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78章
找死呢!

“找死呢!”

低沉壓抑的聲音讓人窒息,如同兇猛野獸般的低嚎,再無熟悉的清冷。

她的身子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了,只剩下脖子上的那雙手,越來越緊,真的讓她感覺到了窒息。

沒有任何掙扎的餘地,她幾乎是被掐著脖子下樓,雙手拉住他的手指,沒有搬動的力氣。

下了辦公室的樓,下面停著一輛白色的越野車,拉開後座的車門,她被直接掐脖子扔了進去,趴在座椅上咳嗽了起來,幾乎快要把肺咳出來。

駕駛座的門被打開了,林蔭下意識的就要打開車門逃跑,無論她怎麼去拉,車門就是打不開,所有的反鎖都沒問題,打不開!

車子忽然加速,沒有任何防備的栽下了座椅,滾落在車椅下,她不敢起身,瑟瑟的縮在下面,好像這樣就能不被傷害,不會被發現一樣。

冷靜……冷靜!該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

她抓住自己的頭髮,已經預感到了自己的未來。

會死的,真的會死人的,他不會原諒自己,會被他操死,活生生的操死!

所有的冷靜全都崩潰,恐懼佔據了她的全部,狂跳的心臟終於急不可耐的開始不顧一切亂蹦起來,在恐懼的海洋中,她漸漸的窒息,好害怕,害怕的說不上一句話。

她抱著自己,躲在角落不知道多久,每一分每一秒都讓她心慌,直到車子挺穩,好像心臟都挺直了跳動。

後面的車門被打開,他抓住她的腳裸,直接把她給拉了出來,看到的,是哪張暴戾怒火的臉,脖子上滾上了一圈渾厚的紗布,即使蒼白的紗布,都不能體現出他的一絲柔和。

錯了……她錯了,不會逃跑了,誰來救救她,快點救救她啊!

她被拉到了他的面前,無論怎麼掙扎都是徒勞,在他面前像一個隨時被捏死的螞蟻。

何澤城抓起她的頭髮,將她直接拉了下來,關上車門,往她噩夢的公寓樓走去。

不要!她不要進去!不要再被他操,救救她……嗚救救她啊。

“何澤城……”她膽怯的聲音都在發抖,顧不得頭皮的頭疼,轉身將他死死地抱住,抱住這個令她一再噁心都想推開的懷抱。

他成功停下了腳步。

“何澤城,不要懲罰我,我沒有……我沒有逃跑,你要不懲罰我!求求你了,我沒有逃跑,不是我殺你的,不是我做的。”

她拼命的搖頭,為了活下去,她什麼都可以,就像在水中快溺死的人,只要有漂浮物,她就會拼了命的去抓住,不顧所有。

“不要懲罰我!”緊緊抱住他,滿身的消毒水味,心臟跳動的速度快讓她渴死了。

他抓起她的頭髮,迫使揚頭對視上他發怒的眼睛。

“你說的出口這種話嗎?誰他媽給老子下得圈套,不是你身邊的人嗎,嗯?拿刀子刺我!可以啊,誰出的主意,你嗎?”

“不是,不是我!不是我!”她拼命的搖頭,淚水湧出,“不是我做的,不要生氣,我不知道,你不要生氣,我求求你了!”

捏起她的下巴,幾乎要將她的骨頭給捏碎,“求饒這種話,我比較喜歡在床上聽。”

不要!

她咬著下唇,拼命的搖頭,何澤城彎下腰,將她直接扛在肩膀上。

她大腦充血,血液開始倒流,抓住他的衣服的手慢慢的無力的放鬆。

終於回到了那張床上,囚禁她兩個月的地方,害怕,恐懼。

倒在上面的瞬間,她求饒的本能就是雙手抱住他的懷抱,跪在床上求他。

“不要這樣對我好不好……我什麼都沒做錯,不是我的錯,我沒有去做。”

她現在多害怕,就有讓他多有征服欲。

摁住她的肩膀推開,伸出手來脫下上衣,看著她恐慌的眼神,告訴她。

“讓我操爽了,說不定我能相信你,操不爽……”他丟下衣服,拉著褲腰,冷聲一笑,“那就把你操死在這裡,永遠都別想著出去。”

惶恐的往身後的大床退去,他說到做到,真的會把她操死的,不要!她不要!

沒有逃跑餘步,被他抓住腳腕,狠狠地一拉,到了自己的身下,拉下他的內褲,那腫脹挺直的巨物在高高的翹起,警告道她。

“你只有三秒鐘的時間選擇,我來動手,還是你自己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