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女主逆襲計劃(h)》第482章
夫郎太兇猛(13)

成婚第三日,冷夕顏陪著傅于景回門。

傅家父母見到傅于景臉上幸福的笑容以及冷夕顏關懷備至的行為,均放下心來。用過午膳,傅父把傅于景叫到自己的院子說話,問起他的婚姻生活,傅于景一一回答了。傅父還有些隱晦地問起兩人的房事,傅于景想起這兩日的放縱無度,微微有些臉紅。傅父頓時了然。

兩人在太守府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回去。成婚之後兩人的生活無比甜蜜,婦唱夫隨,白日里形影不離,入夜更是纏綿不休。自開了葷,傅于景就對男女間的情事食髓知味,每晚不做個兩三回是不行的,有時就連白天也熱切地看著冷夕顏。

雖說冷夕顏也很樂意和他做這檔子事,但時日久了,難免有些吃不消男人的龍精虎猛,隱晦地向他提起不要縱慾過度,結果傅于景反倒一臉委屈地控訴冷夕顏不喜歡他了,弄得她又氣又好笑。

這晚,冷夕顏和幾個友人在酒樓談生意,直到子時才回來。傅于景靠在床邊等了她大半宿,聽到外邊的動靜一下子清醒,就看到兩個婢女扶著冷夕顏進來。

傅于景連忙站起身,從婢女手中扶過她,皺著眉頭開口,“怎麼喝得這麼醉?”

“今晚談成了一樁大生意,高興就多喝了幾杯,我沒事的……”冷夕顏邊說邊打了個嗝。

“還說沒事?站都站不穩了……”傅于景扶著她坐在床邊,打了盆溫水給她擦臉,卻聞到她身上的脂粉味。

“你身上的脂粉味是哪來的?”傅于景開口問她。

冷夕顏思考了一會兒,“剛才喝酒的時候他們叫了幾個小倌過來陪……”

傅于景頓時就憤怒了:好啊你,枉費我擔心了大半夜,你竟和其她人在外尋歡作樂?真是豈有此理!

而喝醉酒的冷夕顏根本不曉得傅于景的憤怒,直接倒頭就睡。傅于景恨恨地瞪了她幾眼,收拾自己的床褥到隔間睡,他現在正生氣著,不想和她躺在一張床上。

第二天,冷夕顏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昨晚酒喝得太多,讓她至今還有些頭疼。

“小姐……你醒了……”婢女端著溫水進來,見她醒了一臉欣喜。

冷夕顏“嗯”了一聲,“姑爺在哪?”

婢女一愣,隨後支支吾吾的,“姑爺……姑爺走了!”

冷夕顏皺起眉頭,“什麼叫走了?給我說清楚!”

“今天一早,姑爺收拾了一些東西說要回家,走的時候還一臉生氣……”婢女如實開口。

冷夕顏掃視了一圈,房裡他常用的東西確實是少了,她仔細回想了昨晚的情形,隨後懊惱地拍了拍自己:喝酒誤人哪……

昨天她和幾個好友相聚兼談生意,誰知她們喝得興起竟叫了小倌來相陪,自己雖醉了還是有意識的,就告辭離開,只是這身上還是染上了脂粉味。傅于景肯定是以為自己在外面尋歡作樂,一生氣跑回家了,得趕緊去哄他才行。

冷夕顏急忙洗漱更衣,隨後急急趕往太守府。傅母不在家,傅父接待了她。兩人坐下在客廳寒暄了一會兒,冷夕顏才說起前來的目的,“爹,阿景在後院嗎?”

“在呢……這孩子也不知怎麼了,一大早就跑回來,還一臉氣鼓鼓的樣子……”傅父無奈地搖搖頭。

“爹,這都是我的錯……”冷夕顏三言兩語把事情告訴了傅父。

傅父聞言,反而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這事,阿景就是鬧彆扭,等他想通了就沒事了,還望你不要計較……”傅父的語氣帶著些許歉意。

“爹,我知道的,說到底這都是我的錯,我這就去後院尋他……”冷夕顏開口。

她剛踏入院子門口,就看到傅于景在打沙包,力道極大幾乎要把沙包給打飛。

“阿景……”冷夕顏走進了叫他。

傅于景見了她,兇巴巴地開口,“你怎麼過來了?我不想見你!”說完,他就負氣地別過頭。

冷夕顏把他的頭轉過來正視著他,“我是來跟你道歉的……對不起,昨晚害你擔心了……”接著,她把昨晚的情形一字不漏地告訴他。

傅于景聽了,氣消了不少,不過還是嘴硬地開口,“我不管,我還是很生氣,這幾天我就住在這裡,等什麼時候氣消了我再回去……”傅于景打定主意要冷落她幾天,這樣才能讓她記住教訓,不再犯類似的錯。見此,冷夕顏只能無奈苦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