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女主逆襲計劃(h)》第483章
夫郎太兇猛(14)(微h)

傅于景在家裡住了小半個月,而這期間,冷夕顏雷打不動地天天往太守府報導,傅父見冷夕顏白天要打理生意,晚上還要在傅于景面前伏低做小,著實辛苦得很,就勸傅于景不要再跟冷夕顏置氣了,免得傷了感情。

傅于景早就氣消了,只是嘴上仍然不肯饒人。傅父還想再勸,可冷夕顏卻說沒關係,還一臉笑瞇瞇。兩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傅父索性不管了。

這天傍晚,冷夕顏反常地沒有來太守府,傅于景不由得有些心焦,坐在會客廳裡眼光頻頻往門外張望。

傅父開口安慰他,“許是有什麼事耽擱了,阿景莫要太過擔心……”

心思被戳穿,傅于景嘴硬道,“誰說我在擔心她?我明明就在看晚霞……”

傅父摀嘴偷笑:這孩子,還嘴硬呢……

這晚,冷夕顏都沒有來,傅于景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腦子裡亂糟糟的,一會兒想著冷夕顏或許是生氣了,亦或是路上出了什麼意外……人在獨自一人的時候最喜歡胡思亂想,傅于景強迫自己不要再想,卻總是忍不住有種種猜測,直到下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

第二日一早,傅于景就醒了。洗漱完畢走向前廳的時候,遠遠就瞧到冷夕顏的貼身丫環在和傅父說著什麼,臉上的神色看著很是焦急,傅于景不由得猜想冷夕顏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急急走過去。

傅父見了他,急忙開口,“你來得正好,媳婦生病了,現正昏迷不醒……”

傅于景大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婢女在一旁急急開口,“昨兒傍晚,小姐突然昏迷了,奴婢請了大夫來看,喝了藥小姐也醒了,只是到了半夜小姐發起高燒,又昏迷過去到現在都未醒……”

傅于景這下急了,趕緊跟著丫環回冷府。只是剛踏入房門,傅于景就愣了:不是說人昏迷了嗎?她怎麼好端端地坐在床上?

婢女見冷夕顏醒了,大喜,“小姐,你終於醒了……”

冷夕顏之所以會發高燒,是她吃了一味糕點,和藥性有所衝撞,這才會如此。好在及時請來了大夫,幾針紮下去冷夕顏就退燒了,人也清醒了。

送走大夫,揮退伺候的人,整個房裡就剩下冷夕顏和傅于景。傅于景坐在床邊,不輕不重地捶了冷夕顏的胸口一記,佯怒道,“太可惡了,你居然敢嚇我!”

冷夕顏抓著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討好地開口,“好了好了,不氣了,我這不是沒事了嗎?”

冷夕顏哄了一會兒,見他氣消了,才鬆了一口氣。冷夕顏病了,傅于景也不再折騰她,吩咐小廝回去太守府收拾東西搬回來。

冷母見傅于景回來了,少不得要數落幾句,不過冷夕顏護著他,也不好說得太重,只讓他以後不要動不動就耍小性子,跑回太守府。

冷夕顏病好了,妻夫倆的感情恢復如初,變得更加甜蜜。沒過多久,傅于景就懷孕了,兩人都興奮不已,就連冷母看著他都順眼了不少。

傅于景身體素質比尋常男子要好,因此並未出現懷孕該有的反應,除了一些懷孕不能吃的東西,他照樣吃吃喝喝,氣色比懷孕之前還要好。

懷孕期間,男人的性慾會變得特別旺盛,只是頭三個月是危險期,妻夫不能同房,眼看著傅于景忍得很是辛苦,冷夕顏就用手或嘴幫他解決。

這天夜裡,兩人的房間。

傅于景衣衫半解地靠坐在床頭,嘴裡發出了低低的喘息。在他的身下,大敞的雙腿間,冷夕顏伏跪在那裡,張嘴賣力地吸吮著男人青筋暴突的肉棒。

女人柔嫩的舌頭繞著鵝蛋大小的龜頭靈活地舔弄著,舌尖戳刺著頂端的小口。與此同時,白嫩的雙手圈住未被紅唇照顧到的部分快速擼動著,指甲不時刮擦到表面的褶皺,肉棒受到刺激彈動著。

兩顆飽滿的囊袋女人也沒有忘記,放在掌心輕輕地揉捏把玩著,裡頭沉甸甸的裝滿了男人的精液。

沒過多久,只聽得男人一陣急促的喘息,隨即滾燙濃稠的精液就射滿了女人的小嘴。

冷夕顏將其全部吞嚥下去,抬起頭就看到男人雙眼亮晶晶地看著她,冷夕顏溫柔地開口,“怎麼了?”

“妻主,已經三個月了,大夫說了,三個月就可以……”傅于景說這話的時候,臉紅紅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