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76章
誰在那!

她放下了相框,轉頭笑了一聲,“一個人生活也挺好的,現在的你很棒。”

“安慰話還是免了,不過從你嘴裡說出來,倒是挺好聽的。”

她繼續吹著她的頭髮,林蔭閉上了眼睛,撐著床,往後仰了仰。

很久沒有這麼舒服過了,讓人心靜的舒服,內心卻忐忑不安起來。

等吹風機關滅了,她重新睜開眼睛,問道,“你確定真的殺死他了嗎?”

“並不確定。”毛秧告訴他,“第一次殺人,還是有點緊張的,瞄準的位置往下偏移了些,沒能達到致命的地步。”

脖子啊。

她咧嘴笑了,“沒關係,半殘也挺好的,最好能傷到些神經啊,來個半身不遂,神經麻痺,終生殘疾,呵,想想都開心。”

清秀的小臉仍然在笑,多了幾分的嘲諷和陰惡,人一旦脫離恐懼,變相的會是壓抑無處發洩的暴力。

毛秧扔下吹風機,從一旁抱住了她,在她的肩膀上說道,“如果我被發現了殺人,到時候一起逃掉怎麼樣。”

她側頭一笑,“好啊。”

毛秧還以為她不會答應自己呢,奇怪的問,“那你的爸媽呢?你不擔心他們嗎?萬一他們擔心你呢?”

“噓。”她傾吐一口氣,“這件事得保密,不然可就愧對做他們的女兒了。”

“啊我知道,你爸媽是戰地醫生啊,你難道就一點都不擔心嗎?”

“兩年都沒回來過了,他們也幫不上我什麼忙,我也幫不上他們的忙,沒必要去擔心。”

“還真是心裡輕鬆,不然我們現在走也可以啊。”

林蔭抓住了她的手,從身上扯了下來,嘴角往外拉了拉,“好好說話,別動手動腳,等到知道了何澤城的消息後也不遲,我就不信他還能挺得住,就算是流血也得流死他。”

毛秧笑的眼睛瞇了起來。

窗外夕陽慢慢開始往西邊蔓延著,不算亮的光打進來,閃耀了她耳垂上的黑色耳釘。

——

“人呢?”

“不知道啊,去操場了吧,先去找找。”

“奇怪,怎麼也不說一聲?你們打得通他的電話不?”

“沒有啊,可能有事先走了吧,咱們先去操場看看。”

空蕩的室內體育館再次恢復安靜。

室外的草地上來來回回的有了腳步聲,打火機咔擦的聲響格外突出。

“老曹,有煙沒,抽完了。”

“諾。”他拿出一根,將煙盒扔給他。

一旁的人將打火機遞給他,曹寧峰咬住煙嘴,用手掩著住風,點燃了香煙,一聲喘氣,白霧在三個人之間繚繞起來。

一個人閒話多,嘲笑道他,“上次不是說去追袁清嗎?進展的怎麼樣了。”

曹寧峰顫動著肩膀笑了,另一個人哎了一聲,“我知道,放暑假去簽離校單的那天,老曹不是說過要把袁清給約去家裡嗎,成功了沒!”

他得意一哼,“當然,就是路上遇到了點小狀況。”

“挖槽,真的假的,刺激啊,什麼小狀況?你們都乾什麼了?”

他咬著煙的牙齒不由的用力了些,回答他最後一個問題,“沒幹什麼,聊天喝茶玩遊戲而已。”

“嘖嘖,信你才有鬼。”

他的嘴角往上翹起囂張的弧度。

'嗡嗡嗡……'

一聲不適宜的震動聲打斷了他們的談話,全都往一旁偏僻的拐角處看去。

“臥槽,有人在那裡!”

兩個人下意識的踩掉半截煙。

曹寧峰覺得奇怪,喊了一聲,“誰在那!”

沒人回應。

對視了一眼後,覺得不對勁,紛紛往前走了兩步過去看。

越來越近,率先看到的是地上不停震動的手機,緊接著是一地的鮮紅色的血液,所有人都瞠目結舌。

“我靠!何澤城!”

同班同學,不難認出,見他脖子後面插了把刀子,更是嚇得魂都快沒了。

“我去殺人啊,救護車救護車!趕緊打電話!”

曹寧峰嚇得嘴裡的煙都掉了,匆匆忙忙的拿起手機來,快速的撥打了120.

“快快,看看他還有氣沒啊!”

“欸……別別別,帶上手套碰,萬一沒氣兒了,豈不是咱們幾個嫌疑最大嗎?”

“哇靠,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什麼呢?你學法的啊!”

他小心翼翼的屏息一口氣,摸上了他的動脈。

————————皮一下分割線

男主悴,全劇終……(嘻嘻嘻

老曹不負眾望把豬隊友身份貫徹到底

曹寧峰:我就是嚇死!也得給知道我秘密的敵人,打救護車,救他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