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女主逆襲計劃(h)》第421章
貴妃駕到(完結)

元和二十年二月,皇帝不顧所有朝臣的反對,廢掉太子,把他軟禁在東宮不得出去。

至此,整個皇宮都在皇帝的“把控”之下。皇帝荒淫無道,只顧尋歡作樂,不僅虧空國庫,還搜刮民脂民膏,弄得百姓苦不堪言。一些百姓們自發組成一支隊伍,跑到宮門口大罵“昏君下台……”

皇帝大怒,下令將他們五馬分屍。百姓們臨死之前,流著淚大喊“天要亡國……”

到了四月,太子從東宮出來,聯合自己的親信以及被排出朝堂的重臣向皇帝逼宮。當時,皇帝還什麼都不知,正在宮內醉生夢死。

“皇上……吃顆葡萄……”一個長相妖媚的女子拿著一顆晶瑩剔透的葡萄餵到皇帝嘴邊。

皇帝吃下葡萄,一雙手色咪咪地在妖媚女子胸前捏了一把,“愛妃餵的葡萄真好吃……”

“皇上,您可不能偏心……只吃姐姐的不吃我的……”另一個女子也不甘示弱地餵了一顆給皇帝。

“好好好……朕誰也不偏心……”皇帝左右兩邊各環抱著一個美人,和她們曖昧調情,逗得兩個美人花枝亂顫。

同時,在他的胯下,還有一個美人跪著為他口交。皇帝爽極了,扯著她的頭髮把醜陋的陽具往她嘴裡塞。

而在下首,貪官們也是左擁右抱,甚至赤條條地當場就上演了“活春宮”,配合著絲竹聲,整個大殿荒淫不堪。

太子帶著群臣闖進來之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登時臉色就變得很難看,身後跟著的人有一些已經忍不住怒罵出聲了。

“父皇……”太子看著上首的皇帝,沉聲開口。

聽見太子的聲音,皇帝一時還沒回過神,等反應過來,就是大怒,“大膽,沒有朕的允許,誰敢放你出來?!”

太子對他的怒氣並不以為然,手背在身後淡淡開口,“兒臣今日前來,是有事想請求父皇……”

“什麼事?”皇帝的興致被打擾,語氣很不耐煩。

“勞煩父皇下一道退位詔書,將皇位交給兒臣……”

太子云淡風輕地說出這一句話,然而皇帝聞言臉色氣得都扭曲了,他怒指著太子,“你這個逆子,朕還沒死了,你就想著謀朝篡位,朕告訴你,沒門!”

說完,皇帝對著門外大喊,“來人,太子以下犯上,膽敢謀朝篡位,速速給朕拿下!”

御林軍從門外湧入,將太子一干人等團團圍住。

皇帝見狀,得意一笑,“太子,要是你肯乖乖認錯,朕或許能放你一馬,否則,休怪朕不顧父子之情……”

太子嘲諷一笑,看皇帝的目光彷彿在看傻子,他大手一揮,下一刻,一群兵士從門外走進來,將御林軍包括皇帝一干人等圍住。

皇帝沒想到有這樣的轉折,怒瞪太子,“你這個逆子,你當真如此不顧父子之情,要篡位不成?難道你就不怕天下臣民的唾罵嗎?

太子冷漠一笑,“不顧父子之情的是父皇您吧?要不然您也不會奪了兒臣的太子之位,千方百計想要兒臣的命!至於天下臣民的唾罵,父皇您可知百姓們恨不得要你死,兒臣登上皇位乃是順應民意,不僅不會被罵,還會得到所有人的支持,至於父皇您,還是退位讓賢,安心頤養天年吧……!”

“你……!”皇帝指著太子,氣得說不出話了。

“既然父皇不肯寫退位詔書,少不得要兒臣幫忙了……”太子對著自己的隨從使了個眼色,兩個隨從隨即走向前,一個掏出一卷明黃色的空白聖旨鋪好在御案上,另一個點了皇帝的穴道,抓著他的手一字一字寫好退位詔書,然後蓋上玉璽,恭敬地交給太子,隨後解開皇帝的穴道。

“你這個逆子!你會不得好死的!”皇帝顫顫巍巍地指著他。

太子已經懶得去搭理他了,淡淡開口吩咐,“來人,將這些穢亂宮廷的奸臣斬殺屠盡!”

那些努力隱藏自己存在感的貪官們這下子害怕了,紛紛下跪求饒,“求太子殿下饒命,微臣知錯了,微臣日後必定為太子殿下做牛做馬,絕無二話……!”

太子無動於衷,大手一揮,殿內就響起了慘叫聲。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所有貪官都被斬殺完畢。

老皇帝看著眼前血腥的一幕,嚇得癱坐在地。這時,池旭解決完外面的事情,走進殿內。皇帝見了他,眼前一亮,“池公公……!”

