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女配來了(H)》第232章:一手養大的狼太子(三十九) 3200(大長章)
皇帝低吟一聲,睜開了眼睛。

旁邊躺著嬌媚的黎媛。

黎媛那幅饜足的模樣,就像是剛剛飽餐一頓的妖精。

皇帝呼吸加重,翻身壓在黎媛的身上。

黎媛被壓醒,醒來就看見皇帝那如狼的眸子,頓時嬌嗔道:“皇上……你都弄了臣妾幾個時辰了,還做呢?臣妾那裡都磨破了。”

皇帝掀開被子,果然看見了黎媛紅腫的陰唇 。再看自己那根肉棒也是想硬也硬不起來,像是操勞過度的樣子,臉上滿是得意。

“看來朕把愛妃伺候得很好。愛妃這幅樣子就像飽餐一頓似的。”皇帝說道:“那朕就饒了你。下次看朕怎麽收拾你這個妖精。”

黎媛抱著皇帝的脖子,嬌笑道:“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皇上想怎麽收拾臣妾呢?”

“耕不壞,朕把你耕松了,看你怎麽發騷。”皇帝眼眸發狠。“不要以為朕不知道那些男人的心思。他們恨不得把你壓在身下操弄。可是你是朕的女人。他們這輩子只有想一想,只有朕能夠日日操弄你。”

“臣妾是皇上的女人。世間只有皇上能夠讓臣妾欲仙欲死。”黎媛親了一下皇帝的嘴唇 。“好啦!現在可是大白天呢!”

皇帝還有一大堆的奏折沒有批閱。

黎媛在床上躺了一會兒,帶著仆人回了自己的宮殿。

陳妃最近的動作越來越多了。不過謝家兄弟達成了共識,又有雲璟幫忙,他們的勢力也快速增長起來。

然而黎媛很快就知道自己太輕敵了。在一次家宴之中,黎媛察覺 自己的腦袋疼痛,像是有什麽東西在控制她似的。

“系統 ……這是怎麽回事?”黎媛頭痛欲裂,只有詢問系統。

系統沒有回答。

怎麽回事?

難道系統壞了?

“啊……”黎媛控制不住,大聲尖叫起來。

“愛妃……”

“母妃……”

“秦母妃……”

“娘娘……”

現場一片混亂。

所有人圍 在黎媛的面前。

可是黎媛昏迷了,而且臉色看起來特別蒼白 。

突然 走出來一個男人,那男人對皇帝說道:“皇上不用擔心。秦貴妃只是操勞過度,所以有些傷了身子。只要調理好就行了。”

“這……”皇帝看著男人,說道:“唐國師是雲國師的師兄,現在又是魏國國師。朕自然 是相信你的。只是朕這個愛妃何時才能醒過來?雲國師不在,只有麻煩唐國師幫忙看看。”

“娘娘的問題不大。只是還是需要一些特殊的藥材調理。如果皇上不介意的話,在下想把她帶到成雲觀照顧。”

“這……”皇帝當然舍不得黎媛這朵解語花。“不能留在宮裡照顧嗎?”

“對啊!”謝子謹警惕地看著唐國師。“我母妃不能留在宮裡嗎?為什麽一定要去成雲觀?”

自從黎媛看上了雲璟,而那道貌岸然的雲璟居然 趁他還沒有長大的時候就偷偷吃了五年的肉,這讓謝子謹對國師這種人完全沒好感。

謝子晟想的卻不同。

他覺得這件事情不對勁。

秦母妃的身體向來很健康,從來沒有發生類似於昏迷的事情。更何況這幾天一直好好的,突然就不好了。怎麽感覺有人在下套?

他的視線掃過陳妃,還有在場的大臣。

雲璟又不在。

實在太湊巧了。

雲璟不在,他的師兄暫時留在摘星樓,然後又在這個時候參加了他們的宴會。太多巧合在一起,那就更加古怪了。

皇帝沒有猶豫很久。

雖然舍不得黎媛,但是更不想她有什麽損傷。

最終,皇帝同意唐國師把黎媛帶到成雲觀照顧。

“父皇,母妃一個人兒臣不放心。”謝子謹說道:“兒臣請旨去成雲觀照顧母妃。”

皇帝剛想答應 下來,唐國師說道:“此舉不可。”

“為何?”謝子謹問道:“你不是說母妃的身體需要好好調理嗎?既然如此,我陪去侍疾,這不是一個兒子應該做的事情?”

唐國師面無表情地說道:“之所以把秦貴妃送到成雲觀照顧,就是因為宮裡的氣息太雜,容易影響娘娘的命格。要是三皇子執意要去也不是不行,不過要摘取三皇子的稱號,以普通人的身份前去侍疾。”

“唐國師真愛開玩笑。”謝子晟打斷謝子謹快要說出來的話,而繼續說道:“我三哥生來便是皇子,那不是想摘就能摘的。你說這話,那不是對父皇不敬嗎?”

謝子謹說道:“不錯。五弟的話也是我想說的。”

“既然兩位皇子不願意摘下皇子的名號,那就在這裡等著秦貴妃的歸來。”唐國師說著,對其他 人說道:“告 辭。”

皇帝看著唐國師的小童將黎媛背走。

黎媛身姿婀娜,被這樣背著,細腰仿佛隨時會斷似的。

“皇上,貴妃娘娘不會有事的。”陳妃說道:“咱們還是繼續吧!”

