了個證,什麽都沒辦,人家這麽好一兒子嫁給你了,肯定覺得不妥,八成是想跟老兩口商量,給辦個像樣的婚宴吧。」

  賀清墨沒說話,神色淡漠的樣子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林琳看了看樓梯口,不像有人要下來的樣子,挪了挪身子往賀清墨這邊靠了一點點,壓低了聲音,「喂老三,我覺得樊星真的不錯,我越看越喜歡,長得好看脾氣又好,還這麼會做飯,簡直就是小天使一個啊。你就不考慮假戲真做?」

  「爸媽也這麼想?」賀清墨問。

  「爸那邊我是不知道,不過我悄悄問過媽了,她現在對樊星也很滿意,特別是上次樊星去家裡之後,她後來還跟我說,要是你就這麽定下來也挺好的。反正媽都滿意了,爸那邊遲早也會滿意的。我看你不如就這麽著了吧,別折騰了!」

  賀清墨嘴角彎了彎,「那可不行,我本來就是鬧著玩的,遲早是要離婚的。」

  「你……樊星?」林琳還想再勸勸,忽然看到樊星站在樓梯口,做賊心虛的站了起來,笑的有些尷尬,「你什麼時候下來的?我跟老三這閒聊呢,我有個朋友結婚沒幾天,就鬧的不可開交,老三說他們這情況遲早得離婚。額……馨馨呢?」

  「睡著了,可能是玩累了,睡得可香了。」樊星輕輕笑著。

  「那我上去看看。」林琳連忙找個藉口跑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