池旭和太子對望了一眼,隨後走向皇帝。老皇帝抓著他的下擺,急急開口,“池公公,先前是朕誤聽讒言,將你投放大牢,這是朕的不對,還望池公公大人有大量,先替朕殺了這個妄圖奪位的逆子,過後朕必定有重賞!”老皇帝恨恨地指著太子的方向。

池旭沉默了良久,才在老皇帝心急的目光中,緩緩開口,“皇上,不知您可還記得十年前被誅殺九族的淮安王?”

皇帝愣住:不明白池旭為什麼提到這個,池旭接著開口,“淮安王忠心衛國,在世之時為保江山太平,立下了無數汗馬功勞,可是……皇上您懼怕淮安王的權勢,害怕他功高震主,在他被奸人陷害之時,毫不留情地下令誅殺九族,全家一百三十六口,只有一個年幼的孩子僥倖逃脫……”

皇帝愣愣地看著他,還是不懂池旭為什麼提起這個。

這時,池旭又突然開口,“皇上可還記得淮安王姓甚名誰?”

皇帝下意識開口,“淮安王姓池名……”他說到一半戛然而止,一臉恐懼地看著池旭,“你是淮安王的……?”

“不錯,我正是那個僥倖逃脫的孩子,淮安王世子池旭!如此,皇上可還認為我會幫你?”

老皇帝面色灰敗,知道自己大勢已去,突然仰頭大喊了一聲,隨後軟軟地倒在地上,眼睛大睜著,死不瞑目。

經過七天的兵荒馬亂,宮內外一切都恢復正常。一個月後,太子正式登基,可謂是眾望所歸。

要說今年的兩件大事,一就是新皇登基,二是淮安王娶親。

百姓們都在傳,原來宮內的九千歲就是十年前僥倖逃脫的淮安王世子。一朝家破人亡,淮安王世子隱藏身份,進入宮中,蟄伏十年,一步步爬到九千歲的位置,就是為了尋找機會報家仇。

如今,終於沉冤昭雪,淮安王世子被立為了新一任淮安王,也算是對得起老淮安王的在天之靈。

聽說新任淮安王幼時和平南王的女兒訂下了婚約,因為後來的事情,婚約沒能成,而平南王的女兒因美貌被先帝搶進宮,在宮變中不幸身亡。

即便如此,新任淮安王還是決定要履行婚約,只不過對象換成了平南王的小女兒。

原來平南王妃那時生下的是一對雙生女,只是小女兒生來體弱,恐難養活,平南王夫婦找了當時有名的慧空大師求教,終於得到了解救之法:那就是對外隱瞞雙生女的事實,將小女兒送到寺廟寄養。

因此,這麼多年外面的人都以為平南王夫婦只有一個女兒。小女兒前不久才被從寺廟接回來,大女兒(妹妹)死後,夫婦倆及三個兒子把愛意都轉移到這個女兒(妹妹)身上。

如今淮安王世子提出要履行婚約,還做出了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承諾,平南王一家雖然很捨不得,還是讓她出嫁了。

而今天,正是兩人的大婚之日。這是一場舉世矚目的婚禮,八抬大轎,紅毯從平南王府一路鋪到淮安王府,身著粉色衣裙的八個丫環站在花轎旁,邊走邊灑花瓣。滿天飛舞的粉色花瓣輕輕飄落在地上,那畫面美極了。

花轎後面侍衛們抬著一箱箱聘禮,前頭的聘禮剛抬進淮安王府,後頭的聘禮還在不斷從平南王府抬出。數量之多讓人合不攏嘴。抬完了聘禮,還有嫁妝呢,也是一箱接著一箱,可見兩家對這場婚事的看重,就連皇帝娶親都沒有這麼大的排場。

吵吵鬧鬧了一天,終於落幕了。送走了婚宴的最後一位賓客,池旭緩緩走回新房。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池旭今晚不由得多喝了幾杯,不過他酒量好,因此並無多少醉意。

池旭推開新房的門,一眼就看到自己的新娘靜靜地端坐在喜床之上。他揮手讓所有下人都退下去,隨後走近喜床,拿起一旁放著的秤桿,挑起了紅蓋頭,露出一張絕色傾城的臉。

池旭滿眼驚艷,“娘子,你好美……”冷夕顏不由得嬌羞地低下頭。

他緩步至桌旁,端起兩杯酒,遞了一杯給冷夕顏,“娘子,我們喝合衾酒……”

兩人互相纏繞著手臂,喝下了合衾酒。池旭為她解下了鳳冠,貼心地為她揉按著,“累嗎?”

“嗯……好累……而且這頂鳳冠也好重,壓得我累死了……”冷夕顏嬌嬌抱怨著。

池旭低笑出聲,隨後將她擁入自己懷裡,“顏顏,我很高興,你終於成為我名正言順的夫人了,以後我會全心全意對你好,讓你每天都過得很幸福… …”

“我相信你……”冷夕顏在他懷裡柔聲開口。

皎潔的月光透過窗紗照進新房相擁的人兒身上,惟願今後的每一天都如此刻這般美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