皇帝沒了興致。

只要黎媛不在,其他 女人在他眼裡就是庸脂俗粉。他哪裡看得上?

“散了。”

謝子晟對謝子謹說道:“這個唐國師不對勁。”

“我也發現了。”謝子謹淡道:“明的不能跟去,那就只有暗中跟過去看看了。你那裡不是有兩個擅長 易容的嗎?讓他們易容成我們,我們去成雲觀探個究竟。”

“只有這樣。”謝子晟說道:“不過京城這邊的事情也不能放松。如果真是陳妃那邊使的計謀,我們離開正中她的下懷。”

“嗯。”

黎媛醒來時,正在馬車裡躺著。

馬車特別的抖,弄得她身子都快散架了。

她看著對面的男人,說道:“你是誰呀?”

男人淡淡地看著她:“雲璟師弟就是因為你毀了修為?”

“什麽修為?”黎媛挑眉。“難道他還練了童子功?”

“真是浪蕩的女人。”唐國師陰冷地看著她。“你是不是覺得很得意?連當今的皇帝都被你玩弄於股掌之間。”

“還行吧!”黎媛揉揉腦袋:“玩弄皇帝沒什麽成就感,能夠把你師弟那朵高嶺之花吃得乾乾淨淨,連骨頭都不剩,那才是本事。”

咻!唐國師伸出手,掐住黎媛的脖子。

黎媛發出痛苦的咳嗽聲:“咳咳……本宮乃是貴妃。你要是敢對本宮不利,本宮絕不饒你。”

“如果高貴的貴妃娘娘死在外面,那是她命該 如此。你覺得皇上會為你招惹我們師兄弟嗎?”唐國師冷笑。

“說錯吧?應該是招惹你。畢竟我要是死了,你的好師弟也會為我報仇的。咱們要不要打個賭啊?”黎媛摸著脖子,笑眯眯地看著唐國師。“我剛才頭疼欲裂,是你乾的吧?你對我做了什麽?”

唐國師不再理會她。

他閉上眼睛。

“你把我抓走,難道是因愛生恨?”黎媛嬉皮笑臉地說道:“你不會……喜歡你師弟吧?所以見他被女人吃了,心裡嫉妒?”

唐國師還是閉上眼睛,但是額間的青筋顯示出他的不平靜。

“還是說,你對本宮一見鍾情,怪我看上的不是你,所以對我因愛生恨?”黎媛湊過去,捏著唐國師的下巴。“可是怎麽辦呢?你長得太醜了。本宮隻喜歡美人。不喜歡你這麽醜的。”

唐國師睜開眼睛,拍掉她的手:“娘娘這麽精神,不如下去走一圈如何?”

黎媛躺下來,閉著眼睛:“還是睡覺吧!到了叫我。”

唐國師看著那個無賴的女人,再次覺得這人是使了妖術,否則就她這幅樣子,怎麽可能讓雲璟動了凡心?

雲璟這人向來嚴肅。不管怎麽看都想不明白,他怎麽會喜歡這種女人。

“師傅,成雲觀到了。”趕 車的小童在外面說道。

“嗯。”

唐國師現在已經平靜下來。

剛才黎媛幾句話就挑起了他的怒火,這讓他很是懊惱。

當初他們師兄弟同入門就被師傅教導過,不管遇見什麽事情,不管遇見什麽人,他們都要做到心如止水,無怒無喜,無悲無歡。

黎媛看著面前的成雲觀。

蠻大的。

看來這個成雲觀的勢力也不小。

她和雲璟見一次就做幾次,時間都花在啪啪啪上了,還不知道他的背後有這麽大的靠山。

“我住哪個房間?”黎媛大步走進成雲觀。

小童:“……”

唐國師:“……”

果然是妖女。

要是換作普通女人,要麽會忐忑不安,要麽會唯唯諾諾,要麽會大喊大叫。可是她不僅鎮定,還一幅回到自己家裡的樣子。

“師父……”

“師父……”

行禮的小童向唐國師打招呼。

黎媛跟在旁邊,捏著下巴說道:“為什麽雲璟沒有收徒 ?”

“他嫌煩。”唐國師說道。

“這是他的性子。”黎媛說道:“那雲璟現在在哪裡?”

唐國師冷笑:“無可奉告。這段時間你就好好呆在這裡吧!”

“你不會打算囚禁我一輩子吧?”黎媛打量著唐國師。“你果然對我有不良企圖。可是我告訴 你,你長得太醜了,我看不上你。”

唐國師捏緊拳頭。

他冷哼一聲,對旁邊的小童說道:“你給她安排一個房間。另外,給她準備兩身衣服 。我等會兒不想看見她這身衣服 。”

“等一下……”黎媛攔住唐國師。“我這人非常的好說話。咱們也別兜圈子了。你直接 告訴 我想怎麽安排我吧!”

唐國師看著她說道:“你盅惑 人心,再這樣下雲整個江山都 要被你毀了。為了大局著想,你以後留在這裡靜修。”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