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女主逆襲計劃(h)》第8章
冷面王爺很缺愛(7)

果然,不一會兒,就听到有人宣布:“賞花宴正式開始,請各位夫人,小姐和公子們。”眾人聽聞,按照身份找好位置便坐下來。冷夕顏的母親是丞相夫人,因此坐的位置比較靠前。

而最前面則是留給皇室成員們坐,最上首的兩個位置則是長公主以及皇帝所坐的位置。一盞茶的時間過去,皇上和長公主才姍姍來遲。

眾人皆跪下行禮:“參見皇上,參見長公主。”

“免禮,眾卿平身。”皇帝威嚴地開口。

“各位夫人小姐們不必拘束,請隨意些。”長公主笑著說道。

“多謝陛下,多謝長公主。”眾人說完,便坐回自己的位置。

一時間,賞花宴上歌舞表演,美酒佳餚,眾位夫人小姐說話間言笑宴宴,一片和樂融融的景象。然而,在這麼和諧的氣氛下,冷夕顏總覺得有一道陰狠的視線盯著她,她不經意朝那個方向一看,瞳孔微微一凝,原來是這個世界的惡毒女配:淮安郡主。

其實憑良心講,淮安郡主還是長得挺不錯的,她的面容偏美艷型,一雙會勾人的桃花眼,秀挺的鼻子, 紅潤的櫻桃小嘴,一顰一笑間萬般風情盡現,可算是少見的美人。然而,她臉上的戾氣卻破壞了那份美感。

不僅如此,她嫉妒心極強,不允許別人比她美,因此京城稍有些姿色的貴女都要避著她。這樣一想,原女主的死和這個原因也有關係。她這樣盯著冷夕顏,讓她心裡很不安,還是小心為好。

冷夕顏的預感沒錯,宴會進行到一半,淮安郡主站起來,朝向皇帝的方向:“陛下,賞花宴每年都如此,難免無趣,臣女有個提議,還望陛下恩准。”

“噢……說來聽聽。”皇帝微感好奇地說道。

“臣女聽聞丞相夫人是當年的第一才女,女承母傳,丞相小姐想必才華也很好,臣女斗膽請求與丞相小姐切磋一下。”淮安郡主笑著說。

“這倒有趣,朕允了。”皇帝哈哈大笑。

“冷小姐,請吧”淮安不懷好意地說著

“不知郡主想比哪一方面的?”冷夕顏心平氣和地說道。

“女子比的不外乎琴棋書畫,我們就比這些,輸的人要答應贏的人一個條件。”淮安郡主說道。

“好,那就請開始吧”冷夕顏說道。

第一局比的是琴,用的是同一把琴。淮安郡主先彈。只見她優雅的坐在古琴前面,手指一撥一彈間,一陣優美的琴聲便緩緩流出,讓人如痴如醉,一曲彈畢,周圍響起了掌聲。

淮安郡主得意一笑:“丞相小姐,接下來到你了。”

冷夕顏倒也不著急,她不急不緩地坐下來,剛準備彈琴的時候,系統的聲音響起:宿主,這把琴就要斷了。

冷夕顏這才知道淮安的詭計:她在琴弦上動了手腳,彈一曲完全沒問題,但是想再彈的話絕對不行,琴彈到一半就斷是不好的徵兆,嚴重的話彈琴的人會被處死,好歹毒的心思。

而且,她破壞的是最常用的兩根弦:少宮和少商,目前為止所有的曲子都要用到這兩根弦。她凝眉思索了一會,突然想起她大學時候的音樂老師曾提過有一首曲子只用五弦,她覺得很神奇就去學了這首曲子,好像叫《南風暢》。

她緩了緩,就坐下來彈奏起來,只聽一曲悠揚的曲子從她手中響起,意境深遠,讓人深深沉醉。一曲彈畢,所有人還回不過神來,等回過神來,周圍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叫好聲不斷。淮安郡主看得紅了眼。

毫無疑問,這局冷夕顏贏了。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笑得像個小狐狸似的。她自認為沒人看到,殊不知她這副神態已落入北野霖眼中。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