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68章
換個地方去操她

曹寧峰現在只想弄清楚一件事。

“你跟何澤城是什麼關係!”

他的問題,成功讓她慌亂了神色,眼下怎麼回答都不好,羊毛還在她的身邊,何澤城警告過她,可她說不出口男朋友那三個字。

她的恐懼被他看在眼裡,著急的問道,“他是不是……”

“哎!”毛秧擰起了眉,一半的剃頭將她襯託的很是凶煞,“沒看到她不想搭理你嗎,滾遠點。”

有了身旁人的說話,林蔭不由自主的往她身邊移去,身下傳來的脹痛感,死死地咬著唇。

可在曹寧峰看來,她就是在害怕,無比的害怕,好像是受到什麼脅迫一樣,更加肯定了何澤城虐待她了。

“林蔭……”

“我讓你滾遠點聽不懂嗎!”手上的糖狠狠地砸了出去,砸在他的臉上後,彈碎在了地上。

低吼聲讓空氣都寧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彷彿都在往這邊直視。

林蔭拼命的保持著鎮定,像正常人一樣的鎮定。

曹寧峰摀住了額頭,還未開口,肩旁上忽然被搭上了一雙大手。

他往一旁看去,見到了何澤城那張咧開嘴顯露出的虎牙,純而無害的笑,“走,出去聊。”

他投視給林蔭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好似在看笑話一樣。

林蔭終於忍不住了,拉住了毛秧的衣服,祈求的看著她,在朝她求救。

何澤城抓住他肩膀上的衣服,臉上的笑沒有透漏出一絲破綻,曹寧峰轉頭看著他。

“你想做什麼?你在心虛什麼?”

他依然笑意的回應著他,大步來到了教學樓的後門,重重的關上門才將他放開。

“心虛?我心虛什麼。”他燦爛一笑,完全看不出有什麼可疑惑的地方。

曹寧峰可不會這麼認為,“上次的事情我看的一清二楚,你絕對虐待她了對不對!你給我說實話!”

他幾乎是咬牙啟齒,他的改變,對他來說太震驚了,甚至去虐待一個女生,這不是人做的事!

那張臉溫熱陽光的笑也慢慢的平復了,恢復的面無表情,警告著他。

“我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插手,曹寧峰,你最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你憑什麼讓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你就是心虛!”他吼了出來,對面的男人,仍是沒表情,感受不到對他產生的任何威脅。

他聳聳肩毫不在意,“那既然這樣,你下藥迷姦咱班那個叫什麼,袁清吧,也估計瞞不住了。”

他的表情像是在表演恐怖片一樣的驚悚,微顫的嘴巴證明他說的都是實話。

何澤城摸了摸下巴,重新揚起了那兩顆虎牙。

“心虛了哦,真以為我對付不了你呢?手裡沒點把柄,你以為我會輕易在你面前暴露嗎?”

曹寧峰深吸一口氣,他的雙腿都在打顫,魔鬼,他看他就像在看一個魔鬼,他什麼都看到了,全部都看到了!

……

“怎麼了?”毛秧看她的表情不對勁,低頭湊近問道,“是不是發生什麼了?你在害怕。”

她的聲音很輕,呼吸噴灑在她的臉上,林蔭急忙往後仰了仰,搖頭,“我沒事,就是肚子有點難受。”

她不能說。

“胃疼嗎?我身上有胃藥……”

“不是!”打斷她的話,牽強一笑,“我想去衛生間而已。”

走的時候,何澤城強行給她灌了兩瓶水,為的就是讓她去求他。

毛秧的視線在她身上打量著,輕哼露出了笑意,“那現在去吧,班會快開始了。”

“嗯……”她得快點去找到何澤城,好難受。

急匆匆的跑出去,便迎面看到了在走廊盡頭過來的人,空蕩的走廊,也讓她有了勇氣,見他對自己展示出笑意,他已經知道她要做什麼了。

何澤城的腳步停住了,雙手插兜站在那裡,便是在等她自己過去。

她快忍不住了,只能咬牙快步走過去,抓住了他的胳膊,抬頭隱忍著,“拜託,我想去廁所。”

他當然知道她想去廁所,就這樣看著她憋住的樣子也挺有趣的。

一隻手摁上她肚子,林蔭彎腰,將他的手臂抓得更緊了。

“求……求你了。”她快哭出來了。

他低頭問道,“那你想讓我操你嗎?”

點頭,“想,求求你,快點讓我去廁所。”

她知道他的目的,很簡單,不過是為了操她,換個地方去操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