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81章
老子殺了你!

她緊緊拉著手腕上的鎖鏈。

拽不掉。

肚子好撐,好難受。

把頭埋在了被子裡,外面的光亮現在都覺得刺眼,已經沒有自由可言了。

關上門,他拉了拉衣領,擋住紗布非常的難受,想把這些東西給撕下來。

走到樓下,門鈴還在不停的響,惹人心煩。

陳琴見他開門了,可算鬆了口氣,伸出手。

“車鑰匙。”

“在車上,沒拿下來。”

她頭疼的捏了捏眉心,“我的車是自動上鎖的,沒有備用鑰匙了。”

何澤城一臉的無所謂,整張臉都在說,關我屁事。

“你吃藥了嗎?”看出來了他的情緒不對,警惕的盯著他的眼睛。

“沒有。”他抬腳往裡走去,陳琴往身後看了一眼,把門往後推了推虛掩著,走進去從桌子上拿起那盒藥。

“先把藥吃了,我有話跟你說。”

噁心的白色藥片遞上前,他厭煩的推開,眉間死死地皺著,“不吃。”

跟個孩子一樣。

“把藥吃了,很重要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你控制不住自己,非要我來動手嗎?”

他沒吃藥前就像個牛,凡是需要不順心的事情,就像是看到了紅色的禁忌,瘋狂的掙扎著一切,那不是興奮,那是掠奪,不能違背他的心願。

何澤城毫不給面子打開她的手,手心上的藥也被飛了出去。

“你也應該知道我不喜歡什麼,我不吃藥!老子要重複多少遍才聽得懂!”額頭上的青筋開始跳動,陳琴識相的收回了手,面無表情的看他。

同樣回應她的是,那雙遊走在暴怒邊的眼神。

身後虛掩著的門開了,她暗叫不妙,往後看去,門口站著滿臉傷痕的女人,哪怕再多的保養品,都沒辦法遮擋她老去和疤痕的事實。

剎那間,那雙桃花眼瞪大,似如從腳底而生的一陣怒火,大步走去了廚房。

“你為什麼現在進來!”陳琴慌張的往廚房看,對她揮手,“出去!他現在沒有吃藥,這不是在醫院!快點出去!”

“你他媽敢走一步試試!老子今天弄死你!”他紅了眼睛,暴怒的握緊手中的菜刀,步伐快步的朝著門口走去,失控的如同一個野狼,撕咬,生吞,殺了她!

他揮起手中的菜刀,陳琴往後猛地踹在他的小腿上。

'哐當'的聲音,菜刀在地上摔成了兩半,把手斷掉了,門口的人恐懼的往後退了一步,抵住了門。

何澤城怒氣的從地上爬起來,雙眼狠狠地等著她,白色的眼球中佈滿了紅血絲,看到了最危險的紅色,揚起拳頭朝她砸過去。

“何澤城!”陳琴拉住他的後衣領,將他摁在地上,匆忙拿過地上的藥盒,倒在地上的人哪還有什麼理智可言,他恨不得這一刻殺光所有的人,發狠的推開她。

陳琴及時摳出了藥片,鉗住他的嘴巴,將白色的東西塞進他的嘴巴里,往裹著紗布的喉結上狠狠的一摁,仰著頭吞了下去。

門口的人快步的往前跑去,當著他的面上了樓。

“你他媽給老子下來!老子弄死你這個賤人!”

陳琴掐住他的脖子,讓他擁有窒息,用盡全身的力氣摁住他,咬牙瞪著,“那是你媽!”

“我特麼的老子沒有媽!誰允許讓你說她是我媽的?你也跟她一伙的是不是!”

陳琴氣笑了,“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不然誰來給你看病!”

“滾!”他撕扯著喉嚨,手勁大的讓她的手腕就快要錯位。

在堅持幾分鐘,藥效還沒開始!

周玲往後匆匆的看,確認沒有上來,急忙推開房門關上,反鎖,提著心臟往裡面走了幾步,看到了床上蓋著被子凸起的人,手都在抖。

她像是經歷了一場地獄,輕輕走到床邊。

高跟鞋的聲音,林蔭握緊被子,慢慢的探出一隻眼睛,第一眼是恐懼。

那張臉上遍布傷痕,從眼睛道鼻翼,從耳根到嘴角,從眉毛到太陽穴,全部都是傷痕,很多很多,猙獰的令人髮指。

她咬牙緊攥著手中的被子,突如其來的害怕,剛才在樓上不是沒聽到下面的聲音,她是誰?

好可怕。

周玲知道自己的樣子嚇人,盡量放平了聲音。

“你不要害怕,何澤城是我兒子,我……對不起,你別怕我,是我對不起。”

她眉頭緊擰,在這安靜的房間中她的聲音聽的一清二楚,帶著一絲的嘶啞感。

“你為什麼要向我道歉,你道歉了,就能讓他不再糾纏我嗎?”她眼神冷靜,一字一句的對她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