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89章
她死了(H)

他跟個吃不飽的狼一樣,沒有讓她休息超過十分鐘,體內的東西腫脹的不像話,將她拉起摁倒了樓梯的欄杆上,撅著屁股讓他用力的操,頂得越來越深,這個姿勢無疑是最能滿足他的。

林蔭用力的手握欄杆,一下一下的叫出聲,快不行了,不能去求饒,不僅沒用他還操的更用力,只能咬牙忍耐。

他沒有放過她,不知道是不是藥效過了,把她抱到不同的地方去操,沙發,茶几,廚房,甚至是陽台,每一片地方都留下來液體。

下手打在她身體上的巴掌也越來越重,記不清高潮了多少次,他又射了多少次,最後快要昏過去的時候,轉頭看到了他發紅的眼眶,嘴裡對她咒罵著那些噁心的髒話。

她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抱上他的脖子離開了身下的雞巴,轉過頭要親吻住他,他卻在體內的液體流出來之前,將雞巴再次頂了進去。

林蔭叫了出來,忍下不適,捧住他的臉就親吻上了他的嘴巴,舌頭伸進去,青澀的吻技在他的嘴裡搗弄著,像個無頭蒼蠅一樣。

他扣住她的口腦勺,發瘋的吸著她舌頭,閉上眼睛感受著她口腔的溫暖,口水在兩個人中間不停的過渡。

很久,他的力道鬆了,林蔭氣喘吁籲的退出來,清澈的雙眼含了一層水霧。

“我好累,想睡覺,真的好累。”

她被操的沒有力氣,好像一個軀殼似的,靠在他的身上。

何澤城舔著她的眼睛,沒了瘋狂的溫柔,有點讓膩人。

“睡覺可以,下面的東西不准流出來。”

她窩在他的懷中點了頭,困的已經閉上眼睛。

感受到一陣天旋地轉,她被放到了柔軟的床上,身下的東西抽插了兩下,堵住裡面漲腹的積液。

真的沒了任何的力氣,好困……

不過多時,她昏睡了過去,身旁的男人舔弄著她的臉,往下滑動,咬上她的奶頭,在嘴中旋轉又咬,無論舔的多過分,她偏偏就是不醒,的確是困了,困到這種地步。

生氣不起來,身下想要永遠埋在她的體內,死了都要放在她裡面,操著她去死,這才是最親密的姿勢。

——

林蔭醒過來,身旁沒了人,還有些怔。

試圖移動自己的身體,是被操酸的雙腿,還有脹痛的肚子。

果然又把下面堵住了。

天又快黑了,外面下起了瓢潑大雨,雨水的味道傳進來,讓人覺得有些寂寞。

她大概是睡了一整天,發呆著看著天花板不想動。

樓梯上傳來了聲音,下意識的想要閉眼,想想還是算了,閉上眼睛又能怎樣,他想讓她醒過來,還不是一個巴掌的事情。

男人走了進來,昏暗的房間瞬間變亮,刺眼的白熾燈讓她眼睛疼,急忙閉上眼睛。

“醒了。”他清冷道,走了過來,穿著黑色的浴袍,手中拿著手機,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林蔭有氣無力的嗯了一聲,見他遞過來了手機,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看看。”

她還在納悶,無力的抬起手,甚至握不住手機。

何澤城坐到了她的身邊,將手機放在了她的上方,清楚的看到了那黑體的大字。

飛往瑞典飛機失事,墜毀於瑞典東部的一個島嶼,機上人員全部遇難。

她吃驚的瞪大了雙眼,下意識的攥緊床單,轉頭驚恐的質問,“這不是真的!”

“是真的。”

他拿過了手機,滑動著下面的新聞,“路上遇到了雷雨天,閃電直接劈到了機翼上,墜毀後著了火,據說屍體都被化成了黑灰。”

他面無表情的吐出這段話,看著她的臉色越來越驚恐,越來越慌張。

“學校那邊正在交代,我跟導師說了你沒去,理由是你路上遲到了,導致沒趕上飛機。”

她顫抖著雙唇,說不出一句話,身體都在抖動,

這是夢,她在做夢,在做夢對不對!

身旁的男人低下頭,舔著她的唇,咬了上去,清楚的痛覺告訴她這不是夢。

毛秧死了,飛機墜毀死的。

如果自己當初登上飛機沒有下來,她會不會也死掉啊。

為什麼偏偏就下來了,死了多好,為什麼要讓她一個人死,寧願她們兩個人都去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